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師尊看護的大法小弟子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二日】我的孩子五歲時就有幸與大法接上了緣,那時他父親臥床不起,我的一位同事借給了我《轉法輪》和師父在濟南講法的錄像帶,孩子也跟著一起看。從此,一路走過來,處處都得到師父的看護。

一、學大法身體的病好了

我的孩子天生扁桃體肥大,一感冒發燒就封喉,憋得上不來氣,這邊打著吊瓶,那邊體溫還直線往上升。看著孩子難受的樣子,我的心都要碎了,精神都要崩潰了,眼淚也止不住地流。

看了師父的濟南講法錄像後,有一天半夜,孩子又發燒了,臉燒得通紅,渾身滾燙,我用冷毛巾敷在他的頭上,在旁邊看護著他,在孩子燒得迷迷糊糊睡著時,就聽孩子說:「我要上法輪世界去。」當時我聽到孩子的這句話,激動得熱淚盈眶:孩子燒成這樣,念還這麼正!正如師父所說「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1],就看我的孩子沒幾分鐘燒就退了。我的外甥那天恰好在我家住,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與超常。

後來單位分房子,我搬到了另一棟樓,恰好頂樓有個學法點,給孩子學法打下了紮實的基礎。那時我的工作是倒班制,當班時下班都很晚,孩子就自己上樓去學法。這樣的好日子持續了將近一年,邪惡的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孩子就失去了這個學法的環境。

九九年七二零後,孩子持續發低燒,渾身起滿了密密實實的小包,裏面還夾雜著冒著膿的大包。七八天後,孩子的爺爺和父親沉不住氣了,丈夫衝著我大吼道:「要煉你自己煉,別拿我兒子做實驗。」我對孩子說:「你是堅信大法,還是上醫院?」孩子說:「我堅信大法。」我對孩子說:「那就甚麼事都沒有,該上學就上學,該幹甚麼就幹甚麼。」結果接下來的兩週裏,孩子的燒漸漸退了,包也都慢慢沒了,最後渾身光溜溜的,以後也再沒起過。

二、師父給孩子開智開慧 學生時代輕鬆愉快

孩子自從上學後,從來都沒用我操過甚麼心,作業都自覺去完成,從來不用家長去督促,而且學習是越來越好。有時間我們就一起學法,看《明慧週刊》。

孩子上小學二、三年級時,學校開了課後班(就是放學後,繼續留校一小時左右,在班級寫作業,不會做的題老師再講一講)。班主任說:「這個班自願,願意上就上,不願意上就不上,」結果全班就我孩子一個人沒上課後班。到了期末考試時,我的孩子竟考了全班第一名,班主任覺的不可思議:你們天天上了課後班的都沒考過人家沒上的!為此,老師專門安排讓孩子在全班同學面前介紹學習經驗。

從小學到初中,我的孩子被褒獎的聲音從未斷過,可我和孩子都把這些看得很平淡,因為我們牢記師尊的教誨:「作為一個修煉者,在常人中所遇到的一切苦惱都是過關;所遇到的一切讚揚都是考驗。」[2]

小學老師說:「你家孩子從來不張揚。」

初中老師讓我在全班同學和家長會上講如何教育孩子的,我就講我如何用真、善、忍教育孩子。

孩子上高中時,別的孩子都起早貪黑的學,我的孩子九點鐘左右就睡覺了,書包還經常放到學校不拿回來。高中三年,年年都獲得了三好學生、優秀幹部以及其它的褒獎。

二零零八年六月,中國高中學生訪問日本,學校派了幾名學生,其中就有我的孩子。日本之行前前後後耽誤了半個月的課,按照高中老師說,你連續五天不上課就跟不上了;我的孩子從日本回來後,沒幾天就開始期末考試,在全學年考了第六名。孩子說:「考試不會時,我就心裏背著法,我就求師父,一會兒就會了。」

孩子考大學時,很順利就考到了一類名校,而且名字登上當年本省考生前三百名單的報紙。

大法給我和孩子帶來了無盡的福份,也福澤了家人。在此我和孩子合十跪拜師尊。萬分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沒有師尊就沒有我們今天的一切!

修煉大法使我的孩子懂事理,甚麼該做、甚麼不該做都按真、善、忍去衡量。孩子在青春期時都沒有甚麼叛逆的表現,順利地就過去了。究其原因都是修煉大法給我們帶來的福祉。

三、孩子順利就業

孩子大學畢業,想繼續學習一段時間,所以一直沒有找工作,將近兩年才開始找工作。

說起找工作,冥冥之中都是師父給安排的。孩子畢業將近兩年了,聽到同班同學這個去哪了,那個去哪了,不免心中有些著急;我聽到後偶爾心中也有些焦慮,學法時,這種焦慮的心有時也會翻出來。有一天學師父在加拿大講法時,這種焦慮的心又翻出來了,學著學著,師父的一句話打入我的腦海中,當時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出來──師父說:「我看看怎麼辦?」

師父看我為孩子的去處著急,就對我說了這句話。這句話讓我激動不已,美美地回味著。我知道師尊就在我的身邊,時時看護著我、呵護著我,我想甚麼師父都知道。

那時我在一家央企打工,早晨七點鐘上班,每天早晨時間都很緊,從大廳一走一過,無暇顧及前台有甚麼。我家沒有電視,也不訂報紙,所以很多事都不知道,一天早晨上班,剛走進大廳,師父就讓我無意間看到前台新到的當日報紙,上面有一條國考的消息映入我的眼簾。回家我問孩子有甚麼打算,孩子說他想上班,我說那你就參加國考吧,孩子說行。

筆試順利通過,接下來就是面試,在大陸幹甚麼都得找關係。我對孩子說:上面咱誰也不認識,但咱有無所不能的師父,這宇宙都是咱師父說的算,師父一定會給你安排最好的。我的孩子順利通過了面試,考上了公務員。

回首看看我孩子學的純理科的專業,就業面很窄,在國內都是亮紅牌的,找一份合適的工作很難很難。孩子當年報考公務員時,恰好本市某機關招收一名孩子所學專業的考生,除學歷和英語外不需要任何條件。這個崗位是本市近五年來的唯一一個招收孩子所學專業的崗位,而且「政治面貌」這一欄甚麼都不要求,說來這個位置不就是師父為我的孩子量身定製的嗎?

修煉大法給我和孩子帶來的福份太多太多了,用單薄的語言遠遠無法窮盡。

正如師父所說:「人類對大法在世間的表現能夠體現出應有的虔誠與尊重,那會給人、給民族或國家帶來幸福或榮耀。天體、宇宙、生命、萬事萬物是宇宙大法開創的,生命背離他就是真正的敗壞;世人能夠符合他就是真正的好人,同時會帶來善報、福壽;作為修煉人,同化他你就是個得道者──神。」[3]

無限的敬仰與感謝師尊慈悲救度與呵護!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師徒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自在其中〉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論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