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人聲明從新開始修煉

—— 迄今已有 578782 人次發表聲明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編者註﹕「嚴正聲明」是在壓力下曾給邪惡寫過「不煉功保證」的法輪功學員宣布重返修煉的聲明。為保持嚴肅性,聲明必須用真名實姓發表。如發現使用化名的「嚴正聲明」,將予以刪除。在明慧網上發表嚴正聲明,必須寫清(1)自己寫給邪惡的「保證書」作廢;(2)鄭重宣布從新修煉、彌補損失。

* * * * *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6月開始修煉的。2017年6月1日,村綜治辦、鎮「610」頭子、派出所等一群惡人闖入我家,氣勢洶洶拿著一張事先準備好的「承諾書」,其上有污衊師父和大法的語言,叫我簽字,我嚴詞拒絕簽這個字。邪惡又是錄音、又是照相,我堅決不配合他們。這時鎮六一零頭子等拿出手機,又叫了二三十個派出所的惡警開著警車把我家團團圍住,逼迫我在「承諾書」上簽名字,不簽字就要抓人走。這時我兒子從外面回來,叫了一聲:媽,你不要簽字。這時六七個惡警一擁而上,把我兒子按倒在地一陣拳打腳踢,還掐脖子,打得我兒子頭部鮮血直流,惡警還給他戴上手銬繼續打,甚至用辣椒水噴眼睛。看到此情形,我動了常人心,我想我上有90多歲的老母,下有兩歲多的孫子沒人照看,就配合了邪惡。在邪惡的「承諾書」上簽了字,還被邪惡照了相、錄了音。第二天,邪惡又叫我去照相、錄音和簽名字,說昨天照相、錄音放不出來,我又配合了邪惡。這都是因我平時沒有學好法,沒正念造成的。現在我嚴正聲明:這不符合大法的一切簽字、照相和錄音等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認真學好法,勇猛精進,做好該做的三件事。

巫小平 2017年6月6日


嚴正聲明

我1997年11月初修煉大法。得法前,我患有腰椎間盤出,曾住院治療,修煉大法後徹底康復,身心健康。1999年「720」江魔頭發動了史無前例的迫害,師父被邪黨喉舌攻擊,在99年12月18日我去北京上訪,在火車站被單位公安截回,非法關押在市戒毒所迫害21天。我由於法理不清、正念不足,違心的簽了字,印了手膜。回家後又被迫參加洗腦班,承諾「不上訪、集體煉功」。在2000年12月5日我再次進京上訪,被北京公安非法綁架,幾百元現金被搜走。廠公安再次將我關押到市戒毒所。我絕食抗議,他們又將我關押到看守所強制做奴役。我再次絕食,廠公安四人強行將我雙手反銬,用鉗子等工具撬開我的嘴,灌鹽水,床單染紅了血。2001年10月我回家時,我又簽了字。2008年奧運期間,市610、政法委、國保大隊、派出所、街道辦事處多人,晚上闖入我家,強行抄走師父經文、法像、VCD機和新唐人接收器等,至今未要回。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正法已接近尾聲,我一定珍惜走過的路,多學法,多救人,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尊的慈悲苦度,兌現史前誓約!

張桂蘭 2017年6月16日


嚴正聲明

我九七年得大法。九九年江澤民邪惡流氓集團瘋狂打壓時,派出所警察去我單位說不讓煉功,並且讓我交書,為了應付,我就交了兩本大法書。後來邪惡多次到我家騷擾,有一次帶了寫好的材料讓我簽字,他們怕我不簽,就把我兒子找來了,逼著我簽字。我也沒看清上邊寫的甚麼內容,也不容我說話。還有我兩個兒子都是派出所的警察,被邪惡控制的非常邪惡,兩次惡狠的收走了大法書和師父的法像,第一次是在邪黨開始打壓時,第二次是2008奧運前,當時我非常害怕,我沒有搶回我的大法書,也沒有爭辯。以前我在同修的勸說下寫了聲明,但沒有認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現在我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我對師父、對大法犯了大罪,我應該認真寫聲明,向慈悲偉大的師尊認罪。現在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李穎 2017年6月24日


嚴正聲明

我1998年開始學習《轉法輪》。身心都得到了淨化。1999年「720」大魔頭江澤民迫害後,一位同修的家屬把法輪功學員慘遭迫害的照片放到我這,讓我燒掉,由於我信師信法不堅定,聽信了邪黨的謊言,當時因害怕就燒了,後來還把《轉法輪》也燒了,我犯下了滔天大罪,從此我離開了大法。直到有一天偶遇昔日的同修,才知道慈悲的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想想師父為我承受了的苦難,我決心從新開始修煉,我立即又請了一本《轉法輪》。現在每當想起之前鑄成的大錯都非常懊悔,深感愧對師父。現在嚴正聲明:以前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一律作廢。從新認真學好法,分清是非、明辨善惡,堅修大法決不動搖,按師父說的做好三件事,跟上正法進程,堅定不移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武亞蘭 2017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2007年1月的一天傍晚,我和弟媳同修一起去親戚家。在回來的路上被邪惡懷疑我們發放真相資料,強行綁架到派出所,並把我們倆分開非法審問。一年輕的女警進屋強行搜身,連鞋裏都查看了。後來進來幾個男的,拳打腳踢、扇好幾個耳光,還有兩個人一起揪頭髮、掰腕子,還把我的胳膊背到後面綁上,一會又換幾個人軟硬兼施誘騙,要我說出我們幹甚麼了。還強拉著手按手印、簽字。後來還干擾多次,拿一張紙讓按手印。我想也沒幹壞事,紙上也只是一點問話過程,不知後面還有甚麼。我沒有嚴肅對待,被強拉著按了手印,在壓力和欺騙下,在法理不清時我簽了字,給大法造成損失。在此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王淑蓮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前些日子我在女兒家,邪黨市區街道辦事處、610、公檢法等惡人以我控告江澤民的事到家騷擾,氣勢洶洶要帶我走,家裏公務員女兒見勢說我身體不好,不能行走,寄居在鄉下親戚家讓其照顧,並借來了輪椅,後來我回家了。當那些人再次來我家時,硬逼著我坐在輪椅上,他們要看身份證時,說身份證三年前遺失了,他們就寫了一份材料,其中說了身體情況,說控告信可能是別人撿了身份證寫的,不追究我的責任,讓女兒簽了字,就此了結此事。為了保全女兒的公職,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深感是我最大的罪過,我沒有證實法,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在聲明:有損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加倍努力,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韋樹珍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於1996年夏天有幸得大法,身心受益。在99年「720」邪黨打壓迫害時,我在當地擔任武裝部部長職位,為了逼迫我放棄修煉,單位領導、派出所、上層負責人每天找我談話,給我撤職讓我反省。在強大的壓力和邪惡的誘騙下,我違心寫下「不煉功保證書」,並且一式兩份,分別交給本單位和地區分局,我還出賣了個別同修,做了不該做的事。最近我學了師父的經文,和在同修的無私幫助下我豁然醒悟,在此嚴正聲明:在邪惡的高壓下,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堅定的走師父安排的路,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做一名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

張富貴 2017年7月5日


嚴正聲明

今年6月23日上午9點,我們集體學法時,突然「喀」的一聲門被打開,闖入十幾個警察大喊「不許動」,然後把我們一個個桌上的東西清點登記,我被搜走36份真相資料、2百元真相幣、電話本和一本大法書籍,我們七個人都被綁架到派出所審訊、照相、檢查身體。下午一點多我被送回家交給街道辦事處,還抄了我的家,每項都要我簽字。因為怕心,也認識不清,我簽了字。後來我認識到配合邪惡的簽字是極大的犯罪。在此我嚴正聲明:所有簽字及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我要用心學好法,精進實修,兌現誓約,跟隨師父回家。

李韻美 2017年6月30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江魔頭和中共邪黨打壓迫害,邪黨下達給各單位,凡是煉法輪功的學員,人人要寫份 「對法輪功的認識」。那時我學法不紮實,有怕心和人心,經不起邪黨的恐嚇和謊言欺騙,我違心的應付了。隨著正法的進程和學法,師尊慈悲多次給我提高的機會。我認識到違心的應付寫的「對法輪功的認識」性質的嚴重,我對不起師尊、對不起大法。我誠心嚴正聲明: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對大法、對師尊不敬的言行及文字東西全部作廢。我要加倍彌補過失,認真學好法,嚴格要求自己,勇猛精進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林玩貞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今年2月28日我和兩同修一起到一所大學去發真相資料,被惡人誣告,被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兩同修當天被放回家,我由於不報姓名,不透露我家庭信息和個人信息。被非法拘留10天。在派出所我被強迫簽字,到拘留所也簽了字,10天後出所也簽了字。還穿了拘留所的號衣。承認了邪惡的非法迫害,雖然在過程中我也講了真相,勸退一警察,但簽字和穿囚服都是配合邪惡,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現特此聲明:所有違背大法的行為全部作廢。今後我要多學法,學好法,加倍努力、紮紮實實做好三件事。

李玉芝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魔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打壓後,在怕心下,我違心做了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交了《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功(修訂本)》、《法輪大法悉尼法會講法》4本大法書,和師父在廣州講法的錄音帶。並且去了本地邪惡辦的洗腦班,在結束時,由別人代寫了「三書」。特此聲明:我所有違背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我一定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跟隨師父,一修到底。

尹福珍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8年得法的,在「720」邪黨迫害後,我離家出走,失去了修煉環境,沒有大法書,沒有同修。直到2008年有同修給我講真相時,我才又回到大法中來。我父親知道後,非常害怕著急,因我走後,邪惡把我父親綁架,打他、逼他到處找我。我怕他擔心,隨口說了「你別著急了,我不煉了」。現在我悟到這句話不能說,今嚴正聲明:這句話作廢。今後加倍彌補過失,做好三件事,精進實修,走好師尊安排的修煉道路,跟隨師尊回家。

吳曄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九九年「七二零」後,我由於怕心,在邪惡的壓力下,在學校交出了大法書和錄音帶,還被迫參加了十多天的學習班,也說出了一塊煉功的人,還聽信邪黨電視誹謗師父的謊言,和家人燒了《九評》書,我愧對偉大師尊的慈悲苦度。我對大法犯下了大罪,現在我深深認識到錯了,我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我嚴正聲明:以前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要從新修煉,加緊多學法,兌現誓約,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孫麗村 2017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我九七年喜得大法,身心健康。在九九年江魔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時,我和老伴都煉功,我家是學法小組,大法書都在我家,我怕邪惡抄家翻書,我拿出了兩本大法書,還有煉功時掛的橫幅,是輔導員拿走去交的。我現在認識到做了錯事,嚴正聲明:我的違背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加倍彌補對大法造成的損失,按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精進、精進、再精進,堅修大法到底,跟隨師父回家。

劉淑芬 2017年6月24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6月12日上午,派出所2協警到我店來,問:還信不信法輪功?是誰介紹煉的?甚麼時間開始煉的?我由於正念不足,配合了他們。現在我很後悔,我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大法,給大法抹了黑。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我一定多學法,加強正念,精進實修。用實際行動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跟師父回家。

向廣霞、徐義祥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2003年10月走入大法修煉的。2006年12月我被非法綁架,資料點遭破壞,幾位同修也被綁架迫害。在被綁架迫害期間,我一直用人的狡猾想辦法脫身,未果。後被非法判刑七年。在獄中邪惡的迫害下,我違心寫了「四書」。現在嚴正聲明:我以前所說、所寫、所做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文字全部作廢。我要真正走回助師正法修煉中來,堅定的做師父的弟子。

孫仁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6年12月得法的。1999年7月22日早6點多居委會來到家中收書,當時我家中有很多大法書籍,心裏有點緊張,就違心說了「政府不叫煉就不煉了,政府都是為我們好」等。當時我以為只是應付的話,就沒重視。現在悟到那是對師父、對大法不敬,特此聲明:以前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話全部作廢。做一個堂堂正正的修煉者,堅修大法到底,完成歷史使命。

劉玉英 2017年6月22日


嚴正聲明

於2017年3月24日我被邪惡跟蹤至家中並非法綁架,我因有怕心與各種執著心,正念不足,對師父和大法不堅定,在邪惡高壓下,我沒有維護師父、大法的尊嚴,違心的簽了「三書」。在此嚴正聲明:所有違背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我跪向師父請罪。今後我一定學好法,不忘初心,兌現誓約,堅定緊隨師父,堅修大法到底!叩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賈永梅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由於我學法淺,悟性差,被邪惡非法綁架到拘留所迫害。在惡警審問時,我說出了同修的名字,配合了邪惡,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同修。還有出拘留所時,也簽了字,當時也知道不對,為了保護自己,我違心的簽了字,實在是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對不起眾生。在此嚴正聲明:在黑窩裏配合邪惡的一切言行為全部作廢。堅修大法到底,決不動搖。

宋培傑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是1999年春開始修煉的,「720」後在江澤民瘋狂迫害下,我產生怕心,對大法不堅信,一度放棄修煉,後又走回來。今年在邪惡敲門行動中,我由於正念不足,別人替我在派出所的回訪單上代簽了字。我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大法,在此我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定不移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郭樹枝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自一九九七年修大法。由於學法不深,在江魔流氓集團的洗腦迫害中,在邪惡的欺騙威逼利誘下,造成神志不清時,我被迫放下修煉。最近在同修的幫助和鼓勵下,通過學大法,我認識到了所犯錯誤的嚴重。在此聲明:在被邪惡迷惑時所說、所做、所寫的不符合大法、對師父不敬的言行全部作廢。抓緊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劉鳳華 2017年6月28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打壓迫害期間,我非常害怕,在強烈怕心下,我把大法書燒了,犯下大罪,我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後悔莫及。現在我已從新走回修煉大法,叩謝師父給我改過的機會,在此嚴正聲明:過去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以後多學法,精進實修,加倍彌補過失。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李林生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7月3日下午我給3個學生講真相,因人惡意誣告,被交通巡警非法綁架到派出所,在派出所裏我沒有認真看筆錄,就在其上簽字、按手印,還被照了相。我辜負了師尊苦心救度,給大法抹了黑,我深感痛悔,現在嚴正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鄔賢忠 2017年7月3日


嚴正聲明

在2017年7月7日下午6點多,闖入4警察,問:你煉法輪功?我由於怕心和顧慮心,說了「沒煉」。過後,我非常羞愧和痛心,我對不起師父。特此聲明: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全部作廢。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加緊多學法,修去各種執著心,努力做好三件事,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於鵬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惡的壓力下,我被迫違心寫過「不煉功」的保證書,同時在緩刑中也簽過一些被監管的字。這是我最大的恥辱。現在我要從新開始修煉,從新走入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在此嚴正聲明:以前所寫、所說的違背大法的言行及「不煉功」的保證書全部作廢。彌補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萬傑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2016年11月2日我被邪惡國保、610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邪惡揚言不轉化,就轉去監獄也要轉化。我正念不足,人心重,被迫所寫的違背師父和大法的東西,及所寫、所填、所說的不符合大法的言行,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林麗明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前些天派出所2警察和1村幹部來我家騷擾,問:還學大法嗎?我因怕心,就說「不學」,現在聲明作廢。我對不起師尊,以後我要好好用心學法,精進實修,彌補過失,跟師尊回家。

閆俊英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我被派出所和國保大隊惡警非法綁架到拘留所迫害,出來時,我簽了名字。現在聲明作廢。我沒做好。我以後聽師父話,走穩走正師父安排的修煉路,堅修大法,多救人,兌現誓約。

王桂芳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6月16日,在派出所惡警騷擾詢問下,問是否還煉功?我違心的回答「不煉了」。在此嚴正聲明:所說的「不煉了」一律作廢。努力做好三件事,修好自己,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王文興 2017年6月26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敲門行動」中,我由於怕心,說了「不煉功」的話。我深感對不起師父。現在嚴正聲明:所說的不符合大法、對不起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彌補過失。堅修大法到底。

喬成英 2017年7月8日


嚴正聲明

在邪黨的迫害下,我們以前所寫、所說、所做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今日聲明全部作廢。今後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堅修大法到底。

祝士貴、王傳芳 2017年7月6日


嚴正聲明

我在修煉前,無知的說過對大法不敬的話,現在嚴正聲明全部作廢。在今後我要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信師信法,堅修大法到底。

張銘 2017年7月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