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修大法 家庭得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八日】我今年八十多歲,是於一九九七年末帶著病開始修煉大法的,也算是老弟子了。師父看到我堅定修大法的心,學法不長時間,就給我淨化了身體,病基本痊癒了。

以前我得理不讓人,爭強好勝,修煉大法後我思想得到了提高,性格變得溫順和善了。那時的我每天的心情都特別的好,享受著因修大法而獲得的幸福,心裏對自己說:我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沒有多少文化,開始讀《轉法輪》都讀不下來,有好多字都不認識,但我沒有怕困難,我就是認真的學,認真的記住我不認識的字。我有一顆真修大法的心,師父給我開智開慧,不到一年時間,我就能流利的通讀《轉法輪》了。如今,師父的各地講法、《明慧週刊》及資料我全能看了,幾乎所有的字都認識了。

我記得一九九八年三月份,我孫子上小學時,中午回家吃飯,說他老師怎麼不好,我也跟著說,隨著他說。當時我正吃飯,我的牙突然掉下一個,當時我心想:牙怎麼能掉下來?我得安上。我拿著牙往上一安,安上了,家裏人都覺得真神。那個牙到現在也沒掉。其實是,那時知道大法好,但不懂修煉,不知修口,是師父在點化我。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前,我參加過兩次法會,對我促進很大,讓我印象最深的是,九八年春天,在市體育場有上千人參加的大型法會,會上沒有人私語,都在專注的聽同修的發言,同修們的修煉體會對我也有很大的幫助,會後沒有煙頭、紙屑,地面特別乾淨,那麼嚴肅,我覺得這次法會太不一般了,太了不起了,我就下決心修煉到底。

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天象塌下來一樣,報紙、電台、電視台造假誣陷法輪功,公檢法司抓捕關押,毆打大法弟子,我沒有被嚇倒,我知道是師父、是大法給了我一個健康身體,我要感恩大法及師父,大法叫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我要按師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

我家成立了學法小組,堅持按照師父的要求,集體學法交流,整體提高,整體昇華,有時也會力所能及的去協調同修間講真相救眾生的工作,自己知道學法的重要性,凡是師父講的法我都重視,天天堅持早上三點五十晨煉。

自己重視發正念,每天四個整點及晚上七、八、九點都堅持。從二零零二年到二零一五年十幾年來,堅持一年四季無論酷熱的夏天,還有北方冰冷大雪的冬天,每週一次去當地看守所,近距離發正念,解體黑窩,營救同修,根本沒把自己當作七、八十歲的老人。

修煉大法,福報家庭

二零一五年五月,國家新政「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我親自到郵局用快遞方式,將起訴書寄到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我家的孫子、兒媳、兒子和親戚,也都在控告江澤民的徵簽上,簽了字。

師父說:「一人煉功全家受益」[1]。我老伴今年九十五歲,自我修煉以來,他經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受益匪淺,不僅長壽,而且除了偶爾大小便失禁外,心、肝、肺、腦血管沒有任何毛病。

我老伴平時有便秘的毛病,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三日,他上廁所時就躺在廁所裏了,當時背過氣,就是沒氣了。當時家裏就我自己,心裏著急怎麼辦?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求師父!我就念:法輪大法好,連續念,念了半個多小時,老伴就喘氣啦,活過來了,現在還活著呢!是師父救了他的命,我全家人都感謝師父,都知道大法好。

按常理說,八十多歲的我及九十多的老伴都需要兒女照顧了。而我因修煉了大法,身體非常好,家務活、洗衣買菜做飯、收拾衛生、照顧我老伴,樣樣都能幹,從不麻煩四個兒子。只是近一年來大女兒(因我修煉大法,她看我身體健康了,脾氣也改好了,她也於零八年走入大法修煉)心疼我,按大法要求自己,先他後我,為別人著想,她主動要幫助我照顧她爸,但絕大部份家務活,我不讓她幹,也都是我自己幹。這樣使得我的五個兒女都能安心工作,照顧好自己的小家,給他們減輕照顧老人的負擔。

謝謝師父的慈悲苦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