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法後丈夫的肝癌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多年在大法中的修煉使我體悟到了師父的偉大,師父的慈悲,大法的超常和大法的神奇!我要寫的很多很多,可是每當我提筆時,都被這止不住的淚水打亂了思緒,我真的不知用甚麼樣的語言和文字來感恩師父的慈悲救度,且不說我得法後全家人的身心健康和家庭的和睦。今天我要說的是,發生在丈夫身上的奇蹟。

「嘎嘎」幾聲丈夫骨折的肋骨接上了

丈夫雖然沒有修煉,可他相信師父相信大法,對我修煉非常支持,時而給我提高心性,時而幫我過關,因此在法中他也受益匪淺。

幾年前的一天,丈夫在工地打工,幹活時不小心掉進兩米多深地溝裏,大夥把他救上來,清醒後,老闆就把他送到醫院,後腦縫了三、四針,腦水腫,肋骨多處骨折,大夫要求住院治療,丈夫說不用住院,大夫說必須住院,你這樣回去。三天必保返回來。

這時老闆也建議丈夫住院治療,丈夫說沒事,就這樣,老闆騎著摩托車把他帶到工地,丈夫又騎著自行車回家了。

一進門,我驚呆了,我看著他滿身的血跡,頭上纏著紗布,問他怎麼了,他就講了經過,他說,當我清醒了,心裏就一直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丈夫說:「我騎自行車往回走時,這肋骨就直嘎嘎響。」說著,他就進了衛生間,一邊沖洗,一邊按摩兩肋,他說:「就聽‘嘎嘎’幾聲肋骨就接上了。」我知道這是師父藉著他手,給接上了。

他上床後,我就開始給他念師父講法,就這樣養了三天,丈夫就能下樓了,半個月後,又返回工地幹活了,知道的人都說太神奇了!

學法後丈夫的肝癌好了

二零一五年四月的一天,丈夫下了夜班,第二天中午睡醒覺,突然腹部疼痛,我看著他疼的越來越重,我就把外甥叫來,陪他到醫院去檢查。

外甥來了,讓丈夫起來,這時丈夫就頭搭在我的肩上,手開始抽,他說,我不行了,當時我邊哭邊喊師父救救他,慢慢他緩過來了。

我又叫來另一個外甥,兩個外甥把他架到車上,拉到醫院,經檢查,大夫說是肝癌,必須做手術,家人建議我們到哈爾濱腫瘤醫院,我把家人的想法告訴了大夫,大夫幫我們租了車,已是晚上七點多了。可是沒等出城,丈夫就休克了,我們又返回醫院。

大夫說馬上手術,開刀後,大夫叫家人進去,外甥進去一看,好大的一個瘤子已經開花了,大夫說,這手術不能做了,怕下不來手術台,就這樣,把裏面的血處理一下,又縫上了。外甥從手術室出來,兩手捂著臉哭。

到十點多鐘,刀口縫合後,把丈夫推進重症監護室。大夫告訴我們醫療費昂貴,並且丈夫沒有醫療保險,大夫告訴我他不能好了。有的大夫說,能活五天,有的說不能活著出院,還有的大夫建議我們把他抬回家,打消炎針維持著。

我聽大夫說的這麼嚴重,就通知親人來見他一面,並且準備了後事。丈夫身上插著很多管子,看起來很痛苦,我不忍心拔下管子放棄治療,到了第三天,同修們來看他,有的拿錢,有的拿東西,有的把師父的講法錄音放給他聽,並給他講修煉故事。

他不停的一直聽師父講法錄音,每天我和幾位同修圍著他床邊,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樣丈夫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可是人瘦的皮包骨,躺在床上不能下地。

到了十三天,大夫一邊拆線一邊對丈夫說:「你這病也就這樣了。」我們付了五萬元的醫療費,在五月十三日這天把丈夫抬回家。

回來後,同修來我家,給丈夫念師父講法,晚上一夜一夜的聽師父講法,就這樣丈夫漸漸的好起來了,當他坐起來,就跟我們一起學法,一個月後,開始跟我一起煉功,現在他已經修煉兩年了。

感謝師父的救命之恩!

在此,也感謝同修們的關心和幫助!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21/學法後丈夫的肝癌好了-3512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