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玉永被天津看守所害死 家屬要求檢察院調查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法輪功學員楊玉永與妻子孟憲珍於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天津武清區看守所,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楊玉永被迫害致死,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耳朵、眼睛裏都有血,兩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也有竹籤紮過的痕跡。

楊玉永
楊玉永

七月十二日凌晨三點多,當局派出了十四輛警車、上百警察搶走屍體,送到中醫院東側的陵園。並對前往陵園看望的人要求登記、錄像。警方還揚言:「煉法輪功的人不許去,誰去抓誰。」

七月十二日下午,在家屬的一再要求下,看守所才讓楊玉永妻子孟憲珍見最後一面。孟憲珍在看守所看到過楊玉永從小號出來,非常擔心他受酷刑,此時看到楊玉永被迫害致死,要求把屍體翻過來看後背,有明顯被毒打過的痕跡。孟憲珍被帶回看守所後,由於精神打擊太大,病倒了。

家屬和律師到看守所要求見所長趙國全,看守所說:「不在」,接著去找看守所駐檢反映,看守所指導員王舜出來阻攔,去武清公安局反應,沒人主事。家屬要求釋放孟憲珍,看守所說:「把律師辭掉,就放人。」

七月十四日,楊玉永的兩個孩子在兩位律師的陪同下向武清區檢察院和天津市檢察院(下午未上班)遞交了請求檢察院儘快介入調查楊玉永非正常死亡原因申請書。

下午另一位黃律師去接見仍被非法關押的楊玉永妻子孟憲珍,看守所百般刁難,因在前一天文律師和減律師去看守所,請求調取楊玉永生前監控錄像時就被拒絕並被警察強行推出了看守所。此時看守所也是如臨大敵,到晚上七點多告訴律師,今天不能接見了,週一可以去接見孟憲珍。

當天下午四點左右,楊玉永所在村的書記和黃花店派出所所長都來到看守所,讓兩個孩子去見媽媽,警方並提出要作屍檢,孟憲珍跟孩子表示:屍檢一定要在自己和律師見證下做。會見結束,有一位公安局法制科的人把倆孩子叫到一邊威脅孩子:不許再上網曝光,不許請有「反華勢力」背景的律師,再不配合不但你媽出不去,連你也抓起來等等。

楊玉永今年五十五歲是天津市武清區黃花店鎮西田莊人,為人老實忠厚,是村民們公認的好人。他一九九八年上半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修煉後去掉了吸煙喝酒的壞習慣,暴躁的脾氣也不見了。妻子原來是個藥罐子,家裏打工務農這點收入供不上她買藥,修煉法輪大法後無病一身輕,甚麼農活都能幹,家庭的生活條件開始好轉,一兒一女可謂美滿家庭。

楊玉永生前遭受的迫害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以江澤民為首的流氓集團踐踏法律,以一己之私,運用媒體造假煽動仇恨法輪功,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導致上億的修心向善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不同成度的迫害,無數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並且致使中國人沒有信仰道德缺失,司法沒有公正,社會亂象叢生。在這場非人迫害中,楊玉永的家庭也沒有倖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楊玉永被武清區公安局黃花店派出所非法拘留;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六日夜裏又被武清區公安局黃花店派出所非法綁架拘留;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六日黃花店鄉派出所把西田莊村楊玉永家包圍,楊玉永走脫。

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八點,天津國保、武清國保、黃花店派出所警察去了西田莊村,大隊書記領著他們去法輪功學員楊玉永家。一群人像土匪一樣突然闖進門, 把門一關就翻,還用甚麼東西把楊玉永的嘴塞上了,然後把楊玉永和妻子孟憲珍夫婦倆都帶到黃花店派出所,家裏仍有人把守。兒女聞訊趕來,當時被阻攔進入家門,並被警察劉利軍使用辣椒水噴霧器等襲擊致使眼睛、咽喉、腸胃等多處受損,他們夫婦倆都被劫持到武清區看守所。

據知這一天被非法綁架的還有耿東、田麗、王連榮、田爺爺、吳殿忠、張健、趙滿紅、柴寶華、張立芹、於桂榮、劉德榮、曹善敏、小劉與母親、王玉川、李少臣十八人。李良被騷擾、抄家、便衣監視,李明君被騷擾後下落不明。綁架範圍遍及武清、南開、河北、北辰、靜海、西青、河東、紅橋等八個區。有消息說,天津公安在這次大抓捕行動前,曾經對法輪功學員跟蹤、監聽了整整一年的時間。

二零一七年一月九日上午律師去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會見被關押在那裏的楊玉永,得知他從一月七日開始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因此武清看守所就加重迫害他,給他戴腳鐐、手銬,腳鐐上有兩個大鐵球,同時還把腳鐐和手銬連著一起,使他只能貓著腰。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中共酷刑刑具:手銬腳鐐

警察還把楊玉永從原來的一零九號調到一一五號,因為一一五號有個牢頭惡毒,牢頭命令全號的人孤立楊玉永,欺侮他。從去年十二月七日楊玉永和孟憲珍夫婦被綁架,到一月九日,夫婦二人被非法關押的這一個多月裏,楊玉永、孟憲珍夫婦的兒女和親屬們,無論颳風下雪每天去武清公安局門口要求放人,因為家裏有三個蔬菜大棚沒人管理,只能眼看著蔬菜爛掉,而且這夫婦倆都是大家公認的好人。

楊玉永因不願在看守所提供的認罪書上簽字,不願配合看守所的違法行為,因而被看守所劉兆剛管教民警體罰、虐待、毆打、強逼認罪、強迫幹活。楊玉永拒絕按照劉管教的違法要求在認罪筆錄上簽字,劉管教持一蒼蠅拍,指使兩個被羈押的被監管人將楊玉永帶到一小屋內,脫去楊玉永的褲子,兩被監管人按住楊玉永,劉持蒼蠅拍桿子瘋狂抽打楊玉永的臀部,直至將蒼蠅拍桿子打斷為止。具體打了多少次,打了多久時間,楊玉永不記得了。打完後,楊玉永左側臀部皮膚皮開肉綻,鮮血直流,據楊玉永反映,他左側屁股上仍然留有被毆打後結痂的疤痕。

毆打楊玉永之後,劉管教還恐嚇楊玉永稱:如果你再敢和律師提這些不好的事情,不該講的事情,下次就不用蒼蠅拍桿子打,改用「癢癢撓」打。

鑑於楊玉永(楊玉永)遭受的酷刑虐待,楊玉永的律師分別向天津市檢察院、天津市公安局等相關部門郵寄了《關於天津市武清區看守所所長吳春明等人玩忽職守、徇私枉法、虐待被監管人犯罪的刑事控告書》,控告看守所所長以及起初負責監管的管教民警姓劉兆剛。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律師接見時得知楊玉永在武清看守所講真相時,遭警察劉兆剛猛烈抽打嘴巴,劉兆剛唆使監室裏的犯人,共十三個人對楊玉永進行群毆,把楊玉永打昏,同時進行性虐待和侮辱,捏生殖器、吸乳頭。面對身體的迫害和精神的侮辱,楊玉永在絕食抗議。這是他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後第三次遭迫害,生命安危令人擔憂。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一日下午六點楊玉永家屬突然得到當地派出所通知,說楊玉永病危正在武清區中醫院急診室搶救。趕到現場的親友發現,「楊玉永的脖子、身體大面積瘀傷,東一塊、西一塊,耳朵、眼睛裏都有血,兩耳朵根有很大的傷口,腳趾甲也有竹籤紮過的痕跡」,「兩個耳朵後面都爛了,手上腳上被釘子釘進去了,身上都變紫色了,包括後背、胳膊。」



雙耳處的瘀傷
雙耳處的瘀傷

楊玉永面色鐵青,眼睛微張,身上多處青紫,雖然他已經停止呼吸,但醫院還在使用心肺復甦機器搶救。據悉,七月十一日下午三點四十分左右,楊玉永被送往醫院,當時楊已出現器官衰竭、心跳極其微弱,有護士直言,病人送來時已經不行了。

家屬認為,楊玉永死因疑點重重,但參與搶救的醫生卻拒絕告知死因。家屬懷疑,警方在刻意隱瞞死因。現場有一便衣把主治醫生韓德新叫到急診室外邊嘀咕,說明韓德新已被警方控制不敢說出楊玉永死因。家屬打一百一十報警育才路派出所來人說解決不了跟上級反映就走了,打武清督察電話,打天津督察電話都說現場有人解決,實際現場沒有一個警察跟家屬解決,打檢察院控申科電話說公安局有警察在就行了。

聞訊的親朋好友陸續趕到醫院探望,武清區警察趙國全勸家屬把遺體送到別處,遭到家屬拒絕。

七月十二日凌晨三點多,當局派出了十四輛警車、上百警察搶走屍體,送到中醫院東側的陵園。

來了一百左右的警察和防暴警察,還有一個副局長和幾個當官的,直接把醫院大廳圍起來了,說要把屍體弄走,也不讓拍照,防暴警察用盾牌控制著現場的每個人。

楊玉永與妻子孟憲珍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七日早晨在家一同遭綁架,孟憲珍現仍被非法關在看守所。楊玉永的親友「要求當局無罪釋放孟憲珍,讓她出來見自己丈夫最後一面」。在家屬連續兩天再三的要求下,及朋友出面周旋,看守所才答應讓孟憲珍出來見楊玉永最後一面。

參與迫害者罪責難逃

一個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就這樣在看守所裏被迫害死了,令人奇怪的是所有的執法部門都不提追查兇手,給家屬和社會一個負責的處理辦法,而都是想辦法掩蓋事實隱瞞真相,藐視法律。家屬聘請了律師要求徹查此事。

法輪功學員都是善良的修煉人, 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被抓、被關押。

法網恢恢、疏而不漏,善惡有報的天理是不變的。目前無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官員遭惡報,上至周永康、薄熙來、郭伯雄、徐才厚,下至公安局長、派出所長、鄉鎮書記、村長等人,個別沒有頭腦的人還在為行將就木的江澤民充當殉葬品。奉勸那些還有一點善念的參與迫害者,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補過,給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17/7/17/楊玉永被天津看守所害死-家屬要求檢察院調查-3512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