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年來安徽廣德縣各級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安徽省報導)廣德縣位於風光秀麗的皖南山區,地處蘇浙皖三省交界,是個依山傍水,山清水秀,擁有五十三萬人口的山區小城。古稱桐汭,東漢建安初置廣德縣,取名意在「皇恩浩蕩,帝德廣大」。迄今已有1800多年,歷史上先後歸屬吳、越、楚國。廣德鐘靈毓秀,代有名人。明開國皇帝朱元璋曾駐蹕廣德祠山殿。廣德太極洞與「錢塘江潮、登州海市、雷州換鼓」齊稱「天下四絕」,有「桂林山水、廣德石洞」並相媲美之說。廣德,歷史悠久,人傑地靈。

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是一種性命雙修的佛家上乘修煉法門,由李洪志師父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於長春市首次傳出。在短短幾年的時間內,由於法輪功的神奇功效和李洪志師父的超凡功力,很快得到了人們的廣泛認可,學煉者日益增多。一九九六年十一月, 法輪大法傳到廣德。短短兩年時間,法輪大法的美好,真、善、忍做人理念,家喻戶曉,從城鎮到鄉村,有近千人學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一意孤行,毫無理智的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並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十八年的迫害,血雨腥風,踐踏的是中國的法律與人權,也已經把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各級機關、公、檢、法人員拖入了地獄。

一、廣德縣各級部門參與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二十日,這是一個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日子。這天,廣德縣縣委、政府主持,政法委、六一零、公安負責,脅迫法輪功學員的單位負責人參與,開始對法院、財政局、稅務局、礦產局、糧食局、商業局、教育局、醫院等部門在職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進行強制隔離、洗腦、恐嚇、威脅,逼迫他們放棄法輪功修煉。

這是一場地毯式的人人過關。法輪功學員無法正常工作,每天面臨的是無休止的談話洗腦,逼迫放棄信仰,逼迫上繳法輪功書籍和音象資料等。法輪功學員衝破層層封鎖、監控、跟蹤、包夾,陸續到北京上訪。

廣德政法委書記甘如意,公安局局長劉平、公安局政保科(國保大隊的前身)科長汪庭洪,開始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瘋狂迫害。政法委、六一零指揮公安出動警力,綁架、關押在家的法輪功學員,以防上訪。陳義軍、陳太和、劉莉、汪偉、張秀英等十幾人被綁架關押。一時間,拘留所人滿為患,好人被關押拘禁。

汪庭洪帶警力乘飛機去北京截訪。陳義全、彭典美、朱寶月、許承連、許波、鳳嵐、龍霞、施金榮、耿婷美、李枝全、甘行群、劉芝珍、張炳龍、陳滌非、湯德珩、陳旻、王紅青、馮可蘭、呂慶華等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很快被抓捕押回。法輪功學員張炳龍在北京被汪庭洪將一隻手從後背腰部向上拉,另一隻手從肩部向下拉,雙手在背後戴上手銬。長時間銬著,疼得他汗水濕透衣衫。張炳龍的雙手被銬的發紫發黑了,也不解銬,幾乎雙臂殘廢。其他人都遭到汪庭洪的辱罵和不同程度的戴銬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法輪功學員從北京被押回後,分散在宣城市、寧國市、郎溪縣、廣德縣看守所、拘留所非法關押,遭到殘酷的迫害。他們本人被非法審訊、關押、洗腦、勞教迫害;他們的家庭被非法抄家、財物被搶,家人被恐嚇、威脅、罰款、株連;他們的單位「綜合治理」被一票否決,單位負責人被責令寫檢討。法輪功學員面對肉體上的迫害和來自方方面面的精神壓力,是一般人難以想像和承受的。陳義全、陳義軍兄弟被強迫上電視認錯。湯德珩、彭典美被非法勞教一年。其他法輪功學員由單位出面擔保、家庭交付罰款金三千元,取保候審回家。他們採用『殺一儆百』的做法,迫害法輪功學員。

縣委主要負責人掛名,財政巨額撥款,法輪功學員單位出資,公安負責辦洗腦班,迫害法輪功學員。首批被綁架洗腦的是在職工作的法輪功學員陳義全、陳義軍、彭典美、汪偉、劉莉、朱寶月、許承連、鳳嵐、湯德珩、胡金蘭等。他們每天早上由單位派專人送到洗腦班,晚上下班接回單位,再由單位交給其家人,二十四小時被包夾看管,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洗腦期間,法輪功學員還要自付昂貴的伙食費。這種邪惡的『洗腦班』,實質上就是地方官員、警察行迫害之惡,藉機對國家對百姓吃、喝、拿、要的發財班。

中共的政法委、六一零、國保大隊是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馬前卒。政法委書記甘如意,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最賣力,因生活作風問題於二零零零年底被雙規。同時,政保科科長汪庭洪因心臟病等諸多原因調出公安系統。俗話說:善惡有報是天理,只是來早與來遲。

二、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吳天星的惡行

二零零一年,是中共迫害法輪功最邪惡、最瘋狂的時期。吳天星走馬上任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專職迫害法輪功。

吳天星在任期間,尤其是二零零一年、二零零四年、二零零六年,他在政法委書記戴來勇、六一零任方廣武和陳輝的指揮下,大辦洗腦班,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吳天星一次又一次的瘋狂綁架、抄家、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一輪又一輪的對他們進行洗腦迫害,其手段之邪惡到了完全喪失人性的地步。他親自去淮南、亳州、蒙城等地找來邪悟的猶大吃住在高級賓館,利用他們助紂為虐,迫害善良,從中撈取錢財、撈取政績。吳天星對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直接送去勞教迫害。

二零零六年底,吳天星與六一零頭子陳輝狼狽為奸,非法監控、跟蹤、蹲坑、綁架、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陳昊。吳天星用哄嚇詐騙的卑鄙手段,綁架了剛剛高中畢業的陳昊。並對單純善良的陳昊進行毫無人性的酷刑迫害,用腳鐐手銬等酷刑逼供,逼迫他說出了與其來往的法輪功學員。

陳輝指揮,吳天星實施,王武洪、楊學忠參與,開始大抓捕行動。孫傳美、陳義全、林必秀、汪偉、劉莉、董紹洪、鄭平貴、胡金蘭等多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抄家、搶劫、關押。吳天星將他們投入看守所死刑犯號房,指使犯人對其毒打、折磨、羞辱。寒冬臘月,法輪功學員鄭平貴的衣服被犯人扒去,用刺骨的自來水從頭澆到腳,進行肉體上摧殘。過後,再將他們從看守所綁架到早已安排好的洗腦班進行精神洗腦迫害。這是一次特大迫害案例,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二十多萬元,對法輪功學員身心和家庭造成的損失無法估量。

吳天星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每次都會揚言:抓人是因為上面有指標。他抓人的理由很簡單,問:你還煉法輪功嗎?若回答:煉!他就抓人!

舉三個實例:

法輪功學員張秀英家是開飯店酒樓的,她的丈夫擔心她在關押期間遭罪,不惜重金向吳天星送禮、送錢。吳天星吃飽了、喝足了、拿夠了,送的錢滿意了,也就放人了。

法輪功學員樂祥雲真誠、善良、簡單,家境不富裕。她在家裏好好的,突然被吳天星闖入家中綁架關押。吳天星對樂祥雲採取欺騙、恐嚇的手段,要樂祥雲承認某處的傳單是她貼的,並說:你說了就放你回去。過程是這樣的:吳天星提審樂祥雲,問樂祥雲想不想回家,樂祥雲說想回家。吳天星說那好,你就承認那些標語是你貼的,我們做個筆錄後放你回去。吳天星帶樂祥雲去了幾個地方,指著牆和柱子,暗示誘導說:你在這裏貼過標語吧?樂祥雲想:我沒有貼,我說是我貼的,他就不會再抓同修了,我也可以回家。樂祥雲點頭認同是自己貼的。於是,吳天星叫樂祥雲用手指著貼過標語的地方,拍了照片。吳天星把樂祥雲送回拘留所,甩下一句話:你慢慢等吧。樂祥雲等啊盼啊,等盼來的是兩年勞教的通知書。勞教的理由竟然是吳天星捏造的謊言。

樂祥雲被吳天星非法勞教兩年,而她被吳天星非法關押在拘留所的兩個月,勞教所不承認、不折算勞教期。這樣,善良無辜的樂祥雲被吳天星非法勞教兩年,非法關押在拘留所兩個月,總共被非法關押迫害兩年零兩個月。然而,在樂祥雲被非法拘留期間,吳天星吃、喝、拿、要法輪功學員家人的財物。

一天,法輪功學員湯德珩下班回家,在路上被吳天星攔截綁架。湯德珩責問吳天星:你為甚麼綁架我?吳天星脫口而出:因為你煉法輪功。吳天星捏造罪名上報縣檢察院,要求對湯德珩批捕。二零零一年十月二十六日縣檢察院以「湯德珩犯罪情節顯著輕微為由作出不批准逮捕決定」。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時任縣委副書記的譚雲秀在湯德珩給其寫的真相信上批示:四十天內必須查辦結案。吳天星拿著譚雲秀的批示,指使王武洪、楊學忠再次綁架湯德珩,並很快判勞教三年迫害。

吳天星判處湯德珩勞教三年後,又積極幫助湯德珩家人給湯德珩辦外執手續。當外執手續辦好後,吳天星始終不放人,把湯德珩從看守所接出關進拘留所,繼續關押,目的想敲詐湯德珩家人的錢財,而湯德珩家人就是一直不給吳天星送錢財。吳天星終於憋不住了,下令王武洪和陳青於十二月十九日清晨,將湯德珩悄悄的強行送到安徽省女子勞教所迫害。

從上面三個實例,我們清楚的看到:吳天星瘋狂綁架、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真實目的: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行惡;敲詐民脂民膏,發國難財。

吳天星任國保隊長期間,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非常殘酷。舉例來說:

二零零一年,吳天星以莫須有的罪名判處彭典美、湯德珩兩年勞教。這是她倆第二次被非法勞教。她們兩人的家庭因此受到重創,導致婚姻解體。彭典美在勞教所被迫害的出現子宮大出血,人瘦臉黃無血色,勞教所仍然強迫她每天幹活,不給醫治,其身心受到了嚴重摧殘。期滿回來後,吳天星軟硬兼施,對其洗腦迫害,逼迫其放棄信仰。她在極度矛盾的心理壓抑中度日,於二零零八年含冤離世。樂祥雲被非法勞教兩年、劉芝榮被非法勞教一年,迫害的藉口都是莫須有的暗箱操作。

法輪功學員朱寶月修煉法輪功後,受益於法輪功,一身的病不翼而飛。迫害發生後,她懷著感恩的心到北京上訪,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因此,她被國保綁架、抄家、關押、洗腦,一次又一次的遭到殘酷迫害。吳天星、王武洪、楊學忠長期騷擾、監控、跟蹤、恐嚇、威脅朱寶月,使其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身體狀況越來越差,最後出現半身不遂、不會說話、生活不能自理。法輪功救了朱寶月,給了她健康的身體。然而,滅絕人性的吳天星、王武洪、楊學忠追隨中共,用下三濫的手段,助紂為虐,導致朱寶月致傷致殘。

劉芝珍、劉芝鳳、劉芝榮三姐妹修煉法輪功後,身體健康,生活快樂,家庭和睦。村裏的人都說:他們煉了法輪功後,人更好更善良了,不爭不鬥,還樂於助人。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發生後,劉芝珍最早去北京上訪,後遭到公安國保的殘酷迫害、洗腦,家庭環境緊張,方方面面壓力過大,導致其重病在身。劉芝鳳被公安國保騷擾迫害、洗腦,原本健康的她,出現了精神失常,後離家出走。劉芝榮被非法勞教一年,在勞教所被迫害的出現脫肛,流血不止。她的右手大拇指長時間做奴工,出現紅腫變形。

李枝全、甘行群夫婦樸實善良,身心受益於法輪功。甘行群沒有進過學堂門,一字不識。修煉法輪功後,神奇般的會認字寫字了。她能流利的通讀《轉法輪》,還能看其他講法和經文。法輪功被迫害後,他倆主動到北京上訪,第一次離家出遠門。李枝全在北京安徽大廈被警察暴打、搧耳光,當時臉立即紅腫,耳鳴眼花。他們被劫持回來後又遭到國保的非法關押迫害、洗腦。吳天星每次抓捕法輪功學員,都要把他們夫婦抓起來,進行殘酷迫害。李枝全曾用絕食抵抗非法關押,正念闖出。他們夫婦多年來一直受到公安國保的騷擾、監控、綁架、關押迫害,身心受到很大摧殘,但是從不向邪惡妥協。李枝全於二零一七年五月在被迫害中含冤離世。

吳天星非法批陳義全勞教一年半。陳義全在南湖勞教所被迫害期間,每天二十四小時被捆在椅子上,直到生命垂危,腿不能行走,南湖勞教所才通知他家人。他家人用擔架把他抬出了南湖勞教所。陳義全的母親在其被勞教時,整天以淚洗面,傷心過度,很快離開了人世,臨死前也沒有見上兒子一面。二零零六年,陳義全再次被吳天星非法勞教兩年。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椅子上
中共酷刑示意圖:綁在椅子上

二零零一年,陳靜等六名合肥市法輪功學員,在廣德縣發放真相資料,兩人走脫,四人被吳天星綁架。吳天星非法沒收了他們的汽車和真相資料等,並捏造罪名,上報檢察院、法院對陳靜等法輪功學員判重刑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七日上午,吳天星開著警車,穿著警服到廣德中學把湯德珩十六歲的兒子從學校綁架到公安局,戴上手銬進行恐嚇逼供,要他說出他母親每天在家裏都幹些甚麼,直到深夜。吳天星的惡行,給一個沒有修煉法輪功的孩子身心造成的傷害是無法言說的。最後,吳天星叫湯德珩弟弟到公安局,為湯德珩兒子辦理取保候審。吳天星的行為,激怒了湯德珩弟弟。他怒斥吳天星:憑甚麼要這樣對待一個十六歲的孩子?!你想毀掉這孩子嗎?吳天星無言以對,不得不讓孩子跟著他舅舅回家。

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綁架了全中國人民,尤其是公安、司法系統的官員共同犯罪。公安局副政委田進東,殘酷打壓法輪功,到頭來落個家破人亡的報應。田進東的妻子患尿毒症死亡,兒子在部隊第二軍醫大學讀書期間,違法犯罪,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田進東本人因貪腐玩女人,從公安局副政委職位下台。廣德縣法院院長張子祥追隨中共瘋狂迫害法輪功學員陳義全,遭惡報雙開。陳輝的罪惡殃及其妻子。他的妻子得了乳腺癌並割去了乳房。吳天星作惡多端,殃及其親妹妹。他的妹妹在中醫院上班,工作時服毒自殺身亡。譚雲秀因貪腐問題被查,服毒自殺未遂,在醫院搶救,其兒子許祚松在法院也因貪腐受賄被約談調查。還有很多直接或間接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參與者,都在不同程度的遭惡報中,這裏不一一列舉。

二零一四年,是法輪功學員被迫害最嚴重的一年,也是朱志宏任國保隊長最邪惡最殘酷最猖狂最不計後果的一年。

陳義軍遭到朱志宏綁架、抄家、關押迫害期間,其八十多歲的老父親深受打擊,臥床不起,十天後便遽然逝世,臨死連兒子的面也沒見到。

陳義軍判三緩四期間,縣六一零人員和司法警察上門騷擾、恐嚇不斷,恐嚇他不准學法,不准煉功,不准上網,限制其人身自由。陳義軍身心受盡煎熬,導致重病纏身。二零一六年十二月十四日凌晨,陳義軍在被枉判緩刑的嚴密監控中含冤離世。

湯德珩被朱志宏收監迫害,出獄後,不予辦理退休手續,致使本該正常退休的湯德珩拿不到自己的退休養老金,經濟來源被截斷。

三、廣德縣國保現任隊長楊學忠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自二零零零以來,楊學忠在國保崗位上參與了吳天星、王武洪、朱志宏三任隊長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如今,他因迫害法輪功『有功』、『有經驗』,任職國保隊長。他對法輪功學員監控、綁架、抄家、關押、騷擾更瘋狂。

在法輪功被迫害滿十八年前夕,即二零一七年上半年,楊學忠對法輪功學員黃均榮、劉志男非法抄家、綁架、搶劫,對她們進行取保候審迫害。黃均榮老人兩次被楊學忠『取保候審』迫害,兩次私人電腦、打印機、大法書和資料等被其搶走。

楊學忠還對法輪功學員龍霞及其家人騷擾、傳喚、調監控核實、審問。

湯德珩出獄後,楊學忠對湯德珩高度監控,並毫不掩飾的說:「湯德珩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都在我們的監控下。」湯德珩二零一七年四月去合肥探親,抵達合肥火車站後被合肥國保多名警察攔截,非法搜查,這與廣德國保楊學忠有直接關係。

四、迫害情況統計及參與迫害人員的信息

據不完全統計,十八年來,廣德縣公檢法司這些作惡單位和參與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勞教、關押、洗腦、綁架、抄家的犯罪事實如下:

(一)廣德縣法院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刑有八人,他們是:

合肥市陳靜(六年)、王輝(四年),合肥肥西小吳(五年)、其妻子(三年),廣德縣湯德珩(三年)、陳義軍(三年緩刑四年)、黃世鳳(三年緩刑四年)、耿婷美(三年緩刑四年)。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名單如下:

1、宣城市國保大隊王兆德,手機號碼:13866957599
2、廣德縣政法委書記李軍,手機號碼:13805627191
3、廣德縣六一零主任陳輝,手機號碼:13956577858
4、歷任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吳天星手機號碼:13905637760
王武洪手機號碼:13805632702
朱志宏手機號碼:13805632161
楊學忠手機號碼:13856386111

其它直接或間接參與作惡的單位及其責任人如下:

1、廣德縣公安局及公安局歷任局長
2、廣德縣檢察院及檢察院歷任院長
3、廣德縣法院及法院歷任院長
4、廣德縣縣委及縣委歷任書記
5、廣德縣縣政府及縣政府歷任縣長
6、廣德縣司法局及司法局歷任局長

(二)廣德縣公安對法輪功學員非法判處勞動教養有十人次,他們是:湯德珩(三次勞教,六年)、彭典美(兩次勞教,三年)、陳義全(兩次勞教,三年六個月)、樂祥雲(一次勞教,兩年)、劉芝榮(一次勞教,一年)、林必秀(一次勞教,兩年)。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取保候審」迫害,如:黃均榮、劉志男、陳太和、鄭琴、俞廣平等等。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名單如下:

1、廣德縣政法委書記甘如意已經雙開
2、廣德縣政法委書記戴來勇已經退休
3、廣德縣政法委書記李軍手機號碼:13805627191
4、廣德縣「六一零」主任方廣武手機號碼:13956599335
5、廣德縣「六一零」主任陳輝手機號碼:13956577858
6、廣德縣公安局國政科科長汪庭洪已經調出公安系統
7、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吳天星手機號碼:13905637760

其它直接或間接參與作惡的單位及其責任人如下:

1、廣德縣公安局及公安局歷任局長
2、廣德縣桃州派出所及派出所歷任所長
3、宣城市勞教委及勞教委歷任主任

(三)廣德縣六一零、國保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的有60多人次、被非法洗腦的有近百人次,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反反復復關押、被多次洗腦迫害。他們是:陳昊、陳義全、林必秀、汪偉、劉莉、董紹洪、鄭平貴、胡金蘭、陳義軍、彭典美、朱寶月、許承連、許波、鳳嵐、龍霞、施金榮、耿婷美、李枝全、甘行群、劉芝珍、張炳龍、陳滌非、湯德珩、王紅青、解欲太、陳太和、鄭琴、黃世風、黃均榮、王能懿、俞廣平、樂祥雲、劉芝榮、陳旻等等。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名單如下:

1、廣德縣政法委書記甘如意、戴來勇、李軍(手機號碼:3805627191)
2、廣德縣「六一零」主任方廣武(手機號碼:13956599335)陳輝(手機號碼:13956577858)
3、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汪庭洪、吳天星(手機號碼:13905637760)王武洪(手機號碼:13805632702)朱志宏(手機號碼:13805632161)楊學忠(手機號碼:13856386111)。

(四)廣德縣公安國保對法輪功學員綁架、抄家達百人以上,被非法抄家搶劫的法輪功學員私人財物電腦、打印機、刻錄機、播放機、手機、耗材、大法書和資料等等合計人民幣八十萬元,還不包括非法沒收法輪功學員的私家車在內。陳義軍、陳義全、汪偉、劉莉、湯德珩、董紹洪、黃均榮等法輪功學員家多次被抄,電腦、打印機等私人財物多次被搶劫。

直接參與迫害的責任人名單如下:

1、廣德縣政法委書記甘如意、戴來勇、李軍(手機號碼:3805627191)。
2、廣德縣「六一零」主任方廣武(手機號碼:13956599335)陳輝(手機號碼:13956577858)。
3、廣德縣國保大隊隊長汪庭洪、吳天星(手機號碼:13905637760)王武洪(手機號碼:13805632702)朱志宏(手機號碼:13805632161)楊學忠(手機號碼:13856386111)。

結語:

越來越多的司法機關工作人員,在這些年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接觸中,知道了真相。有的調動或辭去職務不再參與迫害,有的則是利用職權保護身邊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不承認中共江澤民集團以法律名義強加給法輪功的任何罪名,也不接受抹黑法輪功的任何造謠誣蔑。法輪功學員所做的一切只是為了澄清事實、還原真相、無罪無錯。

打擊善的一定是邪惡的!在正邪較量中,法輪功學員從最黑暗最殘酷的迫害中走到今天,暴力迫害,恐嚇威脅,對只想做好人做最好人的他們來說,不過是考驗他們對大法的正信、檢驗他們對真、善、忍實踐中體現出來的大真、大善、大忍而已。經過狂風暴雨一次次洗禮後,他們更加自信、平和、樂觀,他們越走越堅定。他們一次又一次面對地方官員、警察的刁難和上門騷擾,無怨無恨無悔的講述著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把慈悲留給對方,把美好帶給他人。

十八年來,中共毫無人性的迫害,剝奪了法輪功學員的正常生活,甚至是最基本的生存權,但是他們無法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無法改變他們向善的心,無法打擊到他們高貴的靈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