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色慾 走出人(一)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五日】中國自古就是文明的禮儀之邦,古聖先賢非常注重人的道德修養,對於男女之間的關係要求特別嚴格,甚至於動一個不好的念頭都被視為大過。這是對人的約束,更是對人的保護。

正是這種保護,使人類的道德維持在一定的水平,不讓人過早的走向性亂從而毀滅自己。因為人實在是太低能,控制力太低了,如果過早的放開對男女的約束,那麼五千多年一路走來,人也許就走不到今天了,早因為亂性而毀掉了。這是神的安排,讓人們等待大法的開傳。

而我們現在所處的社會,誘惑性太大了,各種負面的因素都出來了,尤其性亂的因素隨處可見。色魔頻頻向人招手。作為一個修煉人,在這個亂世中修煉,面臨著巨大的誘惑和選擇。有的修煉人隨著這敗壞的潮流走了下去,享受著名利色慾,堵死了自己的回歸之路,還毀掉了對自己寄予希望的無量眾生;有的修煉人把握住自己的一思一念,穩定的走過了這歷史最骯髒混亂的時期,走向未來的新生。

在這些年中,我知道有的同修因為色慾心不去把自己混同於常人;有的同修因為色慾心不去被邪惡迫害,關入了監獄,被酷刑折磨;還有一些同修被色魔拽走,失去了寶貴的人身。

現在有許多同修在文章中已經清楚的認識到,「色」和「欲」都是一種魔。面對魔的干擾我們不能放縱自己,必須警醒。作為修煉人,對色慾要有明確的認識:色慾是三界低層給人打造的東西,一個修煉人要想回到來源之處,必須放下這些東西,才能昇華上去。

在這些年的修煉中,我看到色慾背後的一些生命和因素,也看到了它們的一些表現。我把這些年來見到的、悟到的一些事情寫出來,希望引起同修的重視。不足之處,還望同修慈悲指正。

我們的人生從嬰兒時期開始,到漸漸的老去,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用眼、耳、口、鼻、身、大腦來接觸、認識和思考世界,享受著生活樂趣,不知不覺的產生了無數的執著和觀念,這些慾望、執著和觀念變的非常強大時,反過來就佔據和控制了我們的器官,也就是控制了我們的肉身,當我們把這些當作自己時,我們先天的本性就發揮不了作用,就被後天無數的觀念和慾望左右,就迷失在人中,走向墮落和毀滅。

我們的生命來自高處,逐步下走,進入了三界,在六道中輪迴,可以轉生成天人、人、動物、植物、物質、鬼等等。我們每一世轉生後都會形成「自我」觀念。轉生成男人,就把男人的特質當成了自己,就喜歡女人的嬌小、美貌和溫柔,對女人的身體動心。轉生成女人,就希望有男人的臂膀來幫助自己渡過艱難,渴望男人的關心和愛。

尤其在末劫亂世,人與人之間的因緣關係又非常的複雜,男人和女人之間的誘惑因為這個時代的敗壞,無所顧忌的展現著,來的毫無遮攔。修煉人在常人社會中修煉,說不定在甚麼時候,遇到甚麼樣的一個人,可能就成為你修煉中的一大劫數。

站在三界輪迴的角度看,我們還沒有轉生前神已經在某個地方的一個家裏為我們安排了一個位置,我們轉生到這個家裏來,有自己的親人,在慢慢長大的過程中,同學、朋友和自己有緣的一切人都會出現,以後會建立自己的家庭,會期待一個新生命的到來。我們的人生,不過是因緣的流轉,無論是善緣還是惡緣,有緣才能相會,無緣不能相逢,在緣起緣滅中,我們結緣、了願、還業債,也在無知中繼續造業和沉淪。

我們大法弟子幸運的得到了大法,領悟了生命的真諦,有一種來自生命深處的清醒和欣喜,覺的在這個世間,沒有甚麼可以把自己阻擋,我們要勇猛精進,我們要回家。

可是,我們所處的世間,是一個極其敗壞的末世,各種各樣的阻礙因素都在雲集,會在不同的階段出來干擾我們。這些阻礙中毀人最厲害的就是色慾的干擾,它真的把一些修煉人拽了下去。

在人類社會中,人認為夫妻間的慾望是一種本能,其實,夫妻間慾望的存在,是強加給人的,它是維持人的一種生存狀態,這方面的事是歸三界的生命管的。生殖器官的生理反應,是不受自己主元神控制的,有人已經覺察到了。

師尊說:「在高層次上看,說常人在社會中簡直就是和泥,不嫌髒,在地上和泥玩呢。」[1]在高層,神是這樣認識和感覺的,只有人才認為這是舒服享受的事。

如果你能立體的看這個世界,會發現,人的背後有許多因素在控制著人、左右著人。人是被動的、不自在的,也是很可憐的。而且人中的理都是反的,各種文學把性慾、情慾描寫的如何如何,其實都是在害人,讓道德更加下滑而已。

人的色慾其實是生生世世輪迴中舊勢力系統安排的、強加給人的,它的來源不可能很高,它的根也不可能多深,就是三界內的產物。可是,它直接控制這個肉身,而人是在接受肉身的感受。色慾對意志力不強的修煉人是有很大的殺傷力的。

作為生活在宇宙底層的我們,走入了大法修煉中,在三界的各種因素的束縛下,看起來和人沒有多大區別,其實從得法起,已經和人拉開層次了。我們在不斷的提升生命的境界,突破三界的束縛因素,生命走向自在和解脫,色慾是一定要修下去的。

在三界中,有專管男女之事的生命,當你色心一出,你就是在求,這方面的生命和因素馬上就來,就在加強你的慾望。如果你把這些當成自己,你就會被色魔牢牢控制,它們從高到低在層層、層層控制著你,牽絆著你,越往下越不好。從修煉人的角度看,可以把它們歸到色魔體系中。

人的身體中有神給人打造的許多東西,還有輪迴轉生中形成的各種觀念和業力,還有開啟人的記憶或人體閥門的鑰匙,到甚麼時候,就給人開啟甚麼。人表面的這個身體,本身就有一些很強的物質欲求和信息,尤其在這個十惡毒世,被許多不好的東西控制著、污染著。

若干年前,我就看見了三界中有專司男女之事的魔仙,他們隸屬於慾界,男魔仙形像放浪,女魔仙形像豔冶,男女之間慾望念頭一起,想求這件事情,馬上他們開始參與了。

他們手中都拿著兩個情慾瓶(左手瓶中裝著情,右手瓶中裝著欲,都是濃度很大的物質)。女魔仙左手情慾瓶中的情(粉色物質)飄逸出來,像粉色的紗一樣,籠罩著女人,這時,女人的表現和平時不一樣了。男魔仙左手情慾瓶中的情(深粉色物質)飄逸出來,籠罩著男人,這時男人的表現也和平時不同了。這些粉色物質使男女互相吸引,意亂情迷。

另外空間的生命用情慾物質在引導、控制人,這時,人是不理智的,甚至是瘋狂的,使勁折騰的都是那塊肉,在污染肉體,過程是骯髒的。在這個過程中,不同層次中的生命在吸取人的精華,在滿足,人卻把肉欲的感覺當成了自己,追求著性慾的感受,覺的很好。

主管情慾的神在另外空間還要把這些物質中的揮發性的東西再回收回來。現在的人用的一些變異的藥品,在變異著自己,也使回收的東西越發不好。這個過程在反覆,這些情慾物質就在交叉污染,就使人愈發去追求感受,愈發沒有底線,就是在獸變、在魔變。

被另外空間的這些生命控制,對修煉人是一種侮辱,因為自己被那些東西控制著,沒能解脫出來自主,還認為這些是「自然」的。其實人認為的自然是不存在的,必然出現的東西都是有原因的。生命被這些控制著,怎麼能自在?還蠢笨的把自己當成動物。過程中發出的聲音,在另外空間看,是動物發洩慾望後發出的聲音,還有色魔的聲音,是很不好的。

在常人社會中,也有低靈直接上人體的。有個現象叫夢魘,人在睡覺中,感覺被壓住了,動不了,別人還叫不醒他。人在夢魘時嘴裏發出奇異的聲音,是另外空間生命發出來的,是一個形像很可怕的生命。

在最近的明慧交流文章《為女子監獄關押的同修發正念時所見》一文中,同修寫到魔貚,這個魔獸直接上身體,來迫害同修,阻礙修煉,也是色魔的一種形式。

如果你能立體的看三界的各個層次,會發現,在夫妻生活中,要獲得好處的各個空間的生命太多了,想做壞事的生命也很多。在同修的交流文章中,有同修看到色魔衝著修煉人敏感部位發功,造成身體的強烈反映,有的色魔直接上去踩身體的敏感部位,或者往人身體上排泄色慾物質,讓人體有反應。如果你能更深入的看下去,會看見色魔進入人的器官中,控制著人,讓人想做這個事情,把人弄的精疲力竭!有的甚至會一命嗚呼!對於看不到的同修來說,還以為是自己真有這樣強烈的慾望。

色魔控制著人的思想活動和行為,還會給人造成一種錯覺,不管人的感官是怎樣的感受,其實都是被最骯髒的穢物污染著。不但可怕,還很噁心。色慾心不放,就會被拖到色魔爛鬼的世界中去。

有一次我和單位同事出去吃飯,大家在餐桌上議論社會上的各種敗壞的色慾事情,我突然看見每個人的身後都有淫邪的色魔,在控制著人,讓人想起淫穢之事,來湊事。我覺的很可怕,馬上發出一念,滅掉操控人的色魔,不到一分鐘,就有同事說:「吃完飯了,咱們散了吧。」

都說色字頭上一把刀,卻很少有人在身、口、意上約束自己。現在開放性亂,大街上有些女人穿的很暴露,有人色眼追隨,動色念,想入非非,還津津樂道的說淫邪之事,其實已經在造業了。作為修煉人,我們不僅不能做色慾淫邪之事,也不能存色慾淫邪之念,因為神目如電,色念湧起,罪業即成。

我們的生命來自高層,在我們的本源境界,是清淨自在的。後天的色慾像一件極其骯髒的衣服,要修煉就必須徹底清洗掉。認清這種東西是髒的,是後天污染的產物,是思想業力的表現,並不屬於真正的自己。

人們經常談到生物鐘的問題。生物鐘可以說就是神給不同的生物定下的活動時間表。例如有人習慣早起,屬於五更雞型。有人很晚才睡,屬於夜貓子型。有同修說,我的生物鐘如何如何,其實都在神的控制之下。有時你想扭轉一種習慣,可是怎麼努力,終究沒能成功,感覺有一種強大的力量在和你對抗,我個人認為是舊勢力安排的機制所起的作用,維護這些機制的那些神在控制你,和你對抗,甚至機制本身就是神組成的,你認清它,超越它,你就不受它的制約,如果它非常不好,你就要解體它。

每個生命在世間出生時都有他來時的本願。世間的情慾這些粗糙骯髒的東西又怎能阻擋生命內心深處返本歸真的真願呢?

有篇交流文章,題目是《放不下小糞坑就離不開大糞坑》,文中說:「男女之間無論是所謂的高尚的愛慕,真誠的相戀,冠冕堂皇的喜愛,發自內心的喜歡,還是偶像的崇拜,齷齪的相思,意淫的幻想等等,歸根結底最終不還是都進了那個糞坑嗎?」「我明白不從心裏放下小糞坑,我就出不去這個大糞坑,就得毀在糞坑裏,成為糞。」同修在文中表示絕不當掏糞工,不論是身體掏糞工還是思想掏糞工都絕不當。

色魔的面目絕非一般人能輕易識破的,它霸佔了人類的身體,通過人的思維來掌控人,是需要能量來不斷補充的。夫妻生活、異性間的肉體接觸和手淫,是直接的在補充能量。男女之間眉目傳情、意淫和媒體色慾內容(包括色情畫報、書刊、電視、光碟、影視、網絡)等等,你對這些喜歡看的話,是間接的在給「色慾生命」補充能量。色魔飢渴難耐時,會給人造成一種生理上的反應:興奮、渴望、急切的想做這樣的事情。情慾給肉體帶來的「感受」人覺的還是挺好的,人感覺捨不得,其實是色魔不想走,不想死,不想離開人體。色魔還往你大腦上反映你曾經做過那些事的一些色慾「細節」,讓你去回味,感到「甜蜜、美好」,甚至難以割捨。為甚麼有的人路過按摩院、足療館、美髮廳等色情場所時,總是禁不住的駐足觀望?是因為你空間場中的「色慾生命」看到了同類,它喜歡。只要你徘徊在這個狀態中,它就高興,因為它就有了直接或間接的能量補充,就可以存活下來,進而繼續左右你的一切色慾行為。而人還把它當成了身體的正常反映,還以為是自己要這樣的。

在人的情緣中,男女的色慾之情是最可怕的,它不但不要臉,還要命。說白了,像毒品,讓人上癮。迷失心性的男女可以像飛蛾撲火一樣,燃燒生命,而這情卻是最不可靠的,是最自私的,也是最能讓人迷失心智的。折騰到緣份灰飛煙滅的時候,就是分手的時候。

一位同修說,人皮說白了就像一個髒了很久的糞池子,積攢的骯髒污垢也非常深厚結實,自己曾被污染過的空間場不是一次兩次就能鏟除的,宿世帶來的色慾業力也不是很快就消掉的,只有在法中不斷清洗、不斷的昇華,才能去掉這些污染,才能昇華自己,才能領悟到法給修煉人帶來的喜悅、莊嚴和殊勝,這些感受是遠遠超越於物質享受與人體享受給人帶來的低級感受的。

得法前後,我們在心態上都有很大的變化,得法前,我們會說:我的心充滿了快樂,我的心充滿了憂傷,我的心充滿了仇恨,我的心充滿了彷徨。這些話聽起來平平常常,因為大家經常會這樣。得法後,我們說:「我們的心喜悅、平和。」可是如果你說:「我的心裝滿了色慾,裝滿了妒嫉,裝滿了仇恨,我的心裝滿了錢。」這就非常可怕!因為我們修煉的時間也不短了,師尊把法理和天機都講給了我們,可是我們還要到甚麼時候才打算鬆開那雙緊緊抓住塵世污垢的手,慈悲的帶領眾生走向回家的路呢?

清除色魔最好的辦法就是多學法,儘快提高自己的境界,時刻(或經常)保持強大的正念,不被這種生命控制。一旦這種「生命」在自己空間場中出現時,正是清除它的最佳時機,不承認它在自己思想中的出現,也不承認它在身體上的反應,不把它當成自己,立即發正念鏟除。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待續)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8/15/放下色慾---走出人(一)-3525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