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注意安全為甚麼沒出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我們看到在同修中還有很多不注意安全的行為,比如在手機打真相電話、上微信講真相中……那些明顯違背明慧網一再強調的安全原則的事不斷出現。為甚麼這些完全不在法上行為一直有市場呢?在很多原因中一個最大的「理由」就是:他(她)這樣做沒出事。

這成了這樣的人一直僥倖行事的藉口和讓別人迷惑的表象。因為還「沒出事」,所以這樣的人自認為正念強,學人不學法的人也認為他(她)正念強,從而盲目跟從和效仿。

其實不是沒出事,在不注意安全方面出的事各地已經太多太多,有些已給大法弟子的整體造成了很大的損失,只不過是很多人不願把別人出了的事看作是教訓和借鑑。自己根本不注意安全,現在沒出事不等於後面不出事,不要等到出了事遭受了損失後才能清醒。

我這裏想和一些同修交流我所看到的「不注意安全沒出事」的一些原因,真心的希望我們一起來破除這方面的障礙,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迫害,清醒理智起來,在法上走好走正我們的路,避免不必要的損失。

一、把師父為我們的承受和保護,誤當成了自己正念強

那些嚴重不遵守明慧安全要求的行為:比如大陸同修在自己家中打真相電話、用自己家的wifi上微信……,有人在沒出事之前,因為沒出事,所以不把那些必須遵守的安全要求當回事,認為沒按安全守則做不是照樣沒出事嗎,認為沒出事是自己的正念強所致。有人還向別人介紹和推廣這種錯誤做法,從而否定明慧網在各方面的安全要求。

其實我們仔細向內找一找,這些行為表現後面是有人心和執著的,比如顯示心、歡喜心、證實自我的心、自以為是的心等等,虎視眈眈的邪惡從來沒放棄想鑽修煉人空子的想法,修煉有這樣明顯的漏洞,邪惡是求之不得的。

但師父是慈悲弟子的,師父是要讓我們去掉各種人心提高上來,所以就要保護我們,我們做錯事時,師父一再為我們承受,是要給我們提高上來的機會。師父用各種方式點化我們,希望我們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和不足,修去執著和人心。

這就有一個時間和過程,我認識到這就是一些同修明顯有錯誤,比如不注意安全,但卻沒出事的原因之一,其實是師父的慈悲苦度和承受,但他卻誤認為自己正念強,是自己高明和了不起了。其實這個自高自大的心本身也是一個巨大的漏。

在這個過程中師父會給夠機會,會用各種方式點化讓我們醒悟,例如明慧網有這方面的交流文章出現,也有同修相互提醒,或者是借常人的口來說……但有些人理智被邪惡和自大封住了,就是聽不進意見,不願向內找,甚至把師父的點化都當成干擾,不能也不願向內找了。就一味的執著於自己正念強,不考慮安全非得一意孤行。

師父說了:「我們這個宇宙中有個理:你自己求的誰都不管,你自己想要,誰都不管。我的法身會阻止你,會點化你,一看你老是這樣的,也就不管你了,哪有強迫叫人家修煉的?不能夠強迫你修、逼著你修。得靠你自己真正去提高的,你不想提高誰也沒有辦法。理也給你講了,法也給你講了,你自己還不想提高,那你怨誰呀?你自己想要的,法輪也不管,我的法身也不管,保證是這樣的。」[1]給夠了機會,不知道珍惜,不能把自己當修煉人向內找,去掉其中的人心執著。最後就被邪惡鑽空子了。這麼多年我們親眼看見的這方面的教訓已太多,太慘痛。

有很多人不注意安全沒出事,那是師父在給改過的機會,那可不是你自己正念強,那樣做的背後是執著和人心,不理智的本身就是正念不強的表現,不理智非但不是正念強其實根本就是在魔難中。真正正念強的時候,頭腦清醒,理智智慧,心態慈悲祥和,能時時向內找,能聽得進別人的意見……想一想,自己真達到了這種狀態了嗎?

我自己還有一個切身體會,嚴重不注意安全時表現出的狀態,除了有人心執著外,還有就是因為有不正確的觀念,或魔性不去從而被邪惡的生命操控或被邪惡的物質包裹,失去了自控能力,那時候真的是甚麼都「敢」亂來的,但那決不是正念強。

舉個例子:我在此之前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騎電瓶車時愛闖紅燈,看到別人這樣做,自己也這樣做,久而久之養成了壞習慣,自己都不覺的了,以前也在明慧網上看到同修有這方面的交流,一時也意識到闖紅燈不好,是一個修煉人決不能做的,但到那時就控制不住自己,看到沒車,看到別人闖了,自己也不由自主的闖過去了,有時為趕時間,那更是「理所當然」的闖。潛意識覺的:大家都這樣的,再說也沒出過事。反正一是自己不重視,二是我現在回憶當時每次闖紅燈時,自己的頭腦是渾渾的,內心中有一個東西讓我一秒鐘都不願等,自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

有時也發生過險情,有一次夢中夢到一輛紅色的大貨車把一輛電瓶車撞了,醒來後,我發正念否定迫害,白天的時候,我在過一個十字路口闖紅燈時,真的看到了一輛紅色的大貨車,只是相隔較遠,也沒出現危險,事後我沒能吸取教訓,反而覺的自己正念強、否定了迫害,壓根就沒想到我闖紅燈的本身是大錯特錯的,在這種情況下膽子更大了。但是有一段時間,我每次拿起《轉法輪》,無意一翻,總是看到這句話:「這個生命體突然間死掉了」[1],連續好幾次,我開始沒在意,後來次數多了,也有所警覺,我想,是師父在點化我甚麼呢?是讓我要放下生死嗎?想來想去沒想明白。

有時偶爾也想到,是不是點化我騎車安全方面的事呢?在發正念時,我注意了對這方面發正念。但對闖紅燈不注意安全的本身,我是壓根沒重視,真的覺的不是甚麼大問題,再說到那時就控制不住自己,還覺的自己技高人膽大呢。

師父看我實在不悟,有一天在集體學完法交流時,同修們不知怎麼就談到了騎車闖紅燈的事,說本地有兩位同修騎摩托被撞了,責任在同修自己,因為是同修闖紅燈造成的,同修們交流時引申談到了:無視交通規則,不顧安全亂闖紅燈是大陸人在黨文化中表現的一種普遍現象,是一種根本不考慮別人,只圖自己痛快的嚴重的自私行為。有一位老同修是司機,因為開車久了,對中國大陸人的這種自私行為深有體會,連說了幾遍:「現在的人根本不考慮別人,想不到別人,太自私了……」我聽了,突然覺的就像在說我一樣,我一下清楚的想起,有一次我在闖紅燈時,把對面急著趕過來的汽車司機嚇一跳,氣得猛按喇叭和高聲叫罵的情景。我一下意識到這種行為是多麼的自私、惡劣,那根本不是一個修煉人的行為,甚至不是一個好人的行為。

我當時真的是羞愧得無地自容,恨不得地上有縫可以鑽進去。我從內心中認識到了這種行為是多麼的可怕和嚴重,我當時痛下決心一定要改掉這種不考慮別人、不計後果、不注意安全的壞習慣,當我這樣認識到時感到一種包裹我的渾濁物質在那一瞬間消失了。

從那天後,我不闖紅燈了,我發現現在等紅燈時不心慌了,能控制得住自己了。有時旁邊的很多電瓶車看前面沒車,呼呼呼的都闖過去,我也不會被帶動了,有時只剩我一個人在那等,綠燈不亮我決不啟動。因為我知道了甚麼是好甚麼是不好,我也知道了,作為一個修煉人,遵守交通規則是我最起碼應做到的,考慮別人,注意安全其實也是在為自己,這一切都有我們無法忽視的修煉的因素在其中。

明白過來後,我非常感恩師父在我執迷不悟時,一再安排各種方式來點化和提醒我(我現在想起,公司的老闆以前也提醒過我們千萬別闖紅燈,只是我當時在執著中根本沒在意),師父一再為我承受,保護我,讓我認識到錯誤,去掉私心和執著,使我轉變了觀念,化解了那些魔難。也許當初邪惡真的想鑽我這方面的空子,想下狠手奪走我的肉身啊。回過頭仔細想想當時很長一段時間,自己真的是不清醒、不理智的,在闖紅燈亂來的時候,真的是感到被邪惡的生命操控或被邪惡的物質包裹著的,但那時候卻自我感覺「膽子大」,「正念強」,你看,我天天都「敢」闖紅燈。

其實,我們在證實法的很多方面明顯違背明慧網的安全要求時,那和闖紅燈是一模一樣的。我們在不遵守安全守則的要求,自搞一套,非得要亂來時,那真的是在魔難中,那是我們黨文化的毒害中養成的惡習、那些自私、求安逸心、懶惰等魔性不去,從而被邪惡抓住把柄想對我們下狠手了,我們此時所有不理智的言行就是邪惡操控造成的。

此時,沒有出事,千萬別把師父為我們的承受和保護,誤當成了自己正念強,那是師父在給我們改過的機會啊,一定要重視,一定要聽的進任何意見,一定要向內找,及時改正那些不良行為才能走出魔難。

在此也建議各個真相項目的協調同修或推廣的同修,一定要不折不扣的執行明慧網的安全要求,不僅自己身體力行,更要向新加入的同修強調、交流。注意更多同修的安全是責任、境界的體現,做到了真的是功德無量啊。

二、一些明顯不注意安全卻沒出事的人是被邪惡利用的人

有些人一再明顯違反安全的要求,卻沒出事,分兩種情況:一、是有「特殊背景」的人,想一想,誰才會一再鼓吹那些明顯不顧安全的事?這樣做對誰最有利?誰最高興?當然在大陸,也許有中共特務在這樣幹,但據我所知道和了解,這種情況不多見,這樣的人好識別,這也不是本文要討論的。

但有些人,我們知道他不是特務,然而他卻幹著讓邪惡高興,特務都幹不來的事。在不理智中他所說的,做的事被邪惡利用,表現出來他對邪惡非常有「利用價值」,所以六一零等一直不動他。比如有人公開的手機、座機明顯被六一零部門監聽,但他從不採取安全措施,在這樣的手機和座機面前甚麼都說,不斷給六一零、國安等提供免費情報。給迫害大法弟子的中共邪黨機構當「義務線人」,這樣的方便條件到哪兒找呢?所以邪黨迫害機構一般不會動他。

我們知道就有這樣做的學員,對其嚴重不注意安全的行為,多位同修多次善意提醒勸告過,但他根本聽不進去,不改正的最大藉口就是「我怎麼沒出事呢?!」覺的沒出事是自己正念強,後來,因其在電話中透露同修開法會的時間、地點,導致幾十位同修被綁架,幾位同修被判刑迫害……

後來這位學員表現出病業狀態,很快離世,他直至去世,這個空間中邪黨機構都沒動他,但另外空間的邪惡卻沒放過他,對他下了狠手。

這是一個真實的事,希望慘痛的教訓能給所有還沒從內心認識到注意安全重要性的同修提個醒,注意安全不是小事,特別是牽扯到更多同修安全的事,一旦因為自私、懶惰、麻木、不以為然,自以為是等等狀態給其他同修造成損失,那是有責任的,說嚴重點,同修是你「出賣」的,儘管你主觀上不願這樣,但客觀上你不是做了嗎?想一想,這樣的事會給自己增加多大的業力啊,會給自己的修煉道路增加多大的障礙啊?給同修造成損失,也給自己帶來魔難和損失,不讓人痛心嗎?十多年來,我們看到凡是在不理智中給整體造成巨大損失的人,要不然早已在病業狀態中離世,要不然至今深度邪悟,很難走回來……

至今,我們還知道,有不理智的人還在學員中鼓吹一些嚴重不注意安全的行為,比如:到學法點學法就是要帶手機,而且要開著,只有這樣才能「堂堂正正」。因為這樣的人有學員的身份,而且「一直沒出事」,他所做的才會讓很多學人不學法的跟從和效仿。真的有不少人就是這樣聽了,幹了。以至於這樣的學員到其它組學法交流,同修讓關機取電池,她都極其反感和不幹了……那些不注意電話安全的人,天天都在給邪惡提供免費情報,那不是天天都在「配合」邪惡,在幹壞事,在給自己增加業力嗎?

看似簡單的注意安全一事,在舊勢力的破壞性安排中,在我們未去的人心如顯示心、歡喜心中。在我們未去的魔性(如自私、懶惰、自我)中,實施起來就變的異常複雜和困難。有人明顯不注意安全沒出事,看來也許還有舊勢力的安排在其中,要不然怎麼能迷惑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來不注意安全,從而起到更大面積的破壞作用呢?

師父在海外講法中一再讓我們要注意安全:「在邪惡的環境中要考慮安全」[2]。

很多同修不注意安全是有執著時間的心在裏面,比如覺的形勢好了或看著就要結束了就覺的沒有注意安全的必要了。但師父告訴我們:「我都講了,不是說形勢好了一切邪惡也變好了;邪惡不會變好,只會被清除;沒清除之前它就會表現的,特別是在最後的垂死掙扎,它就會那麼幹。就像這個毒藥,你不讓它毒,它不毒能行嗎?它就是毒藥。」[2]我們任何時候都不能鬆懈,都不能掉以輕心,都要保持正念啊。

師父講給我們的是法啊,是我們應該無條件去做到的,大法弟子按師父所說的去做,就是證實法。注意安全是證實法,而不注意安全則是和法背道而馳,那是在證實自我,放任執著,是在按舊勢力的安排在走。

以沒出事為由而不注意安全,是一種自我欺騙和麻痺,是身處魔難而不自知。僥倖行事是賭徒心態,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一定要注意安全啊,那是我們必不可少的正法修煉過程。修煉就是要修去在各種狀態中暴露出來的各種人心和魔性,讓我們注意安全,一起理智清醒的走正、走穩最後的正法之路。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