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三日】我於二零零九年初夏得遇法輪大法,同年從農村到市區居住。二零一二年八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煉。去年我一直在想:怎麼救村官、派出所和公檢法司的人。

我剛開始接觸法輪功,丈夫就堅決反對。他第一次在麵粉袋下面發現一張有關法輪功的傳單,就跟我大吵大嚷,並掀翻餐桌,猛摔東西,又打又罵。

我看大法書、大法資料都是他不在家的時候,或者是我到公園裏,或者是深夜裏在被窩裏用手機燈照著看。這些年,我大都是穿著肥大的上衣,夏天也是,把跟大法有關的東西都藏在上衣裏。

丈夫是打零工的,冬春幾乎不幹活,老盯著我。只要有證實大法的事,我就求師父,要丈夫趕快離開。一般情況下,一到三分鐘之內,他準有事離開我。我從來沒考慮回來以後他將會對我怎樣,因為他懷疑我去做和大法有關的事。

他晚上差不多都去跑步,大約一小時左右。他一走,我也趕快到同修家取回資料到小區裏散發,多是放在門縫裏。從開始到結束,我都發正念不停,多次都是我滿頭大汗的剛到家,他也隨著回來了。這都是師父的巧妙安排。謝謝師父!

去年冬天,我藉著回老家麵粉廠取麵、走親戚、看父母的機會,做證實大法的事。一次,在一個村的大街上,看到一個美容院的牆壁上有污衊大法的邪惡展板,怎麼辦?離家較遠,來一次不容易。對面有兩個人在說話,街上人來人往。這時我求師父:讓對面的人趕快離開,讓街上的人暫時別在這兒走動,讓美容院的人別出來。一會兒,這裏就安靜了。我一邊清除邪惡資料一邊發正念,剛清除完離開,東西南北的人「嘩」的一下都湧出來了。眾人好像都商量好,我不清除完他們就都不在這兒路過似的,我發自內心的感謝師父。都是師父在做啊!

一次到一個村的大隊部去送資料。發現大隊部對面的牆上新張貼著侮辱大法的噴繪布。大街上車來人往的。我今天看到了,我就必須把它清除掉。我又求師父給我智慧,給我膽量,讓這兒的環境適合我去清除邪惡,馬上這裏就沒人沒車了。我大大方方的快速撕下噴繪布。剛處理完,就從我身後躥出個騎摩托車的,從這裏路過。

有個人叫王明(化名),迫害法輪功手不軟。從市公安局調到區公安局。我去給他送真相信,進門之前,我求師父:一定不要叫他對大法犯罪,我一定要安全出來。剛到大廳,一個五十多歲的人問我幹啥,我說:「找王明。」他把我領到王明的辦公室,沒人。他說剛才還在,哪兒去了?他就高喊:「王明,王明!」我說:「別喊了,我來給他送新年問候的。」信放桌子上,我就走了。

還有一次,在一個村清理瓷磚邪惡展板時,因路不熟,走出一里多,在一個不足二米的鄉土路轉彎處,一個五十歲左右的彪形大漢追上我,不讓我走。我沒怕,就想有緣人追著來聽真相了。我求師父給我智慧。

那人惡狠狠的說:「你把瓷磚弄的多髒,你是想坐牢不是?我也不告你,你去把它給我恢復原樣,否則,我現在就打電話告你!」我說:「可以,但我不能。你不知道那東西對你們村有多不好。我這樣做,是要你們村人遠離邪惡。我們是要人回歸五千年文明,做好人的。」他說:「就憑你,就能讓全國人恢復五千年文明?!」我說:「我不能,但是,我身邊有一大群這樣的人,他們都在做好人、向善。這不,你來了,我告訴你,你也這樣做,你身邊不也有一大群人嗎?這一大群人,每個人身邊不也有一大群人嗎?一大群人連著一大群人,那很快全國的一大群人不都連起來了嗎?五千年文明不就很快就恢復了嗎?」這時,那人不兇了。我又進一步給他講大法真相,這時來電話叫他趕快回去有事,他和氣的離開了我,並囑咐我要小心。

去年新年前,我幾乎跑遍了本市所有的派出所和公檢法司部門,把大法的真相信親手遞給相關人員或托人轉交。心中只有一個想法:只願他們得救。收到真相信的,態度都特別友好。

過程中,我深深的體會到:我只是有救人的想法和行動,一切都是師父在做,師父時時刻刻都在看護著我。救人的事,只要你想做,師父就能叫你做成,不管有多難。真的是「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

註﹕
[1]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