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城《德拉華郡每日時報》刊登來信 揭露中共活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日是德國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七十週年。八月四日,費城地區的《德拉華郡每日時報》(The Delaware County Daily Times)刊登了多位醫生致編者的信。他們是費城醫生傑西卡﹒羅素(Jessica D. Russo, Psy.D.)、醫生安﹒卡森(Ann Corson,MD),以及來自「醫生反對強制摘取器官組織」(DAFOH)的多位醫生。

他們在信中發人深省地質問:紐倫堡「醫生審判」七十年來,從那時起我們走了有多遠?來信中再次呼籲關注十多年來,中共政府指使醫生強行活體摘取被關押的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的罪惡,並表示「如果我們想要繼承『醫生審判』的精神,我們就不能等待中共給出真相,而是要堅持找下去。這是我們人類的責任,以及我們這些工作在醫療領域的人的道德責任。」最後鄭重呼籲「別讓悲劇重演,任何政府機構再也不應去見證這種野蠻行為。我們再也不應袖手旁觀那些被培養出來治病救人的醫生去犯滅絕種族罪。」

'《德拉華郡每日時報》刊登多位醫生聯合致編者來信(網站截圖)'
《德拉華郡每日時報》刊登多位醫生聯合致編者來信(網站截圖)

以下是該信譯文:

致《德拉華郡每日時報》編者:

八月二十日,是德國紐倫堡「納粹醫生大審判」七十週年。從那時起我們走了有多遠?

「醫生審判」,亦稱「美利堅合眾國訴卡爾﹒勃朗特等人案」(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v. Karl Brandt, et al.),是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在德國紐倫堡由美國主導的對二戰期間德國犯罪醫生的審判,也是12場戰爭罪行審判中的第1場。卡爾﹒勃朗特是希特勒的私人醫生,也是最臭名昭著的罪犯之一。

「醫生審判」於一九四六年十二月九日開始,於次年八月二十日作出判決。二十三名被告中的二十二名為醫生,被指控參與了納粹人體實驗和大規模謀殺。這二十三名被告中,七人被宣告無罪,七人被判處死刑。剩餘者被判處十年至終身監禁不等的刑期。

首席檢察官泰爾福德﹒泰勒(Telford Taylor)准將指出,醫生審判「不只是對謀殺者的審判」,作為被告的醫生們曾承諾遵守希波克拉底誓言──「不傷害」(do no harm)。然而在納粹專制下,這些醫生不再是為人們提供醫療保健的治療者,卻成為納粹國家政權的幫兇,去篩選那些被認為是「令人憎惡」、「不值得存在」的人們。

被證實的大屠殺中的醫生犯罪是如此令人髮指。許多人相信,遵循堅定的倫理原則和法律規定,特別是《紐倫堡法典》中那些詳細的條款的生效,永遠不會再有這樣的、尤其是如此大規模事件的發生。

然而今天,儘管存在國際公認的標準,不幸的是,我們再次看到一個強權政府掌控的不透明的、毫無信譽的系統是如何製造出這恐怖的摧毀性的結果。

十多年來,中共政府指使醫生強行活體摘取被關押的法輪功修煉人的器官。這些平和的人們,像早年歐洲的猶太人一樣,被認為是可有可無的,甚至是危險的。在中國有上千萬遵循法輪功「真、善、忍」原則的修煉人。一個本應順應民眾意志的政府,怎能犯下如此歪曲事實、狡詐和殘忍的惡行?

外科醫生們的這些可怕行徑證實了中共政府推動的邪惡政策。由此這些殺手或許可被認為是另一種受害者。沉默不是因為死亡而是因為其接受了令大腦麻木的洗腦宣傳,宣傳告訴他們誰值得活著、誰不值得。Enver Tohti是幾個曾參與活摘囚犯器官、但現在站出來揭露真相的外科醫生之一。他說:「他們(中共政府官員)讓你失去自己的思想。我的整個身體就像成為了機器人……只是在執行編好的程序。所以任何人,如果表示自己不是共產主義、共產黨或其成員,就會被視為國家的敵人,甚至被認為不夠格成為人。因此,他應該承受任何懲罰。他們讓你真相信你這麼做是在做好事。」

「醫生審判」中被起訴及判有罪的醫生是基於其濫用醫學知識。雖然納粹醫生沒有打破現行法律,但判決卻是基於違反希波克拉底誓詞中概述的準則,儘管當時在集中營中沒有能夠阻止不道德人體實驗的法規。

今天,建立在希波克拉底誓言下的病人的基本權利沒有改變,但是對人類犯罪的認知須改變。了解這種罪行的潛在危險、避免醫療濫用、曝光真相成為唯一的最重要方式。在中國能夠發生難以言喻的罪惡不只是因為其強烈的宣傳攻勢,更是因為這些罪惡是被掩蓋的。紐倫堡審判過去了70年,今天,醫生必須牢記讓真相曝光是避免和停止醫療濫用的最有效方式。

在中國無法完成任何的獨立的調查,中共不承認殺害政治犯摘取器官,我們不能坐等其改變。

如果我們想要繼承「醫生審判」的精神,我們就不能等待中共給出真相,而是要堅持找下去。這是我們人類的責任,以及我們這些工作在醫療領域的人的道德責任。我們必須維護那些一直以來不知疲倦地工作,以確保醫學倫理在全世界被遵循的各國政府和醫療機構的良好意願。

此刻,我們對我們的民選官員和移植及醫學界的領袖們疾呼:別讓悲劇重演。別讓悲劇重演,任何政府機構再也不應去見證這種野蠻行為。我們再也不應袖手旁觀那些被培養出來治病救人的醫生去犯滅絕種族罪。

DAFOH顧問,傑西卡﹒羅素醫生;DAFOH執行主管,托斯特﹒泰瑞醫生;DAFOH主編,安﹒卡森醫生。

註﹕醫生反對強迫器官移植組織,總部設在美國華盛頓特區,是由來自世界各地的各種專科醫生建立和組織的,成員旨在停止非法器官摘取。非醫療專業人員可以加入作為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