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政府關注陳光忠被迫害致死案(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四日】(明慧記者林彤丹麥哥本哈根報導)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丹麥政府回信給丹麥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及其丹麥先生Jan Eckhausen,與丹麥法輪大法學會。這封信是魏再群夫婦及丹麥法輪大法學會因魏再群的姐夫陳光忠最近被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迫害致死,分別向丹麥首相、外交大臣發出緊急呼籲信的回應。也是丹麥政府第二次就魏再群大陸家人被迫害一事的回信。

丹麥政府將繼續密切關注被非法關押在獄中的魏再慧和魏再秀

這封信由丹麥外交部亞太司司長ERIK LAURSEN署名,代表丹麥政府對陳光忠的逝去表示哀悼,並向其親屬表示慰問。信中並表示,在二零一六年,丹麥政府已經在歐盟與中國進行有關人權問題的對話時,就把魏再群家人受迫害的案例提交給歐盟。丹麥政府一直通過外交途徑與中國官方直接對話,或通過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問題對話這兩種渠道,在各方面對中國的人權問題盡力敦促其改善。

以下是這封信的中文翻譯:

「親愛的魏再群、Jan Eckhausen及丹麥法輪大法學會。

謝謝你們在七月二十四日和八月二日給首相和外交大臣的信。這裏是對你們的信一併回答。

首先允許我向逝者陳光忠的親屬表示衷心的慰問!

就像外交大臣在對外交事務委員會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的問題做的回覆所言,──也就是我在五月十六日對你們早先的請求信答覆所說──丹麥密切關注中國的人權狀況。這不僅通過與中國的雙邊會談時,包括今年春天首相和外交大臣對中國的訪問期間直接提出,也通過歐盟與中國的人權問題與政治問題的對話時,通過一些具體的人權案例提出。

隨後的舉措也可以得到證實,最近的一次是今年六月二十二日至二十三日在布魯塞爾,歐盟與中國進行的人權問題對話。一個新的動向是提出了法輪功學員在中國的困難處境的問題。討論也包括了丹麥所提出的問題。我們作為觀察員也參加了這一對話。

最後,我可以告訴你們,就如外交大臣在對外交事務委員會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六日的回答中講到的,歐盟將會繼續關注魏再慧和魏再秀的案件。

二零一七年八月四日」

丹麥各黨派議員譴責這起非法迫害事件

對於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在大陸的家人被迫害的事件,丹麥議會外交事務委員會及外交政策委員會的多名不同黨派議員都表示了高度關切,有的議員決定、並把此案例放到了丹麥議會的網頁上。有的議員直接向外交大臣提出對此事的諮詢,敦促丹麥政府對此事作出回應;外交大臣對此事作出了肯定答覆,許諾將就此事向中國官方提出問題。在得知陳光忠被迫害致死之後,丹麥人民黨資深議員Peter Skaarup在議會暑期休假閉會的第一時間裏就發來了他的回信,應允他會催促丹麥政府為此案做出更多行動。

僅僅半年,法輪功學員陳光忠被迫害致死

丹麥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在國內的姐姐魏再慧、妹妹魏再秀,因修煉法輪功,從二零一五年五月二十七日被非法關押及判刑七年,目前已被非法監禁兩年多。姐夫陳光忠也於今年二月九日被非法關押,並被非法判刑三年。

不久前,魏再群得到國內通知,陳光中和魏再慧夫婦在監獄裏已被迫害得身體出現危險狀況,特別是被非法監禁於四川省樂山市嘉州監獄的姐夫陳光忠,已被告知病危。醫生說他的瞳孔已放大,從而通知家屬探視。

在有七、八個警察把守的重症監護室裏,陳光忠的哥哥見到了躺在床上的弟弟。只見弟弟的頭被剃光,面色蒼白,身無一絲,僅一塊布遮蓋著身體,沒有知覺。哥哥近前呼喚弟弟的名字也沒有任何反應,便問把守的警察:「好好的一個人怎麼會這個樣子?為甚麼剃了光頭?」警察回答說,是腦出血,不能開刀了。陳光忠的哥哥去探望弟弟時,不允許帶任何東西進病房,連一張紙片都不行,更不許拍照。幾天後的七月二十八日,陳光忠撒手人寰。他從今年二月被非法關押到現在,在短短半年的時間裏就被迫害致死。

魏再群:我和家人為甚麼修煉法輪功並且不放棄信仰

'圖1:丹麥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在哥本哈根鬧市區向世人述說她的家人遭受迫害致死的遭遇。'
圖1:丹麥法輪功學員魏再群在哥本哈根鬧市區向世人述說她的家人遭受迫害致死的遭遇。

'圖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丹麥法輪功學員在中使館前,緊急呼籲當局立即釋放丹麥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陳光忠。'
圖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七日,丹麥法輪功學員在中使館前,緊急呼籲當局立即釋放丹麥法輪功學員的家人,和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陳光忠。

自從家人被非法關押的過去兩年多時間裏,魏再群多方呼籲幫助營救,她向世人訴說了自己和家人的親身經歷:我是二零零六年,在學丹麥語的班上,經同學介紹,走入法輪功修煉的。我曾患有多種病症,其中包括腰椎盤突出、膽囊炎、肩周炎、慢性鼻炎、喉炎、過敏性皮膚炎等,而且身體特別怕冷,經常有噁心眩暈,時常呼吸有窒息的狀態,難受至極。修煉以後,所有的病在不知不覺中都一一不翼而飛。從煉法輪功的第二天起至今,我就再也沒有進過醫院,吃過藥了,這在我修煉之前是無法想像的!而且不僅我的身心發生了奇蹟般的變化,按照真、善、忍準則做人行事,也使我去掉了很多壞習慣。

因此,我向我在中國的姐姐、妹妹及其他家人介紹了我修煉法輪功的經歷。於是她們也開始走入法輪功修煉。修煉後不長時間奇蹟也在她們身上發生了。我姐姐曾患有甲亢,右手沒有知覺,在修煉中也不知不覺中恢復健康。我妹妹曾經膝蓋骨一年四季冷痛難忍,還有其它常見病症。因她常年用藥治病,每次從外面回家,一打開門,屋裏總有很大的藥味撲鼻而來。但她修煉後,所有病症也神奇般的不見了!同時,她們明白了人生的很多道理,變得更加真誠、寬容、善良,只做好事,不做壞事,凡事為他人著想,她們的道德品質得到了提升。

我的姐夫陳光忠在一次惡性車禍中,盆骨粉碎性骨折,頭骨蓋也在車禍中被揭開,手術後留下了很多後遺症。如,精神恍惚、癲癇病、高血壓、大腦萎縮、記憶減退、視力下降、糖尿病等等,真是生不如死。他本人多次都因為非常痛苦而不想活了。後來我的家人幫助他,每天給他讀法輪大法的書,教他煉功。很快他就能行走了,身體各方面都在逐漸恢復中。但就是這樣一位被法輪功救活了的生命,卻在中共暴政下,連身體健康的自由權利都沒有,僅僅因為修煉了法輪功就被活活迫害致死!在中共獨裁專制下,人民連生存權都被剝奪了,還有甚麼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