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省平定縣法院非法阻止閱卷 家屬與律師控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六日】(明慧通訊員山西報導)2017年8月18日,山西陽泉法輪功學員王巧蘭的家屬和聘請的律師到平定縣檢察院、法院查閱關於王巧蘭案卷,遭到平定縣檢察院、平定縣法院相關人員的百般刁難。

刑訴法規定刑事案件自移送檢察院審查起訴時起,辯護律師就可以查閱、複製本案案卷材料。家屬和律師依法控告平定縣法院法官賈堂政等人濫用職權、非法拘禁的違法犯罪行為,並請求依法保障律師辯護權!

2017年5月19日下午4點40分,平定縣610伙同平定公安局、國保大隊、邪教辦公室(中共是真正的邪教)、冠山派出所、南關社區等一行二十多人,非法闖進王巧蘭家中,有的強行拍照,有的翻箱倒櫃,搶走了電腦、上訪信、三部手機、十個信封、讀卡器四個、照相儀一個、掛號信回執單五張、筆記本電腦等私人物品。

這些中共不法人員們像土匪一樣,在王巧蘭家中折騰了兩個小時。過程中,王巧蘭想上廁所,立刻有兩個女警跟著去了衛生間;王巧蘭說要喝水,四、五個人按住不讓喝水,隨後把王巧蘭綁架到警車上,直接劫持到平定縣公安局,連夜非法審訊到晚上12點,直接綁架到陽泉看守所。

在看守所,王巧蘭遭虐待,不法人員不給她鋪蓋,王絕食抗議一個多月,期間遭受強制灌食。

王巧蘭丈夫武愛珠委託北京悟天律師所並指定程海律師擔任辯護人。程海律師向公安辦案人員遞交了律師辦案手續,公安辦案人員拒絕依法向律師介紹案情。2017年7月12日該局向平定縣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檢察院8月9日向平定縣法院起訴。案卷在審查起訴階段,平定縣檢察院沒有依法通知被告人和親屬可以委託律師。

8月19日上午9時許,王巧蘭丈夫武愛珠與律師得知案件已經被起訴到法院,在去平定縣法院的路上,該院刑庭的一個年輕女書記員電話(0353-6618316)給控告人武愛珠,說王巧蘭需要律師,請親屬幫助請律師。到法院,程海律師把律師所函、委託書以及律師證複印件交給書記員,經書記員和法官張孝君審核合格後,書記員送達程海律師王巧蘭案的起訴書。

在程海律師要求下,書記員把三本案卷交程海律師查閱、拍照。拍照約10分鐘不到,張孝君進來說案卷複製要經過法院批准,本案案卷可以查閱、摘抄,但不可以複製,要求程海律師刪掉用手機已經拍攝的案卷材料。程海律師據理力爭說,複製案卷材料是刑事訴訟法賦予律師的辯護權利,法律沒有規定複製需要法院批准。法官馮瑞林也在一旁幫腔。

過了一會,刑庭庭長賈堂正進來也說了同樣的話,並叫來法警隊長和兩名法警站在程海律師旁邊威懾。兩法警(警號088538和141271)把武愛珠推到走廊裏,看著不給走動。

程海律師到該院紀檢委投訴,無人,隨後去四樓找院長投訴。平定縣法院院長黃計生說:這是政治案件,你不要和我說法律,我也不執行法律,案卷的拍照必須經過法院批准,現在我們不允許拍照,你要刪去手機裏已經拍過的案卷材料。程律師說,法律規定律師可以複製(複印、掃描、拍照等)案卷材料,無需法院批准,法院有提供方便和協助的義務。

黃計生把5個法警叫進辦公室,有法警隊長,另外執法警號為141153、兩個相同警號141267號、141270號五個人看著程海律師,其中一個141267號一直拿著執法記錄儀對程海律師攝像。

程海律師要出去投訴,被幾人攔住。後僵持了20分鐘,程海律師打110報警,警察遲遲不來,程海律師又多次打電話催促。約一個小時後,黃計生進來說最好刪去手機裏拍照的案卷,遭程海律師拒絕,他讓程海律師走了。

約11時20分程,海律師到庭長賈堂正辦公室要求繼續查閱、拍照未閱完的案卷材料,他說這要向政法委彙報,是否能複製要經過政法委同意。下午3點,程海律師又去該院找賈堂政要求查閱摘抄案卷材料,被他拒絕,說等政法委的指示。

最高法院關於實施刑訴法解釋規定,律師閱卷和複製的權利,法院應當提供便利條件。法律沒有授權平定縣法院有批准律師閱卷和複製的權利。

律師的作用是通過案卷分析研究找出控方在辦案的事實、法律、程序上的錯誤,供法院參考,法官兼聽控辯雙方的意見,有利於查清案件事實,居中做出公正判決。

平定縣法院相關人員意在為律師辯護工作設置障礙,使辯護律師不能充份發揮作用,幫助控方實現自己的指控意圖,實際是為把冤假錯案辦得順利些,否則完全沒有必要這樣做。相關法官剝奪律師的閱卷權和複印案卷權,嚴重阻礙了律師辯護權,是真正在破壞法律實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