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為私為我的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七月十二日】一個早晨天很熱,在公園裏煉第二套「法輪樁法」時,感覺整個身體都像蚊子在叮咬,痛、癢很難受的。因當時也聽到同修說蚊子好多,就想我穿長袖外衣又戴手套,怎麼會被咬到整個身體呢?

本來想動手去抓,或用手揮動衣服看能否把蚊子趕跑,或者去洗手間清洗一下。後來想到師父在講法中說:「他在那煉打坐盤腿,他腿一難受了他的腿就蹦下來,活動活動再煉;然後一難受他的腿又蹦下來,活動活動再煉。他以為這樣煉挺好,其實啥作用都不起。真正打坐往那一盤腿很疼的時候,疼的很劇烈的時候,發現那個很大很大的業力在往下消。消下去了這種物質不滅,它會轉化成白色物質。因為你付出、吃苦了,它會轉化成德了。」[1]

如果我半路放下抱輪用手去抓癢或我到洗手間清洗時,我是舒服了一時,但這不是把業力又推回去了。沒消掉業力,功也白煉了。後來理解這是個假相,是師父給我提高的關,來考驗我動不動心,理解法理後,我不動心的繼續抱輪,漸漸的身體越來越不癢了。直到半個小時煉完功,我都沒去抓身體,我過關了,感謝當時師父及時提醒了我。

當這個關過後,緊接著又來個心性考驗。當天中午在電話平台上學法時,有個同修不斷的選擇學法「房間」,一會兒這個「房間」,一會那個「房間」。他忽然跑來我學法的「房間」時,因我當時對他有看法,覺的他影響我學法,我就把他聲音關了,他學的怎麼樣,我都不知道了。就為了不讓他干擾到我學法,那個為私為我、看不起人的心就這樣展現出來。那個時候,我的心性就掉下去了,雖然我沒說,誰也不知道,可是那個不好的物質就這樣形成了。我知道這個關我沒過去,師父在上面看的清清楚楚。

後來這個同修過來,學了沒多久,就又跳到別的「房間」去了。師父說:「你的同修你為甚麼不能對他善?他是師父的弟子,你知道嗎?(鼓掌)當你說話不注意的時候,你沒想到你那個時候跟魔一樣嗎?不是魔,我是說那個狀態。如果你老這樣的話,老跟魔一個狀態,你往魔道上修啊?老也看不著你的臉晴天,還老表現的那麼狡猾,你說你是甚麼狀態?神都看著你哪。」[2]想想真是愧對師父、愧對同修。我找到了隱藏的一顆為私為我的心。

下午學完法後發睏,去睡了一小時午覺,還做了一個夢。夢中我看到我跟姐姐妹妹三人在天暗時一起到河邊洗澡,我想那是古時候才有的景象。回到家中,看到一個視頻對著我說:你要下嫁到這個夫家,會有富貴的,你要孝敬你的公婆,我回應說好。然後又一個畫面,我拿著一張考試卷,看到有個人是在另外空間在跟我討論我的考卷問題,後來我就醒了。我把這個夢跟一位同修交流過,同修跟我說去洗澡,那就是洗淨自己。

對這個夢,我的理解是師父在點化我,修煉人是要修善,講慈悲的。夢中要我孝敬公婆,我做到了嗎?向內找:我公公已過世了,婆婆身體不好,一直都是請外勞幫助婆婆的生活起居及煮飯跟打掃。回想之前,婆婆的媽媽去世時,我見到她哭著走向靈堂,我就繞開走掉。後來公公去世後,靈位放在靈塔那裏時,她也是傷心的大哭,我仍然是選擇繞開。今年端午節回去過節,婆婆在祭拜祖先時,又是在大哭,我還是選擇避開走掉。這次師父在夢中提醒,我向內找悟到,自己修的太表面了,對婆婆做到善和慈悲了嗎?我不喜歡聽婆婆講一些她的心酸事,不喜歡聽她訴苦,認為婆婆一講就講起來沒完。向內找,就是自己為私的心很重,沒站在老人家的立場想。我很久才回去一趟,她又能佔據我多少時間呢?!婆婆這麼大歲數了,還有多少歲月我能好好聽她訴說她的點滴呢!如果我這樣下去,是不是也讓家人造成對大法的不理解,也是在給大法抹黑?後來得知婆婆家裏的神位和靈位我先生已選好日子準備移出,也就是日後祖先的靈位就要放到外面的靈塔,這次是她最後在家裏的祭拜,難怪她老人家哭的傷心,我卻不聞不問婆婆為何如此傷心,為我為私的表現是一個修煉人狀態嗎?我知道是自己沒用真善忍來對待這一切。

師父說:「我還要告訴你們,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3]師父還說:「任何事情都去想別人,首先考慮考慮別人,然後再想自己。我就是要你們修成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的圓滿。這就是在去私,就能去掉「我」。」[4]

師父在夢中的點醒及法理中的點悟,讓我這個不悟的弟子趕緊清醒要走好修煉中的每一步,不要到正法結束的最後留下遺憾。謹記按照師父的要求,以真、善、忍來歸正自己,「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讓師尊多一份欣慰,少一份操勞。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