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化解了二十八年的婆媳怨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日】我叫春明,七十五歲,女,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親身見證了大法提升道德和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這裏講述的是我經歷的一段真實故事。

我丈夫家住市郊農村,童年喪母,有一弟一妹,父親帶著三個孩子生活實是不易,直到孩子長大成人,丈夫大學畢業有了工作,才重新成家。丈夫是孝子,有了繼母照顧父親很是高興,以誠相待。我和丈夫婚前身居兩地,他在本市,我在異地,各自住獨身宿舍。

一九六九年春,我們決定回家結婚。我們想,父母二人三間居室,很寬余,我們沒有房子,回家呆幾天就回單位,繼母不會不同意的。可是萬萬沒想到,繼母不露面,背地裏指使父親出面拒絕我們回家。我從異地回來結婚竟無處可住,我三姐只好把她家的居室騰出來給我們,她們擠到鄰居家,姐夫招待了幾個親朋,這就是我們的婚禮了。

七零年初,兒子要降生,指望婆母能開恩同意我回家坐個月子,因為實在無處安身啊。然而婆母又指使女婿出面拒絕我回家。臘月末孩子生在醫院,出院後無處可去,丈夫寢室裏的同事們得知後都主動搬出去,才把我安置下來。但是不能總讓同事們沒處住啊。十二天後,我抱著孩子坐上火車,又轉坐牛車,來到農村我年老多病的母親家。孩子經一路顛簸加上數九寒天,感冒高燒不退,得了肺炎引起抽風,沒住幾天我又抱著孩子回城治病。因體虛、風寒加勞累,我身體垮了,只好把兒子送給農村我大姐。大姐五個孩子加上農活,辛苦可想而知,但是沒辦法啊。後經百般努力,丈夫將我調來本市,又安排了一個住處,雖是一間四季不見陽光的北屋,總算有了自己的住處,七歲的兒子才算回了家。

兩年後,女兒出生,正是酷夏,連天陰雨,屋內又濕又潮,草墊子都長了毛,越躺越糟,又呆不下去了,十二天後,我又抱起孩子坐上火車去我母親家。三伏天車窗都開的大大的,怎麼也擋不住從各方吹過來的強風。就這樣我得了產後風。大熱天我必需穿著厚厚的毛衣,戴著帽子,稍被風吹,頭暈頭疼,噁心嘔吐,整日涼氣透骨,冷汗淋漓,無論冬夏,門窗緊閉,別提活的多難了。雖苦藥吃了無數,稍有改善,但周身還得裹得嚴嚴的,見風如見鬼。拖著病體還要堅持工作,痛苦一言難盡。日復一日,不知何時才是盡頭?為此我幾乎哭乾了眼淚。

回想從結婚到坐月子,因無個住處南跑北顛,造成今天這個狀態,而婆母寧可空著閒房也將我拒之門外,我覺的世上沒有比婆母更狠毒的人了。所以一想起她,我怨恨之氣不打一處來,一輩子也忘不了她給我造成的苦難:我們沒有一點對不住婆母的地方,丈夫穿著工作服結的婚,沒給我買件衣服,也要省錢給父母,就是這樣也沒打動婆母的良知善念,當兒子面臨困難需要幫一把時,她卻能拉下臉來六親不認。後來事實證明:婆母壓根就不想認丈夫兄妹三人,只認自己女兒。當初她丈夫去世,在困境中進了公公的家,如今她女兒工作了,女婿掙大錢,時過境遷,這家成她的了,她做主。既然如此,我也不認她。從此我斷了婆家的路。丈夫惦記父親,只得背著我給家裏寄錢。

一九九七年,我喜得大法,有幸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從此獲得新生。我不但親身見證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也使我變的心胸寬廣、平和,寬容。當我剛讀完一遍《轉法輪》時,渾身的冷汗就立即消失了,身體由冷冰冰、寒氣透骨,變成熱乎乎,周身通泰,從未有過的舒服。做夢也不敢想,二十多年的產後風竟在剎那間痊癒了,令人恐懼的涼風寒氣離我遠去。多種慢性疾病都在修煉中不翼而飛,我變成了一個無病一身輕的健康人,是大法使我獲得了新生。感激的淚水不知流了多少天。

法輪大法是佛法,要求修煉者從做好人做起,按照真、善、忍的標準提升道德水平,在矛盾中找自己的過錯並加以改正。當我靜思以往的過錯時,認識到過去對婆母的怨恨是錯的,與真、善、忍的標準背道而馳,是以惡制惡,要立即改正。我們要處處與人為善,何況自己的親人呢?!那麼婆母為甚麼會那樣做呢?「善惡有報」的法理點醒了我:世上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不是無緣無故的。一個人一生中遭受的磨難和痛苦,都是自己生生世世作惡的報應,即「善因結善果,惡因結惡果」。從這個天理上看,婆母對我的作法能是偶然的嗎?說不定前生前世我把她折騰的更慘呢,只是今生自己不知道而已。天理是絕對公平的,欠債還債,哪有不還的道理?過去我看到的是表面現象,如今大法讓我看到的才是問題的本質。認識到此,對婆母的怨恨之氣煙消雲散了。

於是,我和丈夫踏上了回家的路。二十八年過去了,公婆老了,額頭增添了許多皺紋,我頓生悲憫之心,這是大法賦予我的寬容的胸懷。婆母的女兒遠隔千里,老人身邊無人照顧,看看家中,房子漏雨,我們把房子修好,閒置的火炕被老鼠打了洞,炕面塌陷,炊煙竄進屋裏,我們重新把它盤好,北牆冬天透霜,我們用水泥把它抹的厚厚的,做了所有老人不能做的活兒。婆母打心眼裏高興,逢人就誇兒子兒媳真好,甚麼活都能幹,也不知累。我告訴她:我是學了法輪大法,身體好了,不然的話,自己活的都很艱難,更不要說幹活了。

從此我們經常回家,閒下來,就給父母講法輪大法如何好,江澤民怎樣迫害法輪功,天安門自焚真相,他們都明白了真相,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我們和睦相處。二零零四年,公婆都已八十幾歲,輪番生病住院,只有我們夫妻二人照顧老倆口,端屎接尿,日夜守護,直至年終公公去世。公公病危期間,婆母的女兒回來接她母親走,我把真相護身符送給婆母,要她牢記「法輪大法好」。婆母眼睛閃著淚花告別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