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屍骨未寒 孝子再遭綁架 老父走上控告之路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北報導)河北省保定市蠡縣辛興鎮東河村的劉貴蒲老人,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帶著對親人的眷戀和對至親遭受迫害的無奈而含冤離世。鄉鄰們在緬懷劉貴蒲老人善良的同時都不約而同的會談到十八年來她們一家人所遭遇的苦難。

可還沒等親人們那悲憤的情緒平息下去,更令人震驚的事情發生了。按常理老人故去,孝子要守孝百日的。然而就在六月十六日老人的頭七,孝子王向輝又無端的被蠡縣國保給綁架了。

二零一七年六月十六日中午一點,蠡縣國保大隊隊長王軍昌和蠡縣辛興鎮的谷書記帶領著六、七個人(都是便衣)闖進王向輝家,兩個人不由分說就把王向輝拽走塞進車裏。另外四個人就開始非法抄家,有搶電腦的,有拍照的。王向輝的父親王平均跟他們要手續和證件,王軍昌掏出一張紙,還沒等王平均看清楚就又裝起來了。其中一個人拿起王向輝的筆記本電腦,王平均奪回來,對王軍昌說:「你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當前的形勢你也不是不知道。」王軍昌說省裏來人了,還是強行把筆記本電腦搶走了。同時搶劫一台台式電腦的主機。

看到這裏您也許會奇怪,王向輝犯了甚麼罪,怎麼警察不著警服還如此的蠻橫,沒有人性,不講法律。說來話長,簡而言之就是因為王向輝一家人是法輪功修煉者,中共對待法輪功從沒講過法律。就是這次綁架王向輝的「理由」,也只是因為他給中央寫了信。

十八年來王向輝一家人的遭遇實在令人同情,也彰顯了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殘忍。

王向輝原本有一個令人羨慕的家庭,他在電力局上班,妻子是警察,有一個聰明乖巧的兒子。父親王平均是勞動人事局的幹部,母親劉貴蒲身體健壯,在家務農,並照顧公婆。美中不足的是父親王平均的身體有很多病,長期病痛的折磨使他時常有輕生的念頭,對前途呀、希望呀更是萬念俱灰。

一九九六年經人介紹,王平均煉起了法輪功,煉功僅一年,所有的病症「不翼而飛」,被人稱為「三吊彎」的身體站直了,幾十年的近視眼鏡摘掉了,一直瘦弱不堪的他體重達到了一百五十多斤,真是無病一身輕,渾身有使不完的勁兒。王向輝從父親的身上見證了法輪功的神奇,和爺爺、奶奶、媽媽、姐姐老少三代相繼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一家人志同道合、其樂融融。

然而九九年江澤民出於小人妒嫉、一意孤行,瘋狂迫害法輪功。王向輝一家人因為不放棄修煉「真、善、忍」,遭中共殘酷迫害,原本幸福美滿的家庭被江澤民迫害的妻離子散、家破人亡。

父親王平均曾被中共兩次非法勞教、多次被非法抄家,三次被綁架,四次被非法拘禁,被勒索巨額罰款,並被無理開除公職已達十六年之久,因為沒有生活來源,六、七十歲的老人到處給人打工;王向輝被冤判十一年重刑,也被單位開除。妻子不堪公安局的壓力,不得不與他離婚,一個人帶大兒子,十幾年來,其艱辛可想而知;姐姐也被非法拘禁、勞教;爺爺奶奶受驚嚇先後含冤而死;母親也曾被非法關押長達七個多月,由於遭受種種家庭魔難其不堪重負,造成她癱瘓在床,經受了五年的病榻之苦,最終含冤離世。

再說起王向輝的十年冤獄,更是讓人心痛。他遭受了各種各樣的酷刑:拳打腳踢、搧耳光、電刑、坐老虎凳、冷凍、戴上頭盔擊打頭部、野蠻灌食。惡人用煙頭把他的手指甲一個個燙爛;把他綁在鐵椅子上踩腳趾甲,將其十個腳趾甲一個一個踩碎,手指、腳趾至今仍有殘跡;三九天穿著棉衣服用涼水澆透,罰站三天三夜,雙腳被凍壞,造成左手致殘,四個臼齒脫落;用手搖電話機連上手腳多次電擊心臟,一次次把他電得昏死過去,很長時間醒不過來,犯人們怕他死去,用煙頭將他燙醒……

王向輝一家人,十八年來所遭受的非人折磨,都源自於這場無理的打壓。王向輝出獄後,多次找到單位要求恢復工作,單位迫於上級的壓力不敢給他辦。萬般無奈的情況下,他想用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權益。正趕上習近平執政後,強調要依法治國,依憲治國。於是王向輝依照《國務院信訪條例》、《信息公開條例》、《人民檢察院舉報工作規定》等法規向中央領導及有關部門寫信,要求「公開610辦公室(專門迫害法輪功的機關)的相關信息」,王向輝的行為合理合法,同時受《憲法》第四十一條保護。

但河北省610指使蠡縣610操縱國保不出示手續和證件就抄家抓人,不敢以寄信的合法行為定罪,就以「破壞法律實施」的罪名將其非法刑事拘留,對其打擊報復,栽贓陷害。那麼,王向輝破壞了哪一條法律的實施?是怎麼破壞的?破壞到了甚麼程度?這些誰也答不出來。國保的行為不僅違反了《警察法》及《憲法》《刑法》等各種法律,而且是和現政府依法治國、要求信息公開的精神對著幹。

信仰法輪功沒有錯。古今中外,無論甚麼社會制度,人都有做好人的權利,而且都表彰人們做好人、提高思想境界、提升道德。可共產黨這個西來邪靈,一直破壞中華傳統文化、殘害中華兒女,以各種運動害死八千萬中國人(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這十八年來又迫害堅持「真善忍」、努力做好人的法輪功群眾。

王平均老人連日來屢遭打擊,先是老伴離他而去,接著兒子被綁架。老人吃不下、睡不著。只幾天的功夫,頭髮就全白了,腰也直不起來了。自王向輝被綁架的當天,他就到相關部門找到相關人員要求釋放兒子。但他們都互相推諉,有的還態度蠻橫。

老人並沒有被困難所嚇倒,他知道天理是公平的,人還有善心在。在哭訴無門的情況下,為了維護自己和家人的合法權益他把控告王軍昌違法辦案的控告狀遞交到了檢察院。如果檢察院不作為,他會繼續向上級部門控告。

希望良知尚存的人們,伸出您的正義之手,幫幫老人吧。

在這裏也奉勸王軍昌等人,將心比心、停止犯罪,早日讓王向輝回家盡孝子之道,方為上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