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反迫害集會 國會議員致信支持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六日】(明慧記者李欣慈英國報導)十八年前,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前黨魁江澤民集團一意孤行,對法輪功發動了非法的文革式的瘋狂打壓和迫害。

十八年來,全世界七十八個國家和地區的法輪功學員以堅韌不屈的精神、和平理性的反迫害,持續不斷的向世界講述法輪功真相,呼籲正義聲援,共同制止中共對信仰「真、善、忍」的修煉人群體滅絕式的迫害,特別是中共活摘人體器官販賣的罪惡暴行。

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三日,為紀念和平理性反迫害十八週年,英國法輪功學員和歐洲天國樂團在倫敦中使館前舉行了反迫害集會。

'圖1:反迫害十八週年,英國法輪功學員在倫敦中使館前和平抗議,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的殘酷。'
圖1:反迫害十八週年,英國法輪功學員在倫敦中使館前和平抗議,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中共迫害的殘酷。

'圖2:歐洲法輪功之友副主席約翰﹒迪先生在集會上發言,表達對法輪功學員的支持。'
圖2:歐洲法輪功之友副主席約翰﹒迪先生在集會上發言,表達對法輪功學員的支持。

當日上午,英國法輪功學員在倫敦中使館前舉行和平抗議集會,多位國會議員為當天法輪功學員的反迫害集會發來的支持信函,他們在信中表達了對中共迫害及強摘人體器官的譴責。

國會議員:國際社會應當聯合起來共同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圖3:國會議員伊恩﹒穆雷(Ian Murray MP)'
圖3:國會議員伊恩﹒穆雷(Ian Murray MP)

國會議員伊恩﹒穆雷(Ian Murray MP)在支持信中寫道:「從迫害開始到現在已經十八年了,這場不該發生的迫害仍在繼續,這是不能接受的。」

「中共政府應該對強摘器官的指控負責。」他寫道,「並且,國際社會應當聯合起來共同反對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並團結一致反對一切形式的種族主義和不平等。」

'圖4:國會議員克里斯﹒羅(Chris Law MP)'
圖4:國會議員克里斯﹒羅(Chris Law MP)

國會議員克里斯﹒羅(Chris Law MP)寫道:「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還在繼續,……他們在(被關押地)挨餓、被打、被電棍電擊折磨,這些都是對人權的攻擊,我們身在西方必須持續的關注他們。」

「不斷增多的堅實證據在表明,他們中許多人被當作目標──非自願的器官供體,包括腎臟、肝臟和心臟。到底有多少人(被當作器官供體),我們不知道。」

「我們必須持續的向中共的黨魁習近平施加國際壓力,從而促使將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凶繩之以法。」

'圖5:國會議員吉姆﹒香農(Jim
圖5:國會議員吉姆﹒香農(Jim Shannon MP)

國會議員吉姆﹒香農(Jim Shannon MP )在信中寫道:「在七月二十日,我們記下法輪功學員在中國遭受的十八年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因為以真、善、忍為原則的信仰而遭受迫害,迫害摧毀了那麼多家庭、使那麼多的人失去生命。」

他寫道:「儘管掌控所有資源和內部情況,但中(共)至今沒有提供任何的信息能表明強摘良心犯的器官不在發生。」

'圖6:國會議員喬﹒科魯達斯(Jon Cruddas MP)'
圖6:國會議員喬﹒科魯達斯(Jon Cruddas MP)

國會議員喬﹒科魯達斯(Jon Cruddas MP)寫道:「據我所知,因為實踐對真、善、忍的信仰,許多法輪功學員被(中共)當作器官供體,遭到關押和殺害。這令我感到震驚。

「那些的器官移植中的巨大暴利,也讓我吃驚,比如一個肝臟100,000英鎊,一個腎臟48,000英鎊。這可能是中國器官移植旅遊的推進因素,讓人非常關注。我不希望來自英國的人變成這種罪惡的受害者。」

'圖7:國會議員丹尼爾﹒澤奇納(Daniel Zeichner MP)'
圖7:國會議員丹尼爾﹒澤奇納(Daniel Zeichner MP)

國會議員丹尼爾﹒澤奇納(Daniel Zeichner MP)在信中寫道:「英國政府在(強摘器官)這個事情上必須向中國政府提出更深入的問題,並思考該擔任甚麼樣的角色,並且,應與聯合國緊密合作,展開相關的獨立調查。在調查能證實強摘器官不再發生以前,我認為英國政府應該尋找實際可行的辦法,禁止人們從英國旅行到中國去做器官移植。」

「英國政府必須繼續向中國政府提出這些問題,並促使其尊重那些每一個人都應該擁有的自由和權利。」

親身見證修煉大法的美好 迫害的殘酷 呼籲世人快了解真相

兩位來自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述了自己修煉大法獲益,但卻遭到殘酷迫害的經歷。

'圖8:法輪功學員宋美英女士在集會上講述在遭受中共非法迫害的親身經歷。'
圖8:法輪功學員宋美英女士在集會上講述在遭受中共非法迫害的親身經歷。

現居住在英國的宋美英女士,原為北京執業律師,二零零一年六月走入法輪大法修煉。宋女士在發言中說道:「在修煉大法以前,我患有嚴重的鼻炎、咽炎和失眠症。修煉短短幾天後,這些症狀全部消失。更為重要的是我學會了用「真善忍」的標準對待生活、工作和他人,學會了從別人的角度看待問題。法輪功使我越來越善良、寬容、不計較利益得失,我從心底裏感受到清淨、祥和、快樂。」

「二零一零年五月七日凌晨,我開門給七歲的女兒取牛奶的一瞬間,五名警察強行闖入,非法抄家,將我家裏珍藏的法輪功書籍,及手機、MP3和MP4全部搶走,並以此作為綁架、勞教我的依據。」

「在北京市女子勞教所裏,我被非法關押在小號近八個月被罰坐兒童椅,被強行規定同時還要五指並攏雙手平放在膝蓋上,兩腳跟靠緊。獄警指派至少一名‘包夾’全天候監視我,不許我閉眼及做任何規範以外的動作,很快雙腿、雙腳浮腫,屁股坐爛。」

「剝奪睡眠時間是獄警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方式之一,長時間嚴重缺乏睡眠,身心極為痛苦。關押我的小屋非常陰冷,我把家人送來的衣服全部穿上,每天還是瑟瑟發抖。很長一段時間不允許我洗澡、洗衣服,不允許我給家人打電話。我們對法輪功的態度如何決定了警察是否隨時剝奪我們的基本權利。」

'圖9:法輪功學員喬先生在集會上講述親身經歷,揭露中共的迫害。'
圖9:法輪功學員喬先生在集會上講述親身經歷,揭露中共的迫害。

另一位法輪功學員喬先生發言講述了他的遭遇。他說道:「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健康得到很大改善,多年的腸胃不好徹底的好了。心靈也得到淨化,我和妻子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對照自己,努力成為誠實、善良、寬容平和、能為別人著想、樂觀向上的生命。」

「二零零九年六月,我和妻子在自己家中被綁架到國保大隊。之後就是強行逼供、長時間強行銬坐在老虎凳上,一坐就是七十多個小時。」

「我被非法判處三年刑期。在監獄,我被強迫幹重體力活,我當時已六十多歲,被強迫幹挖土方的活。還派一個犯人監督我,幹不動時,或完不成定量就打耳光。中午休息時間,也不許我休息,強迫我面對牆壁站著,下午照樣要幹重體力活。」

「還不許親人探望我或打電話。在身體和精神的雙重壓力折磨下,我出現了糖尿病症狀,血糖高達17.5,併發症狀使原來視力正常的眼睛降到視力只有0.01,腿上皮膚潰爛。而監獄黑窩卻不給醫治。」

學員還表示,他們的遭遇只是中共十八年來迫害的冰山一小角。他們希望聽到法輪功學員遭遇的人們,能去了解法輪功的真相,從而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從內心擯棄中共,選擇站在正義和良知一邊,這也是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