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稱我「摩托車爹爹」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我是湖南省一個偏僻鄉村的老年大法弟子,今年八十七歲,一九九七年喜得法輪大法,這二十多年來在師尊的慈悲看護下,平穩的走到今天,對師尊有道不盡的感恩,又不知從何說起。就講幾個修煉中的小故事來略表我對師尊的敬意。

「你的摩托車怎麼只有一輛自行車重?」

當初我跟許多同修一樣,也是抱著祛病健身的目地來學功的;跟大家一樣,一煉功就沉痾全消,無病一身輕。覺得法輪功太神奇了,我要讓親朋好友,七鄰八舍都來學。那時候,我每天在家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外面洪法,給學法學功的人們播放師尊的講法錄音。

自從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江氏一夥開始迫害法輪功後,我更是在家呆不住了,日夜村裏村外,十里八鄉的出去給被謊言矇騙了的人們講真相,為大法為師尊討公道。總覺得靠腿腳步行活動範圍太小了,乾脆籌錢買了一輛摩托車跑路。

有一次,我騎著摩托車行駛在鄰村的危水堤上(由於水流常年沖刷,堤的內側形成凹形)。車子跑著跑著,突然感到身子一沉,摩托車載著我懸在水渠的空中了。我急忙飛身跳上堤一看,車子碾過的堤面垮塌了一個大窟窿,摩托車被水溝里長滿的茂盛的雜草托著才沒有沉下溝底。我被嚇出了一身冷汗,雙手合十,心裏說:「師父,謝謝您救了我。弟子還請您幫我看著車子,我去找人把它拉上來。」

向四週張望了一圈沒有發現甚麼人,不遠處只有一個燒火土糞的老太太。沒辦法,只好請她老人家來幫幫忙。她立馬就跟著我來到現場一看說:「這麼重的傢伙,我一個七十多歲的老婆子怎麼幫你拉?」我說:「不要緊的,來,你幫我掌著車把,聽我喊:一、二、三、使勁」,說話間就將摩托車輕而易舉地拉上來了。

拉上來之後,老太太一臉不解的問我:「咿,你的摩托車怎麼只有一輛自行車重?」我告訴她:「老人家,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是有師父管的。剛才是師父在幫我們拉,你才覺得它只有一輛自行車重。」「嘖嘖,這太神奇了。」老太太興奮的直叨叨。

接著我就跟她講法輪功真相,順利的幫她退出了年輕時加入的邪黨的團、隊組織。分手時她還連聲道謝。我告訴她:「是大法師父叫我救你的,你就好好謝謝我們師父吧。」

摔碎的膝蓋骨瞬間復位

那年冬天的一個早晨,我準備出門去隔壁村子發送真相資料。開開門剛一邁步「刺溜」,摔成了個「一」字。我趕緊試著把腿收攏來,左腿還能動,右腿怎麼搬都搬不回,它就像一根木頭一樣擺在那兒一動不動沒有了知覺。我慌忙一摸,右腿膝蓋骨好像碎了,摔斷了吧?腿斷了我還怎麼出去講真相救人呢?不行,這是舊勢力在搗鬼,我不承認它。

我心裏就背師父的法:「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認,它們就不敢幹,就都能解決。你真能做到,不是嘴上說而是行為上要做到,師父一定為你做主。」[1]「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2]。我咬緊牙,忍住痛雙手捧著摔傷的膝蓋用力一捏,碎了的膝蓋骨瞬間復位。

當時周圍一個外人也沒有,我只好自己爬進屋給兒子打電話讓他來扶我。兒子到家後一定要送我去醫院檢查治療。「我不去,我有師父管的。」他不依,強行用車把我送到鄉衛生院。我心裏發正念。由於衛生院停電了兩、三天,兒子他們沒轍了,只好任我在家學法,煉功治療。

一個星期我就能下地了,半個月後我又能騎上摩托車出門講真相,勸三退了。俗話說,「傷筋動骨一百天」,膝蓋骨都摔碎了,半個月就恢復了,無法用語言來表達對師父的感恩。

摩托車爹爹

別看我是個八九十歲的老人,只要一騎上摩托車我就變成了一個老小伙。自從走出去講真相、勸三退以來,村裏村外,十里八鄉沒有不認識我的人。他們都把我當親人,特別是經我講過真相退出了邪黨組織的男男女女,都管我叫「摩托車爹爹」。「爹爹」,湖南長沙一帶方言,爺爺、外公的意思,對男性年老長輩的稱呼。

十七年來,村裏村外,真相資料發送了一茬又一茬。田邊地頭一邊陪著幹活,一邊給他們講甚麼是法輪功,江鬼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他們又是怎樣造謠污衊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人們仇視法輪功的。哪家哪戶人與人之間有了解不開的矛盾疙瘩,我都會耐心去幫著化解。

「人之初,性本善」,明白真相後的人們都知道法輪功是高德大法,法輪功弟子個個都是好人;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上頭一有對法輪功不利的風聲傳出他們就會預先告訴我,並讓我注意安全。

師父,請您放心,我一定負責好您分派弟子的救度這一方眾生的職責,不負使命,兌現史前誓約,按時跟您回歸自己美好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