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飛冤案的證人隗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六日】民族英雄岳飛的名字,在中華大地上幾乎家喻戶曉。當年,赫赫有名的抗金英雄──岳飛,被一對奸帝奸相害死後,是誰冒著殺頭的危險,極其神秘地將他的遺體珍藏了起來?又是誰臨死前囑託兒子,一定等到朝廷下詔,為岳飛平反昭雪的那一天,將岳飛遺骸獻出,成為平反岳飛冤案的最直接的物證?隗順,正是隗順!一個生卒年月不詳,身高長相不知,家族背景無法考查的小人物,南宋初年臨安大理寺監獄的區區獄卒。隗順的驚人義舉,不僅將岳飛冤案的真相,大白於天下,而且將奸臣秦檜父子所篡改的南宋歷史,徹底否定。隗順的一夜之舉,從此聞名於後世,青史留美名。

一、岳飛冤案

南宋第一任皇帝宋高宗趙構,是個貪生怕死、自私自利、主動向金國統治者稱臣納貢的主和派皇帝。他擔心岳飛收復失地,迎還二帝,他的皇位不保。他所器重的宰相──秦檜,不僅是朝中主和派的典型代表,而且是金廷主和派撻懶派往南宋朝廷中的奸細。這一對奸帝奸相狼狽為奸,為了實現金都元帥完顏兀術的「必殺岳飛,而後和議可成」的秘密指示,內外兩股邪惡勢力勾結,全然不顧南宋朝廷上下、軍隊平民的不滿情緒,向岳飛等人夾擊而來。

南宋紹興十年(公元1140年)農曆七月中旬,岳飛所統帥的大軍,取得了河南郾城──穎昌抗金大捷,正進軍朱仙鎮。這時秦檜串通張俊、楊沂中,唆使諫官羅振,向趙構上了一道奏疏:兵微將少,民困國乏,岳某若深入,豈不危也!願陛下降詔,且令班師!岳飛接到班師詔令後,據理力爭。不過趙構是個「恐金症」患者,為了自己和南宋小朝廷的生存和享樂,放著殺父淫母之仇不報,主動討好金人,接連發出十二道班師金牌,強令岳飛「班師赴闕奏事」。岳飛帶著一身征塵,默默回到臨安。

一年後,秦檜一黨向趙構獻計,以「杯酒釋兵權」的陰招,奪了岳飛的兵權。紹興十一年(公元1141年)八月九日,趙構又下令罷掉了岳飛樞密副使之職。岳飛去職後,回到九江,上廬山為母守墓。

紹興十一年(公元1141年)農曆十月十三,秦檜派殿前都指揮使(主管宮殿禁衛的長官)楊沂中,將岳飛從廬山騙到臨安,用小轎將岳飛抬進北關,隨即投入大理寺監獄。這之前,張俊(南宋朝廷樞密使)已先期將張憲(岳家軍副統帥,朝廷宣撫副使)、岳雲(岳飛長子,岳家軍背嵬軍統領)抓捕入獄。秦檜、張俊沆瀣一氣,誣陷岳飛去職後,寫信給張憲,串通「謀反」。現轉引一則關於岳飛獄案的檔案材料如下:

張俊奏:張憲供通,為收岳飛處文字後謀反。行府已有供到文狀。奉聖旨:就大理寺置司根勘,聞奏。(《建炎以來朝野雜記》乙集卷十二《岳少保誣證斷案》)。

從這份奏狀可以看出:一、此狀為張俊密奏;二、據張憲的供詞:岳飛親自寫信給張憲,張憲收到岳飛信後陰謀造反;三、張俊奏狀由鎮江樞密行府簽署發送朝廷;四、趙構批示:在大理寺(宋朝最高法院)設立岳飛專案,加以徹底追查。

那麼,張俊是如何獲得張憲的「口供」呢?張俊奉秦檜之命,在岳飛部隊裏物色攻擊岳飛,羅織岳飛「罪狀」的奸侫之徒,採取威逼利誘,軟硬兼施的手段,終於物色到了張憲屬下一個名叫王俊的副都頭,為能升官發財,擬好一份「告首狀」,指控「張憲與岳飛通書謀據襄陽為變」。再由被張俊脅迫就範的王貴(岳家軍遊奕軍統領)派輕騎將王俊的告狀急送鎮江樞密行府張俊處。張俊僅憑王俊一紙誣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將張憲與岳雲扣押起來,在行府私設公堂,親自審問張憲和岳雲。張憲,岳雲不愧都是硬漢,任憑張俊嚴刑拷打,張憲、岳雲就是不低頭,不畫押,因為「首狀」純係捏造,張憲、岳雲沒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況且,王俊的「首狀」破綻百出,最大的漏洞是「首狀」後面所附的小條子。王俊是個名副其實的「雕兒」(奸滑之徒),他一時未摸清張俊唆使他誣告岳飛的背景,怕萬一整不倒岳飛,或將來「露餡」,於己不利,於是在「首狀」後面特補上一條子,作為退路。條子上寫道:

張太尉(憲)說岳相公處人來,教救他。(王)俊卻不見有人來,亦未曾見張太尉使人去相公處。

「首狀」揭發的是岳飛與張憲串通,企圖謀反的「書證」,可是「小條子」卻又稱不曾親眼見到岳飛派人來張憲處,也未見張憲派人到岳飛那裏去。這樣王俊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自己否定了作為人證的資格。顯然,這樣的「首狀」不能作為定案的證據。

然而,不管張憲承認不承認,也不管王俊的「首狀」能不能自圓其說,張俊還是捏造了「張憲供通」材料。趙構也不問證據屬實與否,為了達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隨即下令將威名震世的大將岳飛逮捕,交大理寺會審。

御史台,大理寺會審,御史中丞何鑄任主審官。他是秦檜門徒之一。在審訊時,何鑄再三詢問岳飛有無與張憲通信謀反,岳飛一怒之下,解開衣服,赤露背脊給其觀看,旦見背上刺有「盡忠報國」四個大字,字字深入肌膚,何鑄一見,心為之一震,在接下的審案過程中,又發現:第一,張俊稱張憲自供與岳飛串通謀反,經對證,張憲一直否認;第二,張俊又拿不出岳飛、張憲通書的物證;第三,唯一的檢舉人王俊,在岳飛解職後,未曾見過岳飛與張憲有過來往。反複審訊後,何鑄認為樞密行府上告的「岳飛與張憲通書謀反」罪狀,缺乏足以定案的證據。最後得出結論:岳飛等人無罪,這是一樁冤案。當何鑄把審訊結果告訴秦檜時,秦檜極不高興,沒想到一手提拔上來的門生會不順著桿子爬。秦檜陰沉沉地說了一句:「此上意也!」意思是,定岳飛「謀反罪」是趙構的指使。何鑄終於看穿了所謂岳飛「詔獄」的骯髒內幕,毫無懼色地回敬道:「我何鑄區區之心,豈止為一個岳飛著想?強敵未滅,卻無辜殺戮一員大將,後果會是如何?失去軍心,危及國家長治久安,這可是不能不令人擔憂啊!」

何鑄的頂撞,氣得秦檜咬牙切齒,說不出話來。於是秦檜立馬改任監察御史萬俟禼(音莫齊屑)主審岳飛詔獄。後來,何鑄被趙構「令之出疆」,罷官流放。

岳飛在獄中,寧死不屈,以絕食的方式進行抗議和反迫害

岳飛的冤獄引起了南宋軍民的強烈義憤。無論皇室或朝廷官員,軍校或布衣,稍有良知的人,都為岳飛等人鳴不平,趙構和秦檜害怕事態擴大,殺了公開為岳飛喊冤的南劍州布衣范澄之,以殺一儆百的毒辣手法,鉗制眾口。韓世忠(南宋抗金名將,朝廷樞密使)不畏秦檜的淫威,直接找到秦檜,當面質問道:「岳飛的謀反罪,到底確實不確實?」秦檜蠻橫地回答道:「飛子雲與張憲書雖不明,其事體莫須有。」韓世忠氣憤地說:「‘莫須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秦檜的爪牙萬俟卨不管用何酷刑對付岳飛,岳飛就是不吐一字,不畫押,不自誣。岳飛一身正氣、視死如歸,以頑強的毅力,頂住了趙構、秦檜、張俊、萬俟卨等邪惡勢力的殘酷迫害。

趙構在大興岳飛冤獄的同時,緊鑼密鼓,進行著向金國妥協議和的活動。

紹興十一年(公元1141年)十一月七日,完顏兀術放還扣押多年的南宋議和使臣魏良臣等人,並批准南宋朝廷主動提出的和議條款:

一、宋金疆界,東以淮水中流,西以大散關為界。宋割唐、鄧二州及商、秦二州之半歸金;

二、宋向金稱臣,每年向金納貢,銀25萬兩,絲織品25萬匹。

和約順利簽署,十一月下旬,趙構正式宣布「大金國已遣使通和」。

岳飛的冤案既因和議而興,那麼在第二次紹興和議業已達成,鎮服抗戰派的目的已經達到,趙構若有起碼的人性,只需給秦檜打聲招呼,岳飛等人就不至於死。但是,事實是喪心病狂的趙構不僅要岳飛死,而且要岳飛等人死得很慘。

秦檜在其老婆王氏的暗示下,授意張俊、萬俟卨、王俊、王貴等,加緊炮製出岳飛兩大罪狀:

一、岳飛曾經自稱與太祖(趙匡胤)俱以三十歲建節,犯有「指斥乘輿」,懷有「僭越」異志的「謀反罪」。事實上,岳飛於三十二歲升任節度使,講過「我三十二歲建節,自古少有」,卻絕無比附宋太祖的所謂「狂悖」言論,頂多屬於有口無心,自信的語言,怎麼能無限上綱為「指斥乘輿」,射影指責宋太祖呢?正因此,開始定罪時,大理寺卿周三畏認為岳飛的言論構不成「指斥乘輿」罪,至多判兩年徒刑。萬俟卨強逼周三畏以「指斥乘輿」罪處岳飛斬刑,周三畏不從,昂然說:「當依法,三畏豈惜大理卿!」萬俟卨乾脆撇開周三畏,自行修改判決書,定岳飛以斬刑上報尚書省。

二、敵侵淮西,岳飛親受御札十五道,「不及策應」,犯「擁兵逗留」罪。此純係有意篡改岳飛行軍日期捏造出來的謊言,目的在與和「臨軍征討,誤期三日,律當斬」的重罪掛上鉤。

萬俟卨改定上奏的判決書後,以大理寺的名義急送秦檜處。秦檜立即簽署批准,判定:

一、岳飛,「合依斬刑」 ;

二、張憲,「律:謀叛,絞。其張憲:合於絞刑」 ;

三、岳雲,「致張憲謀叛」 ,「徒三年」:

四、岳雷,(未成年),別無干涉罪犯。

判決書呈上,「取旨裁斷」。趙構當天批示:「岳飛特賜死。張憲、岳雲並依軍法施行,令楊沂中監斬,仍多差將兵防護。」

趙構把岳飛的「斬刑」改為「賜死」(迫令自殺),並不顯示他對岳飛動了惻隱之心,將岳雲的三年徒刑改為腰斬,則恰恰暴露了他比秦檜一夥,對岳飛父子及張憲,更加凶殘的仇恨心。

岳飛詔獄的最後裁定,證實了秦檜所說的謀害岳飛,「此上意也!」絕非虛言,殺害岳飛等人的主謀不是別人,正是趙構本人,而秦檜所扮演的只是一個罪惡幫兇的角色。

趙構跟秦檜一樣,遺臭萬年,都是中華民族的千古罪人。

臨刑前,岳飛大義凜然,威武不屈,在獄案上揮筆寫下了八個大字:

天日昭昭!天日昭昭!

紹興十一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公元1142年1月28日),中國歷史上,民族英雄岳飛被以「莫須有」的罪關押在杭州大理寺獄中,趙構派遣劊子手進入牢房,佯稱請岳飛沐浴,將他帶到刑房,用大鐵錘猛擊岳飛雙肋,致使岳飛肋骨碎盡,五內俱裂,吐血而死。

岳飛遇害時,年三十九歲,同日,張憲、岳雲在杭州官巷口被處以腰斬。張憲生年不詳,岳雲時年二十三歲。

二、隗順義葬岳飛

岳飛罹難後,遺體被奸賊們拋棄。當天晚上,大理寺監獄裏,一名極不起眼的獄卒──隗順,懷著一顆對岳飛異常崇敬的心,冒著誅滅九族的風險,迅速的找到了岳飛的遺體,從大理寺監獄背出,不知用了甚麼方法,翻過了臨安城牆,出的錢塘門,在漆黑的夜晚,靜悄悄的田野裏,以超常的勇氣和非凡的智慧,千辛萬苦將岳飛的遺體運到了九曲叢祠旁,自家背後的北山墳坡地。由於情況緊急,又無幫手,隗順來不及為岳飛整容,更衣,就快速地將岳飛的遺體安放進了預先準備好的棺材裏。將岳飛生前佩戴過的一塊玉環繫在了他的腰下。合棺,下葬,回土。隗順又在岳飛的棺木上放上了一隻標有「大理寺」勒字的鉛筒,作為記號。為了不引起旁人的注意,隗順當時沒有堆土,只在岳飛墳前栽了兩棵橘樹,後來又在墳前立了一塊石碑,石碑上寫「賈宜人墓」(婦人墓),以掩人耳目,同時也是辨認的標記。

隗順堅信岳飛終有平反昭雪的一天,所以他才敢冒死義葬岳飛的遺體。天助義士,隗順的行動沒有被趙構、秦檜一夥發現。他的驚人義舉在血色恐怖統治下的南宋紹興年間,一直保密了整整二十一年。

隗順沒有等到岳飛平反的一天,他臨死前,把兒子叫到身邊,說:「我就要走了!我們家有一個秘密現在我告訴你,你一定要記住了。就是你死都不要丟下岳大人!」接著他又說:「我們家後山的九曲叢祠旁有兩棵橘樹,橘樹後面埋的就是大將軍岳飛。他的腰下我給他帶了一塊玉環,以後岳大人得到平反,必定找不到他的遺骨,官府就要懸賞尋找,到時你就報告官府,叫人來辨認。記住,這個秘密不能告訴任何人,包括你現在的妻兒,否則有殺身之禍。」隗順最後叮囑兒子道:「岳大人一代英雄終落此下場,你就是死了也要把這個秘密一代一代傳下去。蒼天有眼,岳將軍定有昭雪之日」。說完,隗順就斷氣了。

岳飛死後,趙構、秦檜接著下令將岳飛的夫人李娃及所有子女及配偶,將張憲的夫人及子女,派官兵押往廣東嶺南、福建流放,並不准兩家一起上路,這一走就是二十年,直到紹興三十一年,岳、張兩家活下來的人才獲得人身自由。

紹興三十二年(公元1162年)六月,由於金國海陵王揮師南下,重新燃起滅亡南宋的戰火,南宋軍民抗金呼聲不斷高漲,出於無奈,趙構將皇位讓給了自己的養子趙昚,即宋孝宗。宋孝宗是個抗戰派,為了順應民心,激勵軍民的抗金斗志,他繼位的第二個月,就下詔給岳飛等人平反昭雪,官府懸賞五百貫白銀,尋找岳飛的遺骨,準備以禮安葬岳飛。七月十三日官府貼出告示,八天後,隗順的兒子探得皇榜確定無疑,才將父親密葬岳飛的真實地點,報告了官府,從此,岳飛冤案的真相大白於天下。

三、隗順讚

八百七十五年前,一個不露聲色的小人物,在中國農曆年除夕的前一夜,在南宋王朝的首都臨安,在人們都忙著回家「團圓」的時候,他卻隻身一人,沉著冷靜地無所畏懼地將行惡者拋棄的岳飛遺體背運、挖坑、入殮、下葬、回填、做記號;這一切的一切,隗順老做的是那樣的天衣無縫,那樣的深不可測,要不是金廷重新開戰、趙昚順應民心下詔為岳飛平反、隗順的兒子不失時機的向官府披露父親的臨終遺言,岳飛遺體去向恐怕永遠是個謎,這樣看來,人在做,天在看,史書上連生卒年月都無考的隗順爺,義舉有神助,就不難理解了。

隗順是成功者,他的預言只傳了一代就實現了;隗順是仁義之士,他的一夜之舉,說明一個道理──黑夜是暫時的,天日昭昭,正義必定戰勝邪惡。

今天,在杭州西子湖棲霞嶺處的岳飛廟裏,沒有為隗順塑像,因為那是南宋朝廷官辦的廟宇。宋孝宗沒能為岳飛的冤案徹底平反,也沒想到隗順義葬岳飛的深遠意義。岳飛的家鄉,河南省湯陰縣岳飛廟裏,在岳飛坐像的左側,為隗順爺塑了全身像,那是民間捐資修建的。岳飛在中國人心目中是一位武聖,而冒死義葬岳飛的隗順則是中華仁義之士的典範。他是岳飛遇難的第一見證人,也是後世之眾絡繹不絕前往杭州岳飛廟,憑弔民族英雄岳飛真正的遺骸墓的千古功臣。草根英雄隗順,將中華「仁義禮智信」的傳統道德做到了極致。隗順的品德是高尚的,隗順的精神是永恆的。

四、趙構、秦檜也有今天

當年,趙構和秦檜這一對奸帝奸相,為了自己的活命和享樂,偏安一角,不顧老百姓的死活,主動向金國議和,稱臣納貢,討好完顏兀術,殘酷地殺害了岳飛,換得了金廷上下一片歡呼、雀躍,雖然趙構、秦檜活著時不可一世,但是他們的身後如何呢,請看後事:

紹興二十五年(公元1155年)六月,秦檜脊背莫名其妙的長毒疽,幾日後疼痛而死,終年65歲。秦檜死前,趙構斷然拒絕了秦檜養子秦熺升任宰相的企圖,從此秦氏一黨失寵,被朝廷冷落,加速了秦檜的死亡。宋孝宗即位後,將害死岳飛等人的責任全部算在了秦檜身上。

秦檜死後,肉身埋在今天的南京市西南郊區牧龍鎮牧牛亭。立有豐碑,但碑上無字,據說是因為無人願為其撰寫碑文。明朝成化十一年(公元1485年)秦檜的墓被徹底盜毀,盜墓者獲金銀器具巨萬。盜者被官府抓獲後,當地官員有意輕判,叫「減其罪,惡檜也」,實際是官府慫恿盜墓者。秦檜的後人多改姓徐。秦檜死後,真身下地獄受罪,幾百年過去了,民國時期,有下地府者還陽回來說,秦檜還在地獄受苦。

民間用麵粉做成秦檜和王氏的模樣,丟入油鍋裏炸,叫「炸油檜」,據說這就是現代油條的來源,可見,中國民間多麼憎恨秦氏一黨。

元朝時,人們在秦檜墓前便尿辱名,謂「遺臭塚」,有詩曰:「太師墳上土,遺臭遍天涯。」清朝秦族後人秦澗泉到杭州西湖岳飛墓前,自稱「人從宋後少名檜,我到墳前愧姓秦。」

2011年9月,秦檜的故鄉,南京江寧博物館新館開放,內有秦檜坐像,網上惡評如潮,岳飛30世孫岳軍等八位岳飛後人趕到江寧強烈抗議,博物館當即撤下秦檜坐像,並承諾馬上銷毀。

趙構死於南宋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十月初八。死後第三年才下葬於浙江紹興市城郊的宋六陵。趙構生前派專人勘察過宋六陵一帶地形,那裏有一座古廟叫泰寧寺。負責建皇陵的官吏向趙構彙報說,那裏是一塊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的風水寶地。

趙構雖然活了八十歲,算個長壽皇帝。但是,趙構開創的南宋政權卻是一個軟弱無能,苟且偷安,庸庸碌碌,跟賣國求榮的漢奸偽政府差不多的一個王朝。

公元1276年2月,蒙古大汗忽必烈下令蒙元大軍攻打臨安,五歲的宋恭帝趙濕宣布投降,開門迎敵,南宋政權垮台。公元1279年3月17日趙宋流亡小朝廷,在蒙元大軍的窮追猛打之下,經崖山海戰一役,元軍以少勝多。大敗宋軍。宋末左丞相陸秀夫背著剛滿八歲的小皇帝趙昺,以及趙氏皇族八百多人集體跳海自盡,戰敗後的十萬南宋軍民也隨即跳海殉國,趙構開創的南宋偏安王朝從此徹底覆滅。

蒙元大軍剛剛攻破臨安,幾個月後,當時的江南佛教總管、西域僧人楊璉真迦就指示宗允等人,以報復為名,將趙構等人的陵寢盜毀。前後挖開趙氏陵墓101座,將趙氏族人的屍骨,撇滿了山野,一片狼藉,楊璉真迦還將趙氏儲帝骨骸雜以牛馬枯骨,在臨安故宮中築塔十三丈,名曰鎮本,意思是鎮住南宋小朝廷,防止其死灰復燃。

而今宋六陵,陵墓早已不存在。陵區只有幾株古松昭示著,那裏曾經是趙構等幾代南宋皇帝的墓穴,陵區早就變成了一片茶葉地。

張俊為了獨霸南宋軍權,主動配合秦檜,捏造偽證,謀害岳飛三人,沒過多久,秦檜以同樣的手法,逼使張俊丟官去職,貶為庶民,張俊晚年相當淒涼。

萬俟卨,王俊等陷害岳飛的奸侫小人,雖然一時升了官,發了財,但最終下場都很悲慘。而岳飛冤案平反後,岳飛第三子岳霖當了朝廷大官,嫡孫岳珂成為南宋著名的文學家、史學家。現在,岳飛的後人在中國大陸有181萬之眾,僅安徽一省岳飛後人就發展到100.3萬多人。

五、善惡必報,毫釐不爽

八百多年前,在皇權統治下的南宋,趙構和秦檜一手遮天,製造了震驚朝野內外的岳飛冤案,與岳飛毫不相干的隗順,憑著做人的良知善念,不顧身家性命,克服重重困難,成功的收葬了岳飛的遺體,為岳飛日後的平反,提供了最直接最具說服力的證據。隗順的人品了不起,隗順的後人得到了福報。

在中共一黨專制下的今天,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利用手中掌握的權力,於1999年7.20製造了震驚中外的法輪功大冤案,到現在快十八年了。雖然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尚未取消,但是隨著千百萬法輪功學員,不斷地深入向全世界人民和中國大陸民眾,講清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江澤民的迫害政策早已力不從心了。

有道是,天意不可違,公道自在人心。徹底清算迫害法輪功的罪魁禍首──江澤民的序幕,已經拉開,到時候,死心塌地緊跟和執行江澤民迫害政策的壞人,一個都跑不掉;而同情法輪功、支持法輪功、明白法輪功冤屈真相的中共體制內「隗順式」的良心人士,一定會有光明的前程。這就是古人講的善惡有報、毫釐不爽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