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八週年 多倫多法輪功學員燭光夜悼(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二日】(明慧記者章韻加拿大多倫多報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獨裁者江澤民為首的中共,對法輪功發動了鋪天蓋地的非法迫害。十八年來,中國大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污衊虐殺,甚至被活摘器官,他們依然不畏強暴,堅持不懈地傳播真相;而海外的法輪功學員也無畏酷暑嚴寒,多方奔走、揭露迫害事實。隨著法輪功學員不懈的和平反迫害以及國際社會的深入調查,法輪功真相在海內外廣泛傳播。

十八年後,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晚,加拿大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燭光守夜,悼念十八年來被中共迫害致死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呼籲各界支持善良、共同結束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

'圖1~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晚,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燭光夜悼。'
圖1~2: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晚,多倫多法輪功學員在中領館前燭光夜悼。

前北京輔導員:18年的堅持只為說一句公道話

'圖3:七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志春'
圖3:七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志春

今年七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劉志春,曾經是北京空軍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也是前北京輔導站的一位輔導員。今晚坐在這裏參加燭光悼念的他神情肅穆莊嚴,他說:「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殘酷迫害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大法學員已整整18年了。我們18年的堅持只為說一句公道話:法輪大法是正法!停止迫害!今晚我們聚集在中領館前,燃起燭光,悼念被邪黨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我們的同修。」

為了跟政府說句公道話,1999年曾參加「4.25」萬人和平上訪的劉志春說:「4月25日12點我就被本單位軟禁在家,不讓出門。到7月1日那天,我同法輪功研究會的於常新同時被帶到北京西山被監禁起來,強制洗腦。後來被江澤民操縱的空軍法院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秩序罪’,被非法判有期徒刑兩年(實際上被關押兩年零4個月)。」

2001年11月1日出獄後,他回到單位大院,又被軟禁在家三年,有專人看管,不讓出大院。2005年初能出大院活動了,但有時也有人跟蹤,電話被監控。

經歷過殘酷的迫害,18年來還堅持修煉和講真相的劉志春回憶了自己開始修煉的經歷,1992年,當時52歲的他,於7月15日至7月24日,和當時23歲的兒子一起參加了李洪志師父在北京南禮士路的二炮禮堂舉辦的第2期北京法輪功學習班。

他按照法輪功的「真善忍」原則,堅持修煉心性,變得更善良、更加寬容、更加真誠。在單位裏或社會上,過去爭強好勝,現在辦事能為他人著想。他在單位大院組建了煉功點、學法小組,還動員了不少同事、親友參加師父的面授班。

劉志春表示:之前的一身病,嚴重的萎縮性胃炎、膽囊炎、腸炎、輸尿管結石、神經衰弱、腎虛、氣管炎……十幾種病,中西醫都看過,均不見效。參加師父辦的第二期面授班後,所有病都好了。而且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按照「真、善、忍」做個好人。我們受益了,想讓更多人受益。後來遭受迫害後,世人被矇蔽了,就需要我們講真相。

海外法輪功學員:呼籲世人一起制止迫害

'圖4:法輪功學員何禹(前排右一)希望迫害早日結束'
圖4:法輪功學員何禹(前排右一)希望迫害早日結束

1999年6月在比利時開始修煉的法輪功學員何禹,今晚和妻子孩子一起參加了燭光悼念,他說:「海外學員18年的反迫害只為能停止在中國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

何禹在比利時獲得分子生物學博士學位後,2004年全家移民多倫多,現在在一媒體公司做經理,他談起修煉法輪功的受益時說:「我修煉後最大的受益就是像中國古代有修養的人那樣不斷提高自己的內境。法輪大法教人要注重去除私心,多為他人考慮,對任何人都是友善和樂於相助的。修煉後我就像整個的變了樣,我太太都說我變好了。」

「不幸的是當時我剛開始修煉一個月,就到了99年的7.20,這麼好的功法在中國是被禁止的,國內學員還受到迫害,我們在海外的學員就開始了講真相、反迫害的歷程。開始時面對中共鋪天蓋地的謊言,我們也不知該如何做,大家就是自己琢磨出各種各樣適合自己的方法,去告訴和呼籲世人一起制止這場迫害。」

「江澤民在1999年開始的這場迫害,是開動一個空前強大的國家機器去壓迫一群和平的有精神信仰的好人,目的是讓這些好人放棄信仰;而這些好人是因為信仰才變成了好人。你看江澤民控制的中國國家機器在幹甚麼荒唐事。所以,為了中國的法輪大法修煉人能獲得和我們在海外一樣的和平修煉環境,18年來我們一直在通過各種方式講真相,從而結束這場迫害。希望這一天能早日到來。」

堅持講真相直至迫害停止

'圖5:6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金菊(中)說:迫害法輪功不停止,我們講真相不停止'
圖5:6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金菊(中)說:迫害法輪功不停止,我們講真相不停止

今年67歲的法輪功學員王金菊自2004年來到多倫多後,一直在景點講真相沒間斷過,她說:「迫害法輪功不停止,我們講真相不停止。」

王金菊曾是籃球運動員,因長年體育訓練,40多歲時已經身體多處受傷,後來發展到生活不能自理,最後癱瘓在床。

她曾經到北京、上海等全國最頂級的醫院尋醫問藥,遍訪各地的著名的外科、骨科及神經科醫生,希望能得到治療,結果未能如願。最後,醫生建議她去辦個殘疾人證,這樣她可以每年領取國家幾百元的殘疾人補貼。也就是告訴她,她的後半生得與輪椅為伴,再也沒有希望站起來了。

在極度的痛苦無望中,有一天,王金菊的朋友送來一本《轉法輪》,當讀完《轉法輪》,她感到書中談到的種種社會現象、人的幸福與苦難的根源等等,把自己所有的疑惑全解開了。金菊立即找到煉功點,開始了修煉。

煉了不到一月,她突然又癱在床上起不來了。家裏人都著急上火,可金菊卻格外平靜:「我想,自己的身體反正用藥也醫治不了,何況都已得法了,即使就這麼死了,下輩子接著修,沒甚麼可遺憾的。我就靜靜地躺在床上抓緊時間讀《轉法輪》。就在第七天,我突然能自己翻身了,我試了試,能坐起來了,能下地,能站起來了!身體有脫胎換骨般的變化,比我年輕打球時的巔峰狀態還要輕靈,走路輕快得像要飄起來!」

加拿大的冬天天寒地凍,金菊和同修幾乎每天都去多倫多電視塔,跟來旅遊的中國人講真相。「法輪大法的神奇在我身上發生了,我怎麼能不相信呢?!所以我從來沒動搖過,一秒都沒動搖過。迫害中,我三次被抓,姐姐被判八年半監獄,妹妹被注射不明藥物造成失去生命,我都無恨無悔,一直堅持給世人講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人們儘早脫離中共邪黨。」

她最後說:「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呼籲善良的人們支持反迫害,讓更多的人知道事實的真相來制止迫害。迫害不停,我們講真相反迫害不停。」

巴基斯坦移民:我們一家一起參加悼念

'圖6:巴基斯坦新移民Ravi一家加入法輪功學員的燭光夜悼,表示支持'
圖6:巴基斯坦新移民Ravi一家加入法輪功學員的燭光夜悼,表示支持

巴基斯坦新移民Ravi一家剛好今天搬到活動地點的附近,他說:「前段時間一天經過中領館門前,我接到了一張有關法輪功的傳單,我知道了這個團體在中國是被殘酷迫害的,還被活摘器官。今天我們剛搬到這來,我的女兒Chanchal看到這麼多人,這麼肅穆的場面,她一定要出來參與到他們中去,所以我們就和她跟法輪功學員坐在一起,參加今晚的悼念活動。」

'圖7:Chanchal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圖7:Chanchal支持法輪功學員反迫害

她女兒Chanchal認真地看著傳單說:「我一定要上網好好了解一下,我一定會支持他們的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