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省范家台監獄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湖北報導)范家台監獄,是湖北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一處邪惡之地,又美其名曰「正心文化」矯治基地。該監獄硬件設施完備,迫害手段俱全,迫害罪行累累。

一、硬件設施

該監獄設有獄政科、教育科等科室和十一個監區,關押犯人近二千人(含廣東、浙江、雲南、北京等地分流過來的犯人)。監區包括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監區和出入監監區、看守監區、醫院監區。四監區是專門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監區。各監區下面設有多個分監區。入監隊、二監區(伙房隊)、看守監區 同住一樓(共五層)。入監隊在二層、集訓隊在一層。

二、相關人員

監獄長:周宏(二零一一年至二零一六年十月)、莊廣陵(現任)。
政委:常某(二把手、現任)、周某(三把手、二零一七年一月前)、馬智遠(三把手、現任);
獄政科科長:肖天波;
教育科科長:劉梧X;
110大隊長:陳兵;

六監區監區長:肖天波(二零一三年前)、徐宏(二零一七年二月前)、黃××(現任);教導員:李科(二零一七年二月前)、姚某(現任);出入監監區監區長:石××。

三、迫害實例

1、法輪功學員胡慶貴,男,籍貫湖北省宜昌市,一九七九年八月出生。結婚後居住在妻子戶籍地─北京市房山區良鄉鎮官道村。曾於二零零九年十月九日在北京市被非法勞教兩年。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六日又被房山公安分局綁架,同年四月五日在北京市看守所被非法批捕,二零一五年十月三十日被房山區法院冤判三年。 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從北京天河監獄轉回原籍湖北。先後經武漢蔡甸監獄、武漢洪山監獄、平湖監獄,於七月八日到達范家台監獄。

胡慶貴認為自己修煉法輪功做好人,沒有罪,於七月十二日晚由入監隊被送至六監區一分監區強制勞動。六監區共三百多人,一分監區一百二十人,二分監區一百五十人,三分監區三十多人。期間,有多名獄警找胡慶貴談話、做轉化工作。其中包括:六監區監區長徐宏、教導員李科、副監區長高峰;一分監區監區長黃松勤、指導員張光旭等。

黃松勤對胡慶貴說:這裏是湖北省的轉化基地(全省被冤判的法輪功學員均送范家台),我們對待你們有一套成熟的方案,只不過現在還沒對你採取手段,只要一上手段,一般人扛不過兩天、多的三天就會求饒。比如:×××兩天投降,×××半天投降,還有一個省級六一零掛號的×××,是武漢的法輪功骨幹,誰都轉化不了他,號稱「鋼鐵戰士」。送到我們這兒之後,十一天就投降了,能堅持十一天那都是相當不錯的了。

高峰還去胡慶貴的家裏進行所謂的「家訪」,欺騙和鼓動胡慶貴的父母用親情來施壓他放棄修煉,並威脅胡慶貴的父母:如果不能說服他放棄修煉,以後不允許家人再去接見。

張光旭對胡慶貴說:你不寫「五書」,就算你刑期滿了也得不到自由。你將來出去後想去北京與老婆孩子團聚,當地司法局不會允許你去的(註﹕胡慶貴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刑滿出獄後,仍受當地司法部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直至四月二十五日因辦理戶口手續,才被允許回北京與妻兒團聚。)以前就有個不寫的,刑滿出獄後在外邊被司法侷限制了七年半。

2、據從浙江分流、轉入的犯人李家偉(曾在八監區、六監區一分監區做監督崗)講述:以前八監區有一名老年法輪功學員,因為拒絕洗腦「轉化」、拒絕參加生產勞動被「上大掛」(兩隻手分別帶兩副手銬、將身體掛起來)迫害,手腕的肉被銬爛、露出骨頭,但老人仍然拒絕「轉化」。惡警用盡花言巧語、脅迫親人規勸等各 種招數仍然不起作用,便用橡膠輥將老人一頓又一頓的毒打、直到累的精疲力竭為止。

「上大掛」酷刑
「上大掛」酷刑

3、據從雲南分流、轉入的犯人王素光(湖北咸寧籍)講述:五監區一名法輪功學員被惡警打倒在地後,惡警還用硬跟皮鞋狠狠的踩住他的頭……其他犯人(非法輪功學員)見狀高喊「不許打人!」。

4、二零一六年八月期間,曾看到有一位不知姓名、被關集訓隊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嘴裏堵著東西、纏著膠帶,腳上帶著鐵鐐,雙手戴手銬被掛在棚子上。聽說這名法輪功學員已被迫害三、四年了,多次被關集訓隊,三十多歲的人已經被折磨的像五十多歲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