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龍泉女子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近期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四川報導)四川龍泉女子監獄對法輪功學員暴力「轉化」、酷刑折磨從來沒有停歇,只是更加隱秘,如嚴管迫害秘密進行,不叫人看見。在此把能夠知道的幾個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情況曝光出來。

◎大約二零一六年五月,法輪功學員胡霞被劫持入監,不為高壓、恐嚇所動,拒絕在「四書」上簽字「轉化」。殺人犯、牢頭獄霸姜利(音)在惡警指使下,在監室裏將胡霞悶水。姜利命幾個被監管的刑事犯抓住胡霞的頭髮、胳膊,把她往盛滿水的大塑料桶裏悶。然後又推倒在廁所裏暴力毆打(那時廁所還沒有攝象頭)。胡霞全身是傷,被打得已經站不起來了,姜利還照胡霞的腿一陣猛踢。胡霞高喊「法輪大法好」,姜利與在其他犯人就用內褲野蠻的塞進胡霞的嘴裏,胡霞的門牙被弄掉一顆。胡霞被弄到監室門口淋水,從頭淋到腳,全身濕透,說是「灌頂」,等衣服稍幹又淋。五月份天氣還很涼,濕淋淋的胡霞被強迫坐在小凳上,坐在四樓過道當風處挨冷受凍。

大約二零一七年二月十日,胡霞獄中反迫害,抵制參加每週集體洗腦,不寫揭批,監室在押犯奉命找茬說她立掌發正念,獄警衝進監室,大嚷:馬上報材料,加刑。

胡霞被弄到辦公室銬在沒人看得見的窗戶護欄上,外面有人聽到裏面發出劈劈叭叭的聲音,隨後胡霞被弄到六樓嚴管折磨。

二監區六樓是嚴管區,更慘烈更嚴酷的折磨是在那裏秘密進行的。被弄到六樓嚴管的法輪功學員遭受到甚麼很難有人知道,能知道一點情況很不容易。

當晚胡霞被弄到六樓後,一個刑事犯到監室原胡霞睡的床上拿了一床墊絮、被子到六樓。六樓沒有床,只能睡地上。第二天,刑事犯又到監室裏來從胡霞的床上拿走一床墊絮,還從監室其他人那裏拿走棉衣,秋褲。有人猜測,棉被、墊絮及衣服一定全濕了,或者血跡斑斑。那麼冷的天,不知道那裏到底發生了甚麼。

後來胡霞轉到六監區,躺著不能動了。有曾接近過胡霞的人悄悄透露說,胡霞身上穿的那件黑色的毛衣,領口、胸口全是血,小臂,手背,撓出很多血痕,自己撓的。不知胡霞是否被注射了有毒藥物。二監區一獄警就曾對一法輪功學員說:不「轉化」,硬是要給你打不明藥物的喲,你考慮一下吧。後來有人到醫院看見胡霞躺在醫院裏,戴著眼罩。

◎二零一七年二月,法輪功學員潘小平、胡霞一起反迫害,被關到六樓嚴管折磨。二監區完不成生產任務的被監管人員也有被弄到六樓寫監規等受處罰的。她們偶爾能看到法輪功學員被嚴管折磨的情況。有人說,潘小萍被捆起,雙手背在身後,坐在地上。潘小萍絕食抗議,捆了兩天才解開;被淋冷水,冷得發抖,二月份,天氣十分寒冷。

◎法輪功學員張林悅剛進監獄時,一件生活用品也沒有,連手紙都不准買。牢霸殺人犯姜利向全監室打招呼:誰也不准借東西給她。一天張林悅向監區獄警要回她曾簽了字的「四書」,否定在邪惡高壓下違心地簽字。獄警走進監室裏來就給了她一個耳光,說:「這還只是點毛毛雨。」意思是更大的折磨還在後面。張林悅被弄到六樓嚴管迫害,不知遭受到甚麼樣的折磨。

◎法輪功學員鄧德玉還有幾天就結束冤獄時,她聲明在監獄邪惡高壓下的違心「轉化」作廢。二監區如臨大敵,將全監區兩、三百號人弄到壩子裏站著訓話。監區長威脅:你們還寫不寫(寫聲明)?誰還要寫?監區長當眾宣布:把鄧德玉拿來站起。不給她菜吃,只吃一點菜湯。你說我迫害你就迫害你,你要告你就去告。鄧德玉被體罰,從早上站到晚上十二點。

◎攀枝花法輪功學員蔣賢鳳拒絕「轉化」,被逼從早上站到晚上十二點,雙腿都腫了。警察下令,只給一點點飯和菜湯,讓她挨餓。隔壁監室的人聽到她「咚」的倒地的聲音,後聽說是站昏倒了。蔣賢鳳被弄到醫院去了,後來不知轉到其它監區去了,還是在醫院裏?大家都為她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