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調兵山市國保隊長張鳳來的惡行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明慧網通訊員遼寧報導)張鳳來,現任遼寧省鐵嶺市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隊長。張鳳來多年以來積極推行江氏的群體滅絕政策,成為本地區迫害法輪功的急先鋒。他多次組織警力綁架、抄家、毒打、關押、跟蹤、監視、騷擾法輪功學員,並藉機勒索大量錢財。

肆無忌憚的綁架、勒索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日,法輪功學員路太華發真相資料,告訴鄉親們法輪功被江氏流氓集團迫害的真相,被不明白真相的村人誣告。路太華被調兵山公安局國保大隊張鳳來等人綁架,並戴上手銬(手腕都被銬出了血)。在公安局國保大隊被審問時,被打耳光、被侮辱,然後他被送進調兵山市拘留所,家人被勒索三萬元錢,拘留十八天後,被放回家。

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日,調兵山市張莊鎮法輪功學員陳洪遠在市場講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隨後,張鳳來帶領一夥人去陳家抄家,因陳家一貧如洗,他們找個藉口說陳家鄰居給鎖門了,罰鄰居二百元錢。陳洪遠被拘留七天。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的一天清晨,施荒地派出所十多個警察去李光輝、劉海燕家,說是例行檢查,查看了李光輝、劉海燕的身份證就走了。李光輝、劉海燕下樓後,在路上被調兵山公安局國保大隊長張鳳來帶領的十來個人綁架,劫持到調兵山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二天。張鳳來非法勒索李光輝母親一萬元錢(李光輝、劉海燕各五千元),沒有任何收據和手續。

二零零六年四月十八日,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孟群到振興社區附近講真相被惡意舉報,張鳳來帶隊前去抄家並勒索家人三千元錢(沒有收據)。

二零零六年五月上旬,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安淑清到溝裏住宅講真相,被惡意舉報,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張鳳來等人威脅安淑清的家人並勒索了二千五百元錢。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三日,張莊鎮程子大隊西四家子村法輪功學員張某和馬某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在家被抓。兩人被國保大隊勒索共一萬一千元錢(沒有收據),還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七月,調兵山市新區法輪功學員尹麗在家中看書就被國保警察抄家,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勒索五千元錢。

二零零七年三月一日,張鳳來、王雪平及大明鎮派出所的警察到法輪功學員白英家中綁架了白英。三月九日,張鳳來等人又去其家進行騷擾,勒索四千元錢。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調兵山市兩名女法輪功學員鄭亞斌和白傑到南嶺村串門,看望一名法輪功學員的母親。張鳳來帶領多名警察來到南嶺村綁架了鄭亞斌和白傑二人,並搜走隨身物品。白傑錢包內有一千六百多元錢被張鳳來佔為己有。鄭亞斌的家人被勒索了五千元錢,才放鄭亞斌回家。張鳳來還讓白傑交五千元錢,白傑的丈夫因修煉法輪功而被勞教兩年多不在家,一家老小全依靠白傑做點小買賣維持生計,實在是困難。張鳳來見白傑不交錢,就把白傑強行拘留,白傑七天沒吃沒喝抗議這種迫害,心臟病復發,身體極度虛弱才被釋放。家人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早晨,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王洪書在去法庫縣姐姐家的路上,被便衣警察劫持並遭暴打,門牙當場被打掉。後被送到國保大隊和拘留所,繼續遭暴打、折磨,直至王洪書生命出現危險經醫院檢查後才被放回家。至此,國保大隊長張鳳來還嫌作惡不夠,又非法勒索王洪書三千元錢,未給任何收據。(當時王洪書隨身帶的二百七十五元錢,這時卻只有七十五元錢了,二百元錢不知去向。)

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下午,調兵山新區法輪功學員李琴因講真相被惡意舉報,張鳳來帶人到家中非法搜查,將李琴綁架到公安局,張鳳來勒索李琴的妹妹三千元之後,才把李琴放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八日,紅房法輪功學員李亞儒被惡意舉報,張鳳來知道後,搶鑰匙、抄家,勒索李亞儒家人八千元錢,並將李亞儒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八年七月奧運前夕,家住紅房的法輪功學員李福老倆口在乘車去瀋陽親屬家的路上,被警察搜身,發現有真相資料,老倆口被劫持到調兵山公安局。張鳳來勒索八千元才放人。

二零零八年十月份,法輪功學員薛仁在路旁貼粘貼,被巡邏的警察發現,之後被綁架到公安局國保大隊。張鳳來帶人到薛家進行抄家,抄走多本大法書、資料,勒索家人一千元,才放其回家。

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五日,法輪功學員張永勝被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張鳳來和另一位警察綁架,並非法抄走印刷機、切紙刀、印刷紙、油墨、印版、藥水、真相資料等物品,價值三萬元,張永勝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九日被調兵山市法院誣判三年零六個月。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的一個晚上,法輪功學員許雲鳳出外發真相資料被調兵山派出所蹲坑的便衣警察綁架,把她拽到車上帶到調兵山派出所,強行戴上手銬,關進小號一夜。第二天送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大隊,國保隊長張鳳來帶領紅房派出所幾個人非法搜身、搶走鑰匙後,強行闖進許雲鳳家,搶走大法書籍、真相資料等私人物品,又把許雲鳳劫持到鐵嶺市拘留所非法拘留十五天。這期間國保隊長張鳳來找許雲鳳的兒子說:罰款五千,不交錢就送勞教。家人無奈被迫交五千元錢,沒有收據。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劉曉輝在家中被國保隊長張鳳來和王雪平綁架,私人物品被搶走,並被非法勞教。

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法輪功學員任鳳華開車剛要出門,就被調兵山公安兩輛轎車堵在她家門口,從車上下來的便衣舉手就打,拽她頭髮、踢打她,逼她打開房門和門市房,搶走私人電腦三台、照相機二個、一部手機等價值約三萬餘元的物品及二萬元現金,沒有任何手續、收據。之後又將任鳳華非法勞教兩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九日早上八點多鐘,國保隊長張鳳來帶領幾個人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包海蘭家,進屋就翻,搶走大法書籍、兩台電腦及私家小轎車(捷達),將包海蘭和她的兒子帶到國保大隊,審問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的來源。下午十六點左右將包海蘭的兒子放出,讓她的兒子交五千元錢,不交就拘留包海蘭;包海蘭的兒子交五千元錢後,把包海蘭接回家。第二天,才讓把車開回家,又經過多次討要,才將兩台電腦歸還。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二日,法輪功學員劉曉輝,在家中被調兵山市國保隊長張鳳來等五、六個便衣警察綁架、抄家,二千元現金及大量私人物品被搶走。之後,非法判劉曉輝有期徒刑四年。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四日,七十多歲法輪功學員韓桂芹去一小區發真相小冊子,從樓上剛下到二樓,就被國保隊長張鳳來把她胳膊扭住,將她拽到樓下,國保大隊指導員王雪平,還有一個隨從正在在樓下接應,他們三人一起動手將她胳膊擰到背後,並戴上手銬,韓桂芹老人掙扎不讓戴,王雪平竟然打她兩個耳光,並把她塞進黑色轎車拉到當地派出所,身上的鑰匙被他們翻走。之後,就去她家抄家。因韓桂芹年齡已超過七十歲,決定不拘留,但要在抄家清單上簽字。韓桂芹回到家,看到家裏一片狼藉,警察抄走了她所有的大法書籍、師父法像等,還抄走了她度日用的現金三萬四千九百元,其中一萬二千元是女兒放在她那裏暫時保管的。後來家人幾次陪她去國保要錢,國保明知理虧還逼迫她答應以後不再發真相資料,才退給她二萬二千元,還有一萬二千多元,國保死活不肯給。

二零一六年六月三十日,調兵山市七十七歲法輪功學員張秀華,因粘貼「法辦江澤民」的真相展板,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被綁架到當地派出所。國保隊長張鳳來非法搜身,兜裏錢幣被搶走,家中鑰匙被搜走,並私闖民宅,把法輪大法書籍、音像、師父法像等物品搜走。張秀華在派出所被扣留五個小時後,回家。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調兵山法輪功學員李心基被綁架,張鳳來與檢察院、法院合謀非法判刑六個月。

二零一七年三月二十一日,調兵山市國保帶一幫人到小康住宅非法闖入康平縣大法弟子艾豔靜住所,掠走艾豔靜大量現金、電腦等私人財產。並將艾豔靜綁架到鐵嶺市看守所。

慘無人道的酷刑迫害

二零零八年七月四日晚上七點多鐘,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張鳳來帶領多名惡警,包圍了法輪功學員胡英居住的惠安小區八號樓(租的房子),強行砸門,破窗而入。搶劫的財物有:電腦兩台、激光打印機兩台、刻錄機一台、手機一部、雙人床一張 、寫字檯一張、大法書籍及大法資料和光碟若干、複印紙十多箱等,折合人民幣三萬元,還有八千多元現金。有四、五個警察對胡英人身攻擊、施暴、連踢帶打,把她的衣服都拽扯壞了。他們把胡英的頭用衣服蒙住,強行把她綁架帶走,關押進調兵山市看守所。到看守所後,胡英劇痛難忍,用頭撞牆,疼痛折磨了一夜,第二天調兵山市國保大隊教導員王雪平和男警察又把她送到鐵嶺市看守所。

二零零八年七月五日,胡英被劫持到鐵嶺市看守所,她開始絕食抗議。鐵嶺市看守所李支隊長和獄醫錢大鵬就把胡英固定在一張木板上,手和腳伸開呈大字,兩隻手用手銬銬上,腳是用十八斤重的腳鐐子連上。錢大鵬給胡英下鼻飼,把灌食用的管固定到她的頭上,指使那些在押女犯人每天灌食迫害。還指使在押女犯王歡打胡英,胡英就喊「法輪大法好!」有一個中等個頭挺瘦的惡警,他就往胡英的眼睛裏噴辣椒水,還用腳踩在胡英的嘴上來回蹭碾虐待迫害。把胡英的嘴唇裏外全都蹭碾破了,腫的老高都張不開嘴了。他們對胡英進行灌食四十八天後才打開,打開時胡英的頭和四肢都不會動了,而且骨瘦如柴。這樣他們也沒有停止迫害,大約又過了一個月的時間,又把胡英送回調兵山市看守所。

在調兵山市看守所,獄醫李成強以給胡英治病為名,用針灸用的針扎她,在她身上亂扎。還把她固定在板鋪上,呈大字形,兩隻手戴的是細的鐵鏈子,腳上戴的是十八斤重的腳鐐子。長達三個月的時間。他們還指使那些女犯人打胡英,大冬天的往胡英身上洒水,開窗凍她,用不讓睡覺的方式迫害。在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下旬法院讓胡英去開庭,她不去。他們就把胡英強行押到調兵山市中級人民法院,他們並沒有通知胡英的家屬,法庭上只有一個審判長和一個檢察院的公訴人,再沒有其他人了。只問了幾句話,胡英也沒有回答他,就給胡英送回去了。過了大約有十天的時間,胡英被口頭告知判刑七年,而且沒有判決書。

不擇手段的陷害好人 

二零零九年一月十五日(農曆臘月二十),張鳳來謀劃了一場醜劇:讓兩個小姑娘假裝去東方餃子館吃飯、然後錄音,再以錄音作為所謂證據去抓人。這天,張鳳來開著警車來到東方餃子館,進屋就問:誰是店主?誰煉法輪功?張志萍說:我煉;張鳳來說:有人舉報你,並把手機打開,放電話錄音。強行搜查之後,張鳳來在飯店門口扭拽張志萍上警車,不上車就往頭部打,往腰部踢打。掙扎中妹妹張秋萍急忙來搭救姐姐,情急中手劃著張鳳來的下巴,刮掉一塊兒皮,姐妹倆人都被張鳳來帶到公安局,張秋萍遭張鳳來拳打腳踢十多分鐘施暴,並把他們關進拘留所。張秋萍被非法關押十天,張志萍被非法關押十五天。張鳳來還把手無寸鐵的姐妹倆的正當防衛誣陷為施暴襲警,不依不饒,並且對留守飯店的張秋萍的丈夫馬某威脅道:這件事情私了,拿二萬元錢作為補償費。否則,告你們襲警毀容,判刑三年打底。馬某無奈,勉強湊足二萬元,姐妹倆十五天後,於大年初四才得以回家。

張鳳來不僅剝奪了百姓正常的生活、正當的經營,還仗勢欺人、胡作非為,使姐妹倆不得不關門停業,一年房租金損失二萬共計四萬元,背井離鄉,以打工為生。

十多年的迫害給法輪功學員的家人造成巨大的傷害

二零零九年四月十五日,法輪功學員莊海森因發真相神韻光碟被南嶺派出所便衣警察跟蹤、綁架。國保隊長張鳳來伙同南嶺派出所警察非法抄家,搶走大法書籍等私人物品,之後莊海森被非法勞教二年,關押於本溪威寧教養院管理所。張鳳來等人到莊海森家非法抄家,莊海森年過八旬的老爸受到驚嚇,住進醫院,不久離開了人世。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九日晚,法輪功學員張道寶遭綁架。調兵山市公安局國保隊長張鳳來伙同六名警察,在當晚後半夜二點鐘左右,對張道寶非法搜身,搶走了他家的鑰匙,私自打開張家房門,既不敲門,又未出示任何證件,進屋就翻。張道寶的妻子和十幾歲的孩子從熟睡中被驚醒,眼前的強盜行徑把她們嚇得魂飛魄散。之後,張道寶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調兵山市法輪功學員孫秀臣因車箱內有法輪功書籍就被警察綁架。當晚張鳳來帶領多名警察前去孫秀臣家抄家,孫秀臣的家人托關係、走門路,請國保大隊人員吃飯,先後多次疏通,花費總計八千多元錢。張鳳來收了錢還不辦事,孫秀臣最後被判了三年重刑。當時孫秀臣的妻子也因修煉法輪功而被非法關押在瀋陽監獄,家中留下年過七旬的老母親和一位未成年的女兒,孤苦伶仃,相依為命。

善惡有報是天理

◆ 聶大偉,男,生前任調兵山市通達出租汽車公司經理。在任期間,為配合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於二零零六年給其公司每台出租車發一張壓膜卡片,裏面規定出租車司機協助舉報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七年大年初二,他在車禍中當場死亡。

◆ 董相彬,男,五十四歲,生前在鐵煤集團大興礦保衛科。在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參與迫害,對法輪功學員抄家、辦洗腦班、看守、仇視、謾罵等,經多次講真相仍不改變對大法的態度,於二零一一年二月五日死於腦瘤。

◆ 朱世東,男,生前任水暖廠供暖車間書記。九九年七﹒二零後,他用多種手段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四年後,他正值壯年卻突然病亡,大家都說他是遭惡報了。

◆ 楊槐,男,生前曾是調兵山派出所的警察。在九九年七﹒二零至二零零一年期間,迫害進京上訪的學員,把他們三番五次的拘留。後來,楊槐得了腦血栓轉到商業大廈治安所,不久就命赴黃泉了。

◆ 郭福仁,男,生前曾擔任調兵山市公安局副局長和政法委副書記之職。自九九年以來,郭福仁積極推行中共的邪惡政策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當地這場迫害的急先鋒。特別是九九年至二零零一年期間,他多次組織警力非法抓捕進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他指使有關部門對本市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刑、勞教、拘留、長期關押洗腦班、勒索錢財、巧立名目亂罰款等等。據不完全統計,已知五十多人因為郭福仁的批示而遭受諸多苦難。雖然如此,有法輪功學員善意給他講真相、勸善,但他仍一意孤行,助紂為虐。

一九九九年的九月十二日,正是郭福仁坐鎮調兵山市公安局指揮抓捕進京上訪法輪功學員之時。十年後,即二零零九年九月十二日他在血癌的折磨中喪命,成了中共的殉葬品。

◆ 周文朗,男,生前是調兵山主管司法的副市長。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零二年期間,調兵山市的大法弟子有十二人被判刑,多人被勞教、拘留、辦洗腦班,無故被抄家,監視居住等都與他有直接關係。他還組織公安人員進京抓捕上訪的大法弟子。

二零零二年八月二十三日(陰曆七月十五鬼節),周文朗與姘婦在沈大高速公路死於車禍。此事發生後在調兵山市引起了極大的震動。其母因此受到很大打擊,不久吊死在山裏,十多天後才被人發現。

◆ 崔守鵬, 男,生前是調兵山市政法委書記。他積極跟隨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五年他得了胃癌,於二零零六年大年初二死亡,人們都說這是他迫害好人的結果。

◆ 劉權昌,男,生前是調兵山公安局副局長。他在任職期間,為了往上爬,撈取政治資本,瘋狂抓捕法輪功學員、抄家、打人、辦洗腦班。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就在辦第二期洗腦班期間,他駕車撞上橋墩,與他同行的人沒事,只有他一人被撞死,死時還不到四十歲。此事在當地引起極大震動。就連他家人都說他是迫害法輪功遭惡報了。他死後半年多,這個副局長的職位還是空缺,誰也不願當。

結語

十多年的血雨腥風,張鳳來的所作所為,早已觸犯國法、天理,人在做,天在看。眾多的惡報事例應該使張鳳來醒悟了:從被判刑十三年的原調兵山市公安局局長傅曉東到血癌死亡的原調兵山市公安局副局長郭福仁,再到車禍死亡的原調兵山公安局副局長劉權昌;從癌症身亡的央視主播羅京、天安門自焚偽案製片人陳虻,到王立軍、薄熙來、李東生、周永康,等等,無論其有多大的功名,無論其有多高的權勢,違背了天理,就無法逃脫天理的懲罰。善惡必報是永恆的天理。

上天還在給張鳳來贖罪的機會,真心希望張鳳來等曾經迫害過和現在還想通過迫害法輪功撈取政績的公、檢、法、司等部門的人員,順天意而行,趕緊懸崖勒馬,將功贖罪,釋放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退出中共惡黨的一切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張鳳來:手機13941098399,辦電024-76992027,辦電 024-76982365, 遼寧省調兵山市公安局地址:遼寧省鐵嶺市調兵山市中央大街40號 郵編:112700

張鳳來妻子:張敏,手機13904903568,工作單位:遼寧省調兵山市鐵煤集團高科技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