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又開始兌換真相幣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六日】三年前,我丈夫因在菜市場兌換真相幣被抓判刑,自那我就再沒有兌換過真相幣,怕的陰影總是揮之不去。一同修說:他不是因為兌換真相幣被抓,是他自己修煉中有執著被舊勢力利用。我明白這個道理,可還是很怕。

當時,丈夫在給攤主真相幣時可能沒告訴攤主是帶字的錢,被不明真相的攤主舉報。事後明白,在對方不了解真相時就兌換是很不理智的。

我周圍有同修可以換到很多一元真相幣,於是今年我又開始兌換,但開始時怕心很重,而師父總是不斷鼓勵我,讓有緣人來幫助我。記得去一個小市場,一個賣水果的女的不僅自己兌換,還幫我問其他攤主是否換。

今年大年初四我又去那個市場,下午買菜的人很少,一個賣菜的男攤主大聲問我有多少,都拿出來,其他攤主也都圍過來,還有一個不像買菜的人在附近閒逛,我就懷疑是市場管理人員,因為丈夫就是攤主舉報後被市場管理人員帶走的,我就一直防著這些人。當時我就有些害怕,不敢全拿出來。男攤主說,怕甚麼,都拿出來,把幾百元都兌換了。以前我有個觀念,認為賣水果、賣肉食的東西貴,要一塊錢多,沒想到這個賣菜的也需要零錢。

即使如此,每次去這個市場前我還得先下決心,進去前發正念,且還會不自覺的向市場管理辦公室瞟一眼。但在師父的看護下每次都非常順利,去一次都能換一兩千,有個賣香油的一下就要了九百元,那個賣菜的男攤主經常要八百一千的。

由於真相幣很多,我還得開闢其它市場,開始也有怕心。來到一個新的農貿市場,有個賣肉的肥頭大耳,長的比較厲害,這種人我以前不敢問,但突破自己的觀念後問他是否要帶字的錢,他說共產黨管。我不知怎麼想的,隨口就接著說:「共產黨管過老百姓的死活嗎?」他馬上說「這倒是真話」,就甚麼都不說了,要了一百元。

我一般是一百張一元的一捆,整百的換。對沒有換過錢的人,我都讓他們先數著,我去買點東西,回來再拿整錢,不夠再給人家補,也確實出現過點鈔機點過之後還少一張的,我就覺的是自己點鈔時有急躁心,所以就點兩遍。換過錢的一般都很信任,說「她的錢不用點」,那我們更得準確,不能辜負人家的信任。

這個新市場很大,但每次只能換幾百,我想自己是有選擇的在找人,沒有認認真真在這裏講真相,於是就挨家挨戶的問是否需要換一元零錢。我一般是先買幾元的東西,並把錢特意翻過來給他們看,這種帶字的錢要不要。一般人都要,但有人會說找不出去,別人不愛要,也有個別的不接受讓換一下,只有極少數人非常不高興,不接受。我都簡單的和他們講幾句真相:一九九九年迫害前有一億人煉法輪功,好多癱瘓的都好了,軍隊、老幹部、知識分子煉的都很多,江澤民害怕人多就要鎮壓,「天安門自焚」都是假的,邪教名單裏從來沒有法輪功,現在已經有二十多萬人真名實姓起訴江澤民了。有人不知道法輪功,有人不知道自焚,有人不知道法輪功被迫害,這樣他們就能接觸到真相。但也有不講真相要,講了真相後反而害怕不敢兌換的,那我們也得講。有個女的,第一次只講真相沒換錢,第二次就兌換了二百元。

能接受的我就問他們是否需要兌換,別看農貿市場攤位不大,但每天的銷量可不少,需要大量零錢,尤其是一元紙幣很緊缺,所以他們會根據需要兌換,從一百到上千不等,也有兌換幾十元的當天用。

在我認真和攤主們講真相後,這個市場也能兌換一千多了。有時專門跑過去,人家說現在不缺,心裏就不高興,但我想不能動心,結果這家不要那家要,還有新的攤主一下要了五百,兌換的總數一點也沒少反而多了。我和那個肥頭大耳的男攤主說:上次來您在躺椅上睡著了,就沒叫您。他笑了笑換了一百元,就像朋友一樣。

前天我到一個市場,賣雞蛋的女攤主換完錢後,看著我和一個個攤位講,也有人換了錢,她就很高興的和我點頭,表示肯定,我想是師父借她在鼓勵我做對了。

昨天我帶著二千多元到一個市場,我想這個市場三個賣水果的攤主一般能換一千多,剩下的這週還得去開闢一個新市場才能完成自己定下的目標,但一想「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就把心放下了,不想他們能換多少。

結果常換的三個賣水果的只換了九百張一元的和一百張五元的。在他們數錢的時候,我就找其他攤位,當時還是帶著挑選的心,看著不和善的還是不敢搭訕,結果一個賣熟食的女攤主問這字是蓋章上去的,我說是打上去的,很簡單,和打紙一樣。沒想到她說有多少,我把書包裏的七百元給她,她問還有嗎,我說車裏還有八百,她很真誠的說都拿來吧,結果把帶去的錢全部換了,一下換了一千五,這真是超乎我的想像。

我體會到,只要我們抱著講真相救人的目地就是最純正的,不要想對方是否兌換,即使不兌換也是明白了真相,我們的心純正,自然就會兌換的很好,就會有超常的事情發生,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

從市場出來後還有幾十元零錢,我看門口賣奶的這家沒顧客,平時他們門口老有戴紅袖章的,一直沒機會問。買瓶飲料後問小伙子是否兌換,小伙子說我們帶字的錢很多,都是老年人給的,當時換了二十元。我聽了他的話後知道一定是附近的老年同修經常在此花真相幣。

很多同修花真相幣時老怕讓人看出是真相幣,打印的字怕深,怕多,怕透過來,其實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地告訴對方我們花的是真相幣,並藉此給對方講真相。當然要根據情況,我一般都專門去農貿市場買東西,而不在超市買,因為大超市收銀有監控,不好講真相(個人開的小超市是可以的,他們也很需要零錢)。在農貿市場,經常是去多個攤位都買一點,每個攤位花五到八元一元的,而不是在一個攤位一下花好幾十。

我們自己買東西花真相幣的數量畢竟有限,如果能在花錢的同時問下攤主是否願意兌換(有時攤主很忙,沒空數錢,可以在家數好一百、五十、二十一捆,要多少給多少)。如果大家能有意識的去做,就會加大真相幣的流通量,讓更多的世人接受真相幣,也讓攤主更願意兌換真相幣。希望更多的同修能開始一點點兌換真相幣。

與同修交流,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