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會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日】

師父好!
同修好!

我自小遙望星空,就想知道我從哪來,向何處去。八十年代初,趕上氣功熱,對氣功、特異功能、外星人這些現象發生濃厚興趣,研究練習佛經、易經、聖經等,心中問題越來越多。後來決定修佛。第一次讀《轉法輪》時,讀了三頁就知道找到一生所苦苦尋找的真理。體會大法之洪大,圓容和嚴謹,超越一切學說與法門。我當時體悟到,能得法的人太幸運了。修煉中我碰到的魔難是過去業力所致,已經因為修煉大法被減少很多很多了。修煉大法給人生各個方面,包括家庭、學習、工作都帶來無比的福氣。修煉中去的是執著,並不是物質本身。

剛得法的時候,有幸得到一個修煉提高的機會,就是想出去弘法和家庭責任之間的矛盾。當時,我沒有像許多同修那樣單純的把這個矛盾當成干擾。我是認真的思考了這個矛盾。我意識到自己在家庭中所擔負的責任。重視了家庭的責任,把家庭生活當成修煉的一部份,我從家人身上學到很多東西。

其實,不是一個做多少家務、花多少時間陪家人的問題,而是我們的心的問題。是只想自己,只關心自己的圓滿,還是真正關心他人,願意為他人付出,願意為他人辛苦的問題。多少同修走入誤區,以為「無情」就是「慈悲」。不去想家人的事,不關心家人,不花時間陪家人,他們認為這就是割捨情。我個人的體會不是這樣。你比如說,孩子生下來,我心中充滿對他們的愛。

後來修煉中我就開始認識到,如果對其他人我都能像愛孩子那樣,給他們無條件的愛,關心,那才是走出情。那無條件的、無分別的發自內心的對他人的關愛才是向慈悲靠近了一步。那真的不是做多少家務,花多少錢,花多少時間的問題,是能否做到真正尊重,關心他人,願意無條件為他人付出的問題;我要是這樣去想這樣去做,任何人包括家人都會感受到。現在反而是他們為我做了很多很多。一個家庭就是一個助師正法講真相的小團隊。互相幫忙,一起講真相推神韻。工作收入的穩步提高給生活和講真相各方面帶來便利。大家的心思也容易放在修煉提高上。

1997年,中國醫學代表團到波士頓和美國醫學界交流。當時從事生命科學和醫學方面工作的大法弟子很多都到波士頓來,想向醫學界宣傳和弘揚大法。這次活動,就像我們這二十年來的很多類似的洪法活動一樣,我感到比較難進入主流醫學界的圈子。這次活動讓我心裏有了進入主流醫學界的想法。我當時的體會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體會到得法修煉的幸福,體會到大法的美好。不修煉的人他們卻不知道,也無法理解。我們在不同行業工作,其實是掌握了不同行業的專業用語。大法在不同地區的洪傳,需要掌握不同地區語言的大法弟子來做這件事,那大法在不同行業的洪傳,也需要掌握不同專業用語的大法弟子去做這件事。我們起到一個翻譯和橋樑的作用,我們就是神的使者,我們用我們掌握的專業術語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不同行業的眾生。

這次活動後,我決定去考美國的醫生執照考試。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打壓開始後,我在繼續攻讀博士學位和反迫害講真相的同時,開始準備醫學考試。每天晚上孩子上床後我開始複習醫學考試到凌晨。當時也不知道怎麼準備。第一部份考過了。第二部份沒考過。那時候也不知道怎麼複習,在不同階段都有陌生人出現提供幫助。我體會到是師父在幫助。這樣我一步步的考過美國的醫學執照考試。

我自己體會,我要是沒有認真複習,非常下功夫的學習,考試是考不過的。很多同修告訴我,修煉後不需要花時間學習常人的東西都能拿到好成績。我個人的體會是,花三十分的努力,考三十分。花六十分的努力,考六十分,花九十五分的努力,得到的是五百分甚至一千分。得到的是遠遠超出我努力和付出所對應的成績。我體會,師父在教導我們甚麼事都要用心,盡心盡力,全力以赴的去做。家庭、工作、講真相,參與或協調神韻,都需要用心去做。

後來,我做住院醫生了,美國的住院醫師非常非常忙,以至於管理機構不得不規定每個禮拜住院醫師不得工作超過八十個小時。沒日沒夜高強度的工作,我當時就想,我也努力工作,達到要求,到人們認為好的百分之八十就可以了,擠出來的時間可以參加反迫害講真相。其實在常人工作上沒有全力以赴,別人是會感受出來的,上級醫生就批評我心思不在醫學上,她甚至當著其他醫生的面說我心思在天安門廣場上。我體會到師父借她們的嘴在教育我,我是人為的給自己設了標準,並不是法的標準。這樣是不行的。

我在許許多多的同修身上也看到這一點,全力以赴的去做反迫害講真相的項目,家庭和常人中的工作湊合就好,維持著就好。項目中花百分之百的努力,家庭工作百分之五六十的努力,最終,大法項目中的結果也可能就是五六十分。因為心性體現在方方面面,哪個也不能缺。我看到,真正做得好的同修是家庭、工作、講真相都做得好。

師父在《轉法輪》中提到殺生問題,提到人生的每一步都是高層生命安排好的。當一個人因為修煉放棄了安排好的這些緣份,沒有做好除項目外生活的各個方面,並不會因為他講真相項目做得好就可以彌補。任何一關一難,都對應著我們未來成就的新宇宙的一部份。只在項目中修,沒有重視家庭和工作,對應的新宇宙就可能是殘缺不齊的。

我有一個體會,就是我會把我所有的缺點,所有在生活、家庭、工作中表現出來的缺點都帶到講真相的項目中去。那些對家庭,工作應付了事的同修,不管他們平時表現出來如何在項目上多麼用心,一碰到問題,所有問題都暴露出來,投機取巧啊,糊弄事啊,不管在哪個項目中,會帶來同樣的問題,重複著同樣的錯誤,摔著同樣的跟頭。我們做項目,是想更好的講真相;想把項目做好,生活的所有方面也都要儘量做好。所以,我體會師父告訴我們的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煉有無比深奧的內涵。

當討論家庭,工作和魔難時,同修經常討論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師父的安排,我想,跟我當時一樣,很多同修其實都想自己安排。師父講過,我們自己其實也參與了對我們命運和道路的安排。比如,剛得法時,很羨慕一些同修能在師父身邊。我的念頭剛一出來,就有一個念頭打到我腦海裏「當初是你選擇了要站在第一線的。」我馬上明白了。從此就不太考慮見師父的多與少的問題。好多年以後,我才更明白了一些,我們修煉人的人生能是偶然的嗎?我們生活的各個方面,就是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第一線。

住院醫生畢業時一位老師告訴我走到哪裏都要有主人翁的精神,單位的事就是我自己的事。我記住了這一點。半年後這位老師把我介紹到一家著名的癌症中心去進修,我在那半年就做了幾個研究課題,發了四篇高質量的文章。在後來的人生中,我順其自然,做一行愛一行,同事們都能體會到我工作的熱情和投入。

在單位,我沒有現成的好條件或上司支持。我就從基礎做起,研究靈感就從每天的日常臨床工作來,沒有實驗條件就從最基本簡單的做起。在家裏跟太太分擔家務,在單位臨床、科研、教學、管理齊頭並進,在當地協調神韻,跟政府講真相,各方面做著該做的事。奇蹟一個個的發生著:考過一個個專業證書,成為單位裏專業證書最多的醫生;國際學術委員會邀請我加入;全國性的醫學組織邀請我這樣一位低年資的醫生參與撰寫給全國住院醫生用的大綱;我所在的專業協會授予我類似於年度最高獎的榮譽;我每年可以發表3─4篇學術文章……持續不斷。

這些,沒有甚麼是我個人可以做到的,都是師父給的。我所做的就是對待這些有個正確的態度。可是,修煉是無止境的,我體會到還有更大的責任,需要更努力的去做,比如,提高講真相的質量,向更高層講真相,在自己的領域做開創的工作,等等。我體會到,師父正法有師父的考慮安排計劃,社會各階層都需要被救度,包括高層。師父也提到,各行各業就是我們修煉的廟。我體悟到我在行業中認真工作時,眾生通過我們跟大法連接,眾生得救有了希望,所以他們也都在幫我。

我當時單位的上級就跟我講,他們都看著我,沒有人管我,沒有人推動我,我就自己在那裏非常努力的工作著。誰都看得見。其實呢,帶來的好處是非常大的。同事包括上級都知道我非常投入神韻的推廣,和花很多時間做講真相的事,我工作上的努力讓他們無話可說。超過一半的同事看了神韻。我持續不斷的跟我所在醫院系統推薦神韻,慢慢的,從不同意到同意,從發email/eblast,到允許我們進入醫院賣票。我也跟所在醫院的院長、醫學院的院長、大學的校長推薦神韻。有一年大學校長跟我回了郵件說她聽到關於神韻的非常好的評價。

眾生的正念都會給他們的將來帶來正面的影響。我理解到,當我們放棄了家庭、工作,其實是放棄了通過家庭、工作跟我們有緣份的眾生。我們不應該把身邊最有緣份的眾生放棄。而且,你放棄了他們,絕望的眾生就跟你搗亂。表現出來就是魔難不斷。大法弟子的言行就是最大最有力最持久的真相材料。就像我剛才交流的,這麼多年同事都看著呢,其實親朋好友也看著呢,多年後過去住院醫生時期的同事跟我講,當時我面臨的壓力那麼大,但我始終保持微笑,她非常佩服。雖然許多親朋好友對大法還不理解,但在我和太太身上,他們看到了非常正面的形像。眾生也能感受到我願意為他們努力付出,為他們而辛苦,他們也會幫我。所以路是越走越順。後來有機會換工作,挑戰還挺大。我心裏覺得是新的領域的眾生希望我去救度他們,所以我接受了。到新的工作領域後一切進展都比較順利。

有一個問題許多同修會提出來,就是不是不想做好這些,而是沒有時間精力同時做好這些。我自己的體會是,不是沒有時間精力的問題,而是重視不重視的問題,是否把家庭、工作當成正法修煉的一部份。我的理解是,大法是第一位的,助師正法,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但我也非常重視家庭和工作作為正法修煉的一部份。這些都不矛盾。

我還有這樣的體會就是問題的解決辦法在問題之外。比如,有時各方面的事同時壓過來,我不是採取放棄某方面去做其它方面的做法。我是想著怎麼都把它們做好。有時講真相或推廣神韻遇到問題,常人工作遇到問題,家庭中也有要解決的問題,我努力克服自己想草草把常人工作應付完的想法,戒驕戒躁的把常人工作做好,一件件事去做,反而其它方面的問題迎刃而解。這還經常發生。

當事情同時來的時候,是會很忙,經常忙到凌晨,覺得身上能量很強,熱呼呼的,沒有睏意。忙完後我又可以睡個大覺。真正心在法上的時候,經常會出現事半功倍的效果,方方面面都不耽誤。

還有一個方面,有些同修走極端,周圍的常人在這些修煉人身上看不到他們能理解的美好。為甚麼不能表現出常人能理解的美好,非要讓未得法的人不理解,給他們得法製造障礙呢?大法弟子應該表現出「超常」而不是「反常」啊。常人做不到的,我們能做到,那常人當然佩服。我是這樣理解的,大法是這麼洪大,博大,圓容和嚴謹,而《轉法輪》在表面上卻是「理白言白」[1],簡單易懂,不是像舊宇宙眾神在師父傳法前所猜測的那樣,以為是會多麼艱深難懂;同樣,不管我們修多高,作為修煉大法的人,我們修煉的越高,就越應該是在常人中祥和,從容,真誠,善良,不自私,誰都願意和你交往,不可能修得高, 而在常人中表現卻是稀奇古怪,走極端讓人不可接受的。

剛才提到,同修經常討論是舊勢力的安排還是師父的安排,本來很簡單嘛,舊勢力不知道大法,只有師父傳給我們大法。按大法去做,就是師父的安排;不按大法去做,就是舊勢力的安排。所以我們也簡要的溫習一下師父有關的講法。

師父說:「宇宙大法(佛法)從最高到最低一層是貫通的、完整的,要知道常人社會也是一層法的構成啊!人人學大法,人人都不幹社會工作了,那常人社會將無存,這一層法將無存。常人社會也是佛法在最低一層的體現,也是佛法在這一層中生命與物質的存在形式。」[2]

「另外我們在座的,無論你是學生、你是在職有工作的,你們都不能夠放下你們在常人社會扮演的那個角色,你們都必須得做好你們應該做的那一切,同時可以給你們的證實大法、講真相的工作帶來便利條件。」[3]

「你們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未來參照的實踐,既做著常人的工作又能修煉。你們要走極端,你們就會破壞這條路,所以不能走極端。你就只管堂堂正正的在社會上做好你應該做的,再去修煉,就完全可以達到修煉人應該達到的標準、可以圓滿的標準,因為未來人就是這樣一條路。」[3]

與圓容、嚴謹相反的是走極端。大法弟子走極端這個現象還比較普遍。為甚麼要走極端?我體會到這絕大多數是出於想把事情辦好這個好心,可是呢帶著人心執著。好心、執著心混在一起。自己不一定覺察的到,旁觀的人就看得非常清楚。你比如說,對時間有執著,那很自然的就會想,馬上就結束了,還去折騰這些生活工作的幹甚麼呢?甚至真的像過去說的,「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泡茶館似的泡在項目中。不是認為修煉去執著心是通向圓滿之路,而是認為項目是通向圓滿之路。

個人認識,走極端的原因之一是不願面對困難,不願面對挑戰,想找條捷徑。在修煉中,我深深體會到,面對困難,面對挑戰,就應該直面困難和挑戰。師父說過,「不要碰到困難了就繞開走。」[4]不願面對困難和挑戰,除了找捷徑,還有一個辦法就是躲避。那修煉、項目、迫害,等等就成為了一個最冠冕堂皇的藉口來躲避家庭矛盾和工作上的困難。其實矛盾真真正正是提高的途徑,也對應著自己的世界在新宇宙的建立。躲開了矛盾,躲開了責任,也躲開了提高,這條路走到底,自己的新世界可能還有很多空缺。

社會對我們有誤解,除了邪惡的造謠污衊,我們自己有甚麼做不好的地方?師父多次談過這個問題,我當時學新加坡講法時就印象很深。況且,維護大法的聲譽是每個大法弟子的責任。在當今世界,人們認識到,極端主義被稱為是公害公敵。

我現在對《轉法輪》中師父談的「練邪法」的問題,有了更多的認識。師父講得非常明確,在正法中修煉,也能不自覺的修邪法,師父講過,「用心不當即有為 專行善事還是為」[5]。表面上我們做的是講真相,是好事,是善事,但走極端也不行。在當今人們對極端主義特別敏感的大氣候下,修煉的人走極端的行為對大法的聲譽破壞就特別大,對眾生得法的阻礙就特別大。

我個人認為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與做好工作、在家庭中盡職盡責不是對立的。恰恰,家庭工作、生活的所有方面都是救度眾生的第一線。第一線並不僅僅限於街頭、景點、打電話等。我們每天接觸的眾生,都是跟我們有緣、都是跟師父有約的生命。我們跟他們的接觸,跟他們打交道,不都是在講真相嗎?而且,這種講真相也不容易,是一種長期的、時時刻刻的都在眾生的觀察之下、以自己的言行來講真相的一種正法修煉形式,真正在社會各階層,各個角落的講真相的一種正法修煉形式。不是哪一天神佛大顯才能把大法洪大,圓容、嚴謹莊嚴之相展現給世人。這是我們這些在人間的大法弟子就應該做到的。

今年,是師父傳法二十五年,我從開始讀《轉法輪》也近二十一年,我感受到,從師父開始傳法,我就得到師父的指引。從開始的個人修煉,到迫害開始後開始講真相;從在街頭發傳單,到跟政府媒體團體講真相,到開始推廣神韻,修煉到現在,就是不斷的體會到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修煉越久,越體會到大法的洪大、圓容和嚴謹,就越體會到走極端對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危害。越感受到師父洪大的給予,在心裏這個念頭就越強烈。跟師父來人間不容易,這是空前絕後的,就是要把我們的誓約完成,不管多久。

以上是我的交流。希望自己在今後的助師正法兌現誓約中做得更好,儘量少一些遺憾。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感謝師父!
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修煉與工作〉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為 〉

(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