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機緣 兌現誓約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學法時看到師父說:「你來到這個世間的時候曾經和我簽過約,你發誓要救度那些眾生,你才能成為大法弟子,你才能做這件事情,可是你沒有兌現。你沒有完全兌現,你承擔的背後的那個分配給你的那些無量眾生、龐大的生命群,你都救度不了,那是甚麼?!那是簡簡單單的一個不精進修煉的問題嗎?那是極大極大的犯罪!罪大無比!」[1]當時,我的眼淚就止不住的流,深知師尊給予了弟子很多能力,可是因為自己各種人心沒修去,導致救人的力度離師尊的要求差的很遠很遠,覺的很愧對師父。下面是自己突破講真相中的一點體悟與同修們分享!

一、破除障礙 用心救人

二零一六年五月,我突破障礙,出去講真相時,真的感覺很像雲遊,遇到的人中,有罵人的,有斜眼的,有要舉報的,自己儘量做到不動心,知道是在去自己的自尊心、怕心、急躁、怨恨等人心,應藉這機會修掉。但有時面對眾生的冷漠,還是很想跑回去學法,但想到現在是正法時期,眾生對我們的不善是在無知中造業,這是舊勢力在攔著我們救人,我有不足會在法中歸正,邪惡干擾不了我繼續講真相!

剛開始,遇到過一位與她聊甚麼都一言不發的年輕人,我想不管怎樣,還是應該把真相告訴她。於是我笑著說:我沒有任何目地,只希望你能多了解一些事情真相,你知道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嗎?台灣一地就有幾十萬人學。並講述天安門自焚的種種疑點,告訴她已經有兩億多人退出中共組織,並問她是否入過黨團隊,她說:入過團,早就沒用了。我說:我覺的你人還是很好的,幫你起個化名退出共青團組織,廢除那個毒誓好嗎?她還是沉默。我又講了一些真相,她還是不說話,當時我真不知道再說甚麼,我很想離開,但想到眾生的安危,我還是應該再與她講講,心裏求師父救救她,鼓起勇氣平靜的說道:能與你在此相遇是緣,真心的希望你能退出團員有一個好未來,好不好?她看著我終於說了句:好!當時我真的很想哭,感謝師父終於救度了她。

有一次,我送給一個年輕人真相資料,他讓我給他講講。我就坐下來給他介紹大法的美好。他翻著我給他的資料,很吃驚的說道:「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的器官,這是真的嗎?」我說:「這是真的,在迫害法輪功之前,換器官是很難的,要等幾年才能找到合適的器官,可是迫害法輪功之後,很多學員被非法關押,一個星期就能找到合適的器官,這說明在中國有類似於超市一樣的地方,有很多器官供選擇,而這些器官卻都是來自於活著的法輪功學員,然後被直接火化。」他說:「甚麼,還是活著的?」我說:「是活著的,因為他們是要新鮮的器官,都是中國人,簡直太殘忍了,這些被海外調查團稱為『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而這一切卻是直接由國家軍隊、醫院、警察直接參與,不然誰敢做出這樣的事。」他說:「太可怕了。但是你知道這些都是屬於國家機密,如果我舉報,你就會被帶走。」他的臉一下子變的很陰沉,旁邊也有幾個戴紅袖章的人員在走動,當時我沒有一點慌張,平靜而堅定的看著他,說道:「我相信你是一個好人,不會這樣做的。」空氣彷彿凝固了幾秒鐘,他笑了,說道:「開玩笑的。」並讓我把法輪功動作煉給他看,因當時旁邊有人走動,我覺的不是很理智,他說:「你放心,我會保護你的。」並把旁邊幫我發正念的同修也趕走了,催了我幾次,我看他是真心的,就到旁邊沒人的走道煉給他看,後來他也順利的三退了。我心裏知道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魔難。

一次,阿姨同修與一位保潔叔叔講了很多,那人不吱聲,旁邊的叔叔讓那人不要信,我發了一會正念走過去說:阿姨講的都是為你們好。他說:「只要顧好自己吃好、喝好、玩好就行,管那麼多幹嘛,以前看過你們的小冊子說有一個學這個的被判十幾年,不值得。」我說:「其實你們應該指責的是共產黨,你看現在工人、農民多辛苦,物價又高,上學、上醫院又貴,很多錢都被貪官貪污了。」他一聽,向我訴說他工作期間摔了一跤,骨折花了一萬多元都不給報銷。我耐心說到:「是啊,我爸是學法輪功的,在工地上從高樓掉下來,剛好在兩堆大石頭中間的沙堆上,要不是大法師父保護,早就沒命了,我們告訴你記住大法好,又不要你一分錢,還能保命,人也不受罪。」他好像突然明白了,說道:「是啊。」我說:「你曾經宣誓說把生命獻給共產黨,這毒誓很不好,你的生命是你自己的肯定誰都不給,我們真的是為你好,你心裏知道廢掉那個毒誓,為你自己好好活著,把你入過的團隊退出來,好不好?」他說:「好啊,謝謝你啊,我知道你是真的為我好。」並很願意告訴他的同事。

後來,我在用心學法時,常常會感到師父的加持與鼓勵,慢慢的講真相中也總結了一些經驗,能很自然的與眾生像朋友一樣聊天,讓他們能接受真相。

在商場裏遇到很多是帶小孩的媽媽,我就與小孩逗著玩,拉近距離,用小孩的開銷很大,國內奶粉不安全,上幼兒園很貴,與海外的對比引入勸三退,用帶小孩很辛苦,講述我媽媽修煉大法後,身體變好了能帶孫子,按真善忍做好人,與我嫂子的關係溶洽了,接著講自焚偽案及大法洪傳;也會遇到一些找工作的學生,我就聽他們是學甚麼專業的,給予一些找工作的經驗,並告訴他們黨員在國外不受歡迎,及國內的腐敗,很多新聞是假的,很自然的談到自焚真相及三退,很多最後聽明白了,很感激的說:謝謝姐姐。也有商場裏的工作人員,有的很願意與我們搭話,當我們聽著他們說工資低,工作時間長,沒保障等等,也能很好的切入話題;有時也會利用幫助別人的行動講真相,哪怕只是出商場門時,幫後面的人把門簾拉住,在別人的感謝聲中,很自然的告訴他真相;對於生活很困難的人,就耐心傾聽他們的心聲,告訴他們很多不順是在還前一世的債,但不管怎樣都要守住自己的善,不要抱怨,像我三姨父一生勞勞碌碌,但心很善良,姨父得癌症去世,走之前看了法輪功的書,念「法輪大法好」,死後托夢給我三姨,他去了一個很美好的世界,在那裏很好。而很多人為了錢傷害別人,死後就會下地獄受罪,所以,人不要只看眼前。記住「法輪大法好」,選擇三退,就能去美好的世界,他們很認同,開始的苦瓜臉,聽完真相後也樂開了花,並一再說:謝謝。

後來,我講真相基本都不用怎麼想,就能很輕易的找到話題,讓眾生接受真相,我知道是師父幫我破除了講真相的障礙。

二、心存慈悲 如意救人

那一段時間,不是暴雨就是大太陽。有時同修問我,明天暴雨還出來嗎?我笑著說:風雨無阻。後來同修也不問了,無論天氣如何,這一點點苦,怎能擋得住大法弟子救人的步伐。然而,當我們在街上給眾生資料被拒絕時,那時,是多麼希望他們能珍惜這萬古得救的機緣。想到師父說的:「我們為了誰風雨無阻 我們為了誰風餐露宿 站在街頭的是大法弟子 手中的傳單滲透著慈悲與辛苦 只為把你從危難中救度 明白真相你才會看清前途 我們不是為了回報 只想給你一條希望的路」[2]。慈悲的眼淚止不住的流。

經過一段時間的磨礪,很多人敢接了。有的先不要,一看是真相資料,不是廣告也接了。有一次,我走到一男子旁邊,本來他是背對著我,我剛說:你好。資料還沒拿出來,他就轉身說:謝謝!並目不轉睛的看著我的包包,好像是明白的一面在等著我送給他資料。

一次,聽到旁邊的兩位阿姨說:老家的親人打電話說,幾分鐘時間洪水已經過頭了,還要下兩天暴雨怎麼辦?真是太可怕了。我接過話說:「這裏面肯定有冤情,像我媽媽一九九九年前學法輪功身心變好了,可這麼好的大法卻遭到殘酷迫害。」她說:「不是不讓學嗎?不過我知道有很多人學這個被關押。」我說:「這跟文革一樣,很多好人受冤,那時信佛的人不也是遭到迫害嗎?但善惡到頭終有報,那時跟著一起砸廟的都沒有好下場。」她點頭,並舉了一些她看到的善惡有報的例子。我接著說:「當時,有一億人學法輪功,江澤民出於妒嫉非要迫害這群修佛向善的好人,能沒有報應嗎?」她說:「是不應該迫害,別人又沒做壞事,只是一個信仰。」我就舉了幾個我身邊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報的例子,希望她記住這九個字就能平安度過劫難。她真誠的點點頭。我接著講三退大潮,她說只入過少先隊。我說幫她起個化名退出來能平安,她說:早就沒有用了。我說:你曾經宣誓把生命獻給它,這個毒誓很不好,中共就如同一隻船已經在下沉,你今天從心裏知道退出來,就是從它的船上下來了,就能平安。她還是笑而不答。這時她的經理過來了,她要上班了。我說:「阿姨,百年修得同船渡,今天能在這裏相遇,是多大的緣份啊,也許現在我們分開了就再也見不到你了,也不知你以後是否還有聽到真相的機會,如果你沒退出來,萬一老天要清算這個黨時,你因為是它的一份子而不能躲過災難,我將會為你感到非常的難過,你看這大洪水這麼可怕,後面還有比這更可怕的災難,我真心的希望你能平安啊,你就心裏知道你已經把這個少先隊退出來了好不好?」她看著我說道:「好,謝謝你,我能感受到你是在為我好。」回家時,下著傾盆大雨,一上車就聽一女孩說她周邊的地方就已經有幾人被水沖垮的房子給壓死了,與她講真相,很順利的她就退了。

走在回家的路上,想起那些頃刻間變成汪洋大海的地方,很可能是我們講真相做的不好的地方,也不知那些失去生命的眾生是否聽聞過真相,想到如果一個人沒得救也許是一個天體眾生的解體,真切的感受到生命的可貴,救人形勢的緊迫。想起同修交流說:不做救人的事就等於是見死不救、殺人害命,如果自己沒有盡職盡責也就真的是在犯罪啊,而同修提問還有80%的人沒得救,也就可想而知自己做的還是很不夠。也許是發自真心的在救人,那段時間以天災人禍、道德下滑開口,人要有信仰的重要引入法輪功真相,以國內外在抗洪及地震提前的防護工作對比講述中共對老百姓的性命不重視引入三退話題,都能很順利的講清楚。

三、師父鋪路 弟子踐約

當自己救人的基點完全是為他的,忘記自我時,師尊也會將一個個有緣人引到我身邊。講真相中也有過很多感人的故事。

有一次,與同修有矛盾,想到每一天的時間過去了就再也不會回來了,於是,自己還是上午學法,下午去講真相。外面雖然驕陽似火,但站台依舊很多人,突然升起一念,忘記所有恩怨,快快樂樂救人,也許是來自久遠前的誓約,此刻發自心底的呼喚,我想:師父啊,為了救眾生,我可以忘記所有恩怨。於是我擦乾眼淚,以天氣為切入口與旁邊的大叔講真相,沒想到他說:「你與別的年輕人很不一樣,你的精神狀態非常的好。」這時,旁邊的阿姨問他我是幹甚麼的?她笑著說:她在為她心中的信仰、真理而堅持。我也笑了,並很順利的與這位大姐講清楚了真相,她在感謝聲中道別。那天下午我認真投入到講真相中,眾生聽真相的效果很好的,個人的恩怨真的是被師父拿掉了,我心裏深知是師父在鼓勵,是師父讓我感受了一次「心空善念起」[3]的殊勝,而後面的路,弟子需要溶入法中達到師父要的標準。同時也悟到,法太大了,包含了各個層次,每個人悟到的都是不同層次的一點點,也許有的不符合自己的想法,但只要出發點是好的,都沒有必要去排斥、否定,謙虛的去聽,也許同修的話是師父在借同修的嘴提醒自己還沒考慮到的。我也需要不斷的擴大容量,才能容納更多的眾生。

一次,與一位爺爺搭話,他很嚴肅的說:「你是幹甚麼的?」我笑著說道:「爺爺,我不是來做推銷的,只想告訴你一件很重要的好事,現在法輪功已經洪傳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法輪功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修身養性的。你記住法輪功是好的,就會有好的福報。」他也笑著說道:「哦,法輪功呀,我知道,現在你們師父應該快七十歲了,他現在在國外是吧,他還好嗎?」我含著眼淚說:「我師父現在在美國,很好,很好。」他說:「他為甚麼不回國呢?」我說:「因為法輪功屬於全世界呀,我師父帶著做的神韻藝術團已經在全球演出,還有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報紙都已經是世界性的大媒體了,還有天國樂團、法輪功功法演示等等都是以非常純正的面貌,把中國真正的傳統文化與信仰展現在世界的舞台上,很多中國人看到了都覺的非常自豪。」他說:「那為甚麼江澤民要殘酷的迫害法輪功呢?」我說:「因為他妒嫉法輪功能在幾年的時間裏有一億人學。」他說:「哦,我明白了。當年,法輪功在中國開始傳功時正是中國改革開放道德急速下滑時,很多人為了掙錢身體也日漸衰弱,法輪功的傳出讓很多人一下子找到了失落已久的信仰,又能強身健體,所以一下子能吸引那麼多人,而你們師父能在中共這樣嚴密的管制下將法輪功洪傳出來,的確走的非常的正,現在又奔走在世界各地,把法輪功傳到全世界,真的是非常的不容易,也是非常的了不起,你師父的確是一個非常偉大的人物。所以平時看到有的老太太發資料,有人要舉報,我就讓他們不要打電話,別人只是一個信仰。這共產黨幾十年做的壞事我們都看在眼裏,連老毛自己都說到第四代領導人就不行了,這共產黨是要完了。但沒有看到你這麼年輕的直接在外面講的,那些老太太看我很嚴肅也不敢發給我資料,也沒人直接跟我講。」我說:「你能這樣善待大法弟子也是在做大好事,其實,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能走出來講,已經是放下了個人的安危,完全是為了讓更多的人了解真相,是非常無私的。」在另一位同修的幫助下他也退出了團。

在講真相過程中,碰到幾次別人問我:法輪功這麼好,為甚麼他們只敢晚上發,而不敢白天堂堂正正的出來發,也有人問為甚麼有的人發資料給我時,要左右看看,再給我,像做見不得人的事一樣。我都會解釋道:希望你們能理解法輪功學員是在自己被迫害的情況下,冒著危險送資料的,有的就因為發資料被判刑,有的在監獄裏甚至失去寶貴的生命,只因中共的迫害太慘無人道了。不過聽到這些,讓我更加意識到自己需要修去各種執著、怕心、保護自我及負面思維,這樣眾生就能在很輕鬆、愉快的場中感受到大法弟子純正、善良、慈悲的能量!

在不斷的突破面對面送資料中,師父幫我拿掉了很多物質,心態也越來越穩。一次,在商場門口,看到一位穿著很講究的爺爺,我迎上去把明慧期刊《真相》雙手遞給他,他問是甚麼,我就打開期刊第一頁,說道:這是澳洲議員在慶祝法輪大法日的講話。他突然開心的說:「啊,我知道,我前段時間在澳洲我姑娘那看到了法輪功大遊行,法輪功在那裏是很自由。」這時,他老伴過來了,我就笑著與她講三退保平安,沒想到奶奶雙手向我合十,與兩位老人講完真相三退後,我祝他們都能平安,奶奶又向我雙手合十!我心裏感謝師父的鋪墊,真的如師父講的:「在好的社區大大方方的走過去,然後跟人家很坦然的一講,馬上表示非常高興,就在等你一樣。實際上就是,都鋪墊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這件事情做了」[4]其實,遇到很多像爺爺這樣去過海外的人,對大法的了解都是很正面的,基本上是很容易就講退了。在此,也很感謝海外同修們的辛勤付出!

在商場旁邊,我送一份資料給一位年輕人,他說:「是法輪功嗎?」我說:「是的,可以了解一下。」我的手伸了好半天,他終於接了,我剛走幾步,他用被謊言毒害的話問了一個問題,我走了回來,蹲下來說:「我師父沒有被抓,那是造謠的。我師父是一九九六年就已被邀請到其它國家講法,現在已傳到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他指著真相期刊問道:「這裏面有師父嗎?」我說:「沒有,你翻牆就可以看到。」他問:「學法輪功收費嗎?」我說:「全都是免費的,電視裏說法輪功斂財是假的,你都可以上明慧網免費下載所有的講法與教功錄像。」他指著那本期刊問:「這些高官為甚麼被抓?」我說:「表面是因為貪污,實際是因為他們手上沾滿了大法弟子的鮮血,遭到報應了,人做了甚麼都得償還,善待別人就是善待自己啊。」雖然他的髮型與紋身很像在外面玩的人,但在師尊的呵護下,我只是平靜的解答他的問題,我問他入過黨團隊沒有,他說他因貪玩甚麼都有沒入過,最後他說:「我明白了,你可以走了,資料我會好好看看。」

來到站台,我與一位大叔講法輪功真相,他說:「最近抓了很多人,因前段時間搞的『活摘器官發布會』,我覺的沒必要頂著幹,搞進去受罪就很不划算。」我說:「如果沒有這場迫害,我們只管修好自己,但當這場迫害發生時,當我們的師父與大法受到不白之冤時,我們作為大法的一粒子,那麼很多同胞會生活在謊言中,曾經深深的受益我們,怎能苟且偷生的活著,不走出來說一句公道話呢?一九九九年之後,的確存在很多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大量的曝光是在制止這些事的發生,這是這個星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如果我們不站出來只會使他們越加猖狂。現在不是勞教制度被廢除、跟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高官被抓、江澤民已被二十多萬中國人起訴了嗎?還在迫害的只是一些殘餘勢力,如果我們不出來講,很多人還在毒害之中。」我說到這,他沉默了一會兒說到:「你很虔誠,但一定要注意安全。不過法輪功沒甚麼創新,主要是《轉法輪》,佛教傳二千多年不斷的更新。」我說:「但你看現在佛教聖地已經變成了旅遊賺錢、求升官、發財、消災的地方,連賓館都搬進去了,已不是靜修之地。而法輪大法是按照真善忍修心性,概括了佛家的善、道家的真,三個字雖簡單,但要在平時的工作、生活中做到不被外界所動心是很不容易的,而大法層層的內涵只有在不斷的實修中才能看到。雖然江澤民出於妒嫉,發動了這場迫害,但我們是不承認這場迫害,師父在我們心中的位置是永遠都不會動搖的,大法在我們心裏就是一片淨土。」他說:「那是。」我問他聽到過三退時,他說他已經在大紀元上退了,這讓我感到他之前還是了解了很多真相,但還是有心結,我們還是要不斷的給世人講真相。

還有一次,我給一位在樹蔭下的老爺爺送資料,他問裏面是甚麼?我很坦然的把《真相》打開,一頁頁的給他介紹,他說:「嗯,這東西回家戴眼鏡要好好看看。」他很痛快的答應了三退,並說:「丫頭,加油,祝你們成功,我一定要好好的活著看到那一天的到來!」我心裏謝謝師父的鼓勵。

雖然自己的物質生活很清貧,但看到一個個眾生得救後欣喜的笑臉,我知道那就是師尊的欣慰,是弟子心中的幸福。能在此時成為大法弟子,能與師尊正法時期同在,能維護宇宙大法,能繁榮著新的宇宙,已是生命莫大的榮幸,弟子唯有實修自己,多救人,以報師恩!

以上只是自己的一點感悟,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雙手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給你希望的路〉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入聖境〉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須學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