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事向內找 珍惜集體交流的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集體煉功、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修煉形式。在平台打電話,每週日晚上的集體交流也是很好的總結撥打經驗、提升自我心性的好機會。本週我有幸又被邀請寫心得體會。當念完交流稿後,同修A說我的交流稿沒有寫出自己向內找的心得和實修過程,最多是電話講稿的複述而已。

我心裏掠過一絲對邀稿同修的抱怨:為甚麼不提前給我修改稿子?我的交流題目上明明寫著「經驗分享」啊,當然很少有向內找的實修體會了。當我意識到自己起了這些心後馬上驚覺了:我是修煉人啊。師父說:「修煉者永遠是修自己,人心小小的變化就是提高,眾神都看的見。」[1]我不是不能動心嗎?而且同修A講的沒錯,我寫的稿件中沒有向內找的實修心得體會。

其實這次我是期盼參與整體交流寫稿的。因為我發覺自己這段時間講真相越來越順,好像幾句話就能打動對方。我想要把這個經驗與同修們分享,讓大家也能借鑑,多救人,我甚至有點迫不及待了。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我的心使我膨脹,毫不顧忌這次是有參考題目的交流,其實也暴露出了自己不配合整體的自以為是的心。儘管之後,有同修傳來信息感謝我的分享,儘管我當時想的是寫這篇交流為了能多救人,可我還是夾雜了這麼多的人心。

師父說:「無論他怎麼修煉,他都掩蓋不了他沒去掉的心。無論他怎麼修煉,我都會採取方方面面的辦法,哪怕他覺的在幹最神聖的工作時,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顆心表現出來。哪怕你們為大法做工作,我也會讓它表現出來。工作本身沒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昇華才是第一位的。」[2]

我發現自己最放不下的心就是自以為聰明的顯示心。我記得前幾天給派出所打電話的過程中,幾位年輕人先是罵人後馬上掛,後來我說了幾句重話,對方不掛且靜聽了起來,我把真相完整的講完,也告知了舉報電話和翻牆網址。見對方還在聽,我就用自以為打動人心的語氣勸其三退。以前很多次我會講到自己淚水漣漣,有時也能讓對方感動得答應三退並說「謝謝!」這次,那位年輕人開口說話了:「我看你講得挺過癮的……」頓時,我那種救人的神聖感覺消失得無影無蹤。我以為自己能曉之以理,動之以情,誰知對方卻感覺到我在自我陶醉……我也多次意識到自己有時好像不是在講真相,彷彿在台上演講一樣。我想要改,可找不到是甚麼心讓我自我陶醉和出現這種狀態。今天同修A的話,彷彿一記棒喝,我那自以為聰明的顯示心,一下子就曝光出來了,我想,以後再也不能有這樣的心了!而且,不配合整體,只顧自己想寫甚麼就寫甚麼,不僅耽誤同修寶貴的時間,也是自私的表現呀。這些心都得修去。

另外,我還想到,剛開始對邀稿同修的抱怨,哪怕是只有一絲絲,也是不對的。我在打電話,同修也在打電話;我要寫稿,同修也要寫稿,還要審稿;我有家庭的關難,同修也一樣有家庭,很多還有常人的工作。我怎麼可以因為自己的稿件被同修A說「要修整」就抱怨邀稿同修呢?我這不是太自私、太不為他人著想了嗎?而且還有很強的依賴心,愛面子的心。

我通常在週六週日都很忙,本來想說稿件還需要修整就算了,可想到自己當時已經認識到了不好的人心也及時去掉了,並答應重新寫稿了,那修煉人說話一定要算話,而且,這次的人心大曝光也能讓我加深印象,以後再遇到這些人心浮上來的時候就能很快抓住並及時修去它。

以上是我的一點向內找的修煉體會,如有不在法上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歐洲法會的賀詞》
[2]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