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家庭中一言一行證實法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八日】我從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感受過大法洪傳時期的人心向善,道德回升,經歷過邪惡迫害時期的堅定維護大法、證實大法,見證世人的轉變。十九年的修煉歷程,一路走來磕磕絆絆,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懂得了如何理性證實法,智慧的向世人講清真相。下面僅就我在工作環境中、家庭生活中如何通過一言一行證實法的,向師尊彙報,並與同修們交流。

得法後的脫胎換骨

我是一名教育工作者,主管學校的日常財務工作和所轄五十餘所中、小學教師、高師函授的培訓費、差旅費報銷等工作。在很多人眼裏,這個崗位是炙手可熱的。修煉之前,我也一直被常人社會的大染缸污染著,利用職務之便,報銷不該報銷的費用,對他人的饋贈也覺的無所謂,贈送、吃請都是很平常的。就像師父所講:「有的人做壞事,你告訴他是在做壞事,他都不相信,他真的不相信自己是在做壞事;有些人他還用滑下來的道德水準衡量自己,認為自己比別人好,因為衡量的標準都發生了變化。」[1]

我的身體一直體弱多病,心情也非常壓抑。也曾天南海北的去找名師,想修煉,最終無一所尋。一天在家裏拜佛,對著佛像講:「求佛幫幫我吧,人間太苦了,我甚麼都不求,就想修回去,脫離苦海。」之後就像往常一樣上班去了。沒過幾天,同事送給我一本《轉法輪》,並告訴我要一口氣讀完。這樣,我用了兩天時間讀了一遍,感覺這就是我要找的。同時,在讀法的過程中,師父已經在幫我清理身體了。我曾經的神經痛、關節炎、抵抗力弱、神經衰弱等疾病,在修煉不長時間,都消失的無影無蹤。每天神清氣爽,心情舒暢,家人和同事看到我的變化,都覺的不可思議,慢慢的有很多親友、同事都走入到大法修煉中來。

得法後,我明白了自己的身體不好,生活中的魔難都是業力所致,而自己卻不自知,還在不斷的造業。我的身心健康是師尊慈悲救度的結果,我一定要遵照師尊所講的法理要求自己,不該得的不得,不該拿的不拿。在工作中,多替他人考慮,為他人提供幫助,雖然得法初期對法理的認識還是感性的,但是能夠以大法的標準要求自己,展現給世人大法的美好。即便是邪惡鋪天蓋地的抹黑和打壓開始後,只要接觸過大法弟子的同事、親朋,都知道大法是被抹黑的,大法弟子是被誣陷的,他們都是好人。

在新的工作環境中證實法

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因為不放棄修煉,被中共迫害,開除公職。因到天安門證實法而先後兩次被綁架到勞教所。後來在朋友的幫助下,於二零零五年,來到南方的一家外企工作,主要負責倉庫管理和銷售管理工作。

公司的老闆知道我的情況,也了解一些大法真相,比較同情,主動提出給我雙倍的工資,我謝絕了。雖然被邪惡迫害,經濟上承受很大的壓力,但是不該我得的,多一分我也不要。

由於以前倉庫管理混亂,大家渾水摸魚,利用公司管理的漏洞,私自把產品拿出去銷售從而獲利。一年下來,公司要丟失一兩千台產品不止,多年如此。我來了以後,首先建立倉庫管理規章制度,整理了倉庫的所有物品,建立了流水賬。並編號統計歸類,借出、歸還都要寫明原因、時間等。做到帳、卡、物相符,日清日結。

這樣規範的管理,使那些想以此獲利的人沒有機會可乘,他們想拉攏我和他們一起偷拿公司產品銷售,我不為所動。他們就氣急敗壞,到老闆那裏告狀,詆毀我的工作,老闆卻說我管理的對。他們一看沒奏效,就在日常工作中出言不遜、百般刁難,甚至威脅我說要拿刀捅我等等。我以前是個膽子很小的人,在異地他鄉碰到這樣的事,是會很害怕的,現在修大法了,我知道大法弟子要正一切不正的,我想你們說了不算,我師父說了算。在後來的工作中,從老闆到一般員工,都嚴格遵守倉庫管理的規定,再也沒有遺失過產品。每年可截流一百多萬元。老闆肯定我的工作,我告訴他,因為我修煉大法了,才能做到的。

在日常工作中,我真心善待每一位同事,看到他們患嚴重疾病,痛苦不堪,及時抓住時機講真相,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工作之餘,向他們講述大法的美好,一開始有些同事還比較害怕,不敢聽,或者很排斥,逐漸的大家都能接受了,並做了三退。其中還有多人看過神韻晚會,都讚不絕口。在利益分配上,工作量大小上,大家都斤斤計較。有一次公司安排優秀員工去香港旅遊,我也是其中之一。但倉庫發貨沒人,我就主動放棄。同事不理解,還讓我去跟老闆要錢,不能白放棄旅遊啊。我只一笑了之。類似這樣的事還很多就不一一講了。同事們看到我面對利益不爭不搶,工作份內份外都盡心盡力,都說我傻,從來沒見過我這麼傻的人。可是我知道,我不傻,作為大法弟子才能這樣。兢兢業業,早來晚走,其他人做五休二,我做六休一,八年幹了九年的活。

大法弟子無所不能。雖然做了二十幾年的財務工作,現在的工作完全是陌生的,我想師父講過:「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正念來自法,修的不是你人的主意怎麼好、你人的辦法怎麼高明,修的是你在對待問題時是否用正念。」[2]用心做,甚麼都能做好。

公司申請了ISO質量體系認證,每個部門都要按照標準進行日常工作的管理,大家都怕麻煩,不願意執行和操作。我所在的銷售部把這個工作交給我來完成。之前完全不懂的業務,都無從下手,我就請教來審核的老師,之後按照標準中所要求的,製作表格,編寫記錄,統計匯總,使公司順利通過當年的認證。在年度工作會議上,銷售部的ISO質量體現認證工作是做的最好的,連續多年得到了公司和市檢查組的一致認可和好評。

在這個環境中一幹就是八年,這期間,逐漸的修去了很多執著心,對名、利的執著,好面子的心、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怕心等等,我知道這個環境不僅是為了我解決衣食住行的,更是我修心斷慾的好環境,上哪裏去找這好事啊!就當我是來雲遊的。碰到譏諷你、辱罵你、做了好事還說你不好的這些人和事,你怎麼對待這些問題。

我在這些年的工作中都遇到過,每次過關時,我都會想起師父講的:「不管怎麼樣吧,作為修煉的人一定要用修煉人的方式、用修煉人的思想思考問題,絕對不能用常人的思想去想問題。你碰到的任何問題都不是簡簡單單的,都不是偶然的,都不是常人中的問題,一定與修煉有關係,與你提高有關係。因為你是個修煉的人,你的生命的路是改變過的,你的修煉之路是從新安排的,所以這條路上就沒有偶然的事。可是表現出來卻一定是偶然狀態,因為在這迷中、在和常人一樣的狀態下,才能夠表現出來你是不是在修、你修的好不好、你能不能走過這一關又一關。這就是修煉,這就是正悟!」[3]

用法來指導修煉,我在魔難中修去了很多人心。後來離開公司的時候,老闆還一再挽留我,三年過去了,還一直想讓我回去工作,我知道這是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得到了世人的認可,最重要的是通過我的言行,向這些被謊言毒害的身邊人證實大法的美好和殊勝,從而救度一方眾生。

在家庭環境中證實法

由於中共迫害,原本被家人和親朋好友羨慕的工作和家庭環境一夜之間天翻地覆,使得親屬和朋友對我修煉大法產生誤解和敵意。有些是因為害怕,有些是不明真相。

所以為了使這些人能夠消除對大法的敵意和對大法弟子的誤解,我在這些年中,通過自己身心受益的變化和與親朋好友接觸的過程中,通過實際的言行來證實大法的美好,破除邪惡的污衊造謠。

家母今年八十歲了。由於患有高血壓,常年吃藥。六年前,因二十多年一直吃降壓藥,導致腎衰竭,家人束手無措,到省城醫院檢查,專家教授的診斷也只能是保守治療,療效如何只能聽天由命。沒過幾天,母親病情惡化,病危通知一天下達三次。我得知消息後,啟程飛往醫院,我告訴家裏人母親現在的病情不是醫生能救的了的,只有求師父加持,隨後我和妹妹分別對著母親的耳朵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一個小時左右。過一會醫生查房,發現母親的狀態平穩多了,很是奇怪,大家很高興看到母親轉危為安,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在這期間,由於北方冬天冷,氣溫低,很多人都患了感冒,家裏陪護的弟弟、妹妹也都陸續被傳染,又是打針又是吃藥的,十幾天都不好。整個樓層醫生、護士、患者無一倖免。就我一個人沒事。因陪護母親,我每天和衣而臥,白天穿梭在病房間,一天偶然感覺渾身酸軟,像感冒似的。我知道這是舊勢力鑽空子,最近沒能按時學法煉功造成的,但是我要全盤否定,不允許邪惡迫害。當天晚上我和母親說,今天弟弟陪護你,我先休息了。母親看出我不舒服,讓我吃點藥,我說不用,就這樣打坐、學完法,晚上九點多睡下,第二天很早起來煉功。等早上母親起床,發現我完全好了,一點兒感冒的痕跡也沒了。後來母親跟弟弟說:「你看人家(指我),一片藥沒吃,睡一覺好了。你們這麼多天吃藥打針也沒用。」通過這件事,又一次證實了大法的神奇,並從心底打開了母親的心鎖。真的相信了我告訴她的大法真相。

今年三月三十一日,母親突然感覺不舒服,到省城醫院經醫生檢查,肌酐高達八百八十八,教授專家會診後講:肌酐太高,不透析,肌酐下不來。母親怕心臟受不了,執意不透析。只好尊重母親意見保守治療,就這樣,在醫院又住了一週回到家裏。我告訴她每天反覆聽法,晚間醒來也聽。誠念「法輪大法好」。每天還給她讀師父的《洪吟》反覆讀,母親聽的很認真,我感受到她是用心在聽,雖然不識字,她還會背四首《洪吟》裏的詩。

四月十九日早,帶她到醫院抽血化驗,十一點結果出來了,肌酐六百六十三,十九天肌酐下降二百一十七。奇蹟!謝謝師父。化驗單傳給省醫院,專家教授驚喜的說太神奇了!阿姨竟創造奇蹟!這是大法的威力,師父慈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再精進〉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