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迫害十八週年 澳洲昆士蘭學員傳播真相(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日】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五日,在「七二零」法輪功學員反迫害十八週年到來之際,澳洲昆士蘭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布里斯本市中心廣場舉行講真相,徵簽活動,呼籲人們關注這場在中國發生的曠日持久、延續至今,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血腥迫害,並制止迫害。許多路經此地的人紛紛駐足了解真相,並簽名支持制止迫害,有的中國人現場三退。

'圖1:澳洲昆士蘭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布里斯本廣場舉行「七二零」反迫害十八週年紀念活動,呼籲停止迫害。'
圖1:澳洲昆士蘭部份法輪功學員在布里斯本廣場舉行「七二零」反迫害十八週年紀念活動,呼籲停止迫害。

'圖2:許多民眾駐足了解真相,並簽名支持制止迫害。'
圖2:許多民眾駐足了解真相,並簽名支持制止迫害。

西方民眾:「活摘器官是不可容忍的犯罪!」

法輪功也稱法輪大法,或大法,是由李洪志先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傳出的佛家上乘修煉大法,以真、善、忍為根本指導。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發動了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引發全球法輪功學員反迫害、講真相活動。這場迫害不僅針對法輪功學員的真、善、忍信仰,也針對所有人的道德原則和精神價值進行摧毀。

來自英國的凱文﹒阿福拉比(Kevin Afolabi)和來自法國的麗婭﹒瓦瓦薩爾(Léa Vavasseur) 是一對到澳洲來旅遊的情侶,他們了解真相後非常震驚,在徵簽簿上簽名支持制止迫害。凱文說,他爸爸在中國上海、北京工作過六年。在光鮮的大都市的外表下,沒有想到中共對人權的迫害如此殘酷,而且持續了這麼多年。凱文和麗婭表示,他們一定要讓所有的朋友都來關注這件事情,曝光邪惡的迫害。

'圖3:德國青年耶斯﹒亞歷山大:「活摘器官是不可容忍的犯罪!」'
圖3:德國青年耶斯﹒亞歷山大:「活摘器官是不可容忍的犯罪!」

耶斯﹒亞歷山大(Jess Alexander)是一名持打工度假簽證來到澳洲的德國青年。他了解真相後非常震驚、憤慨,立即簽字反迫害。「活摘器官是不可容忍的犯罪!」他說。得知美國國會眾議院去年六月通過決議案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他表示,更多的國家政府應該對此作出反應,制止罪惡。

'圖4:尼奇﹒索瓦(Nich Sowa)及米歇爾﹒迪亞斯(Michelle Dias)夫婦表示:「對活摘罪行堅決說‘不’!」'
圖4:尼奇﹒索瓦(Nich Sowa)及米歇爾﹒迪亞斯(Michelle Dias)夫婦表示:「對活摘罪行堅決說‘不’!」

尼奇﹒索瓦(Nich Sowa)及米歇爾﹒迪亞斯(Michelle Dias)夫婦是本地的居民。他們聽說活摘的真相後,心情非常沉重。他們說:「我們必須對活摘罪行堅決說‘不’!你們今天的活動非常重要,人們都必須來了解在中國正在發生著甚麼。」他們表示,當今時代,社交媒體的力量非常重要,他們會利用社交媒體傳播真相,支持法輪功反迫害。

中國人聽真相,三退保平安

活動現場,也有不少來自中國大陸的民眾。王先生和太太帶著上中學的女兒一家三口來澳洲旅遊。在活動現場,他們一家人和法輪功學員交談良久。王先生說,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和平上訪,他當時正在北京上班,當時的公司就在府右街附近。他看到法輪功學員非常平和,絕不是中共造謠污衊的所謂「圍攻」中南海。自己的大學同學也有修煉法輪功的,自己平時也喜歡上網翻牆看大紀元,看海外自由真實的信息,所以對法輪功真相比較了解。他說江澤民直接執政以及隱形操控政局的二十三年,給中國社會造成巨大災難。特別是對法輪功的迫害造成道德層面的全面失控,各種社會問題越來越大,留下爛攤子。法輪功學員勸他們全家三退,他們欣然同意並表示感謝。

來自江蘇無錫的美慧(化名)是昆士蘭大學的一名留學生,她了解到法輪功的真相也深表震驚。她說中共拋出「天安門自焚」偽案時,當時她才幾歲。後來上學時,也受到中共洗腦,被灌輸了污衊法輪功的謊言。她很高興學員給她講了真相,並同意化名三退,還表示回家要給爸爸媽媽講法輪功真相,幫助他們也做「三退」。

清華博士生歷史見證「七二零」

在活動現場,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的見證人原清華大學博士生大衛(David)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早晨,我到煉功點準備和學員一起煉功,結果沒見到幾個學員。有個學員說,大家都去中辦、國辦上訪去了,因為中共在七月二十日凌晨全國各地同時大面積搜捕法輪功輔導站站長、煉功點負責人。於是我和幾個學員也一起到府右街上訪。來到上訪地點,見大街上有很多來自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警察把我們用公共汽車強行拉走到豐台體育場,到了晚上,用公共汽車把我們拉到郊區野外強行疏散了。我當天回到清華大學,發現明慧網已經被封鎖,立即用海外代理服務器聯上明慧網,把當天的見聞以及國內事態發展情況報導到明慧網。同時立即給美國白宮總統信箱發電子郵件,給各大全球媒體,如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等駐京記者站發電子郵件,就中國發生的迫害法輪功緊急事態,向國際社會尋求幫助。」大衛介紹說,接下來幾天他每天都去上訪,因為不配合警察,多次遭到暴力毆打,一次T恤衫被撕裂成一條條的掛在身上,一隻鞋被打掉了。同修給他找了一個塑料袋套在腳上,他一扭一扭的回到住處。大衛說:「有很多感人故事,比如河北有位學員要到北京上訪,但是路口都已經被封鎖了。他就脫光上衣光著膀子,手裏拎著啤酒瓶,搖搖晃晃的假裝喝醉酒,因為法輪功學員不抽煙不喝酒的,警察誤以為他不是法輪功學員,於是讓他混過了關卡。後來這位學員輾轉來到北京。還有位學員來自東北,來京上訪露宿街頭。他對旁邊的法輪功學員說,自己錢包丟了,兜裏只剩下一點零錢,不知道該怎麼辦。後來他迷迷糊糊睡著了,等到第二天大清早醒來,一摸口袋,兜裏被人揣進去三百元錢。顯然是素不相識的同修幫的忙,他感動的熱淚盈眶。這麼多人來到北京就想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法輪功教人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是政府錯了。」七二零以後,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逐步升級,大衛後來被中共判刑四年,判勞教兩年半,因堅持信仰被中共酷刑折磨,九死一生。二零一三年他來到昆士蘭大學攻讀博士,得以逃脫中共魔掌。

澳洲聯邦議員流淚支持法輪功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開始啟動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以後,身在澳洲的法輪功學員非常著急。南昆士蘭大學文學院講師趙女士回憶當年的情景,她說:「一個上億人修煉的這麼好的功法被禁止、被迫害,簡直是不可思議。」趙女士是通過她母親的介紹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她母親原來是北京月壇公園煉功點的,九五年開始修煉後,關節炎、高血壓、心臟病全好了。趙女士通過修煉法輪功,也身心受益。面對鋪天蓋地的污衊誹謗法輪功的謊言,面對不斷升級的迫害,趙女士感到非常著急,她自己印製了一些真相傳單到公園裏散發,給中國政府寫信,向本地媒體講真相,向本地議員及政府官員講真相。二零零零年二月,五十九歲的山東省濰坊市女法輪功學員陳子秀在經歷了棍棒毆打、電棍電擊、赤腳在雪地裏爬等酷刑後帶著累累傷痕被活活打死。趙女士得知後,來到當地一個聯邦議員辦公室。趙女士就跟那位議員講了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讓他通過外交部向中共提出抗議。趙女士說:「當時這位議員眼圈紅了,滿眼淚水,說:‘我們不知道這個情況,謝謝你告訴我,我今天下午就打電話告訴外交部長,讓他關注這件事情。’」十八年來,趙女士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都不斷地在為法輪功反迫害而奔波,終於使法輪功真相大白於天下。

十八年前的七月二十日,中共開始了鋪天蓋地的對法輪功的鎮壓,江澤民甚至叫囂三個月消滅法輪功。十八年來,法輪功不但沒有被消滅,反而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成為和平理性反迫害的典範。而江澤民因為迫害法輪功犯下「反人類罪」、「群體滅絕罪」等多項罪,

被二十多萬人起訴至「兩高」,在海外三十多個國家被起訴。二億七千萬「三退」大潮也說明,中共解體的日子不遠了。

「天理昭昭、善惡必報。法輪功高德大法蒙受的千古奇冤昭雪的日子不遠了。」大衛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