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序漸進的一點點做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三十一日】說到「循序漸進」,其實這個理在常人中也幾乎是盡人皆知的,道理雖然淺白,可是要一點點做好可就不容易了。

舉個例子,就拿我打真相電話來說吧,幾年下來,慢慢的就有點流於形式了。昨天我退了幾個,今天我退了幾個,心裏美滋滋的,還想入非非,覺的自己不錯,甚至於執著自己的能力,啊!這個人我是怎麼講退的,那個人我是如何如何成功的,等等。有一天,當我跟妻子分享類似體會的時候,她卻引用師父的話說「建廟拜神事真忙 豈知有為空一場」[1]。真的給了我一記「棒喝」。

是啊,忙忙碌碌的可不見的是在精進實修。很多事情,稍不注意,就流於形式,就陷在做事中,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把忙碌當成了精進,把不符合自己觀念、影響做事的都當成了干擾。在南北朝時期,梁武帝大興佛法,修建了很多寺廟。有一次,梁武帝問達摩祖師:我修建了這麼多寺廟,我積了多少功德?達摩說:沒有功德。仔細想一想,自己執著於「退了多少個」與梁武帝「建了多少寺廟」有何區別?當然,三退了的人是得救了,這與所建的寺廟是根本不同的,我這裏說的是我們自身的實修這一方面。

師父說:「工作不是修煉,而在常人中反映出來的一切,都是修煉人的思想體現,修煉中的行為會反映在工作中。也就是說你的生活不是修煉,但是你在修煉中的狀態會反映在你的言行舉止、生活狀態中。」[2]用法對照對照自己,我那種不正確的狀態,還不僅僅是一個把做事當成了修煉這麼簡單,裏面還包藏著歡喜心、自滿的心、執著自我的心、顯示心,甚至還有點自心生魔的傾向。此外,為甚麼自己總是對退了的人記的那麼清楚,對於沒有退的人卻沒有印象呢?可是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往往體現在沒有成功的過程中。

在做事的過程中實修自己,這是關鍵的地方。那麼只是停留在這個層面上嗎?當然不是,我們還得繼續深入的找自己。比方說,開始的時候,打一個小時的真相電話,能退一個人,過一段時間了,還是停留在一個上,這本身是不是就值得我們去思考呢?我們不執著於三退的數字,但是那個數字卻體現了我們有沒有嚴格要求自己,有沒有一點點做好。師父說:「我說慢慢去做你聽到了,你說老師告訴慢慢去做,那就慢慢去做吧。那可不行!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但是我們允許你慢慢的提高。」[3]

再深入找一找,為甚麼安逸了,為甚麼鬆懈了,為甚麼放鬆了對自己的要求呢?冷靜下來,仔仔細細捫心自問一下,是不是對師父用巨大承受而延續來的時間不珍惜呢?或者說,是不是因為說「結束」說久了,說疲了,自己內心有點不相信了呢?到底有沒有一點點動搖,我想只有自己最清楚,那可是致命的!

師父講:「允許你慢慢的提高」[3],我悟到這裏面包含了循序漸進、不走極端的法理。每次師父新講法後,自己總是感覺好像被抽了一鞭子一樣,可是跑不了幾步,慢慢的又緩下來了。究其原因,是因為自己給自己定了一個不切實際的目標,好高騖遠。一段時間後,堅持不了自己所想要的,精進的信心又被現實中不爭氣的自我表現一點一點消磨殆盡,陷入了人中的惡性循環。冷靜想一想,這怎麼能是大法修煉人的表現呢?大法修煉者應該是具足智慧的,我想那個智慧裏面就應該包含了對自我內外的把握吧!從法理上悟,不好的習慣與觀念在另外空間都是實實在在的物質,像山一樣高,一步跨越是很難的,特別是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干擾與破壞因素,如果自己不從法上提高,那也是破除不了的。

對於「循序漸進」這一點,再舉個例子。我是修煉二十多年的老弟子,然而堅持煉功是最近兩年才做到的。剛得法的時候,對法的理解沒有那麼深,對於煉功也不太重視。後來,邪惡迫害來了,煉功更是鬆懈了。現在,從年齡上看,我也步入中年了,從常人的理來講,堅持做一件事情,應該是比較穩定的。可是,一個突出的矛盾是,沒有時間。白天要工作,晚上要打真相電話,週末要出去講真相,還有家裏的事情,還要擠時間學法。那麼,要找時間煉功,也只好從睡眠中擠時間了。

我也下過決心,減少睡覺時間,早起煉功。鼓足了勁兒,堅持了三天,第四天就堅持不住了,於是乎大睡一場,把前幾天缺的覺都補回來了,甚至還多睡了。信心也被打擊了,家裏人也拿我當笑話說,「君子立長志,小人常立志」。

師父說:「我早就說了,你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你們還要等到甚麼時候?!沒有時間了。」[4]學到這裏的時候,我心裏真的有點慌了,覺的自己來不及了。特別是後來身體上的消業過關,也促使我真的下了一個最大的決心,早起煉功。

這一次我還真的堅持久一點了。可是,大約一週後,實在是撐不住了。具體表現是,學法讀串行了,煉動功都煉錯了,開車的時候暈暈乎乎的,上班也是哈欠連天的。妻子鼓勵我要堅持下去,說挺過這一段時間就好了。我覺的修大法不應該是這樣的狀態,仔細思考後,我還是決定放棄。因為我覺的這種強為是執著,是在走極端。

那麼,怎麼辦呢?其實,我發現在《轉法輪》中師父早就開示給我們了,在另外空間我們身上的業力,師父幫我們消去一半,剩下一半比山還高,只能把它分成無數若干份來讓我們過。對於我來說,減少睡眠擠時間,這是一個大關,我是很難一步跨過去的,只能循序漸進,一點一點的過。

法理上悟明白了,我就得在實踐中抓緊來做了。我給自己制定了一個「百日計劃」,最開始的時候,我把睡覺時間按照當時我的情況定為六個半小時,堅持了一百天;再減少到六個小時,又堅持了一百天;再減少半個小時,又堅持了一百天。如果中間感覺自己還沒有達到要求的話,我不急於減少睡眠時間,而是多堅持一百天。記的有一次,還沒有到一百天的計劃,但是早晨我自動就提前半小時醒了,也不需要鬧鐘了,還不是一天這樣,接連好幾天都是,我就知道我可以再減少半小時了。直到現在,我的睡眠時間約四小時十分鐘,這和當初六個半小時比,的確減少了很多。最關鍵的是,在這期間,雖然有的時候還是比較睏,但是可以忍受的了,沒有出現上面提到的那種非常不好的狀態,在上班工作和學法煉功上都還比較好。

經過一段時間的堅持煉功,我體會到煉功非常重要。同時,在打坐的時間上我也嚴格要求自己,循序漸進的一點點延長。自己怎麼對待這些也會體現出自己的心性,也都包含著需要自己提高的因素在裏面。隨著煉功時間的延長,自己的忍耐力也在一點點增加,而且這些又反過來促進自己抓緊修煉。從某個角度看,「煉」中有「修」,「修」中也有「煉」,相輔相成。

另外,我悟到對煉功還得有一個純淨的心態,不是抱著要身體健康,也不是要減緩衰老,更不是抱著求這求那的心,哪怕一點點的有求都不能要。我們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又要修,又要煉,也就是說煉功是大法修煉的要求。按照大法的要求,聽師父的話,我想以這個為出發點應該是比較純淨的吧。同樣的事情,內心的出發點只是一點點的不同,但是其結果卻是大不相同。

真心希望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都能夠珍惜還有的時間,嚴格要求自己,循序漸進的一點點做好,抓緊實修。

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有為〉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西蘭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