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看到本地及外地同修,有些都有不同情況的病業,想跟同修交流一下自己是如何清除病業魔難的,希望此文對仍在魔難中的同修能有所幫助。如今,距我離開馬三家勞教所已經十二年了,我那被迫害後腫脹的肚子,早已癟回去了。我每天外出打工,發真相資料,勸三退,平穩的做著三件事。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七日早晨天未亮,在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迫害致奄奄一息的我,由四、五個人抬上警車送回家來的,他們怕我死在車上,非常緊迫的趕路。當時迫害造成腹部有兩個十二釐米的腫塊,上面還有三個五六釐米的腫塊,同時心臟嚴重心肌缺血。我在馬三家勞教所堅決不配合邪惡,在酷刑迫害中沒被所謂的「轉化」,被關押了一年兩個月之後,無條件釋放。

當時我法理並不清,還以為是師父演化的用這種方式救弟子出來的。後來通過大量學法才悟到,這一切都是舊勢力安排的,舊勢力就是想保留它們所要的,而淘汰它們看不上的那些眾生與世人及大法弟子,你行它就承認你,不行就淘汰你。我們就是要從根本上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連魔難本身的表現都是不承認的。堅定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

我剛回來時,月經長年不斷,膝蓋往下也是長年浮腫,穿襪子都把襪筒剪個口子,免得腿勒的太腫脹了。我在監獄、勞教所遭受了共計五年的非人折磨,一次次被迫害的九死一生。由於自己是單身,又沒有自己的住房,這次獲得自由後是我姐一家收留了我。可剛到姐家幾天,邪惡不斷的來騷擾,一位同修把我接走。

師父把非常精進的同修安排在自己身邊,對我幫助極大。每天和同修配合做三件事,並在一位同修開的超市做鐘點工,每月能掙二百元。一天正在超市拖地,突然下身大流血,來不及上廁所,地上淌了一大灘血,該同修看我老半天從廁所裏不出來,便在廁所外面喊:姐,你咋樣了?我回答說:沒事。等我從裏面出來時,我的手和臉煞白。同修已經把地上的血跡都擦乾淨了。我根本不去想自己的「病」,下班騎車回家,路遇有緣人我照常講真相,勸三退,該幹啥幹啥,只要有三寸氣在,絕不忘救人。

我身體後來只剩三四克血色素了,臉上總是灰土土的,給人的感覺隨時都會那邊去了。二零零九年邪黨兩會期間,我在打工處再次被邪惡綁架,送看守所體檢時,身體查出兩個十九點九釐米的巨大腫瘤,小腸被擠變形,膽被擠錯位。看守所拒收,公安局邪惡副局長強制將我送進看守所(此人後來遭惡報被撤職)。我立即絕食反迫害,十五天後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正念闖出看守所。

這次師父在另外空間給弟子拿掉了很多不好的東西,雖然身體表面的東西還在,可是身體有勁了,五十斤大米一口氣扛到六樓也不喘,秋天給親友家摘水果,人們都不願上樹尖摘,我上樹尖,上來下去的一點兒也不累,人們說我跟年輕人一樣,還這麼能幹。嫂子幾次見到我就說:你這肚子也沒見小,還是得(動手術)做掉吧。我笑著對她說:我要是像你們想像的那樣,我還能上樹尖摘果嗎?我還能活到今天嗎?從一九九七年得法到現在,沒吃過一粒藥,這不是大法的超常嗎?經我這樣一說,嫂子也不為我擔心了,她也很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幾年前我哥當村長時將一名被綁架的大法弟子由村裏擔保救了出來,因此哥哥全家都得了福報。

師父在《轉法輪》裏已經告訴大法弟子一上來就在很高層次上修煉了,病根已經拿掉了。我修煉二十年了,怎麼能修出一肚子瘤子?這不是笑話嗎?我就從根本上徹底的轉變人的觀念,否定舊勢力安排的這一切,將計就計,助師正法,救度眾生。

作為修煉人,好事壞事都是好事。師父說:「我剛才還在講呢,修煉的人和常人的理是反的,人認為舒服那是好事,大法弟子認為人舒服對提高是壞事,不舒服對提高來講是好事。(鼓掌)這根本觀念你轉變過來沒有?」[1]以前,我的肚子一剜一剜的疼,都不敢喘氣,我就跟它溝通,我說:你是我身上的生命體,你可別耍歡,你這連蹬帶踹的,我可受不了,我畢竟是人在修煉,我是主尊說了算,我叫你動你再動,不叫你動你千萬別動,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幾次溝通之後就再也不疼了。一次騎電動車途中,兩隻胳膊突然發麻,手攥不住車把,我急忙將車停在路邊,試著用力攥拳頭,一邊向內找,一邊發正念清理邪惡,同時堅信師父,知道修大法是有福份的,師父給弟子都是最好的,病的症狀連想都不去想。瞬間症狀消失。

師父講:「修煉人講的是正念。正念很強,你就甚麼都能夠抵擋的住、甚麼都能做的了。因為你是修煉人,你是走在神的路上的人,你是不被常人因素、低層法理控制的人。」「比如表現上只是悟到了還不行,要正念正行才可以。」「對正念強的、明法理後會更加堅信的大法弟子,甚麼關都能挺過來。」[2]

我連續幾年幫助農村同修收秋劈苞米,裝車時,兩個男同修往上舉著一袋苞米,我在車上接著,然後摞好,幾十袋苞米拎來拎去的,也不覺的累。一次,裝完車直接就蹦下來,司機(明白真相)想啟動車找我時,發現我在地上站著呢,驚異的問我:今年你多大歲數了,我說都五十八歲了。他說:你一點兒不像,有的年輕人都沒有你有勁兒。一次回老家遇見兩個村中的晚輩,其中一人見面就笑著說:雁姑不死,雁姑就是不死。我被她那真誠、純樸而又善良的心所感動,會心的笑了。

是啊,慈悲的師父把弟子從地獄裏撈起,從地獄裏除名,為弟子承擔了千百年來所造下的天大罪業,而且賜予弟子巨大的能力與無上的榮耀,大法弟子已經是出世間法修煉了。只要百分之百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我有時盤腿發正念、學法二十小時不吃不喝,這二十個小時我能學完一遍《轉法輪》,然後吃點東西,就出去面對面救人了,也不睏。

我現在發正念都調動我體內所有的生命體和我一起發正念除惡;而對那些仍死不悔改的,還在助紂為虐起破壞干擾作用的,我就根據師父講的忍無可忍的法,發正念立即解體清除。

在這裏對所有給予我無私幫助的同修再次表示最深的謝意與敬意!感謝師父洪大的慈悲與保護,弟子跪拜恩師!用師父的一段講法與同修共勉:「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麼好、你人的辦法怎麼高明,修的是你在對待問題時是否用正念。」[3]

讓我們修好自己的主意識,修好自己的一思一念,全盤否定舊勢力對大法弟子的身體迫害,做好三件事,跟師父回家。

個人體會,如有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謝謝,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五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再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