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郴州參與迫害人員遭惡報實例統計(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南報導)郴州,這座美麗的城市有著悠久的歷史和深厚的文化底蘊,也輝映著一個傳奇。一九九四年七月十五日至十八日,李洪志師父親臨郴州將法輪功(也叫法輪大法)傳授給了這一方質樸的民眾。法輪功由於具有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提升道德的巨大威力吸引了眾多郴州市民踏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僅兩年的時間,郴州市的法輪功學員由最初的三百多人增加到三萬多人,市內的煉功點發展到四十一個。人們的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好人好事層出不窮,尤以桂東縣南邊村「讓水」的故事流傳最廣。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從此苦難開始降臨這座美麗的城市與淳樸的民眾身上。特別是那些被中共謊言欺騙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他們迫害法輪功的惡行招致了惡報:有的深陷囹圄,有的身患絕症,有的命喪黃泉等等。這是他們個人的不幸,也是他們家庭的不幸,更是這座城市的不幸。

下面我們整理出十八年來郴州市轄區內因迫害法輪功遭到惡報的實例,是告訴今天還在參與迫害與詆毀法輪功的人,善惡有報是天理!同時希望那些還在盲目執行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所謂政策的公檢法人員早日看清形勢,趕緊將功補過,給自己留條後路。

(一)郴州市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員而遭各類惡報人數統計表

'圖1:郴州市1999年~2017年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次統計'
圖1:郴州市1999年~2017年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各類惡報人次統計

附表1:郴州市1999年~2017年各種惡報形式人數統計表
地 區 本 人 遭 惡 報 禍及家人
死亡(癌 症、車禍 猝死等) 惡 疾 被調查、被雙 規、被處分、被逮捕、入獄 撤職、辭職、降職 開除、調離、落選 下崗、離婚、破財 骨折、摔傷、被砍、疾病、車禍受傷等 小 計 死亡、傷殘、其它(患癌、被捕、破財等)合 計
郴州24 484343 649

根據明慧消息所做的不完全統計,郴州市共有49人遭到不同程度的報應。其中本人遭報人數為43人;禍及家人6人。

(二)郴州市參與迫害法輪功各部門惡報人數統計表

'圖2:郴州市1999年~2017年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次統計'
圖2:郴州市1999年~2017年各部門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次統計

附表2:郴州市 1999年~2017年各部門惡報人數統計表
地 區 610 政法委 公安系統 檢察院及法院 司法局 各級政府及單位領導 其他 合計
郴州241522166 45

在45名遭報人數中:610人員為2人;政法委人員為4人;公安系統人員為15人;檢察院、法院為2人;司法局為2人,各級政府及單位領導16人;其他普通村民、居民為6人。

從圖2,我們可以清楚得看出參與迫害法輪功而遭惡報人數最多的部門為公安系統和各級政府及一般單位領導。

主要惡報案例

(一)610人員遭報案例:

1、永興縣610辦正科級幹部尹水平被雙規

自1999年7.20以來,尹水平緊隨邪黨,積極參與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迫害。他利用了公、檢、法部門的相關人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綁架、非法拘留、非法洗腦、非法判刑、非法注射毒針等一系列的迫害手段。大約2010年,永興縣610辦正科級幹部尹水平因賭博被雙規。

2、永興縣610辦正科級幹部曾毅剛被雙規

曾毅剛,任職期間,積極追隨中共邪黨,參與迫害法輪功。他曾多次參與綁架法輪功學員到邪惡的洗腦班。大約2010年,永興縣610辦正科級幹部曾毅剛被雙規。

(二)政法委人員遭報案例:

1、嘉禾縣委副書記李向國遭惡報,其同胞姐姐車禍身亡

二零零三年,嘉禾縣委分管政法的縣委副書記李向國指示610、國保人員迫害法輪功。二零零三年,其同胞姐姐李建英(嘉禾縣編委副主任)去長沙時遭遇車禍,導致重傷癱瘓,花去十幾萬元。二零零四年,他的同胞姐姐李建英死亡。

2、嘉禾縣政法委書記李水福遭惡報,引咎辭職

二零零零年,嘉禾縣政法委書記李水福(後任縣委副書記、常務副縣長)指示下屬抓捕法輪功學員。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李水福因「嘉禾商貿城拆遷事件」而「引咎辭職」。

3、嘉禾縣政法委書記周賢勇遭惡報,被查處

二零零二年,年紀輕輕的周賢勇擔任嘉禾縣政法委書記,積極充當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打手,指示縣610、國保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十月十六大期間,周賢勇指揮相關部門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他還多次在會上侮罵法輪功。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周賢勇因「嘉禾商貿城拆遷事件」受到處分,並因非法拘禁拆遷戶受到省檢察院查處。

4、嘉禾縣政法委書記李德笑遭惡報被「雙開」

二零一六年九月十四日,據湖南省郴州市紀檢監察網消息,嘉禾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李德
笑嚴重違紀被「雙開」。

李德笑於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任嘉禾縣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多次指使610辦人員綁架、威脅恐嚇法輪功學員,甚至操縱法官黑箱作業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判刑。

據明慧網消息統計,二零零九年十二月至二零一六年六月,李德笑在任職期間,嘉禾縣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重刑的有一人,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的有三人,被綁架到拘留所迫害的有六人,被取消社保的有一人,被迫害的流離失所的有六人,多人因講清真相以及訴江被警察以各種方式多次騷擾。

(三)檢察院、法院人員遭報案例:

1、郴州安仁縣法院院長劉立豐、副院長蔡銀平一週內橫死

二零零三年四月中旬,湖南郴州安仁縣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十六人,其中五人被判重刑,最長達九年,其餘的被迫害數月後罰鉅款釋放,最高金額達二萬元。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副院長蔡銀平,二零零五年八月八日暴病死在郴州某賓館;院長劉立豐,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夜遭車禍身亡,時年四十二歲。

(四)司法局人員遭報案例:

1、桂東縣司法局局長方孝雄遭惡報暴斃

方孝雄,桂東縣司法局局長。二零零零年底的一個星期天,一個當老師的朋友約他外出玩耍,方孝雄說,沒時間,要寫所謂批判法輪功的材料。結果四十多歲的方孝雄,於當日,暴斃辦公室,家人都稱其是遭報應。

2、郴州市司法局副局長戴睦俊遭惡報身患肝硬化身亡

郴州市司法局副局長戴睦俊,五十多歲,因肝硬化,到北京花了二十八萬換了肝,但是並未保住命,拋下了妻子與兒女,在事業高峰時期,撒手人寰,走完了骯髒的一生,早早的為中共邪黨陪葬去了。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郴州市司法局一直緊隨江澤民,對郴州市的法輪功學員進行迫害。最終郴州市司法局副局長戴睦俊成了邪黨的犧牲品。

(五)公安系統人員遭報案例:

1、郴州市公安局蘇仙分局政保股長廖愛清遭惡報身亡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二日,郴州市公安局蘇仙分局政保股長廖愛清遭惡報患肺癌身亡,做了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犧牲品。

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間,廖愛清死心塌地充當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打手,多次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甚至私吞了勒索的法輪功學員幾十萬元的血汗錢。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廖愛清查出身患肺癌。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知道了他的遭遇,勸他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善待法輪功學員。廖愛清聽不進去,竟然還惡狠狠地恐嚇法輪功學員。在他生命的最後一個月,有人勸他向大法和法輪功學員謝罪、洗心革面。廖愛清一邊流淚一邊沮喪地說:「已經晚了,早知這樣,我就不會做了(破壞大法、迫害法輪功學員)。」

2、安仁縣公安局警察侯志健遭惡報出車禍

二零零五年八月十五日的晚上,安仁縣公安局警察侯志健與安仁法院的院長劉立豐同坐一輛轎車出車禍。當時侯志健昏迷不醒,經多方搶救才保住生命,但身體造成了極大的傷害。安仁縣公安局警察侯志健受邪黨毒害太深,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極其殘忍。

3、嘉禾縣湘運公司派出所長遊志平遭惡報突發暴病身亡

嘉禾縣湘運公司派出所的所長遊志平,年僅四十歲,追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遭惡報,於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晚上十一時左右突發暴病身亡。

遊志平生前曾積極參與單位、當地610辦、國保對本單位的三位女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如:先後對三位女法輪功學員罰款五萬餘元,扣發工資,有的只發生活費;數次對三位女法輪功學員進行非法關押、體罰、勞教等各種形式的迫害手段。就在他命喪黃泉的前幾天,他還與單位的「一把手」李玉林向610辦、國安打報告,帶領中共惡黨的「流氓打手」們到三個法輪功學員家進行非法抄家、搜查。哪知沒過幾天的時間,他就突然感覺肚子不舒服,自己打摩托車趕到縣人民醫院,結果只有幾分鐘就暴死於醫院。

4、郴州市北湖區警察劉紅星遭惡報掉入天坑

二零零五年五月,郴州市北湖區警察劉紅星在莽山遊玩時掉入天坑。當找尋人員發現時,其手指、手掌因奮力抓爬得只剩下白骨。劉紅星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迫害法輪功,十分賣命,平時不露面,專幹跟蹤、蹲坑、收集大法學員信息的壞事。

5、永興縣公安局看守所原所長唐中華遭惡報被查處

二零一一年七月八日,據官方消息稱,永興縣檢察院依法查處了永興縣公安局看守所原所長唐中華、警察李某等。

唐中華,男,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三日出生,大學文化,永興縣公安局看守所原所長、湘永派出所原所長。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唐中華積極參與迫害善良無辜的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九年十月十八日至二零一零年一月四日期間,短短兩個多月的時間裏,唐中華所任職的湘永派出所配合永興縣610辦以及國保大隊綁架六十多歲的朱秋華三次。

6、嘉禾看守副所長兼醫生何土石遭惡報死於肝癌

嘉禾看守所副所長兼醫生何土石,生於一九五五年。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何土石一直追隨惡黨迫害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的法輪功學員,不相信「善惡有報」的天理。二零零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年僅五十歲的何土石死於肝癌。

二零零零年春夏期間,雷嵐(嘉禾一中高三學生)、肖嗣先(石橋鎮中學教師)等五、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嘉禾看守所。在狀告無門的情況下,他們決心絕食抗爭。哪知失去人性的何土石帶領幾名警察將絕食一個多星期的幾個法輪功學員捆綁後用鋼筋、竹籤等凶器殘忍的撬開嘴巴倒灌鹽水、食物。多名法輪功學員的食管、氣管、舌頭、牙齦被撬爛。大約十五歲的學生雷嵐的食道、舌頭、牙齦、嘴唇被撬破,嘴巴腫似麵包,一個多月無法進食、說話。

7、安仁縣看守所副所長龍親生遭惡報患腫瘤

二零零三年五月,龍親生住院割腫瘤。安仁縣看守所副所長龍親生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多次迫害法輪功學員。

8、安仁縣法制股股長李清平遭惡報

二零零三年六月,李清平家開的店子被小偷偷走了2萬多元錢。李清平是安仁縣公安局法制股股長。其積極追隨江氏流氓集團多次把法輪功學員非法送往長沙、株洲勞教甚至判刑。

9、安仁縣公安局政保股長陳運清遭惡報

安仁縣公安局政保股長陳運清,幾年來到處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不論遠近,不遺餘力。其遭惡報,多次胃出血。

10、郴州市白露塘派出所所長周德之遭惡報患癌症身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郴州市位於柿竹園的白露塘派出所所長周德之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二零零零年初,周德之多次進京將和平上訪的法輪功學員劫持回當地,並乘機索拿卡要,大吃、大喝,路上故意為難法輪功學員。回到當地,周德之多次當眾謾罵法輪功和法輪功學員,非法抄法輪功學員的家,撕毀大法書,多次撕毀牆上的大法標語,並經常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去坐牢。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周德之突然雙腳疼痛難忍,上醫院也檢查不出病因,就是疼痛不止。幾個月之後,周德之到長沙才檢查出來說是骨癌和肺癌。回家之後,周德之劇痛增加,連話都說不出。二零零三年六月底,周德之淒慘離世。

11、郴州市東波派出所劉玉林遭惡報車禍重傷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郴州市東波派出所劉玉林充當610的打手,肆無忌憚地迫害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三年的九月二十八日,劉玉林乘坐摩托車外出,撞傷一位老太太。

12、郴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鄧光壇遭惡報被審查

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七日,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副局長鄧光壇遭惡報,涉嫌嚴重違紀被受審查。

鄧光壇,男,一九六二年十月出生,曾先後擔任安仁縣公安局黨委書記、局長、郴州市公安局黨委委員、紀委書記、永興縣公安局局長(兼)、郴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在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七年八月任安仁縣公安局局長期間,鄧光壇緊跟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操控有關部門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致使許多法輪功學員被毒打、被經濟勒索,其中五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長的九年。

13、桂東縣公安局副局長陳繼遭惡報身亡

陳繼,桂東縣公安局副局長,因參與迫害法輪功,不聽勸阻。二零一一年左右,四十多歲的陳繼得怪病,花費七、八十萬元,也未挽回性命。

14、桂東縣公安局拘留所所長朱德芝

朱德芝,桂東縣公安局拘留所所長,追隨江賊酷刑折磨大法弟子,並書寫誹謗大法文章,對其勸善不聽不信,後得膀胱癌,痛苦不堪而亡。

15、郴州市北湖分局國保大隊吳志強遭惡報,禍及兒子

吳志強,原湖南省郴州市公安局北湖分局國保大隊負責人。他多次指揮、組織並直接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敲詐、綁架、關押、毆打、勞教等迫害,是郴州迫害法輪功有名的惡警。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曾經被吳志強抓捕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難以計數。有的被迫害致死,多人被綁架、酷刑、勞教。他曾經將9名法輪功學員(賀學兆、羅巧麗、魏香波、袁東波、張文蘭、曾志遠、吳建明、石教鈺、王全連)一同送上了郴州市北湖區法院,被誣判3~8年重刑。年約40歲的教師賀雪兆在中共的監獄裏受盡酷刑,只3年時間就被迫害致死。其他的法輪功學員也是受盡折磨,九死一生才回家。吳志強還策劃參與了對鄧果君、雷安祥、雷寶良、李佔鮮、廖松林、王桂珍等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如今,吳志強40多歲的兒子癱瘓了,終日與輪椅相伴。他為中共出賣良知,卻把自己造下的深重罪孽遺禍給了自己的獨生子。他曾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得來的錢財及參與迫害領取的各種「獎金」也為給兒子治病全部耗光。如今吳志強為了維持家計,淪落到給人看守大門當保安的淒慘地步。

(六)各級政府主要領導及一般單位領導遭報案例:

1、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遭惡報被判死刑

二零零六年五月,郴州市委書記李大倫被湖南省紀委查處。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日,李大倫被長沙法院一審判死刑,緩期兩年執行。他的妻子陳立華也被一審判有期徒刑十年,沒收個人財產一百萬元。

一九九九年二月至二零零六年期間,李大倫在郴州擔任市委書記緊跟江澤民集團積極迫害法輪功,指揮郴州市有關部門迫害手無寸鐵的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據不完全統計,單單郴州市內(不包括縣城)被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濟損失總計達三百萬元,人均近萬元,個人最多的現金損失達七萬之多,家庭最多的現金損失達十萬元。這些罰款很多都沒有票據,被「610」和公安等人私吞。還有多名法輪功學員面臨各種形式的經濟迫害,有的被開除公職,有的被降級降薪,有的被停發退休養老金。

在人身權利方面,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拘留至少三百五十人次;被強迫洗腦的至少達四百五十人次;被非法判刑的至少有二十人;被非法勞教的至少有七十人;被迫流離失所的至少十五人;造成家庭離婚的至少有十五家;至少有兩人被迫害致死。

2、郴州市副市長雷淵利遭惡報被判刑二十年

二零零六年九月五日,雷淵利被長沙法院一審判死刑,緩期二年執行。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雷淵利被湖南省高級法院二審(終審)改判有期徒刑二十年。

雷淵利,曾任郴州市副市長、永興縣委書記,積極追隨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在永興縣任職期間,雷淵利曾指揮下級有關部門在全縣範圍內對法輪功學員多次實施非法抓捕、非法抄家、巨額罰款、焚燒大法書籍、非法洗腦等各種迫害形式。一九九九年十一月的一天,雷淵利甚至親自組織召開宣判大會,把十一位去北京上訪的法輪功學員掛牌批判侮辱一番。之後他們還將十一位法輪功學員押往永興縣城主要街道及市場遊街。

3、嘉禾縣委書記羅海運遭惡報,妻女死亡

二零零一年,嘉禾縣委書記羅海運,大肆抓捕法輪功學員。當時這個縣城的看守所裏面非法關押著四十多位法輪功學員。二零零二年,他的妻子就得病身亡。他的獨生女剛大學畢業參加工作就跳樓自殺。

4、嘉禾縣委書記周余武遭惡報,被撤銷縣委書記

二零零三年,時任嘉禾縣的縣委書記周余武,大會小會拍桌打椅,揚言「要抹掉吃皇糧的法輪功修煉者」(意為開除)。二零零四年六月七日周余武被撤銷縣委書記。

5、永興縣副書記鄺碧永遭惡報車禍身亡

二零零一年大約七月份,永興縣副書記鄺碧永出差長沙,返回時,在耒陽路段出車禍身亡。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永興縣副書記鄺碧永積極追隨江澤民迫害法輪功,參與策劃、組織本縣相關人員迫害法輪功學員。

6、桂東縣寨前鎮槐村陳力時和一村長遭惡報死亡

二零一六年大年初一,村支書陳力時突然腦血管破裂,死亡。另一個村長代村支書,上任七個月,因學校調來新校長,請吃飯。該村長自己酒後駕摩托車,甩下,當場死亡。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桂東縣寨前鎮槐村村幹部積極配合當地國保、610,使當地的法輪功學員經常遭到騷擾、綁架、判刑、送洗腦班等各種形式的迫害。

7、桂東縣新坊鄉副鄉長扶義平遭惡報車禍喪命

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五日晚,桂東縣新坊鄉的副鄉長扶義平騎摩托車發生交通事故,當場死亡,五臟六腑都出來了,死相極其恐怖。

扶義平,男,四十多歲,湖南省桂東縣新坊鄉副鄉長。自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大法以來,扶義平為了往上爬,積極追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政策,對當地的法輪功學員採取了綁架、關押、打罵等各種迫害方式。

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扶義平帶人闖入法輪功學員郭豔平家中,撬鎖搶劫《轉法輪》等大法書籍,搶走存摺。之後扶義平還叫派出所警察拿來手銬,把郭豔平銬在鄉政府辦公室的窗欄上幾個小時,恐嚇郭豔平寫保證。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扶義平參與綁架焦源村下達組法輪功學員郭名高。郭名高是一位殘疾人,被綁架後遭非法判刑。在湖南津市監獄,郭名高被迫害十分嚴重,以至於行動困難。之後郭名高的家人為其辦理了保外就醫。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七日,郭名高含冤離世。

8、永興縣供水公司經理康國建遭惡報猝死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永興縣供水公司經理在家中猝死,年僅四十八歲。

康國建,時任永興縣供水公司的經理。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康國建積極追隨江氏集團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當時康國建擔任油市鄉的副書記,對多名上訪為法輪功鳴冤的法輪功學員實施非法抓捕、非法關押、非法罰重款等迫害手段,還對法輪功學員及其家屬進行騷擾恐嚇。

9、永興縣柏林鎮桃林村的婦女主任李姿英遭惡報自盡身亡

二零零五年五月三日,永興縣柏林鎮桃林村的婦女主任李姿英將自帶的一瓶農藥服盡,當場死亡。

二零零三年的一天,三位法輪功學員到柏林鎮桃林村向村民們講述法輪功受迫害的真相。時任柏林鎮桃林村的婦女主任李姿英暗中打電話給鎮辦公室和派出所。不久派出所的警察就把三位法輪功學員非法抓捕了,並立即送至永興縣看守所,非法迫害半年之久。其中一名法輪功學員李秀鳳被迫害的左腳致殘,至今仍行走不便。

10、永興縣柏林鎮居委會支部書記王桂梅遭惡報暴病身亡

二零零二年,永興縣柏林鎮居委會的支部書記王桂梅暴病身亡。王桂梅擔任湖南永興縣柏林鎮居委會的支部書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王桂梅主動地串通當地恐怖組織610及當地派出所相關人員多次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毀壞大法書籍。

11、郴州郵政局工會主席楊愛英遭惡報身患癌症死亡

二零零四年五月底,郴州郵政局工會主席楊愛英癌症死亡。她任職工會主席期間,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

12、郴州郵政局長秦建國遭惡報車禍身亡

二零零四年六月,秦建國去長沙辦理基建借款,途中小車闖開高速公路護欄後,被一石塊絆倒,將秦彈出駕駛室,摔斷脖子。秦建國當場命喪黃泉,司機卻安然無恙。

秦建國曾擔任郴州市郵政局長。楊愛英曾是郴州市郵政局的工會主席。據明慧網報導,秦建國緊隨邪黨積極迫害法輪功,與工會相互勾結,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秦建國和楊愛英強迫煉法輪功的職工交書,不准學煉。逢年過節,他們強硬要求每一個領取物資的職工在一份關於不准煉法輪功和要跟共產邪黨走的保證書上面簽字。如有不願意簽名的人,不但不發東西,還要馬上將其帶到洗腦班,寫檢討,不讓回家過年。他們和迫害法輪功的610上下配合,層層對法輪功學員施壓,積極充當迫害法輪功的打手。

13、郴州市北湖區機關幼園園長張勝輝遭惡報當場摔死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七日中午十一點多,郴州市北湖區機關幼兒園的園長張勝輝,在單位五樓的窗戶探出頭,查看下水管是否漏水時,摔下來,當場身亡,年僅四十四歲。

張勝輝為了撈取政治資本,積極參與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 多次主動配合610、公安相關人員綁架法輪功學員,非法送「法制學習班」洗腦,甚至非法挾持至勞教所進行迫害。對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張勝輝更是不遺餘力地進行迫害,不僅隨意剋扣法輪功學員的福利,還罰扣了法輪功學員范麗英女士現金七萬餘元,並且連票據都不給,還將其高級職稱降為一級職稱,崗位由教師貶為保育員、清潔工。

14、郴州市電業局保衛科長何增學遭惡報患絕症死亡

二零零五年十月,郴州市電業局保衛科長何增學遭惡報患絕症死亡。

何增學,男,約五十歲,原郴州市電業局保衛科長。二零零二年十一月,何增學帶領下屬強行將一名法輪功學員非法關押在邪惡的洗腦班。二零零二年八月和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何增學積極配合邪黨的「610」辦,在其單位搞了兩次毒害世人的誣蔑法輪大法的搶答賽。
何增學是從部隊轉業過來的,平常身體強壯,看不出有病。他臨死時到底患甚麼病都未確診,就是心肺部位劇痛難受。據說他是患肺癌。

15、郴州市蘇仙區林業局副局長李曉禹遭惡報車禍身亡

二零零二年五月十八日,李曉禹與其姐姐、姐夫、姪兒等去廣州看病。途經一立交橋時,一輛大卡車失控撞上了李曉禹的小車,哪知大卡車又衝上路邊的斜坡,再從空中壓到李曉禹的車上,李曉禹以及其姐姐、姐夫當場身亡。李曉禹死時年僅三十六歲。事後當地人都在傳李曉禹迫害法輪功遭天譴了。

李曉禹是郴州市蘇仙區林業局的副局長。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李曉禹積極配合當地610恐怖組織迫害本單位的法輪功學員,致使有的法輪功學員被停發工資,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開除公職,有的法輪功學員被罰鉅款,有的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送勞教所迫害。

(七)其他工作人員及普通民眾遭報案例:

1、郴州市柿竹園居委會一大媽遭惡報,兒子被洪水捲走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五日,郴州地區暴雨成災,郴州市柿竹園居委會一大媽的兒子被迅猛的洪水捲走,下落不明。

這位居委會大媽受惡黨宣傳影響,敵視法輪功。在居民區巡查的時候,她幾次撕毀了張貼在牆上的講清法輪功受誣陷真相的資料。有一個法輪功學員勸阻她時,她卻不屑地說道:「撕了有鬼啊?!」

2、郴州市柿竹園治安巡邏人員張源林遭惡報身患怪病

二零零三年某天,郴州市柿竹園治安巡邏人員張源林突然說不出話來,多方求醫,收效甚微。張源林受到邪黨的毒害,對法輪功十分仇視。他不但撕扯法輪功真相資料,而且還動手親自寫污衊法輪功的標語並四處張貼。

3、郴州郭某遭惡報煤氣中毒身亡

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左右,住在郴州市原市立醫院的一位郭姓男士遭惡報煤氣中毒身亡。這位郭姓男士的單位倒閉,靠烤燒餅維持生計,不信善惡有報。他的妻子修煉法輪功。他不但惡毒對待妻子,還謾罵法輪功創始人和法輪功。最終,他自食惡果。

4、郴州市段某遭惡報身亡

大約二零零二年,郴州市某礦區一夫妻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流離失所。該礦區人事部的段某受邪黨毒害太深,替610人員帶路,將該法輪功學員夫婦從數百里外非法抓捕,並投入勞教所。而段某卻事隔不足兩個月就一命嗚呼了。

5、郴州市某縣看守所的牢頭小陳遭惡報猝死

某縣看守所非法關押了一名姓陳的法輪功學員。同監室的牢頭小陳大打出手,百般凌辱,使之遍體鱗傷,右手致殘,頭髮被剪的一綹一綹,還滿臉塗上墨汁,進行戲弄耍笑。不久這位凌辱法輪功學員的牢頭被轉送到另一個看守所。哪知不到兩個月,這個身體健康、年僅三十來歲的小伙子猝死了。

6、郴州市嘉禾縣村民雷華雄遭惡報,其兄車禍身亡其父患癌症暴死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以來,郴州市嘉禾縣石橋鎮石塘村雷華雄一直追隨縣610恐怖組織,多次構陷、抓捕、綁架當地法輪大法修煉者。二零零二年,其大哥被東風汽車撞死,死狀慘不忍睹。隨後他們一家人仍對當地法輪功學員嚴密監控,還不時的去騷擾。二零零三年,雷華雄的父親雷四娃得不治之症癌症暴死。

結語:

江澤民邪惡集團發動這場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已經十八年了。這十八年間,無數的法輪功學員遭受了來自官方各種形式的迫害,比如:罰款、抄家、遊街示眾、監控、洗腦、打毒針、非法判刑等等。從表面來看,法輪功學員及其家人是受害者,承受了太多太多肉身的摧殘以及心靈的傷害。從實質來看,被中共謊言欺騙參與了迫害法輪功的各級人員才是真正的受害者。他們凡是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無論是位高權重官員,還是平民百姓,或早或晚都遭到了惡報。這些惡報實例應驗了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天理。

古語雲「雖有佳餚,弗食,不知其旨也;雖有至道,弗學,不知其善也。」我們衷心的希望那些仍被謊言矇蔽的公、檢、法人員能夠去了解法輪功真相,去傾聽法輪功學員的心聲,去做一個有正義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