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兒女被害死 吉林省東豐縣紀鳳蘭老無所依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省報導)紀鳳蘭老人,是吉林省東豐縣橫道河鎮雙合村一個普通的老太太,今年六十八歲了,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身心健康,一雙兒女也為此相繼修煉做好人。可是自從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以來,紀鳳蘭老人全家遭受滅頂之災,一雙兒女被迫害致死,老人十幾年來無依無靠,生活艱辛。

紀鳳蘭老人的兒子沙國林,修煉大法前,曾經偷東西,通過學大法,按真、善、忍做好人,把所偷的東西照價賠償,身體也恢復正常無病。

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發生後,沙國林照常修煉、講真相。在二零零零年,沙國林被惡警綁架,非法判刑一年。回來後,沙國林還是堅修大法,講真相。

在二零零二年又一次被綁架,非法判刑一年半。這大概是二零零二年春天的事情,橫道河鎮派出所沒有任何理由非法闖入沙國林家,三個惡警猛撲過來,一下子按住沙國林,非法送入東豐縣看守所,一個所長大概姓遼(音),還有一個姓宋的。

沙國林在看守所用牙刷把在牆壁上寫「法輪大法好」,遭暴打,光臉就腫的有兩張臉那麼大。回來後,沙國林還是繼續堅修大法講真相。

在二零零四年,沙國林和母親紀鳳蘭因散發真相傳單,被橫道河鎮派出所綁架,參與的惡警有一個姓謝的,還有一個姓劉的。沙國林被非法勞教三年,紀鳳蘭被非法勞教一年半。惡警們加重迫害沙國林,不是他掛的條幅也說是他掛的。沙國林被非法勞教於長春朝陽溝勞教所。

在朝陽溝勞教所,沙國林到底遭遇了甚麼樣的迫害,一直以來無從考證,(希望知道真相的正義人士投稿明慧網曝光真相)大約被非法關押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吧,家人接到長春朝陽溝勞教所通知,叫去領人。人們看到沙國林肚子腫的發亮,挺老大,比婦女懷孕還大,走路都走不動。

親屬接回後,直接送沙國林去東豐縣醫院抽水,治療十多天,自己掏錢花了兩千多塊,之後沙國林就是咳嗽,體力一直處於透支狀態。

大約在二零零五年春天,橫道河派出所惡警有一次毫無理由闖入沙國林家中,將沙國林非法關押在東豐縣看守所,沙國林絕食抗議後放回。

由於數次受到嚴重迫害,沙國林身心不堪重負,於二零零六年夏曆六月二十八日在東豐縣醫院,肺部嚴重積水,含冤離世,時年僅三十三歲。

紀鳳蘭的女兒沙國豔,因為修煉大法,被自己丈夫黃福軍反對,經常遭遇家庭暴力,也於二零零六年死於宮外孕。

紀鳳蘭本人也遭遇了多次迫害。大約在二零零二年,兒子沙國林被非法抓捕後,紀鳳蘭也相繼被非法抓捕,在東豐縣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兩個月。二零零四年和兒子散發真相傳單,被非法勞教一年半。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一大隊,大隊長姓閆,是個女的,紀鳳蘭遭遇強制「轉化」。

二零一五年和二零一六年,紀鳳蘭兩次被非法抓捕到遼源市看守所,第一次是因為參與起訴惡首江澤民,第二次是毫無理由非法抓捕,都是橫道河鎮派出所幹的,每次都四五個人。

還有一次是二零一五年訴江之前的一年,大隊書記外號「劉老五」,看起來大概四五十歲,騙紀鳳蘭,說:「指定一會就回來,不回來,我是你兒子!」把她強行拉到橫道河鎮政府,後又拉到東豐縣公安局。當時公安局有個大概姓曹的局長,告訴說:「上頭有人來,就說不練了,不來人,就不用說。」這紀鳳蘭才明白她是給他們充數去了。在那裏呆了一天,上頭沒來人,才放她回家。

紀鳳蘭老人在第一次被迫害時,家中被搜走電視機和播放器,還有師父法像和幾本大法書籍,二零一六年,所有大法書籍都被惡警搶走,導致紀鳳蘭一股火,半身癱瘓,住了院,腿腳至今還不靈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