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好法 去人心 走出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六日】我是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十幾年的修煉歷程,使我越來越深刻體會到學好法的重要。

師父講:「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的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沒有那麼大。如果修的再差一點,那看問題想問題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放鬆、不能掉以輕心。千萬年億萬年的機緣、等待,我們在歷史上所承受的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不能在關鍵時候把自己要做的事沒做好,將來明白了,對你來講,對你的生命來講,簡直是太痛苦的一件事情,所以大家千萬不能夠掉以輕心。特別是在學法中,大家一定要認認真真的學。大家知道學法在很多地方出現一些情況,甚麼情況呢?有些地區流於形式。有些人在讀《轉法輪》的時候,思想不專一,在想其它的,不能夠專注的在修煉中。這等於是浪費時間,不但浪費時間,本應該是提高的時候,卻用思想想一些不該想的問題、一些事情,不但沒提高,反而還在往下降。如果學不好法,很多事情都做不好。」[1]

自己在這方面是有深刻教訓的,在此,願與同修真誠交流,希望還沒重視學法的同修能引以為戒。

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家幫助同修準備通過網絡訴江。這時,我的手機響了,我一看,是丈夫打來的。我接了電話問:「有事嗎?」他說:「有事,你來單位辦公室一趟。」我心想:有甚麼事呀?都快中午了還讓我去單位辦公室。我馬上想到會不會是因為訴江的事呀?因為近一段時間我單位的一位同修和其它單位的很多同修都因為訴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騷擾。我當時沒有一點怕心,心想:如果他們詢問關於訴江的事,我正好給他們講真相。當我來到單位辦公室一看,果真驗證了我的想法。在辦公室裏,除了我丈夫,還有單位的兩位書記。我問他們有甚麼事?他們開始很客氣,問我是否寫了一封信?我坦誠的告訴他們:「是。我以真名實姓控告了江澤民,因為他殘酷迫害法輪功,使無數修真善忍的好人及其家庭遭受魔難……」那位高個子書記不接受我講的真相,態度很強硬,他所說的都是邪黨灌輸的那一套理論,並說我太天真幼稚。我的心被他帶動了,起了爭鬥心,他說一句,我對答一句。他見我不順從他,非常生氣 。丈夫在一邊趕緊和他說好話,勸他不要生我的氣。另一位書記說我脾氣犟。就這樣,談話不歡而散。我很後悔沒有把握好自己,由於起了爭鬥心,沒能和他們講清真相。我更後悔,是因為自己這一段時間學法沒跟上,並起了強烈的做事心和色慾心才讓邪惡鑽了空子,招來這次談話。

下午,丈夫從單位回來告訴我說:「剛才見到那位高個子書記了,他要你填個表,簽個不修煉的保證。明天辦公室主任要交到本地六一零那裏。」我想起師父的話:「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我告訴丈夫我不能簽。丈夫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他聽信了他們威脅我的話:「如果不簽,就會被開除公職,單位一把手也要撤職,單位的年終獎也要扣除……」他一聽我不簽,馬上就氣急敗壞的大聲吼叫起來,說我要毀了這個家,說我自私,不為單位領導著想等等。我告訴他,我訴江是合法的,我不簽保證,也是為了不讓他們犯罪。丈夫被魔控制著,根本聽不進我講的話。他變的更加暴躁和瘋狂,一邊吼叫一邊開始砸東西。

面對丈夫的不理智,我一遍遍的背著師父的講法「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3]我非常平靜,真的一點也沒有動心,並且還感覺身體輕飄飄的非常舒服。我知道是自己守住了心性,師父把我身上不好的物質去掉了。

第二天早晨上班時,丈夫再次要求我去簽不煉功保證。我又拒絕了他,他摔門而去。中午,丈夫回來了,態度緩和了一些,並告訴我說,領導不要求我簽字了,但是過幾天,「六一零」的人要來回訪,那時我必須和他們說不煉了,否則就有可能被抄家、被綁架。接下來的幾天內,那位高個子書記和單位一把手輪番給丈夫打電話,他們再三詢問我是否同意說不煉了?並再三強調如果我說煉的話後果會怎樣怎樣。他們每來一次電話,丈夫幾乎就和我發一次脾氣,丈夫想盡了各種辦法讓我答應他一定要說不煉了。由於自己平時學法不紮實,那幾天,我的心還真的就不穩了,產生了怕心:怕他們來抄我的家,怕他們把我綁架……但我知道這個怕不是我,我不要它。被抄家,被綁架也不是師父安排的路,我也不要它。訴江是師父讓做的,我聽師父的話沒錯,儘管我有漏,也不允許舊勢力迫害我。我求師父加持我的正念,並抓緊時間靜心學法、背法,趕快去掉那些不好的人心,歸正自己。隨著大量學法和長時間發正念,我感覺自己的空間場越來越乾淨,正念也越來越強,我決定主動去找那位高個子書記講真相。

師父講:「我經常講一個人要是完全為了別人好,而沒有一絲自己的目地和認識,講出的話會使對方落淚的。我不只教了你們大法,我的作風也是給你們留下來的,工作中的語氣、善心,加上道理能改變人心,而命令永遠都不能!別人心裏不服而只是表面的服從,那麼看不見時還會按著自己的意願行事。」[4]我想我一定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無論這位高個子書記甚麼態度,我都不再為其所動,就是慈悲講真相,就是要救他。

我去了那位高個子書記家,他覺的很驚訝,可能沒有想到我會去找他。我先表示自己作為一個修煉人,那天做的不好,沒有尊重他,向他道歉。然後我再從新給他講真相,告訴他我是被病折磨的走投無路才修煉了法輪大法,自從修煉了法輪大法,我一身的病都沒了,而且心性也得到了昇華。並告訴他訴江不只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那些「六一零」人員、公檢法司人員,甚至為了單位的這些領導,讓他們不再參與迫害,才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真正做到了發自內心的為他好,態度祥和、慈悲。這位書記一直在靜靜的聽,始終沒有打斷我,有時也表示一下肯定和理解。後來因他們家來了客人,三退的真相沒來得及講。但值得欣慰的是,他已經明白了一些真相,後來再見到我時,態度一直很友好。再後來,聽丈夫說,那位書記告訴他,說省「六一零的人要來我單位,要和我見面談話,並叫我表面應付一下就行,在家想煉就煉。我不答應。

第二天,省「六一零」的人真的來到我單位,但他們並沒有找我談話。一直到今天他們再沒有找過我。師父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5]今後,我一定聽師父的話「所以在今後大家更要學好法,從而使正念更強,更有能力救度眾生。」[6]感謝師父的慈悲呵護。

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批評指正。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5]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二零零三年美中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