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君老人在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嚴管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一七年七月初,吉林省吉林市法輪功學員王文君的家人去吉林省女子監獄探望被冤判入獄的王文君老人,看見她身體出現不良狀況,血壓高、浮腫等,腿、腳腫得兩隻腳得穿不同號碼的鞋。

家人非常擔憂,於是在七月十三日又去監獄看望王文君,結果監獄不讓見面。據悉,因堅持信仰法輪功,今年六十六歲的王文君老人一直被關在嚴管隊強迫轉化,每天逼迫坐小板凳等酷刑。

家屬找到嚴管隊姓高的警察說明情況。高稱:她剛調到嚴管隊不了解情況,前幾天她學習去了,王文君的情況不知道;後來高又說:我天天跟王文君照面,沒聽王文君跟我說身體不好呀,我們對她很好,監獄裏吃的也好。最後又說:像她這種情況(意思是不放棄修煉)就得這樣對待(施加壓力迫害),這是監區的規定。

這位高姓警察說話前後矛盾,最後終於暴露出監區的「規定」:就得這樣對待,就是用各種手段迫使法輪功學員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

今年六十六歲的王文君老人,因依法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遭打擊報復,於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七日在家中被吉林市船營區臨江派出所十多名便衣警察綁架並非法抄家,家中被翻的一片狼藉。

被警察翻的一片狼藉的家

王文君被綁架到在吉林市昌邑區臨江派出所後,警察逼問王文君老人起訴江澤民的事,問是從哪裏得知的起訴江澤民的消息等?到了晚上,有六人穿黑色和藍色便衣,他們自稱:我就是你們所說的惡警,現在就把你拉到基地(實施酷刑的地方),基地有辣椒水,還有老虎凳。他們讓王文君看血淋淋的人體器官圖,還有人躺著開膛破肚的照片,他們說:「你這麼老了,也不要你的器官了,只能用你的眼角膜。」王文君被驚嚇的失去知覺。過來一個人摸了摸她的脈搏,有一個年歲大的人要給她戴手銬;一個年輕的說:別帶了,真出事了怕搶救不過來。

第二天早上讓王文君簽字承認犯罪,王文君拒絕簽字,被劫持到吉林市沙河子洗腦班強制洗腦,非法關押了八天。

六月二十五日,王文君又被劫持到臨江派出所讓她簽字承認犯罪。下午時,有一幫便衣人員抓著王文君的頭髮打她,一個嘴巴子把她打出好遠,用腳使勁碾踩她的腳背,又說要用電棍電她。警察說:「你再不簽字,就電你」。

二零一五年七月三日,家人聘請了維權律師為其主持公道,律師到看守所會見王文君後,又前往吉林市船營區臨江派出所了解案情,一樓接待民警告之去三樓內勤,內勤聽說是法輪功學員案件,就一問三不知。律師找派出所領導,所長、副所長也均不知去向,律師與家屬與其理論時,來了一名警察,手中拿著一把手槍,(後經查詢此人名字叫徐彥,是王文君冤案的辦案人),態度惡劣,拿槍比劃,引起律師與家屬憤怒,與他們發生爭執。警察自知理虧,最後不吱聲了,但拒不告知王文君辦案人姓名。

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七日,代理律師再一次來吉林市看守所會見了王文君老人,得知王文君在看守所收到了被非法批捕證。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多,吉林市船營法院對王文君非法開庭。庭上只有三名家屬旁聽,其餘都是警察,大約有二十多人。王文君老人為自己作了無罪辯護:控告江澤民是根據國家規定「有案必立,有訴必理」是合法行為。王文君要求法庭調查對她刑訊逼供的人,並懲治打人兇手。吉林市船營區法院所謂法官李忠成在庭上多次制止王文君講話。

最後王文君被冤判三年,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遭受迫害。

二零一七年七月初,家人去監獄會見,剛入監獄時是在一樓,現在是在二樓(都是嚴管隊)。發現王文君身體狀態不好,回來後非常擔憂,於是,在七月十三日又去吉林省監獄看望王文君,結果監獄不讓見面。

目前王文君已被非法關押二年零一個月了,身體有病,年齡又大,家人非常擔憂。

臨江派出所王文君冤案辦案人:徐彥
臨江派出所王文君冤案辦案人:徐彥
船營區法院王文君冤案辦案人李忠誠
船營區法院王文君冤案辦案人李忠誠

拿手槍的徐彥
拿手槍的徐彥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