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80403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二零一六年元月二十六日晚,我和幾個同修因粘貼「法輪大法好」、「全球控告江××」等真相粘貼,被邪惡綁架。我人心凡重,想早點回家,警察騙我說「其他的人都說了,你不說也白搭」,我信以為真就配合了邪惡。其實其他同修都很堅定,我上當受騙了。元月二十八日,我被劫持到市第一看守所,和其他類型的在押人員關在一起。我想我配合了警察,他們就應該儘早把我釋放,就這樣天天盼著回家,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一直到大年過後也沒有音信。這時,看守所警察開始逼我寫栽贓法輪功的所謂「揭批書」和「從此不再修煉法輪功」的「決裂書」,許諾寫完就可以回家了。同監號關押的人幫我寫好了,我經不住回家的誘惑就簽了字。等到開庭了,我見到同修來正念幫助我,心裏有很多酸楚。由於人心重,還是想回家,在法庭上我又說了不該說的話。最後,我說:「已經寫了『決裂書』了,你們應該兌現放我回家的承諾。」法官對此置之不理,仍然把我劫回看守所。我痛心疾首,悔之不已,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同修的正念加持。嚴正聲明:被綁架期間的所說、所寫都是違心的,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堅修大法,從新做好,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救度眾生,跟上正法進程。

萬梅花 2017年8月3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中受家庭的干擾阻止,邪黨支部書記叫宣傳委員找我談話,說不能煉法輪功,要為孩子著想,老伴又迫使我寫了「保證書」。她們都講上面不准煉,我也怕子女受株連,就答應說:「不讓煉就不煉吧。」2011年4月7日晚,我在市區內一個派出所附近的電線桿上貼了一張手寫的全球公審江××的標語,被警察綁架到派出所。他們問我是哪個單位的,老伴、孩子叫甚麼名字,我都告訴了。他們又問我是否煉法輪功,我說「沒有煉」。綜合治理辦公室主任要我配合他們的工作,我有對親情的執著,聽從了他們的安排,在派出所的有關手續上簽了名字,按了手印。現在想來,我的問題太嚴重了,不應該配合他們,真是痛悔不已。嚴正聲明:以前寫的「保證書」、在派出所的所有簽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到底。

潘廷成 2017年7月2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我被非法勞教兩年,在勞教所裏聽信了邪惡的謊言,寫了所謂的「三書」等,還幫助邪惡「轉化」同修。更不應該的是,我聽從警察指示,和所謂的「王進東」合影照像,當時並不知情,事後得知此照片在中央電視台播出,淪為了邪惡用來攻擊大法、欺騙眾生的工具。從勞教所出來以後,在強大的向外求的執著心的驅使下,我天南海北亂跑,還自以為悟得高,在這期間還燒了師父的法像和大法書籍及相關資料等。因邪悟,我還主動找到「610」,在「610」的要求下又同意寫了「三書」及誹謗師父和大法的話。感謝慈悲偉大的師尊不放棄我,時時點化我、叫醒我,讓同修幫助我,使我能從新走回正法之路。嚴正聲明:我在邪悟期間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統統作廢。從新走入大法修煉中來,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沈玉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集上被綁架了,邪惡找到了我的信息,要拘留我15天。第三天,當班的警察強制我穿囚服,不穿就要銬我,再加上我給男犯講真相,被舉報到他那裏了,我這時怕心、面子心上來了,覺的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就違心的穿上了囚服,給大法抹了黑。到最後出來的時候,我沒有正念了,他們要我簽名,我就簽了自己的名字。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同修,我很愧疚。嚴正聲明:在拘留過程中,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一定要接受這次教訓,修好自己,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聽師父的話,多救人。

房建英 2017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我剛得法兩月餘,邪惡的迫害就開始了。那時因沒學多少法,對法的認識不夠,被邪惡鑽了空子,犯過傳抄假經文的罪。在被非法綁架、關押到勞教所、監獄迫害時,在邪惡高壓迫害的環境中,我承受不了長時間的精神高壓和肉體痛苦,曾做過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的事情,被迫寫了甚麼幾書,說過、寫過違背修煉人標準的東西。我對不起師尊的慈悲苦度,上述這些錯誤,成了我多年來心裏最深的痛悔。嚴正聲明:自99年邪黨迫害以來,我所有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堅定修煉大法到底,努力做好三件事。

劉陽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邪惡剛迫害時,學校領導迫於壓力,要求煉了法輪功的要把書交出去。我因法理不清,就用人的狡猾心理,交了一本破舊的《轉法輪》,想糊弄事。現在回憶起來,我悔恨自己當時悟性太差,愧對師父、愧對大法。2001年2月,我去北京證實大法,半路就被邪惡截回到當地派出所迫害。後來邪惡多次到家抄家騷擾,我起了怕心,把大法書藏起來,但因沒有藏好,把一包大法書弄丟了,至今都不知道哪去了。嚴正聲明:我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聽師父的話,精進實修,做好大法弟子的三件事,隨師父回家。

蔣瓊秀 2017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1999年邪惡剛逞兇時,由於怕心,我曾把幾本大法書交給居委會書記。在看守所受迫害結束時,我以為是被釋放回家,就在一張釋放單子上簽了自己的名字。在勞教所受迫害期間,我穿了所謂的集體服裝,佩戴了身份號牌,在他們的每個月的甚麼單子上簽過幾次字,在所謂的解教的甚麼結算收據上簽了名字。嚴正聲明:以上我配合邪惡及背叛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走師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梁宇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15年8月26日向世人講真相、發碟片時被人舉報,被非法判1年6個月徒刑。在監獄警察的強迫下,我被逼寫下了「四書」、「五批」。經過這段時間的思考,我想通了,法輪大法比我的生命更重要,能得法修煉是萬載難遇的機緣,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我過去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言行全部作廢。跟著師父走到底,努力跟上正法進程,努力成為新宇宙的生命。

孟曉靜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24日,在邪惡對大法弟子所謂的「敲門行動」騷擾中,我配合了邪惡。本地610人員、警察和鄉村幹部到我家亂翻、亂照、亂說,還問我煉不煉,我在這種邪惡壓力下說了假話,說「沒煉了」。我愧對師父、愧對大法。以前在外地,我給車老闆(副鎮長、武裝部長)也說自己「現在沒煉了」的話。嚴正聲明: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實修大法,彌補過錯。

周道知 2017年7月23日


嚴正聲明

2013年,轄區警察找到了我,詢問我是否還在修煉法輪大法。由於學法少,怕心重,我違心的回答:「不煉了。」幾天之後,警察又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還在修煉法輪大法,由於怕心,我再一次違心的回答:「不煉了。」嚴正聲明:以前所做、所說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從今以後,紮紮實實的學法、背法,修心,講真相救人,盡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師父回家。

劉士龍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最近一天上午,派出所和家委會的一男一女敲門到我家,我和老伴都在家。男的是警察,問:「還煉法輪功嗎?」當時我考慮家裏有大法書,就說了一句:「不煉了。」警察問:「有手機和電腦嗎?」我回答:「沒有。」他就用筆寫下來了。等他們走後,我覺的對不起師父。嚴正聲明:在警察面前所說、所寫全部作廢。挽回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彌補過錯。

田榮先 2017年7月25日


嚴正聲明

2012年4月,我地區邪惡較猖獗,非法綁架多名大法弟子。當時我剛剛走進大法修煉,因害怕,在壓力很大的情況下,把大法書和一些小冊子拿到親戚家保管。親戚也很害怕,親戚在燒其它小冊子時,也把我的大法書燒了,當時我沒有阻攔。經過學法,我認識到自己錯了。嚴正聲明:以上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以後我要多學法,彌補損失,跟師父回家。

齊玉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因參與營救被迫害關押的同修,被非法誣判三年。在公安分局非法提審過程中,他們拿出我們聯名控告江××的簽字,我在爭辯過程中有意無意地配合了邪惡。深挖自己,是有怕被迫害的心,有為自己辯解和開脫責任的私心。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歸正自己,去除保護自己的私心,走好、走正以後修煉的路,堅修大法到底。

王淑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學法少,法理不清,2000年我們發真相資料時被街道辦事處的人告發了,讓蹲坑人把我們抓進拘留所。由於警察連嚇帶詐,我思想不堅定,就出賣了同修,給大法抹了黑。我對不起同修,這是我一生最大的遺憾。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標準的行為作廢。我要精進實修,不管多難,我也一定跟師父回家,做好三件事,挽回損失。

常誼豔 2017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二零一五年十月訴江後,社區和單位保衛處的人到我上班的部門,讓我寫個「不和煉功人來往」的保證,說功要煉就煉,他們不干涉。當時我有怕麻煩的心,就順水推舟寫了兩句「不來往」的保證,給自己的修煉留下了污點,過後特別後悔。嚴正聲明:在邪惡的迫害下,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精進實修,堅修大法到底。

劉劍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6年6月,我因長期放不下的強大執著,以及學法不深之故,被舊勢力鑽了空子,被抓捕在看守所。因怕心長期作祟,我不能正念正行,配合了邪惡。我愧對慈悲偉大的師尊,我錯了。嚴正聲明:在被邪惡迫害期間,我寫的不符合大法標準的材料、說的不在法上的言詞全部作廢。從現在開始,謹遵教誨,以法為師,做好三件事。

陳莉莉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中共的迫害和怕心,我寫了「不煉」的保證書。二零一二年在勞教所,由於沒有放下情,我又寫了「不煉」的保證書,給大法抹了黑。我愧對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師尊。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所寫的不符合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以法為師,用法對照自己的一言一行,學好法,做好三件事,加倍彌補損失。

劉桂蘭 2017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對大法認識不深,迫害開始後,沒有用正念來對待,怕心成了最大的障礙。警察和單位領導對我進行恐嚇、騷擾時,在各種壓力下,我寫了「不煉」兩個字,在自己的修煉路上有了抹不掉的污點。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助師正法,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毛國平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份,鎮派出所在居委會人員的引領下闖入我家,非法錄像,並搜走了大法書。他們問我還煉不煉功,由於怕心,我違心的說了「不讓煉就不煉」的話,還配合簽了字。現在我非常後悔,對不起師父這麼多年的慈悲救度。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宋汝香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二零零四年,我被惡人舉報,「610」像土匪一樣到家翻牆倒櫃。在劫難中,我將大法書埋在院中場棚地下,那是六月雨季,幾天後覺的不妥將書取出時,已經損失了幾本,無奈在師尊的像前燒毀。每每想起此事,我心中很難過,有一種愧對師父的罪感。嚴正聲明:以上對不起大法的行為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曲鳳喜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01年9月,當時我剛上高一,家裏被警察非法抄家,母親被非法關押起來,警察也找我談話,父親承受很大壓力。為了讓父親減輕壓力,我被迫來到派出所,寫下了「我保證不宣傳法輪功」的保證書。嚴正聲明:我曾經寫的「保證書」作廢。我要踏踏實實的做一個真修弟子,珍惜修煉機緣,加倍彌補損失。

李靜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月30日,派出所2個警察來我家「敲門」,當時因為有怕心,一時糊塗,我順從了邪惡,違心按了手印。我深感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從今以後一定要堅定修煉,聽師父的話,在法中修,走好以後的路,彌補過失。

張燕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13日下午,我到一家快遞公司郵寄真相信,被當地派出所非法劫持後,強按手印,送回到居住地的派出所後,又被他們強行抽血。回家後我非常難過、後悔。嚴正聲明:我被強按手印、採血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加緊學好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周麗瓊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5年1月6日,我從看守所「取保候審」後滿一年時間,在區公安局的「解除取保候審」通知書上簽了字。在「行政處罰決定書」上我雖沒有簽字,但沒有阻止家屬簽字。嚴正聲明:以上不符合大法要求的行為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

李國棟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怕心,我在看守所穿號服、背監規、照像,在「取保候審」上簽字,給大法和師父抹了黑,在自己修煉路上留下了污點。嚴正聲明:在看守所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戎蘭榮 2017年8月3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11年開始修煉大法的。2016年1月30日在早市上撒傳單時被捕,判一年半徒刑。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因正念不足,承受不了迫害而違心寫了「三書」。現在很後悔,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救度,現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一定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玉秀、胡豔霞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5月份,我們去聚會,當晚乘火車時被查身份證件,說是「法輪功」,當時被送往所住地派出所,扣留了我帶的《轉法輪》、17張「護身符」、隨身聽和p4,當時由於怕心我簽了名字。過後痛恨自己。在此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

劉秀敏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邪惡迫害法輪功後不長時間,派出所警察到我家讓我簽字不煉法輪功,我堅決不簽,是我女兒給簽的,當時我沒阻攔就等於我默認了。正法已經十八年了,我才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自己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孫維潔 2017年8月2日


嚴正聲明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由於學法不深,法理不明,我做了不符合大法的事:交過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深感痛心,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以後多學法,堅定正念,同化大法,努力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姚改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22日我不在家,當地公安局、派出所警察敲門,我丈夫給開門,警察將我的大法書籍搜走。我知道後到公安局要書時,被警察綁架非法關押,期間我配合了邪惡。現嚴正聲明:自己所說、所做、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郭曉雲 2017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大約5月20日左右,中午來我家兩個警察,進門就問還煉不煉了,我丈夫說不煉了,我也說「不煉了」。他們就說那就寫上名字和電話號,他們就走了。我現在知道錯了。所以鄭重聲明: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張寶珍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向朋友、同事講大法好、講三退時,被不明真相的人給告了。2013年10月我被派出所警察非法綁架、送洗腦班,被非法關押半個多月,被逼違心寫了「五書」。我鄭重聲明:在洗腦班所說、所寫的一切對大法、對大法師父不敬的言詞全部作廢。彌補過錯,堅修大法到底。

徐彩光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以後,邪黨強制叫我寫過「保證書」、交照片、交大法書、簽字等。由於怕心,正念不足,我配合了邪惡。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我被迫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會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楊月蘭 2017年8月3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2017年7月被非法關押並被判刑三年。被非法關押期間,因為承受不住高壓審訊,我曾寫過「認罪材料」,犯下大錯。在此鄭重聲明:高壓脅迫下,我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違背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法輪大法是正法,今後一定加倍彌補給大法帶來的損失。

張洪征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2004年底因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舉報,被縣公安局非法綁架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2005年元月份被釋放。我在「釋放書」上簽了我的名字。我現在嚴正聲明:在「釋放書」簽的我的名字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索桂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7月5日派出所警察從我家強行搶走大法書籍,並將我及其他三名同修一起綁架至派出所內。現嚴正聲明:我在派出所內被逼迫情況下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並表示以後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從新做好,堅修大法到底。

趙福成 2017年7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7月份我村的一名幹部到我家騷擾,強迫我簽「不修煉」的保證。我當時一時糊塗,叫我丈夫去簽了我的名,做了不該做的事。現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吳小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21日,610兩人和另一個年輕警察上我家翻走大法資料,逼我按手印、照相,把我的工資卡號、醫保卡號記下,還管我要錢,我說沒錢。在這過程中我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一律作廢。從今往後堅修大法,做好一切,跟師父回家。

劉玉珍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在邪惡的高壓迫害下,由於怕心,我寫了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全部作廢。從新回到大法中來,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跟上師父的正法進程,堅修大法到底。

張清紅、楊淑芬 2017年7月14日


嚴正聲明

我於六月二十三日被綁架到縣拘留所。警察察察威逼我誹謗大法,並強迫我說放棄修煉,在怕心的促使下,我配合了邪惡,違心的說了「不煉了」,覺的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為此嚴正聲明:我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李雲芬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黨迫害大法弟子,在寫有「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悔過書」上讓我簽字,我配合了邪惡。聲明我在「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悔過書」上簽的字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蓋平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法理不清,信師信法有漏,造成說些不符合大法的話和事。如:燒過四合一《轉法輪》書,交過師父的講法書。嚴正聲明:我以前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堅定正念,跟師父回家。

高愛英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迫害大法最嚴重的時候,在邪惡的壓力下,我由於怕心把師父的法像交給了邪惡被毀掉,我對不住師父,對不住師父的慈悲苦度。聲明以前我所有不符合大法的行為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張立蘭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1999年7.20時,因迫於壓力,本人交出了大法書及法輪章,愧對師父與大法,本人痛悔不已。特此嚴正聲明:以前我所有不利於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我要堅修大法到底,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賀禮玲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九九年七.二零後,某一年,為了不讓大法弟子外出,警察上門收身份證,叫我在一份材料上簽字,我不加思考就簽了。現在嚴正聲明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馬桂珍 2017年8月4日


嚴正聲明

記不清哪年了,由於法理不清,怕心,我被另外空間邪惡操縱,把大法書燒毀。在此聲明:以前我對大法和大法師父一切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從此以後堅修大法到底,做到向內找,跟師父回家。

劉桂琴 2017年8月1日


嚴正聲明

2017年6月20日邪惡到我家來騷擾,當時我不在家。在邪惡的壓力下,我丈夫向邪惡替我表態「不煉功了」,並簽了字。我絕不同意他簽的,聲明作廢。我要跟師父修到底,跟師父回家。

王鳳瓊 2017年7月27日


嚴正聲明

在2003年我被邪惡綁架到洗腦班。現在我鄭重聲明:在洗腦班和公安分局邪惡的威逼下,我所說、所寫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論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張秀紅 2017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時,因我神志不清,曾經做過、說過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和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有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堅修大法到底。

林麗群 2017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大法時,因我神志不清,曾經做過、說過對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話和事。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表示要堅修大法到底。

林莉瓊 2017年8月5日


嚴正聲明

在怕心的驅使下,在邪惡面前我說了不該說的話。現在我嚴正聲明:自己在邪惡面前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

孟憲勇 2017年7月2日


嚴正聲明

本人在獄中長期不能學法煉功,導致行為不符合大法的要求,現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雷善林 2017年7月24日


嚴正聲明

以前我曾把大法書交給大隊。現在聲明我所有對大法不敬的行為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梁利華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這次警察敲門騷擾,我所有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李傑 2017年7月4日


嚴正聲明

上學時我寫過入團申請書,聲明寫的「入團申請書」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戈平 2017年8月6日


嚴正聲明

在高壓下,我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聲明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麗霞 2017年5月20日


嚴正聲明

我以前在社區說「沒煉法輪功「,現在聲明我說的這句話作廢。堅修大法到底。

金長援 2017年8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