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繞房子修心性 同修助我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把圍繞房子問題修去人心的過程寫出來與大家交流與分享。這個修心的過程讓我在向內找時看到自己的各種人心,並在實修中修去這些不好的心。

二零一五年冬,弟弟和弟媳(都是同修)買了一個單元房。買房時他倆就說:這個房子給同修用,如果有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都可來住。弟弟讓我負責裝修事宜,我忙了一個半月,房子終於裝修好了。

我的一個表姐也是同修,我稱她為「靜表姐」。她租的是個單間,住處環境很不好,干擾到她學法煉功,大家都覺的她應該換個環境。

因表姐就像一面鏡子,映照出了我的各種不好的人心。在此,感謝靜表姐幫助我提高。

在表姐的挑剔中修自己

當表姐第一次看到新房子時,對我的裝修很不滿意:開放式的廚房不應做棚頂造型,不好看;在廚房與客廳之間應該打個吧台,這樣才實用;廚房留小了;地面磚要是白顏色的會更好,她家就是白色的;臥室整面牆的衣櫃不應讓木匠做,買個現成的多好,她家的衣櫃就是成品,既經濟又實惠,非常好用,我這樣又費錢又費時間等等,總之,這個房子在她眼裏一無是處。

屋子是按簡潔、明快、大方的格調裝的,是我設計的,我以為並無不妥之處。表姐說的這些我只贊成那句說我浪費時間這句話,其它的我都不以為然。對表姐我只簡單解釋一下為甚麼這麼裝,然後說:「現在已經裝完了,已經這樣了,不可能拆了再改。」我還沒意識到提高的機會來了。

其後的日子,我又見了表姐幾次,每次表姐都會說起她對我裝修的房子的不滿意以及她家的裝修。頭兩次我還能守住心性,第三次再聽到她沒完沒了的叨叨,心裏就有點不滿了,但我馬上意識到了這個心。就說:「靜姐,你將就著住,其它的不能改了,但你要喜歡吧台的話,我可以馬上找木匠來打一個。」靜姐也意識到了自己的不妥,沒有同意。

又過了一些日子,當靜姐又說起裝修時,我的人心一下全冒出來了,心想:這怎麼也是個新房子呀,怎麼說也比你住的那個破單間強太多了吧!怎麼這麼挑剔呢?平時看你心性也挺好的,咋還挑起來沒完沒了了呢,這也太過分了吧!那時自己也忘了自己是煉功人了,也不管是否傷人就對她說:「靜姐,因為這不是你的房子,所以裝修時也就沒徵求你意見,你只負責住就行了,不負責挑。」我緊接著又說:「你老提你家衣櫃啦、地磚啦如何如何,你好好向內找找,是不是執著家了?當然,我也得向內找。」

我嘴上說向內找,心裏卻很不舒服,一下子又想起了裝修時的狼狽狀:為了省錢,整個裝修過程都是我自己跑料,裝修完清理垃圾也基本都是我自己收拾的,沒雇人,每天弄得灰頭土臉還累的夠嗆,結果還讓人挑出一大堆毛病來,心裏這個委屈!見到同修甲,馬上訴苦,最後還下個評語:「靜姐也太有個性了!」同修甲看了看我,很認真的對我說:「你看到靜姐太有個性,就是你太有個性了,你找找自己。」

我一下愣住了。師父講過這方面的法:「如果這件事情絕對的與你沒有關係,沒有你應該去的心,那麼這件事情就很少會發生在你身上。」[1]

回家後,我靜下心來找自己:我不願意聽不好聽的話,有不願讓人說的心,有抱怨之心、委屈心、不平之心、很強的爭鬥心,別人一觸及我立刻就要反擊,而且言語尖刻,不善。靜姐挑毛病時,我都不以為然,這是在執著自我而且不謙虛。她在強調她家的裝修,我不是把對房子的執著也都裝到房子裏了嗎?例如:顏色、每件物品的選擇、大小、擺放及風格、整體效果等等,都是我滿意的,甚至裝修超出預算我自己往裏添錢;說靜姐執著家,其實正是我的執著呀,自己不是一直在渴望著能有個自己的家、安定的生活嗎?!

一九九九年春我把自己住的房子讓給了公婆,從那以後一直在租房或借住中生活,經常性的搬家。加之中共邪黨迫害大法弟子,抄家、軟禁、非法關押、失去工作等等,在這個恐怖的環境裏,內心深處是如此的渴望安定與寧靜,對人間這個客店是如此留戀,如此的執著。自己看別人卻不知看自己,同修是鏡子啊!師尊是利用靜姐的表現讓我找執著、修自己啊!這一找就找出一大堆執著心,而且同修不指到腦門上都不向內找。

師尊說:「修煉人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2]可我老想不起來用師尊給的法寶,這心性可真夠差的。我心裏跟師尊說:這些心我都不要,它們也都不是我,我要正念清除它們。「割捨非自己 都是迷中癡」[3]

表姐借用房子中修自己

二零一六年冬,靜姐去外地她的孩子家小住。一天,靜姐來了個電話,大意是孩子要回來結婚,想借用一下弟弟的房子。這個房子我正掛牌往出賣,沒住人。我聽後,一秒鐘不到,就閃出如下思想:你孩子結婚用這房,我還怎麼賣呀?你們住在那兒,屋子弄得亂糟糟的,東西擺一地,人家買房的一看咋買呀,而且晚賣出去一個月就得多付一個月的貸款……,好在這個利益心和私心一出來我就能抓住它,我問自己,要是我親姐姐家孩子結婚,我能有這些想法嗎?

我答應了表姐,但心裏還是有些不願意,時不時的就往上返,還是不想借給她用,念頭冒出來,我就往下壓,心想要有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就好了。說來也巧,某同修無意中說起她孩子結婚時是租的賓館婚房,我似乎一下就找到辦法了。我給我家親屬打電話,因為他正好在我們本地高檔賓館當經理,可以做主把最好的婚房以低價租給我。我打電話給靜姐,告訴她我定了兩間婚房,房租我來付,作為給孩子的結婚禮物。

相比我的高興,靜姐的回答卻很遲疑,她說要和孩子商量一下。晚間告訴我說孩子不願用婚房。我聽後,抱怨心就往出冒,好在這心一出來我就發現了。我又向內找還藏著哪顆心?還有利益心,利益心的背後藏著一顆為私為我的私心。師尊告訴我們要為他人著想,修成無私無我的正覺,靜姐是覺得有這個必要才會借房子,我為甚麼就不能善意的去理解並幫助呢!我該修去這個「私」了。

找到了這個執著心,心就平靜了。但師尊也說了:「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4]

幾天後,母親來了,見面就對我說:「你靜姐向你要床墊子、要鍋、要棉被,讓你把床也給她拉去。」我的心一下又起來了,當場就抱怨上了:「床墊子我只一個,她自己也有,怎麼不拉她自己的;鍋給她拿去,我也要吃飯啊;那床搬家時都卸成板了,又不是實木的,折騰兩回還能用了嗎?她咋這麼自私呢!」我憤憤不平。

母親走後很久我才平靜下來,想起布袋和尚修成前的一則修煉故事:調皮孩子要他的要飯碗,他給了;要他的上衣他也給了;最後還要他身上唯一的褲子,他脫到一半的時候,有婦女走來,他哈哈一笑,圓寂了,修成了──修煉人對世間的一切都是要捨的。我來到師尊法像前對師尊說:「師父,我知道,靜姐幫我提高來了,我不能生她的氣,我得謝謝她,她讓我看到了執著於物的這顆心,還有為私為我的這顆心。」於是我大聲的發自內心的說:「謝謝靜姐!謝謝靜姐!」
雖說自己甚麼理都明白,但抱怨心有時還往出冒,冒的時候我就對自己說:「快謝謝靜姐!謝謝靜姐!謝謝靜姐!」很快這心就冒的越來越少了。

時隔幾天,靜姐又打電話來讓我去她家幫她找東西。剛一開門,就聞到了臭氣,原來她住處的下水道堵了。師尊說:「今後你們遇到的問題都不是偶然的,請你們要有這個思想準備。」[5]能讓我看到下水道堵了,那就是在提醒我:是我這堵了。就是說,我還沒完全放下靜姐的事。我對自己說:「都堵成這樣了,你還執著啥呀,靜姐要啥給啥,不沒讓你傾家蕩產嗎?何況人家還沒要,只是借用,你有啥捨不得的,咋這麼執著呀!給!把你最喜歡的、最好的給她拿去!」說完後心裏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那是一種放下後的輕鬆。

在那時我覺得所有心都放下了,後來發現還有:用完房子後,靜姐告訴我都收拾乾淨了。過了幾天,一同修去了那裏,對我說:「咋整的,屋裏有不少頭髮,特別是地腳線的邊上,我給你收拾乾淨了。」我謝了同修。又過了幾天,有人要看房,我帶人進屋後,看房人四處看,一邊看一邊評價,看到抽油煙機時說:「哦,還是磨砂的」說完還去摸了一把,又說:「不是啊!」我的臉一下就熱了,是透明玻璃上掛的油漬又落上了灰,看起來像磨砂的。我忍不住心裏抱怨:「這靜姐,用完咋不給收拾乾淨呢!」但我馬上意識到,我不應該抱怨,靜姐沒擦自己就擦乾淨唄,有啥好抱怨的。又過了幾天,發現床頭後面掉了一塊板,第一念又是抱怨:咋不告訴我呢,那些天隔壁鄰居裝修,正好讓木匠給修修。抱怨完才反應過來:我咋又向外看了呢!

寫出此文後,我和同修交流,談到這一年間的變化。我說:「一年前我遇事根本想不起來向內找,非得人家戳到腦門上了,我才去看看自己。現在我的第一念多數還是先向外看,但好在能馬上意識到了。」同修說:「啥時第一念出來就找自己,你就會修了。」另一位同修聽到後,也走過來對我說:「是啊,以前我也不會修。現在我天天背法,背完後我就用法對照一天的思想和行動,看看哪塊不在法上。」

我聽後很汗顏,我和同修相比,這境界差的太遠了!師尊借同修的話在告訴我如何能更精進,快點在法中歸正自己。師尊真的是在看護著每個弟子,即使是最不爭氣的弟子也沒有放棄,師尊的洪大慈悲真是無以言表!

最後,我用師尊的話與同修共勉:「修煉是修人心、修自己,當有了問題時、有了矛盾時、有了困難與不公平對待時,還能找自己向內看,這才是真修煉,才能不斷的提高、才能走正修煉的路、才能走向圓滿!」[6]

謝謝師尊!合十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去執〉
[4]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5]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6]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台灣法會的賀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