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糧記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十日】七年前的春天,河南豫東某地一養豬場的幾千頭豬染上口蹄疫,大量死亡。豬場老闆背了一身債,悄悄跑了。那些往豬場賣玉米的糧販們都傻眼了。

因那年玉米滯銷,所以豬場收玉米時定個不合理的規矩:即每個糧販需交夠五車玉米時,才能領取第一車的錢,如此依次順延。這樣一來,每個糧販都有幾萬元的玉米款打了水漂。

然而,其中有個糧販陳某,卻沒因豬場出事受一點損失,所賣玉米款全部結清。為甚麼?相熟的糧販都感到納悶,陳某自己心裏明白,是因為自己聽了媳婦的話,做好人,得福報了。

陳某四十多歲,家住某縣城鄉結合部,家裏開了個糧點收玉米,然後由他開車往市區的養豬場送。

豬場收玉米的,是個中年女子,大家都喊她「會計」,從驗質、過磅到付款,都是她一個人。那些糧販們都很精明,看到那女會計質檢不是很專業,就開始往玉米裏面摻土粒,每車能摻兩麻袋。送到豬場,女會計既不分等也不扣雜,白撿便宜。糧販們都竊喜。

起初,陳某也買來土粒,往玉米裏面摻。陳某的媳婦是個修真、善、忍的大法弟子,看到丈夫做歪事,當即鄭重規勸他:「玉米摻了土,豬吃了要得病,你千萬不能幹這損人的事。人家怎麼幹,咱管不著,這缺德的事咱不能幹,坑別人等於坑自己,佔了便宜必吃虧。大法書上講了,做人的標準是三個字──真、善、忍,做真事、做善事,會有福報,做假事,做壞事,早晚要有倒霉事。」

陳某聽了媳婦的話,哈哈一笑:「做買賣圖的是賺鈔票,不是修大法。你煉你的功,我做我的買賣,我的事你別管。」

陳某不聽媳婦的,往玉米裏摻了土粒,送到豬場。過磅時,發現少了兩麻袋。陳某挺懊喪:真是巧合,摻了兩包土,丟了兩包糧,白忙活了。

回家跟媳婦說了,媳婦再次勸他:「你看著是巧合,其實不是巧合,人在做,天在看,這是在提醒你、警告你:造假的事、不地道的事不能幹。以後那土可別摻了。」陳某仍不服氣,辯解道:「跑掉兩包玉米,那是裝車時繩沒剎緊,往後把繩子剎緊就不會掉包了。」

裝第二車玉米時,陳某把車繩剎了又剎,剎的緊緊的。心想,這回保證不會掉。送玉米路上,玉米一包也沒掉,卻出了另一件──汽車被扎壞了一個輪胎。換換輪胎,花了四百來元──正好相當於兩麻袋玉米的價錢。

如此兩番「巧合」,令陳某服氣了,從此不再往玉米裏摻土。不打壞主意,一路輕鬆又自在。打了一段時間的交道,豬場女會計覺得,陳某與其他糧販不一樣。其間又經歷了一件事,更讓她對陳某另眼相看。

陳某每次送玉米,每車都是裝一萬二千斤。有一次裝車時,天陰沉沉的要下雨,沒裝那麼多。到豬場過磅的時候,女會計說:「陳師傅,還是一萬二千斤吧,不過磅了,進去卸車吧。」對陳某而言,這真是送到嘴邊的肥肉。然而,陳某此刻想起了媳婦的勸善之言,笑對女會計說:「這一車裝的少,還是過過磅,以磅為準吧。」

說這話時,陳某覺得自己很高大,很自豪。結果一過磅,是一萬斤。女會計非常感動,對陳某說:「少了兩千斤玉米,老闆必定要扣我的工資。陳師傅,你算個君子,在這個社會上,像你這樣的人真是不多,謝謝你!既然你對得起我,我也要對得起你。前面幾車玉米款,今天我給你全部結清。以後你送的玉米,車車結算,一車不押。」

此事過後不久,就出現本文開頭的一幕。那些往玉米裏摻土的糧販們都吃了大虧,唯有不做假、不佔便宜的陳某幸運的免了此災。

陳某心想,多虧聽了媳婦的話。從此,陳某對媳婦修大法更理解、支持,對法輪大法更敬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