山東招遠610頭目宋少昌犯罪記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宋少昌,男,四十五歲,山東招遠市「六一零」副主任。這個小頭目是宋少昌十八年泯滅良知,違法犯罪、殘酷迫害法輪功,用生命的未來做賭注換來的。

宋少昌從九九年不到三十歲緊跟江氏流氓集團作惡到四十多歲,十八年專職迫害法輪功學員。他的劣行,除了執行江氏犯罪集團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和黨叫幹啥就幹啥外,更與此人惡劣的人品有關。因此被邪黨相中,並根據「有罪上位」的原則,弄了個「六一零」小頭目給他。

十八年,招遠市換了幾屆市委書記、市政法委書記、「六一零」頭目、洗腦班頭目,宋少昌迫害法輪功卻一條黑路走到底。他喜歡這個充滿血腥,肆意妄為的位置。正因為招遠有宋少昌之流不聽勸善,不認天理,不停作惡,不惜性命的邪黨爪牙,使招遠法輪功學員被打死、冤死、判刑、勞教、綁架、酷刑的不計其數。宋少昌違法犯罪事實數不勝數,因目前條件所限,本文只能舉幾例和他的幾個犯罪特點予以揭露,意在制止其繼續犯罪,並讓善良的人通過這些事實認清他所效忠的主子──中共的邪惡本質,從而遠離邪黨,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宋少昌,農民出身。從小打架鬥毆偷雞摸狗。因其父在派出所擔任點職務,他藉此混進了公安。九九年江氏開始迫害法輪功,宋少昌有了用武之地,他多次大言不慚地說:我這個人,叫我出好主意,我三天出不來一個,叫我出壞主意,我一天能出二百個。憑這被中共視為一寶,愛不釋手,讓他專職迫害法輪功。

十八年,宋少昌綁架、酷刑、勞教、敲詐了多少法輪功學員,連他自己也難記清。因他而造成法輪功學員家庭苦難,孩子無人看管、老人無人照顧、家人承受壓力,以致驚恐抑鬱悲憤離世的不在少數。宋少昌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犯罪事實十年前在明慧網上曝光過,他也上了惡人榜。這些年來,宋少昌不僅沒有絲毫的悔改和收斂,反而以此為榮,持續迫害著法輪功學員,還形成了一套邪惡的犯罪套路,以下羅列部份犯罪特點及犯罪事實:

以迫害為榮

宋少昌在綁架和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時,經常會自報家門:我就是惡警宋少昌!意思是我心狠手辣,整法輪功出名,想用這話給法輪功學員來個下馬威。他甚至連平時走路也要找機會展示自己的身份。

二零零九年九月的一天,一個在街上做修鞋生意的近七十歲的老人,手上無活時,正在看一份材料,宋少昌從攤位前路過,見此馬上竄過去問:看甚麼?答:法輪功材料。問:哪來的?答:別人放的。說完,老人繼續看資料。宋少昌惡狠狠地對老人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宋少昌!老人不緊不慢的說:宋少昌怎麼了?宋少昌見對方不買帳,邪性大發,馬上電話召來了七、八個警察。拽著老人要到他家抄家,老人理直氣壯的質問:抄家?你有搜查證嗎?警察就可以隨便抄家嗎?我的家誰也不准動!他們只好灰溜溜的走了。

肆意施暴、搧耳光

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日,法輪功學員王桂梅在家中照顧八十多歲有病的父母,宋少昌去綁架她,王桂梅外出買東西不在家。宋少昌騷擾了兩位老人後,在返回的路上綁架了王桂梅,把她劫持到洗腦班。剛下車,宋少昌就狠狠的扇了王桂梅三個耳光子,打得她噁心嘔吐,住了三天醫院。王桂梅的老父親因受到宋少昌一夥的騷擾驚嚇,病情加重,又擔心女兒,被騷擾後四天含冤離世。

二零零八年四月,宋少昌在招遠博覽中心綁架了年近七旬的法輪功學員欒翠蓮。一見面,先扇了這個比他母親年齡還大的老人一耳光,打得她眼冒金星,差點摔倒。又拉到了洗腦班。勒索家人五千元錢才放人。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傅彩霞在母親家中,被惡警李建光等七、八個人翻牆砸門綁架到洗腦班。剛下車,宋少昌狠狠一拳砸在傅彩霞的臉上,血隨即從她的口中噴出,後宋少昌又用各種酷刑折磨她,七天七夜不准她睡覺,她被非法關押了四個月後冤判十年。

二零零九年,李玉鳳被綁架到洗腦班,宋少昌見面先搧了她兩個耳光,又給她戴上手銬關進小黑屋,七天七夜銬著,並用繩子捆全身。李玉鳳絕食十九天,被野蠻灌食,打吊針,非法關押了三個月。期間,宋少昌還不斷的騷擾她的家人,她父親受到騷擾和驚嚇,精神恍惚,在一次車禍中失去生命。

二零零九年十月,五十八歲的王美芬被宋少昌綁架到洗腦班,宋少昌在她臉上狠狠的搧耳光,並使勁用拳頭搗她的頭。王美芬被打得頭暈眼花,站立不穩,後被勒索了三千七百元錢才放回家。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三日,宋少昌領多名警察闖入阜山鎮法輪功學員劉江紅家中,搶劫了大量私人物品,後把劉江紅綁架到了洗腦班。宋少昌非法審訊她時,不斷的扇劉江紅耳光,打得她頭暈眼花,多次審訊,多次毆打她,最後把她冤判三年。

擴大迫害面 株連孩子

多年來,宋少昌每當用酷刑逼不出法輪功學員的口供,或找不到流離失所的法輪功學員時,只要打聽到學員家中有上學的孩子,就用株連孩子的毒招。

九九年十月七日,法輪功學員趙金華被張星鎮派出所活活打死,邪黨和公安為了封鎖消息,在招遠大肆綁架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李玉鳳到一學員家串門,被綁架到看守所。宋少昌領八、九個人毆打她,不准她吃飯睡覺。宋少昌又率六人抄了她的家。還多次到李玉鳳女兒所在學校,通過老師找到孩子,騷擾孩子,逼問女孩她媽媽都和誰在一起,妄圖從孩子的口中得到線索,抓捕更多的學員,給孩子身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二零零一年臘月,法輪功學員蘇良瑩進京為大法伸冤,被綁架到齊山鎮派出所和招遠看守所迫害:毒打、冷凍、灌鹽水。正月底,蘇良瑩從看守所逃出流離失所。宋少昌、劉奎義等找不到蘇良瑩,就到她家中綁架了她不修煉的丈夫,並對他酷刑折磨。用鉗子夾,小繩捆全身,戴上手銬雙手放在膝蓋上,下面用鐵管子從腿彎處穿過,倒掛在兩張桌子中間,逼問他妻子的下落。沒能達到目的,宋少昌等人又到蘇良瑩兒子所在的學校,把孩子綁架到了派出所,路上,宋少昌又擰又打這個男孩,逼問他媽媽的下落。因為孩子在學校住宿,一個月才回家一次,根本不知道家裏的事情,宋少昌說孩子不老實交代,把孩子非法關押,逼問了三天才放回學校。

女孩孫豔佩,爸爸媽媽都修煉法輪功,都被多次綁架、抄家、被逼流離失所,先後被非法判重刑。

宋少昌為了找到孫豔佩流離失所的爸爸媽媽。從小學開始就不斷的騷擾她。

二零零二年四月,孫豔佩的爸爸被逼流離失所後,她媽媽也被逼流離失所。十三歲的孫豔佩只得自己生活。六一零還不放過這個可憐的孩子,跟蹤、恐嚇,到學校騷擾她達四十多天,逼她說出爸爸媽媽的下落。

二零零二年暑假,為了找到孫豔佩的爸爸媽媽,宋少昌、李建光等指使學校假期把孫豔佩送到洗腦班當人質,孫豔佩為了躲避迫害,不敢回家,小小的她在外面躲避了一個假期。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一日,宋少昌、李建光為了抓捕孫豔佩的媽媽,惡毒的要把孫豔佩綁架到招遠洗腦班當人質。有好心人勸說:這個孩子太優秀了,別毀了孩子。宋少昌惡狠狠地說:招遠一中不缺一個好學生!硬是把孩子綁架到了洗腦班,非法關押了十五天。

二零零七年,孫豔佩高考結束後去看流離失所的媽媽,被宋少昌等把母女倆一起綁架到了煙台洗腦班非法關押。孫豔佩被關了十五天,差點耽誤報高考志願。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九日,孫豔佩回上海上學的前一天,早上與媽媽出門買菜。孫豔佩在前面剛邁出家門一步,埋伏在門外的宋少昌、王玉成等幾人猛撲上來,他們是來綁架孫豔佩媽媽的。她媽媽見狀後退一步關上了門,宋少昌狠狠地踢門、砸門,見不開門,瘋狂的大叫:再不開門,把你的女兒抓走!宋少昌真把孫豔佩綁架到了公安局當人質非法關押,後來被親屬得知後要回了家。

孫豔佩上大學期間成績優秀,德才兼備,學校要保送她讀研究生,宋少昌得知消息後,給學校寫了一份誣蔑造假材料,學校因此取消了孫豔佩的保研資格。

還有辛莊鎮某村的女孩雯雯,因爸媽修煉法輪功被非法判重刑。宋少昌等以市「六一零」的名義勒令學校開除了這個九歲的女孩,剝奪了她受教育的權利。

部份酷刑、逼供案例

宋少昌酷刑法輪功學員手段之卑鄙,程度之慘烈駭人聽聞。僅舉幾例:

1、綁架酷刑迫害考福全

九九年七二零後,法輪功學員考福全被多次綁架酷刑,並被勞教、判刑,九死一生。二零零七年,宋少昌、李建光又去綁架考福全,因他不在家,宋少昌就綁架了考福全的妻子宋桂華到招遠市玲南金礦洗腦班當人質。宋少昌先搧她耳光,再用拳頭搗她全身,逼她說出丈夫的下落。宋桂華當人質被宋少昌關押了四個月。

二零一零年五月八日,宋少昌、李建光等一夥人在路上蹲坑綁架了考福全,當場踢斷了他兩根肋骨,把他綁架到洗腦班。考福全被灌毒藥,熏毒煙,受盡各種酷刑。宋少昌用三公分粗的木棍毒打他全身,連手指、腳趾都打遍。邊打邊逼問口供,直到打得快不行了,送醫院檢查,拉回來繼續毒打,並強行灌不明藥物。考福全被他們打得幾次昏死,也不知昏死了多長的時間。宋少昌又來了,他手持一根多股電線扭成的刑具,專抽考福全的大腿,邊打邊逼口供,考福全的大腿被抽的血肉模糊,他甚麼也不說。宋少昌就自編了一份材料逼考福全簽字,不簽字繼續抽打,考福全痛昏了過去,宋少昌用皮鞋碾他的腳趾,試探他真死假死。昏迷中,他被宋少昌們抬上鐵椅子鎖在上面,五天五夜不准睡覺,一閉眼就打,宋少昌還在他衣領上插根棍,一動棍就掉,一掉就打。宋少昌安排兩個人一班,兩個小時輪換一次,看著考福全,用「熬鷹」刑罰。考福全被折磨的失去人形,高血壓、心臟病、胸悶憋氣、嚴重缺氧,隨時有生命危險。送看守所被拒收,怕死在裏面。宋少昌、王玉成仍不放人,又把考福全關進洗腦班小黑屋,不准家人探視。期間,宋少昌又多次用電線扭成的刑具毒打他,並製造罪名,把他移送檢察院。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招遠公檢法執法犯法,要誣判考福全和妻子宋桂華等七名法輪功學員,考福全家人和另幾名學員家人,依法聘請了北京人權律師為他們做無罪辯護。宋少昌等人不但百般阻攔不讓請律師,還設計陷害律師,檢察院法院也聯合違法,百般刁難律師。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宋少昌、王玉成用無賴手法到關押考福全的黑屋,威脅他不准請律師,也不准家人請律師,並逼他寫不請律師的條子,拿去欺騙家人和律師。考福全不寫,宋少昌大叫:律師搗亂,不起好作用!如果不寫,今天就叫你死在這裏!宋少昌也用同樣的卑鄙手段逼其他學員寫不請律師的條子出來騙人。

2、綁架酷刑鄭美君

鄭美君,男,三十多歲,招遠靈山金礦職工。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宋少昌竄入靈山金礦綁架了鄭美君,把他拉到洗腦班專門用刑的小黑屋。宋少昌把鄭美君全身纏上電線用電刑。鄭美君被電的痛苦大叫,宋少昌抓起抹布堵住他的嘴繼續電。電一會兒,就往鄭美君嘴裏灌些鹽水再電。邊電邊叫囂:我叫宋少昌!電話號碼是:13954531312 辦公室是(0535)8180768給我上網,我也出出名!鄭美君被他一口氣電了四個小時,全身是傷,雙手烏黑,流著血水,臉色蒼白,噁心嘔吐。宋少昌還口吐狂言:我把你身上綁上炸藥!扔到山上老礦井裏炸爛,叫你連屍體也找不著!

3、綁架酷刑楊文傑

楊文傑被多次綁架到洗腦班,宋少昌多次酷刑她。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五日,宋少昌又率多人綁架了她,楊文傑為抗議非法抓捕,絕食二十四天。絕食期間,宋少昌與玲南金礦洗腦班女頭目季曉東等人對她野蠻灌食。他們把灌食變成了一種酷刑手段,用粗管子故意亂插。每次插管,楊文傑都是鼻口流血,撕心裂肺的慘叫。宋少昌、季曉東還在楊文傑絕食二十天身體極度虛弱時長時間吊銬她;不讓她睡覺;把床板掀掉,兩手交叉銬在床上,楊文傑被折磨的皮包骨頭,奄奄一息。這些年來,楊文傑長期被關押在洗腦班。期間,兩次被判勞教,一次被冤判四年,身心遭受了極大的痛苦。

4、綁架酷刑楊蘭香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日晚上,宋少昌與國保大隊的頭目王玉成、李建光率七、八個警察竄到張星鎮石對頭村,翻牆進到法輪功學員楊蘭香家,他們不顧家中有八十多歲的老人和孩子,不出示任何證件,土匪般的抄家搶劫,家中辛苦攢下的六千元錢也被搶走,他們野蠻的當著老人和孩子的面把楊蘭香拖走,綁架到洗腦班,直接把楊蘭香銬在床上。宋少昌、王玉成各持一根比拇指粗的棍子朝楊蘭香頭上亂抽,宋少昌還不停的抽她耳光,邊打邊逼問口供,竟一夜沒有停手。楊蘭香被打得頭腫脹變大,臉變形了,體無完膚,人只剩下了一口氣,脫肛,大便拉在了褲子裏。一隻殘疾的胳膊戴的假肢也被打斷。幾個月後被冤判七年。

5、綁架酷刑王忠賢

王忠賢,張星鎮沙溝馬家村。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王忠賢去濟南監獄接冤獄七年期滿的妻子王好紅回家。剛到家還沒等見到妻子,就被在監獄門口蹲坑的招遠「六一零」宋少昌、國保大隊王玉成等人綁架,他們沒出示任何證件,土匪般的衝過來扭住王忠賢就非法搜身。搶走王忠賢兜裏的兩千多元錢和他帶在身邊的一雙新皮鞋。宋少昌、王玉成毫無人性,不讓這對患難夫妻見上一面,就把王忠賢拖上車,劫持到他流離失所所在地──龍口租住房。途中,宋少昌不停的用拳頭搗王忠賢。到租房處,因王忠賢沒帶鑰匙,被宋少昌又搧了他幾個耳光,王玉成也朝他胸膛狠搗幾拳。他們非法撬開了門,搶走了大量私人物品。又把王忠賢拉到招遠洗腦班迫害。

六月十五日,宋少昌、王玉成和一原姓警察非法審訊王忠賢。宋少昌一見到王忠賢就揮拳朝王忠賢前胸亂搗,邊打邊叫囂:我就是宋少昌!王玉成拿棍子朝王忠賢腿、脖子、兩肩,頭和臉亂打猛抽,並用棍子使勁頂王忠賢喉嚨,邊打邊逼口供。王玉成也自報家門:我就是惡警王玉成!今天不交代就打死你,埋到海邊沙灘上沒有人知道!王忠賢被打得全身青紫,四肢腫痛。之後他又被宋少昌多次酷刑毆打。在洗腦班和看守所被非法關押了七十二天,等他身上的傷痕基本痊癒時才將他放回家。

另外,二零一一年,宋少昌等人翻牆闖入劉翠雲家中,抄家搶東西後。將劉翠雲綁架到了玲南金礦洗腦班。宋少昌用三、四公分粗的木棍狠抽她的頭和臉,劉翠雲被打得七竅流血,宋少昌又用棍子狠敲她的腿和腳,一邊罵著不堪入耳的髒話。再如,宋少昌綁架了楊克雲後對她用電刑,將她踢倒,騎在她脖子上雙手反背捆繩子,楊克雲被繩子勒得喘不上氣,差點死去,喉嚨處留下了一道很深的勒痕。

這些年,被宋少昌親自綁架和酷刑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很多。如:仲兆芬、呂雲鳳、宋學英、楊松美、王好紅、劉秋芬、王美芬、曹克岐、於美光、劉江紅、劉春豔等。僅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前後,宋少昌與國保大隊李建光搭檔,就綁架了法輪功學員四十七人;二零一零年八月份前後,宋少昌等策劃參與綁架多人,其中七人被非法判刑四至八年。

宋少昌對自己的罪行劣跡沾沾自喜,他多次囂張的揚言:在招遠,我說勞教誰就勞教誰!據不完全統計,招遠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近一百四十人;被非法判刑近五十人,這都與宋少昌有直接關係。

部份搶劫、敲詐、勒索案例

江魔頭對法輪功「經濟上截斷」的滅絕政策,給了宋少昌之流發橫財的好機會。幾年來,宋少昌公開搶劫和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的錢財沒有具體的數字。這裏僅舉幾例。直接搶的:刁雲英:兩萬元,楊蘭香:六千元,王忠賢:兩千元;綁架後敲詐勒索的有:劉秋芬:八千三百元(其中直接給王玉成三千元,宋少昌兩千元,其餘三千三百元不知去向),劉春豔:一萬元,仲兆芬:四千元,曹克岐:四千元,呂雲鳳:五千元,王美芬:三千七百元,蘇良瑩:四千元。收留蘇良瑩的好心人家裏被敲詐了四千元;被楊松美牽扯的一個煉功人被勒索一萬元。這些被搶和敲詐勒索的錢沒有任何收據,連個白條也沒有,去向可想而知。

列舉一樁人命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六一零」頭目劉書舉、宋少昌策劃參與了綁架阜山鎮陳家村法輪功學員張桂好。在玲南金礦洗腦班,宋少昌、曲濤、李海峰等惡人把張桂好單獨關在小黑屋酷刑他,那幾天,無論是白天或晚上,外面的人經常聽到從黑屋內發出的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喊聲。宋少昌們對張桂好的酷刑手段外界無從知道,但僅僅二十天的時間,這個正值壯年、原本在家裏身體很健康的善良男子就被活活的打死了。

善良的人無法想像張桂好到底遭受了甚麼樣的非人折磨!人在做,天在看,總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宋少昌等人欠下的人命,必須承擔罪責!

鑑於以上事實,宋少昌及同伙利用手中權力和職務之便,涉嫌利用邪教組織(中共)破壞法律(《憲法》《刑法》)實施。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宋少昌犯有:非法入侵公民住宅罪、綁架罪、非法搜查罪、搶劫罪、敲詐勒索罪、非法拘禁罪、刑訊逼供罪、非法暴力取證罪、故意傷害罪、故意殺人罪、非法剝奪信仰自由罪等。

歷史的大審判即將來臨。目前,大審判前的大清算已經開始,那些相繼落馬的高官們。雖然都是以貪腐等名義被制裁的,實質上都是因迫害法輪功遭到的惡報。全國已有二十一萬人實名控告江澤民;全世界已有超過二百萬人簽名支持對江澤民繩之以法。逞兇一時的惡人們,暫時沒有遭到惡報和懲治,那是神給他們最後將功補過的機會,但留給他們的機會已經很少了。

我們在這裏也警告宋少昌之流:如果繼續對大法犯罪,一條黑路走到底,下場如何,自己心裏是應該清楚的!何去何從,希望能權衡把握,不要再甘心情願的充當中共邪黨的替罪羊了。珍惜有限的時機,珍惜自己珍貴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