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杜塞爾多夫盛大遊行 民眾聲援法輪功(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八日】「(活摘人體器官的)這種事是必須要制止的!不應該發生的!」「我們必須聯合成一體,不能對這樣的罪惡置之不理!」「(制止犯罪、抓這些反人類罪的罪犯)那正好是我的專職工作!」這是德國杜塞爾多夫主流社會民眾看到法輪功學員盛大遊行後,譴責中共迫害的心聲。

杜塞爾多夫大遊行

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來自德國、英國、法國、瑞士、奧地利等十個歐洲國家的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杜塞爾多夫的遊行。

前一天晚上,法輪功學員在杜塞爾多夫舉行燭光守夜活動,二十四日上午他們在王宮花園(Hofgarten)集體煉功。

中午一點,遊行隊伍從市中心的王宮花園出發,途徑杜塞爾多夫市中心的高檔商業街區──國王大道(K?nigsallea),行至萊茵河畔的老市政廳前的城堡廣場(Burgplatz)和市中心的沙都夫廣場(Schadowplatz)時,法輪功學員舉行了集會,人權組織代表、西方媒體記者和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代表等發表演講,下午五點遊行和集會結束。

'圖1:威武雄壯的天國樂團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方'
圖1:威武雄壯的天國樂團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方

'圖2:遊行中,法輪功學員手持大量中德文橫幅'
圖2:遊行中,法輪功學員手持大量中德文橫幅

'圖3:富有中國民族風味的腰鼓隊'
圖3:富有中國民族風味的腰鼓隊

整個遊行隊伍以威武雄壯的天國樂團領頭,接著是身著中國古代仙女裝的法輪功學員在花車上演示功法,然後是大量中德語橫幅的方陣,悼念被迫害致死的大陸法輪功學員的白衣女士方陣緊隨其後,最後是身著中國民間金色服飾的腰鼓隊。隊伍綿延近兩公里,德國警車為遊行開道,沿途保護。

'圖4:沿途隨處可見用手機拍照留念的民眾'
圖4:沿途隨處可見用手機拍照留念的民眾

途中有大量民眾用手機拍照,也有的一直跟隨,全程攝影。有的隨著天國樂團的音樂舞動,輕鬆喜悅溢於言表。有的低頭認真閱讀傳單,有的靜靜聽著身邊法輪功學員的介紹。了解真相的西方主流社會民眾,主動在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徵簽表上簽名。

法輪功學員講述親身經歷

'圖5:杜塞爾多夫大遊行的組織者瑪利亞(Maria)女士'
圖5:杜塞爾多夫大遊行的組織者瑪利亞(Maria)女士

「我們就是想向全世界揭露(這場迫害),」已經身為祖母的杜塞爾多夫遊行組織者瑪利亞(Maria),在退休前是一名社會教育工作者,法輪功使她身心受益。她告訴記者:「由於中共,中國的法輪功學員遭到了嚴重的不公對待。無辜的煉功人被殺害,這是世上最可怕的事情了。我們希望世人能支持我們。」

'圖6:德國大學生諾亞(Noah)(右)'
圖6:德國大學生諾亞(Noah)(右)

身高兩米的諾亞(Noah)是一名在讀的大學生,他走在遊行隊伍的最前方,手執「法輪大法」橫幅。幾年前,他在德國聯邦國防軍服役期間,第一次得知法輪功。「這本書一下抓住了我的心,書裏的理念那麼珍貴。這裏沒有制度約束人,每個人都是一個個體,觸及的是人的心靈深處,我感覺真是非常珍貴和美好,非常祥和。」

提到修煉後的變化,諾亞開心的表示:(修煉)之前就是總在為自己忙碌,為自己著想,很少為別人著想,老想著誰傷害我了,我怎麼自我保護。修煉後,在任何時候任何場合,用心對待每個人,按照(法輪功「真善忍」)這個理念去做,哪怕別人傷害了我,我也不計較。開始,不少人說我傻,笑話我,我不為所動,我幫助別人不求回報也不留名字。一段時間後,他們看到我的變化,他們態度也變了,說你做的對,做的好,很讚賞很欽佩,他們也想這麼做了。

說到中共迫害甚至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諾亞說:「我正在讀《九評共產黨》,從書中還看到,中共從一開始就壓制人,人們不能自己決定做好人和壞人,誰對這個黨的思想有不同看法或說了反對它的話,它就抓你甚至會殺死你。中共政權在迫害法輪功之前就在殘害好人,就是一個很邪惡的政黨。」

'圖7: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白衣女士方陣'
圖7:悼念在中國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的白衣女士方陣

主持人施菲女士(Schiffer)在沿途和集會上都介紹了法輪功。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一九九二年由創始人李洪志先生傳出,有五套功法,學員以「真善忍」為標準,要求自己做好人,目前已經傳播到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著作被翻譯成四十種語言,全世界學煉法輪功的人數超過一億人。

'圖8~9: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真相'
圖8~9: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真相

曾經在遼寧馬三家勞教所遭受非人迫害的徐惠女士,在集會中介紹了她遭受的酷刑:打嘴巴、被電棍和電針電、野蠻灌食和藥物、長期用手銬銬、上大掛、長時間不讓睡覺等。尤其是她被吊在雙層床上四天多,雙臂完全失去知覺後,警察還強制性的用不同的姿勢抻銬她。僅這次被折磨後,她的腰彎成九十度,無法自主站直,胸部劇痛,手銬深陷肉中,至今疤痕累累……

另一位在集會上發言的法輪功學員劉巍女士,逃離中國後在德國碩士畢業,現在就職於一家德國公司。她用德語介紹了自己在中國被非法關押期間所遭受的多種迫害,尤其是勞教所裏日夜不停的洗腦,使她「生不如死」。她還清楚的記得在每天十多個小時的奴工勞動、殘酷洗腦和低劣又少量的飲食同時,只有法輪功學員被多次強制體檢和驗血。

主流民眾支持法輪功

住在杜塞爾多夫的瑪媞(Marty)女士從事現實開發研究工作(realistic developer)。她帶著三個來德國旅遊的印度朋友到萊茵河畔散步,遇到法輪功集會。他們聽完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後,深感震驚。

'圖10:瑪媞(Marty)女士(左一)和她的三位印度朋友,左二是瑟綸妮 (Selenie)'
圖10:瑪媞(Marty)女士(左一)和她的三位印度朋友,左二是瑟綸妮 (Selenie)

瑪緹說:「我在德國聽說過一些(中共活摘器官的情況),看到過相關資料,也在網頁上看到過有關的信息。我的朋友們只是知道(法輪功)被迫害的事正在中國發生著。」

她的朋友瑟綸妮(Selenie)說:「我是一個外科醫生,(活摘人體器官的)這種事是必須制止的!不應該發生的!我們住在印度,我們卻不知道(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得這麼慘烈,(聽到活摘真相)我們真的非常震驚。作為醫生我們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我們都簽字了。」

'圖11:伊露娜﹒達門(Ilona Damen)和丈夫拉爾夫(Ralf)'
圖11:伊露娜﹒達門(Ilona Damen)和丈夫拉爾夫(Ralf)

來自杜塞爾多夫附近城市的伊露娜﹒達門(Ilona Damen)和丈夫拉爾夫﹒達門(Ralf Damen)都在當地政府部門做管理工作。伊露娜一字一句非常清楚地表示:「我們今天是第一次聽到(法輪功被迫害和活摘器官)的事,這是對人的壓制,對人類的蔑視和對人類價值的否定(unterdrückend, Menschen verachtet, Menschen unwürdig)!我們必須聯合成一體,不能對這樣的罪惡置之不理!」

夫婦二人都簽名反活摘,支持法輪功。伊露娜認為:「正如那位女士演講的:人們內在具有的『真、善、忍』的本性卻被遺忘了。現在很多人和有權力的人不認為(法輪功被迫害)和他們有關,只要自己過得好就不願意去反對這樣的事,這是不行的。我認為在這樣的地方揭露和曝光迫害,做的很對也非常重要!這裏總是有很多的人,很多的觀眾,就會引起相關的人和相關政治家的關注。希望你們持續(nachhaltig)下去,我祝願你們的活動成功!」

'圖12:攝影愛好者施密茨先生(Schmitz)'
圖12:攝影愛好者施密茨先生(Schmitz)

施密茨(Schmitz)先生是杜塞附近的蒙興格拉德巴赫市(M?nchengladbach)的刑事部門的公務員,他愛好攝影,二十四日專門到北威州首府杜塞爾多夫採景,打算參加「杜塞爾多夫的攝影馬拉松比賽」(Fotomarathon Düsseldorf),獲勝者的照片將會刊登在攝像馬拉松的網頁上。

他第一次聽說法輪功及其被迫害的事情,知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後,他說:「(制止犯罪、抓這些反人類罪的罪犯)那正好是我的專職工作!」法輪功學員告訴他,他拍攝的照片也許會幫助更多人了解法輪功和活摘器官事實,施密茨聽後說:「那就給我加油吧!我也祝你們的活動取得更大的成功!」

和女兒一起看到法輪功集會的娜塔麗婭(Natalia),經營著自己的探測器方面的生意。母女倆駐足聆聽集會上的演講,「活體摘取別人的器官這種事,我覺得實在太可怕了」,娜塔麗婭得知這是中共的國家犯罪後,立刻表示要簽名反對活摘。她十五六歲的女兒了解後也簽了名。娜塔莉亞又深入詢問了法輪功是甚麼,主動要了功法的詳細信息,並詢問杜塞爾多夫的煉功點,表示很感興趣,想來學功。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