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相救眾生 師父保護我平安無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八日】我是在二零零七年才有幸得的大法的。記得有一次上班,走在街上,遇到一位老太太對我說:「您學啥呢?我瞅您這麼善良?」我說:「我啥都沒學。」她說:「您學大法吧!」我問她咋學。她說:「我教您煉煉功。」我告訴她我沒時間,我忙著上班呢。最後她告訴我記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記住了,於是我走路念著、上班也念著、幹活也念著;不管幹甚麼,我都念著!後來我念著、念著,忽然之間就想到:我得去找這個法去!我就騎上車,一口氣來到了縣城,到了兒子家。我想去哪裏找呢?我就到廣場、公園、超市,哪人多我去哪,也沒找著。

有一天,一個鄰居來我家串門,我問她:「大嫂子,我瞅你挺年輕,挺硬朗的,你學啥呢?」她說:「我學大法呢。」我說:「我可找著了,我找這麼長時間你怎麼早沒言語一聲啊!」她問我:「你要學嗎?」我說:「對啊,不學我能找這個法嗎?」她說:「那我給你拿書去。」我說:「我不識字,我一天書都沒念過,我不會看書。」那她問我:「那你有錄音機嗎?」我說:「我閨女兒子上學那時候有小錄音機,這麼多年了,誰知道還能不能用了啊!」她讓我找出來,電池也沒壞,哪也沒壞。她回家把磁帶給我拿來。

後來同修把我領到當地的學法點,但我不識字,等大家學完法之後我問大家:「你們請這書多少錢?我也想要本書!」同修說:「那明天我給你拿本書!」第二天,同修真給我拿本書,我也跟著大家一起看,他們念,我就看著。當天,我高興的跟同修說:「我有認識的字了,有的字我能認識了。」

後來,我找兒子教我學拼音,同修把字典買回來了,並且教會了我怎麼查字典。就這樣,我用了八個月的時間,從大字不識一個,到能通讀《轉法輪》,之後我又請了師父各地講法,慢慢的我全部通讀了。

一、腰椎骨折三天就開始煉功

得法前,我是一身的毛病:心臟病、慢性結腸炎、血壓低、頸椎、頭疼、腰疼等;修煉法輪功以後這些病全都沒有了,心裏非常感激師父。於是想出去告訴人們法輪大法好,讓更多的人像我一樣受益。

有一次我出去講真相,出去到廣場門前,有一個汽車特別快的從一個空就鑽過來了,正好撞到我,一下就把我撞倒躺在地上。我說:「沒事,你們開車走吧!」我當時覺的腰疼,認為自己動動就能起來,對司機說:「沒事,你們走吧,上班去吧,你們為啥開這麼快啊!」他們說是怕誤點兒。結果我躺在地上挪了半天也起不來,他們見我一直沒能起來,就把我扶起來,非要讓我上他們的車。

上去以後,他們非要給我兒子打電話,我說我沒事,一會就好了。後來我看他們給我拉到市醫院了,沒辦法給我閨女、兒子打了電話。到醫院一照透視,醫生說是腰椎骨折,當地醫院治不了,得去北京。雖然我心裏不願意去北京,但是閨女兒子堅持,也就去了。

在北京做了手術。頭天做的,第二天我要回來!兒子說:「不行,剛做的,不能回來,得呆幾天,我沒有錢打車。」我知道兒子不是沒有錢,是不想讓我回來,我說我有錢,我問兒子一共多少錢,兒子說八百多。我告訴兒子,我身上正好九百,夠了,給我打車!兒子最後說:「行,給你弄回去!」一賭氣,給我拉回來了。

回來以後,我躺在床上三天,白天我兒子、閨女看著,不讓我起來,我就天天聽法,背師父的《洪吟》,想起甚麼背甚麼。夜裏三點二十我起來煉功!第一天我三點起來煉功,煉了四十分鐘,那汗出的,腰疼、腿疼、渾身哆嗦、疼!煉了四十分鐘。以後我每天到點就起來煉功!那天同修去看我,我對同修說:「我三天就能起來煉功了!」同修:「那麼神奇?這腰這樣頭天做的手術你就能坐著?」我說:「是啊!」說著我又和同修坐起來煉功。

過了不到一個月的功夫,我就能做飯了,收拾家務。起初大夫告訴我們,讓三個月後去複查,大夫一照透視,一檢查說:「神了,頸椎、腰椎都撞了,正常來說都是殘廢人,起不來了!怪了,挺神!」

有一次我去一個小區,走在小區附近的十字路口,我一看正好綠燈,騎自行車要過馬路。這時從南邊過來一個開白色汽車的,我都要拐彎了,她過來一下把我撞了,把自行車撞飛起來老高,我都不知道咋跪在那了,跪在地上了。自行車車把也撞歪了,鏈子也撞掉了,後來司機下來了,是個女的,估計也就二十多歲,走過來一直問我:「咋樣?阿姨?怎麼樣?」我還是沒有要她一分錢,也沒有埋怨她一句,就說:「沒事!你走吧。」我又問她:「你為甚麼不看紅綠燈就開呢?」那個女孩說:「我忙著有事,就顧不上紅綠燈了!」我說:「那你趕緊走吧!」然後那個女孩開車就走了。

二、講真相救眾生,師父保護我平安無事

最初我講真相救人,並沒有任何人催我,我在家裏學法,師父經常告訴弟子要救人,我心裏也想:既然師父說了,那我也出去救人。但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去,不知道怎麼講,我就到同修那拿些資料,背上就走了,把資料都發了。我對同修說我一天發多少多少,同修告訴我講真相得講通,另一個同修說我領著你,這位同修天天出去講真相,我就跟她學。就這樣我跟了同修一段時間,我對同修說:「我得自己闖。」後來我就自己出來講。

那時候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心裏非常高興,根本就不知道害怕。中間有段時間我腰壞了,剛能溜達,我就出去講真相。第一天出去講退了三人,第二天又講退了兩個。當時我腰還沒徹底恢復好,不能騎自行車,遠了不能去。

後來我就去了公園,遇到一個老太太,那個老太太開始和我說話。聊天中她說她是教學的,我說當老師都得入黨。那個老太太突然之間問我:「你是煉法輪功的?」我說:「對呀,煉法輪功的咋啦?」那老太太看著我身後對我說:「那你給他們講。」我回頭一看,見身後有三個警察。

那老太太對警察說:「她是煉法輪功的?」警察過來問我:「你煉法輪功?」我說:「對啊。」警察說:「那跟我們走吧。」警察又問我:「你兜裏拿的啥?」我說:「我拿的光盤。」他們問我哪來的,我說撿的。警察把我弄到車上,我一上車就開始發正念。警察問我說甚麼呢?我說沒甚麼。

他們把我拉到公安局,問我:「你咋學法輪功的?」

我說:「我一身病,學法輪功學好的。」

他們問我:「你咋煉的?」

我就給他們煉功,他們就笑。他們問我:「你書呢?」我說我不識字。他們問我那你每天都幹啥?我說我每天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一句話,就會煉功。他們就笑,問我甚麼病。我說:「心臟病、慢性結腸炎、頸椎、血壓低、頭疼、腰疼!我要不學大法,我到不了今天。」

他們還問我不學不行嗎?我告訴他們:「不行!我不吃飯可以,不煉功不行,我一身的病,就是學這個功法學好的。」

後來他們的頭來了,我又對他們的頭說了一遍,最後那頭說「放了她吧!」他們讓我兒子接我去。

兒子把我接回來以後,在路上就說:「我媽也真行,大字不識一個,直接幹到公安局來了!」一路上嘟囔著。

那個時候講真相真不知道害怕,有一次我和同修我們一起,到一個車站那,有兩個男的,一個蹲著,一個站著,不遠處還停一輛警車!從警車上下來一個人到邊上的超市買東西去了!我直接奔車站這兩個人去了,打算和他們講真相。

我把車騎到那,先和年輕的小伙子講真相,小伙子說沒上過學。那個年紀大的聽見我在講真相後就說我上過學、入過團,我就開始和他講。後來我又去找那個年輕的小伙子,他說他戴過紅領巾。我正在和他們講著真相,我看見兩個警察正過來,我沒在意,然後他們在離我不遠的路上站住了,我還是繼續講著真相。我剛把他們三退了,同修到後邊拍了我一下,我也沒看是誰騎車就走了。後來同修追上我,對我說:「你還挺行,警察在那站著你不知道嗎?」我說:「我知道他們過來了,那我也得講完了啊!」

我講真相基本都是騎車去遠的地方,鄉下的地方,不管去哪裏,我都沒迷過路。有一次我給一個人講真相的時候,開始先和他說說話,然後我說:「你是黨員?」那人說:「你咋知道?你會算卦?」我問:「是不是?」他說:「是。」我問他:「你聽說過三退保平安沒?入過黨團隊頭上就有印記?」他說:「沒聽說。」我就問他姓甚麼叫甚麼,他都告訴我了,也答應三退了!每次我講真相基本都是這樣!

講真相習慣了,如果不出去,我還不習慣呢!有時候出去一天不吃也不喝,等回來再吃再喝。我一天不出去,心裏就難受,颳風下雨都沒阻止過我(除非大雨)。有時候家人都說:「你去哪不對別人說你是煉法輪功的不行嗎?」我說:「不行!」每次我講真相,基本都不是太費勁,就幾句話,效果也很好。

有一次我騎到了一條街,看到馬路上有一個同修正給一個人講真相,這個人也是法院退休的。我聽見那個人說你有東西嗎?同修說沒有!我騎到他那說:「老哥,你想要東西嗎?」我拿出來真相期刊給了他兩本,他拿著期刊就回車上了。這個人真的和我有緣,有一次我在別的村裏講真相,看見前邊有一個人家正刷房刷牆,那個人站到房頂上,老高老高的!我仔細一看,那個人正是前幾天要真相期刊的人。我就走到跟前了,上次我們倆人都沒給他講明白,這次我又開始給他講,他告訴我他早就退休了,是個老黨員,同意三退了。我想這肯定是師父安排的。

還有一次,有個老爺爺推個摩托車,我心裏想:出來這麼遠還沒有講到真相,就喊:「你站住!」我想給他講真相,他真站住了,我到跟前問他:「你怎麼不騎車了?」他說:「沒油了。」後來我給他講真相,講明白了。我告訴他:「你騎上吧,可能還有油。」他說:「沒油了!」我說你試試?然後他騎上就走了。

我就覺的挺神奇的,我知道這是師父安排的讓他來得救。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