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因何而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三十日】傍晚時分,宿舍區院子裏,家家戶戶開始亮燈了,微風中,傳來一陣一陣的飯菜香。房間裏,孩子在吱吱呀呀的拉著二胡:《得度》、《思故國》、《蓮花頌》……技法雖然稍顯稚嫩,卻也拉的流暢動聽,丈夫在隔壁上網查閱資料,我在廚房裏炒菜。一會兒,兩菜一湯端上了桌,一家三口圍著圓桌開始吃飯,雖然只是家常飯菜,但大家的心情都很好,談笑間,覺的飯菜是那樣的可口,不知不覺中,添了一碗又一碗,菜吃得乾乾淨淨的,一個個,臉上的表情好滿足的。吃過飯,我去洗碗,他們倆又去幹自己的……

這是我家的一個平常夜晚,在這繁華都市、萬家燈火中,或許我們的物質條件與生活水平都很普通,但歷經歲月的滄桑,一路走來,那平凡中所蘊含的實實在在的幸福,讓我覺得是那樣的彌足珍貴。

我是一名培訓機構的英語教師,丈夫是一家公司的中層管理幹部,孩子今年十二歲,就讀小學六年級,我和丈夫都是修煉多年、身心受益良多的法輪功修煉者,孩子也從小就知道「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師父所著的《轉法輪》是她最喜愛的書,每日必讀,有時也會跟隨我們一同煉功。

法輪功是真正性命雙修的功法,有著柔和優美的五套功法,祛病健身效果顯著;同時,強調修煉心性,要求修煉者在生活中以真、善、忍為原則待人處世,提升自己的道德。

我與丈夫都是家中老小,從小在父母的寵愛下,各自養成了很多根深蒂固的壞毛病,我是大小姐脾氣,急躁、任性,好勝,爭鬥心很強;丈夫內向,表面上平和,不輕易發火,實際上骨子裏孤僻倔強,不關心體貼他人。這樣的兩個人生活在一起,如果不是因為修煉,可想而知,我們之間會發生多大的摩擦,遇到多大的磨難。

然而,十八年來,我們克服種種困難,相互扶持,相互鼓勵,走了過來,而且越來越和諧。在矛盾與衝突中,一個個看似難以調和的矛盾得以化解,在各種觸及人心的衝突中,是真、善、忍讓我們冷靜,以更智慧的方式處理問題,我們的親身體會:法輪大法有利於家庭和諧、社會穩定,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

我與丈夫是一九九九年五月結婚的,兩個月後,中共前黨魁江澤民就一手發動了對法輪功的迫害。一夜之間,曾被大陸多家媒體讚譽有加的法輪功被打成「非法組織」,當年十月又被扣上「×教」的帽子(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並明令禁止共產黨員、共青團員修煉法輪功,緊隨其後的是暴風驟雨般從上到下的「揭批」狂潮,對法輪功的各種詆毀如文革「大字報」一樣鋪天蓋地而來,全國各地的法輪功修煉者因為堅持信仰,成為被中共迫害的對像,被抓捕、開除工作、酷刑折磨甚至迫害致死,大陸的環境變得非常險惡複雜。

在險惡的環境中,我們選擇了走出來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九九年十月,我與丈夫去北京中辦、國辦信訪局上訪,被抓,二零零零年,我與丈夫雙雙被非法判刑。出獄後,我被開除公職,丈夫幾經周折回到原工作單位,但飽受歧視,每月工資只有一千元。畢業於名牌大學、業務技能過硬的他,部門主管的職位,也被資歷、能力都不如他的手下取代了。

艱難歲月中,路再艱難,我們都一直相互提醒,相互鼓勵:信仰真、善、忍沒有錯!有朝一日,歷史終將還我們一個公道。所以,任何時候,我們都是堂堂正正的,不因自己的境遇而自卑、失落。

二零零五年,隨著孩子的降生,生活的難度更大了。因為這場迫害沒能分房的我們,只能兩邊父母家輪流住(老人怕吵,兩家輪流住,中間有緩衝與間歇),經濟上也是捉襟見肘,很困難,不得不接受父母的接濟。期間,「六一零」、街道辦、居委會人員還不時上門或電話騷擾我們。那段時間,我的心情感覺到很壓抑,有時甚至哭泣,丈夫就安慰我,鼓勵我;遇到不順心的事,我急躁起來,口不擇言,說話很刺激、很難聽,他也從不往心裏去。偶爾,丈夫也有情緒低落的時候,我就安慰他,就這樣,在大法的法理指導下,我們相互扶持與鼓勵,儘量在艱難的環境中穩住心,保持一個樂觀向上的心態。

雖然很長一段時間,我們經濟上都很困難,但每次買東西,店主、攤販多找了錢,不論數額多少,我都會毫不猶豫的馬上退還給他們,從不佔一絲一毫的便宜,這些年,這樣的事情很多很多。當人們聽說我是法輪功修煉者時,自然而然的,通過我們的行為明白了真相。

當今社會,小孩的教育也是家庭中的一個難題。孩子的成長過程中,各種問題層出不窮。特別是中國大陸,應試教育體制主導下,只注重成績,品德被忽略。校園裏,一個個小王子、小公主之間,有了問題你爭我鬥,不知禮讓。孩子與孩子之間,孩子與老師之間,都會發生許多矛盾與不盡人意的問題。遇到問題,我們克制住自己那顆躁動的心,首先要求自己冷靜下來,不被帶動,心平氣和的和孩子溝通,講道理,在這樣的氛圍中,孩子越來越聽話。而且對我和丈夫很認同,很信任,所有的知心話都願意告訴我們,所有的秘密都願意與我們分享。正因為如此,我們的家庭氛圍才會那樣祥和、愉悅,其樂融融。

舉個例子,孩子剛上小學時,有個高年級的女孩,不知甚麼原因,多次沒理由的欺負她,甚至掐她的脖子,令孩子覺得恐懼、害怕,不知所措,我知道後,沒有被親情所帶動,生氣著急,而是用師父在《轉法輪》中的法理和孩子溝通,選擇善意對待,寬容別人,既沒有向老師告狀,也沒有要孩子以牙還牙,以暴制暴。一次放學時,巧遇那位女孩,我很平靜的和她做了一次溝通。神奇的是,此後,那個高年級女孩就再沒欺負過我家孩子了,後來,兩個人還成為了朋友。

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現代社會中,科技的發達與經濟的發展,給人們帶來了很多物質生活上的便利,卻也使得許多人在追逐金錢利益中,私心越來越重,逐漸的迷失了自己。濁世洪流中,法輪大法就像一股清流,洗滌著人們身上的污垢,蕩盡心靈的塵埃,讓人找回內心的純淨與善良,將光明與正氣,祥和與美好帶給人間。

我們一家三口借明慧一角說出我們的心聲「法輪大法好!」,願更多善良的人們都能走入大法修煉,感受到生命同化真、善、忍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