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與打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一日】明慧網二零零五年曾經刊登過一篇名為《他再也沒揮舞過皮鞭》的文章,內容如下:

二零零二年四月,我與其他幾位同修被惡人綁架,臨時被關押在了公安局的一個地下通道裏。

通道裏暗暗的燈光,映襯著惡徒們猙獰的臉,他們一個個的詢問我們的姓名,同修們不配合他們。惡徒就從腰中抽出他們寬寬的皮帶,向一個坐在牆邊的年輕的男同修狠命的掄去。我幾乎沒有思維的撲了過去,雙手抱住了同修的頭。皮帶雨點般的打在了我的手臂上、頭上。邪惡之徒一邊抽打著,一邊喊叫著:走開!他是你的甚麼人?

我正言制止說:「是我的弟弟,放下你的皮帶,不然你會後悔的。」

惡徒仍然揮舞著手中的皮帶。這時,通道的盡頭,那個很亮的地方,一個小小的人影走了過來。他一邊喊著「爸爸」,一邊從褲兜裏摸著甚麼食品塞到了嘴裏,心滿意足的咀嚼著……

掄著皮帶的人停下了手,看著一次次正在一心一意斜歪著身子從褲兜的深處掏摸食物的兒子,猙獰的臉上露出了些許笑意。

惡徒應了兒子一聲,又擺著架式要掄起手中寬寬的皮帶。

我鬆開了護著同修的手臂,慢慢的站立起了身子。我看著這個6、7歲年齡的男孩,他依然在專心致志的掏摸著口袋,嘴裏也依然心滿意足的品味著……我驚訝於這麼小小的年紀,竟然能如此「泰然自若」的漠視著眼前的殘酷。

我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告訴那個又要掄起皮帶的年輕惡徒:「你把孩子帶走!」

惡徒一愣,隨即得意的說:「放心,我們孩子是久經沙場的考驗的,這種場面嚇不著他。」

那一刻,我從內心為他感到悲哀,我仍然用不容置疑的語氣對他說:「你把孩子帶走!有一天,不久的將來,他知道你今天兇狠的、毫無人性的掄起皮帶毒打的是這個世界上最善良的人們的時候,你知道嗎,他會唾棄你的,在他面前你將失去做父親的尊嚴!」

他怔怔的愣在那裏,這時地下通道裏一片寂靜,他的同伙們也傻傻的呆看著他。

過了片刻,他雙手慢慢的平展開皮帶,把它繫在了腰上。他低著頭,拎起了那隻小小的手,向外走去。他走了幾步,停了下來,俯下身,用在場的每個人都聽得見的聲音對著兒子說:「跟阿姨再見,說謝謝阿姨。」

孩子回轉過身來,揚起了小手,稚氣的喊著:「謝謝阿姨,阿姨再見。」

通道裏所有的人都靜靜的目送著他們,他們將要走到樓的盡頭的時候,那位剛剛放下皮帶的年輕人揮舞著他的右手向著我們致意,然後,領著他的兒子走進了地下通道口那個亮亮的地方……

後來,知情的人們告訴我,那是一位「有名」的打手,但從那以後,同單位的人沒再見他揮舞過皮鞭。

文中被殘酷迫害中的法輪功學員,用自己大善大忍的慈悲之心喚醒了兇惡的打手,使其人性甦醒。其中打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情形,對你們這些直接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警察和打手來說,應該是不會感到陌生,甚至你們迫害過程中採用的手段可能更兇狠,更無恥,更流氓下流,更沒有道德底線。一個窮凶極惡的暴徒,在極端的情況下做出這樣的事情,也許人們還能夠有所理解,但是你們,作為國家公務人員中的一個群體,在現代文明社會裏,在一個標榜「依法治國」的所謂「法治」社會裏,讓這種暴行成為正常的工作,難道你們就不覺得這太不正常了嗎?

如果你還能泰然自若的從事這份工作,拿著這靠出賣靈魂換來的沾滿善良人鮮血的工資,心安理得的在享受著生活,那我告訴你,你已經喪失了基本的人性。人,之所以能稱之為人,而有別於動物,根本上就在於人有道德觀念,有廉恥之心。如果人沒有了道德底線,人就像動物一樣,被慾望驅使著,想幹甚麼就幹甚麼,讓幹甚麼就幹甚麼。當人性被獸性所代替,空有人的軀殼,而沒有了人的靈魂,那人也就不能再被稱其為人了,這就是為甚麼在中共看來人都是高級動物。

中共,在人間是依靠暴政獨裁壓榨廣大中國民眾的利益集團,在另外空間的顯像是紅色惡龍(赤龍),一個崇尚紅色、嗜血好殺的魔鬼邪靈。中共利用無神論的謊言打掉人對神佛的敬畏之心,讓人不相信還有天國地獄與善惡報應,從而放棄良心約束,轉而只看重人世間的榮華富貴;利用文化大革命打掉中華傳統文化教給人們的道德標準與行為規範,讓人從思想行為兩方面同時喪失人性,強化獸性;通過周期性的殺人運動不斷製造恐懼,逼你賣身紅魔,聽從其洗腦,對其俯首為奴,任其指使;通過放縱慾望,製造物慾橫流的社會環境,誘使你喪失人倫,自甘墮落。就這樣,在中共邪魔的控制下,使你一步步的被洗腦馴服,漸漸泯滅人性,成為一個把靈魂出賣給魔鬼的高級動物,成為在魔鬼的驅使下肆意迫害良善的流氓打手。

也許你會說,我就想這樣,我就要享樂,與你何干?沒錯,人要如何選擇是人自己說了算,沒人能干涉的了你。但是,以我此時的心境,我還是想對你說說,也許你看完後,就不這樣想了。

你也是社會中的一員,你也有你正常的生活,在親朋好友街坊鄰居的眼裏,你從事的是一個主持公道正義,維護社會平安的令人尊敬的職業,很可能你是父母眼中的驕傲,孩子心目中的偶像。在你的生活中,也許你以此為榮,但是到了工作中,你卻成為流氓打手。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當你的惡行在社會上曝光,當人們知道你穿著神聖的制服,卻幹著如此見不得人的卑鄙勾當,你將如何面對你的家人,如何給他們一個交代,在眾人的唾棄中,你情何以堪!

你執法犯法,在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的威逼利誘下,幹著助紂為虐的蠢事。豈不知指使你們的江澤民犯罪集團即將垮台,其骨幹成員已經在習近平打虎中紛紛落馬,迫害元凶江澤民即將面臨全面的清算。現政權出台的一系列新政正是針對你們量身打造的,你可以看看中共的歷史,哪一次運動過後,不是拋出一批積極分子出來做替罪羊呢?這樣的結局,離你還遠嗎?

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已有十八年,法輪功不但沒有被迫害倒,反而洪傳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得到全世界正義力量的支持。海外正義人士成立了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你們很多參與迫害的責任人都在追查名單上,你只要走出國門,就可能面臨起訴,你的孩子將來出國留學、移民也都會受到影響。

你不相信神佛,並不能說神佛就不存在;你不相信報應,也不能說報應就不存在。希望你能了解一下,古往今來,那些迫害神佛的人,都是甚麼樣的下場;你再了解一下,全國參與迫害誹謗法輪功的610、公檢法、文宣機構的人員,有多少遭到惡報的,你看到的這還只是現世報應,死後地獄中無休止的償還迫害佛法的無邊罪業,那才是真正可怕的。有道是,無知者無畏,當有一天你明白法輪功學員對你勸善的這些話都是真的時,看你還能這樣猖狂!不是在嚇唬你,你的一隻腳已經踩在地獄裏了,再不迷途知返,悔之晚矣!

看完上面這些話,如果你還有理性,想必你應該清醒了,明白當前的處境了,你也一定希望擺脫當前這人不人鬼不鬼的生活狀態,回歸一個正常人的生活,那下面的路該如何走呢?

神佛看人心,人心在一念。此時此刻,你還能看到這封信,還能引起你的思考,說明人性尚存,善念尚在,神佛還沒有完全放棄你,那麼,你就要用行動為自己做出生命中最重要的選擇。

首先要做的就是擺脫中共邪魔的控制,回歸自己做人的本性。你在加入中共黨團隊時,舉著拳頭對血旗發毒誓,要把自己的生命交給它,這樣你就是它的一分子,把自己的靈魂出賣給它了,那麼你現在如果要想擺脫惡魔的控制,獲得新生,那就要辦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廢除曾經發的毒誓。你可以自己翻牆到大紀元網站上辦理,或找法輪功學員幫你辦理。「三退」之後,你的靈魂也就擺脫中共邪魔的控制,你的人性也就會復甦,人性中有善良,有正義,有良知,有勇氣,當你用這些人性中正面的因素去重新審視你過去的所作所為,一切都會顛覆,想必你的心靈會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

人做甚麼就要還甚麼,你迫害法輪功學員造下罪業,那你就要用自己的行動去償還。你不但不能繼續迫害法輪功學員,你還要想辦法幫助、保護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也許你會考慮你自己的前途和利益,那麼,我坦誠的告訴你,很可能你會在這方面有所損失,但是,當你的心中有了正義和良知,你還會把利益和享樂看的那麼重要嗎?如果你真正明白了你曾經的所作所為意味著甚麼,繼續作惡下去你的未來將會面臨著甚麼,那你還會把人世間的這點得失看的那麼重嗎?在人中你也算是個有能力的人,用你的善心去衡量,理性的思考,你自會知道怎麼做,理智的去做也不會有問題的。

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師父教我遵循「真善忍」做好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已經持續十八年了,每次看到你們殘害我們同修的暴行,心中總是激憤難抑,謊言造假,綁架抄家,酷刑虐殺,乃至活摘器官,只有我們想不到的,沒有你們做不到的。赤裸裸的謊言,血淋淋的事實,一次次衝擊著我的底線,甚至有時都會有極端的想法出現,但是作為修煉人,我只能按師父的要求修自己,修去惡的,只留下善的。修煉中我也逐漸明白了,善惡有報是天理,神佛在掌控著一切,法輪功學員雖然被迫害,甚至失去生命,但是他們終將擁有無限美好的未來;你們雖然逞兇一時,但迫害佛法的重罪你們又如何承負!在地獄中永無止境的償還罪業,這種痛苦你們知道嗎?其實你們才是最可憐、最可悲的人。

想到你們的悲慘處境,心中的怨恨漸漸的淡了,因此才能心懷善念給你們寫這些話,二十年修煉中的體悟使我堅信我所認識的是正確的,作為一個願用生命踐行「真善忍」的修煉人,我承諾我所說的都是真的,望你們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