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被枉判入獄 蘇州孫美華遭八年半殘忍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明慧網通訊員江蘇報導)蘇州光福鎮50歲的善良婦女孫美華,堅守「真善忍」做好人,因此多次遭受迫害:2007年5月被吳中區公安分局警察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半,在南通女子監獄遭到種種人身侮辱,受盡折磨,出獄回家時已經奄奄一息。2014年8月,孫美華在給民眾訴說自己被迫害的事實時,被光福派出所警察綁架構陷、非法判刑三年,在南京女子監獄遭受的非人迫害,2017年8月29日才出獄。

孫美華的丈夫是殘疾人,平時生活起居都是由她照料。蘇州市中共邪黨政府的公安局、政法委是迫害法輪功的直接濫權機構,直接指揮著各地參與迫害實施,市國安、公安、國保大隊是在610的具體策劃實施綁架。

下面是孫美華女士訴述她這兩次遭受的慘無人道迫害:

我叫孫美華,我的家境貧寒,江蘇省蘇州市吳中區光福鎮人,在人生的旅途中,我嘗盡了人世間的酸甜苦辣,在家庭的婚姻中丈夫左腿殘疾,加上我身患多種疾病,醫院是我常去的地方,多家醫院醫治無效,不能正常睡眠,錢財耗去病體依舊,那時候我失望徘徊,病痛折磨的我苦不堪言,問天不語問地不應!常常一人孤獨迷茫仰望著蒼天默默流淚。

1997年我修煉法輪功後,頭痛、胃病和一些婦科病症一掃而光,自從我走上了修煉之路,認真閱讀了《轉法輪》明白了我人生的目標,生命意義和人生的真諦,法輪大法叫人真誠、善良,碰到矛盾,每個人都向內找自己的原因,遵照「真善忍」修煉本體,在不知不覺中我身體一身輕,這是大法的神奇,我相信每個人都想擁有一個健康的身體,幸福溫馨的家。

可是在1999年7月20日後,中共江澤民集團瘋狂迫害以「真、善、忍」為修煉準則的法輪功學員,導致當地許多人家妻離子散、家破人亡,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勞教,更多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蘇州市上方山黑窩強制洗腦班。

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後,我繼續修煉,我發自內心的告訴人們法輪功真相,遭蘇州國保、610非法組織迫害過程如下:

2003年上半年我正在田裏移栽樹苗時,突然間來了兩輛公安局的警車停在了田埂的路邊,從車上下來了5、6個便衣,不由分說就強拉硬拽的將我綁架到蘇州光福派出所,當天又被關押到蘇州陸慕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

2005年6月15日蘇州市公安局、610惡警非法隨心所欲的將我關押到蘇州陸慕看守所對我實施迫害一個月。

第一次非法判刑五年半,在南通女子監獄遭殘忍折磨

2007年5月16日早晨7點多鐘,光福派出所副所長突然從我家前門窗戶爬進來抓我,與此同時光福派出所警察分兩路到我家後門暴力把門砸開,當時後門被砸壞,直挺挺的衝幾個人大男人一起把我拖往停在屋外的車上,直接被綁架到蘇州光福派出所。

我被派出所非法關押了6天5夜,度假區公安局局長說通安有幾個學員被他們抓捕,這些警察用滿口下流不堪入耳的髒話謾罵這幾個法輪功女學員,我對這幾個警察說你也是通安人啊,蘇州市公安局徐局長兇狠的拍桌子吼道:我不把你弄進去,我這局長不當了!徐局長起身就走。蘇州公安局兩個610人員詢問我法輪功資料和書哪來的,我看到這個警察在紙上記錄,當時我心想不能讓他們犯罪,我就說拿來讓我看看,當我拿到手上馬上撕個粉碎,市公安的一個警察惡狠狠的一拍桌子走了。第二天早上來了一個便衣,其中兩個派出所的便衣一邊一個壓住我的肩膀,一個便衣劈頭蓋臉對我左右開弓抽打我的耳光,他們要我在一張空白紙上簽字,我不簽,便衣又叫我下跪我不跪,那個便衣就用腳猛踹我的左腿膝蓋。

我被非法關押到蘇州黃埭看守所,第三天被那個便衣踢過的左腿膝蓋發炎紅腫,膝蓋上已經化膿,不能走路,腳腿骨斷裂般的疼痛,當時全身高燒不斷,看守所的犯人看到此情此景,就對巡視的崗哨的說了,看守所就叫我到所醫那裏診治、要對我強行注射我不從。所長和姓王的警察對我說,我們已經調查了派出所警察說沒有打你,馬上上面來人看你,姓王的警察由於害怕,威脅我說你要說「真話」,這時我一拐一拐走了好長時間,一看兩個人是記錄的那兩個蘇州公安,他們說沒打我,我對他倆說:沒事,天知地知,他倆笑了。我心想我要盤腿煉功,一個多星期,腿恢復如初,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最後在蘇州610的操控下,被吳中區法院非法判刑5年3個月,因為我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後又改為5年半,被關押到江蘇南通女子監獄迫害。

在監獄我依然堅定正信,五年多遭到監獄惡警的嚴酷迫害。2008年3月份南通女子監獄的獄警5、6個人勾結蘇州光福派出所的所長許永明,非法闖到我蘇州光福的家中,對我家的場景進行全程攝像,對我年老的婆婆、我的丈夫、女兒、兒子進行威脅、恐嚇、利誘,並將這些非法拍攝的錄像拿到南通女子監獄裏到處播放、播放給監獄的犯人觀看,播放給我本人觀看。

2008年10月份左右,南通女子監獄的獄警一監區教導員顧春燕(女)和副教導員鄭陳虹(女)把我的家人父親、弟弟、丈夫和女兒欺騙到南通女子監獄會見室,監獄的一個罪犯對我們全家進行全程的錄像,其中副教導員鄭陳虹對我弟弟進行欺騙挑唆,當場我的丈夫和我的弟弟當著獄警和犯人的面抽打我的耳光,又對我10歲的女兒進行恐嚇,我女兒當時被嚇的發抖,對媽媽說了違心的話。當我家人準備回家時,副教導員鄭陳虹威脅我父親說,如果孫美華不轉化,就要對她實施強制措施,關禁閉、電棍伺候等等恐嚇。

當我的家人走了之後,一監區教導員顧春燕叫來了一個被她們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來對我進行假意的勸說並欺騙我說父親得了癌症需要馬上進行手術,在這邪惡恐怖的環境中我的人心佔據了正念,說了不該說的,寫了不應寫的。就在此時因為寫了不應寫的,教導員顧春燕覺得機會來了……顧春燕打電話給我家人,將正在回家途中的家人叫了回來,當時在返回途中我10歲的女兒心想這剛剛返回路上才幾公里,怎麼又叫我們回監獄?是不是媽媽出啥事了?不由得心生恐懼,當即被嚇到小便失禁。當我的家人返回到監獄,教導員顧春燕當著我家人的面假惺惺的對我說,這是我個人花錢買的蛋糕來為你進行慶賀,慶賀你思想的轉變,給我和家人拍了照片,由於在返回監獄的途中我女兒被嚇的小便失禁,當時女兒褲子都是潮濕的,女兒一見到我就抱住我痛哭,他們就把我和女兒抱在一起的場景偷偷的拍了照片,然後又將這張照片進行放大後掛在監獄的牆上進行宣傳,說他們是如何如何的春風化雨般的幫助我轉化的。我在此嚴正聲明當時我的一時之念,所說所寫全部作廢,全部作廢!

2008年年底南通女子監獄的獄警一監區教導員顧春燕(女)和副教導員鄭陳虹(女)以她們為首的一行又把我居住地的蘇州光福柴巷村的柴村書記、蘇州度假區公安局姓顧的警察和光福派出所副所長許永明三人叫到了南通女子監獄。利用他們來對我偽善的關心,在我監獄的賬上打了500元人民幣,以示共產黨流氓政府對我的「關懷」。副教導員鄭陳虹又利用了兩個被所謂轉化了的法輪功學員來到我身邊,一邊一個對我說共產黨是在「關心」你呀,你的家人都不給你錢用,你看共產黨多好還給你500元錢?而真實的情況是我的家人多次來給我錢,都遭到監獄的阻止。我說這500元錢我回家後會還的,你們不要太囂張了,當我說了這話後副教導員鄭陳虹立刻翻臉,兇相畢露,立即把我連拉帶拖拖到另外一個房間對我進行電擊。教導員顧春燕、姓王監獄長用兩根電棍電擊我,顧春燕用一個根很長的高壓電棍電我的脖子和手,另一個鄭陳虹用電棍電我的嘴巴。我被他們幾個獄警電棍電的滿地打滾,姓王監獄長過來說她這樣頑固不化繼續電擊,這賬上500元錢不給她用!

2009年初南通女子監獄全監區聯合對法輪功學員設立了一個強制轉化班,一共分為六個監區,開設了六個房間專門用來對付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對學員們進行輪流的邪惡迫害和所謂的轉化,六個房間中的其中隔壁一個房間的一個老年法輪功學員被她們剝光了衣服,強行叫這個老年學員站在監獄的監控下曝光,顧春燕、鄭陳虹對我說你看看這個老年法輪功學員啊?她是自己把衣服脫光的,大家都去看看吧?其中一位蘇州太倉得法才一年多的女學員許琴40多歲,對她進行電棍電擊,站在房間的角落不許動,許琴承受不住所謂的轉化了,而後她們唆使許琴來轉化我,在許琴和我近距離的接觸中,我們交流一些法理,許琴聽後清醒了。她們因此對她進行又一輪迫害,這位蘇州太倉得法才一年餘的女學員許琴被迫害的精神分裂,而後又被監獄送到南京浦口精神病院迫害數個月,詳情不知,然後返回監獄。

第二次非法判刑,在南京女子監獄遭慘無人道迫害

2012年從南通女子監獄回到家,由於丈夫左腿殘疾行走不便,兒子女兒還小,我只能挑起家庭的重擔,開了一輛電動三輪車,做些小生意賣小米、賣醬,在東渚菜市場一帶做小買賣,收到一張100元假幣,旁人看也說是假的,一個做小生意的看著這100元錢對我說算你50元吧,來購買我的東西。我說別人來騙我,我不能用假幣再去傷害別人,我當場就撕毀了。類似情況在別的市場也收到過假幣,全都被我銷毀了。在我做小生意時經常有便衣跟蹤,有時候在半道上被我發現了,他們掉頭就跑了。

2014年8月30日早上9點左右,我開電動車去光福鎮趕集,當我開出村,突然一個便衣騎車搶在我前面,我認出這個人就是以前經常跟蹤我的便衣,他還帶了一個聯防隊人員,他們上來要搶我的包,我拐進了一條弄堂裏電動車突然不動了,這時跟蹤我的便衣叫來了光福派出所的警察,從車上下來5、6個便衣其中一個有穿警服,我被4、5個便衣強行拽到車上,直接開到了光福派出所,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把我包裏的大法真相圖片在派出所傳閱,教導員蘇和與一個公安便衣一進門叫我的名字,他說這裏甚麼味道啊怎麼這麼臭啊,我說是派出所裏的物質所致。這個便衣他轉身就走了,邊走邊說要拘留我。當天晚上就被他們關押到蘇州黃埭第四看守所,我在看守所和平抗爭絕食四天,他們就對我強行灌食,掛水和不明藥物,奇怪的是這些給我灌食的警察都嘔吐不止……

我在南京女子監獄被關在七監區10組。這裏專門給大法弟子和犯人看污衊大法的錄像,監獄安排3個犯人,白天2人晚上值班,晚上1人值守。第一次開賬要我簽字,我拒絕,監獄仍然逼迫我,於是我開張的賬單上簽上了「大法弟子」。當時這3個犯人就用刷廁所刷子刷我的嘴,用擦廁所的抹布塞進我嘴巴,不讓我喊,用拳頭擊打我頭顱和腹部,犯人用手在我下身到處掐我,我大聲喊:我真心告訴你們不要助紂為虐,你們才是受害者,這時她們全都停下了。犯人易善玲打完後自言自語的說自己的行為不是人幹的。

獄警韓亞梅白天晚上連續播放天安門假自焚錄像,毒害這裏的眾生,毒害世人,我給獄警韓亞梅講法輪功的真相,韓亞梅叫犯人把我拖著來回轉,我被拖得頭暈嘔吐,無奈又把我拉去監獄診所,我抗爭我不去,無奈她們只好半路折回。

當時正值寒冬,監舍朝北曬不到太陽,門窗全敞開著,她們只給我穿單薄的衣服,監獄中黑心棉的棉襖,根本不能禦寒。犯人易善玲是南京某縣縣長因貪腐被判刑,六十多歲(女),因為他自己有棉褲她不穿監獄購買的黑心棉製作的棉褲,她把自己的小棉背心和一條絨褲給了我,叫獄警韓亞梅看到了不讓我穿,韓亞梅命令犯人易善玲要了回去,凍死也不給我穿,就是這樣,我一直只能穿著單薄的衣服過了一冬。

過後,邪惡之徒又逼我在所謂遵守所謂監規的紙上簽名,否則就不給吃飯,我依然拒絕簽字,犯人張榮英和易善玲對我說:「你絕食呀!」我說:「我為甚麼要絕食,我說我要吃飯。」因為我種種不配合他們的犯罪,惡警又不讓我睡覺,從2016年2月到5月中旬這期間又是每天站立22個小時。二月正值寒冬,不准許我穿棉衣,只穿著單衣褲,強行我站在窗口吹寒風。由於不讓睡覺每天罰站22個小時,就是這樣我還是困的犯迷糊,犯人們就用冷水噴在我臉上。

每天只准睡一到兩個小時,每天二十二小時全部面朝監控的牆站立。由於每天只允許睡一兩個小時,我實在犯睏,犯人易善玲就擊打我的眼睛,只要一打瞌睡就會挨打。

我長期遭到犯人易善玲、張榮英(女四十多歲)和龍麗娟(女四十多歲)的侮辱、訓斥毆打和辱罵。易善玲經常毫無緣由暴打我,把我的牙齒都打掉了,頭髮被整塊扯掉。我給獄警韓亞梅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韓馬上限制我開賬,每頓飯只給我一小口,不給洗澡。連上廁所都要向她們報告,得到她們同意後方可如廁。犯人譏諷道:你是不是站的累了想蹲一會兒。她們欺騙我說,你晚上11點睡覺,但是被我發現計算機上的時間已經是凌晨3點48分。每天早上我要提前一小時即5點必須起床。

獄警朱聲燕唆使犯人張榮英怎樣用邪惡的手段來對付我,對我下手要狠。每次飯前要我在監規上簽名,被我拒絕後她們就強制我蹲在廁所的地上吃剩飯剩菜。每天2小時軍訓,我不從,她們就強行拖拽、拉扯我頭髮,頭被打得好多鼓起的肉包,隨時會招來辱罵和毒打。我被折磨的全身青紫,下身浮腫,頭髮拉掉,有時我摸一下頭一摸就一小把頭髮落下。

我拒絕參加監獄集訓,犯人就揪我的頭髮,大把的頭髮被她們揪下,在監獄期間被抽血3次。2015年10月到12月,不讓睡覺的折磨,每天凌晨3點到4點才能睡覺,早上5:00就得起床,某次早上叫我起床,我身心俱損兩眼昏花全身疼痛難耐實在起不來床,值夜崗的犯人龍麗娟唆使另一個犯人張榮英毒打我,整個把我連人帶被子一起拖到地下,拖我打我,夜崗打我,張榮英用腳踢我,犯人易善玲走來一拳打在我左眼上腫了好一陣,同時又掐我的下身我疼痛難耐,這件事被監區長呂寧知道了,然後張榮英被換了,新來一個犯人叫史先梅,犯人易善玲1個月後也調走了,換了一個犯人叫歐紅秋,朱聲燕繼續行惡。

獄警韓亞梅被調到其它監舍。監區長呂寧、朱聲燕,獄警尤金玉,她們對我行惡,我就背法,而後尤金玉的態度就改變了許多。

監獄唆使犯人惡毒的迫害我,無奈我說要見監獄長。為此南京女子監獄還派人去我幾年前曾在南通女子監獄被非法迫害時的所謂資料,想藉此作為所謂證據對我進一步加重迫害。我被迫害的站著都能睡著,值夜班的小崗晚上就用冷水噴在我臉上然後水順著脖子往下流一直流到身上,我全身冷的發抖,站立不住他們就繼續毆打。

晚上睡覺前上廁所不讓上,我偏要去,當晚教導員朱聲燕值班時,她半夜披頭散髮沖到監舍不准許我上廁所,唆使犯人用擦地布塞我的嘴。很多時候整夜都不給我睡覺,第二天還繼續罰站,我臉上全是青紫腫脹,還不讓我哭,有一個女青年獄警名字叫孫明辰她在暗中保護我,對值夜崗的犯人說不准打人,否則扣分。

離出獄還有四天時間,監獄再次要求我在減刑申請書上簽字,我拒簽,監獄又指使犯人在水泥地上拖著我轉圈跑,兩個犯人拖累了,再換兩個,由於我本能的反抗,犯人就用腳踹我前胸。晚上八點,教導員朱聲燕和蔣曉玲(十組組長)和一個值夜崗的犯人,把我叫到一個談話間,要求我在釋放證上簽字,被我拒絕她們對我強拉硬拽也無濟於事。出獄當天,邪惡仍然沒有放棄,監區長呂寧和朱琴(十組生活組長)又強迫我簽字,再一次被我拒絕……

2017年8月29日這一天是我出獄日子,上午九點左右,蘇州610來了一輛商務車接我,車上有610人員,一個司機,一個光福派出所教導員蘇和,還有二個度假區公安局的還有我的兒子共六人。當天一直下著中雨。出門時邪惡之徒仍然不依不饒還要叫我簽字,他們就誘騙我兒子替簽了。當天中午12點才到家。

在我回家後的第三天,蘇州光福派出所二個警察上門,偽善的說是看看我,他們還帶著照相機,我及時的和他們講真相:你們身為人民警察,本應該是維護正義和公道的,可你們無視法律,為所欲為,恃強凌弱,無惡不作,在610幕後指使下昧著良心,相互勾結構陷,是在踐踏法律的尊嚴,是在執法犯法,竟然對手無寸鐵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下毒手,在這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悲劇中,你們扮演著可悲、可恥的角色,如還不懸崖勒馬,當正義回歸、報應來時,等待你們的也將是可悲、可恥的下場。

縱觀人類歷史,古今中外,迫害正信的強權暴政從來沒有一個成功過的,所有殘害良善的元凶、爪牙沒有一個善終的。中共江澤民流氓集團罪惡策劃,給上億法輪功修煉者和家人帶來巨大的苦難。同時,這場對無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中共的官吏越發貪殘,也使中國社會的道德更加淪喪。全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那些曾參與迫害的高官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郭伯雄、李東生等都已經被繩之以法投入監牢,所有參與迫害人員都將面臨天譴,大審判即將到來。

奉勸那些參與迫害的公檢法人員認清歷史巨變形勢,釋放無辜的法輪功學員,盡一切可能善待保護法輪功學員,珍惜自己最後的贖罪機會。

迫害單位和責任人:
蘇州光福派出所:
教導員:蘇和
蘇州吳中區公安局:
局長:張璇
蘇州吳中區檢察院:
審判長:華益峰 辦公電話:0512-65687559
公訴科電話:652552000 67077925 65616775 65626280
仇全官「610」主任,
張震華「610」副主任13806131353、0512-65259280轉52284
李秋才「610」副主任

吳中區國保大隊:
副隊長包建方0512-65259280

南京女子監獄: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鳳信路28號 2151信箱87分箱郵編210012
諮詢電話:025-962326
地址:南京市雨花台鳳信路28號 郵編210012
(南京市雨花台區鐵心橋鎮寧雙路9號)
電話:025-52890543 025-52353911 025-52894434 025-52353933
電郵:njnztg@jsjy.gov.cn ;網管電郵:njnzwg@jsjy.gov.cn
二監區電話:025--52353952;025--52353942;025─52352204
六監區電話:025--52353917、025--52353956、025-52353911
七監區
監區長:呂寧
教導員:朱聲燕
獄警:尤金玉
獄警:韓亞梅(踩大法書,污衊大法)
吳曉鳳 南京女子監獄監獄長
毛勤華 南京女子監獄政委
葉寧 南京女子監獄副政委
宋長青 南京女子監獄紀委書記
劉衛真 南京女子監獄管教部主任
柏光友 南京女子監獄監獄政科科長
柏 冰 南京女子監獄管教科負責人
劉秀貞 原南京女子監獄管教科負責人
錢 知 六監區原監區長
仇 彤 六監區副監區長
貢向紅 六監區副監區長
錢 虹 五監區監區長
丁鴻燕 四監區副監區長
黃鳳英 三監區副監區長
顧少華 一監區副監區長
李慧 監區分管領導
朱菁菁 青年民警
徐星星 吳佳怡 管減刑的民警
徐玉珍 監獄法律工作室主任
趙莉莉 民警
江蘇教育管理局黨委書記、局長 姜金兵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