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醫生處境艱難 好教師流落在外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河南報導)好醫生徐發領與好教師葉會明是夫婦,河南新鄉市法輪功學員。中共迫害法輪功後,夫妻倆多次被綁架,長期遭非法監控,都曾經被非法勞教迫害。徐發領在二零一零年八月被再次綁架,並被非法判刑六年半。如今,徐發領帶著一個十幾歲的女兒艱難度日,妻子葉會明帶著有精神障礙的妹妹離開新鄉,流離失所。

徐發領與失明女孩的感人故事

徐發領,男,四十多歲,一九九四年畢業於河南醫科大學臨床醫學系本科班,是醫學院第二附屬醫院(河南省精神病醫院)醫生,工作兢兢業業,一絲不苟,對患者認真負責、一視同仁,從不收病人的禮物和紅包,是大家公認的好醫生。

徐發領於一九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久原來所患的類風濕關節炎和躁鬱症徹底痊癒。他處處按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事事處處都為別人著想的更好的人,並因此與前妻演繹了一段感人的故事。

一九九七年,徐發領結識了一位雙目失明、躺在輪椅上不能自理的女孩,她患有「視神經脊髓炎」,曾隨父母跑遍全國求醫治療也不見效,後來發展到全身癱瘓、雙目失明,她幾次都想自殺。後來有人介紹法輪功好,家人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推著輪椅到煉功點上學法。徐發領鼓勵女孩堅定正念、真修大法,經常與她學法、切磋,並從生活上關心和照顧她。女孩兒心性提高很快,病情明顯好轉,後來竟奇蹟般的站了起來,而且能在人的攙扶之下行走。之後,徐發領不顧家人和親友的反對,毅然和女孩結成眷屬。一年半之後,生下一個聰明、健康的女兒。這在醫生眼裏「曾被判了死刑」的病例中簡直是不可思議,這就是大法帶來的奇蹟。

當時,他們的事轟動了地方以至全國不少的新聞界、電視台和刊物記者。《新鄉日報》、《女友》等多家刊物上都做了報導,新鄉電視台還做了現場播放,記者們也不斷登門採訪。

沒想到,自中共一九九九年七月發起對法輪功殘酷迫害後,徐發領卻頻遭迫害。二零零三年、二零零六年,他兩次遭非法勞教,時間長達三年之久。單位也剝奪了他從事的醫療崗位,逼迫他到洗衣房幹體力勞動。徐發領的前妻(失明女孩)在邪黨的恐懼高壓下,因失去了修煉的環境,不敢堅持修煉法輪功,後病發,於二零零一年三月二十一日病逝離世,拋下兩歲的女兒。

徐發領多次遭迫害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徐發領被新鄉醫學院和二附院當權者非法停職並被派來的專人非法監視。原二附院邪黨書記楊文亮勾結新鄉市公安兩次對徐發領進行非法勞教。他們還非法剝奪徐的行醫權,強制他到洗衣房從事體力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後,因他堅持信仰「真善忍」,多次被關入精神病院遭受迫害。

二零零零年底上北京天安門,被關新鄉駐京辦事處四天。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日,徐發領被單位接回後關入精神病房至九月六日,期間曾被迫吃抗精神病藥物,還被非法罰款三萬五千七百元(從工資中扣除)

二零零二年十月三十日,徐發領被關入新鄉市拘留所,於二零零三年一月十六日被非法勞教,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五日回家。

二零零五年五月底,徐發領被非法關洗腦班迫害近一月。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徐發領再次被非法拘留,家中電腦、打印機、電視機、VCD機、DVD機、大法書及資料、耗材(光盤等)、磁帶、MP3、收錄機等物品被抄走價值近一萬元。七月十四日,徐發領被非法勞教一年六個月,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日回家。

徐發領兩次勞教都是被非法關押在河南省第三勞教所,因堅持信仰曾受電擊和上繩迫害,從事製假髮奴工勞動,每天休息不足八小時。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徐發領帶著十三歲的女兒回原陽老家,在新鄉開往原陽公交車上講真相時被人誣告,在原陽縣福寧集遭綁架,被原陽公安非法抓捕到原陽看守所非法拘留,後原陽公安上報新鄉市公安。八月二十五日,徐發領被綁架案由市公安局樊建峰和牧野派出所錢霖負責審理,並對徐發領在單位的住房進行抄家。

八月二十五日晚十一點多,新鄉市公安局樊建峰、牧野一分局錢霖、丹陽派出所曹國政等人闖入民宅,綁架葉會明並非法抄家,搶走現金三百多元、銀行卡三個、U盤五個、手機兩個、衛星接收鍋一個、電腦主機、鍵盤、DVD、存摺、大法資料等,將葉會明劫持到新鄉市拘留所非法關押,並非法罰款五百元。

二零一一年二月除夕節前,被綁架五個多月後,徐發領被新鄉市紅旗區邪黨法院秘密、非法判刑六年半,後被送入位於河南新密市的男子監獄迫害。在這期間,邪惡的法院不通知家人,不讓請律師,私下秘密非法審理,採用的都是知法犯法的流氓邪惡手段,妄想瞞天過海。紅旗區邪惡法院的溫霞(音)負責非法審理,更是蠻橫囂張,至今,其親朋好友都不知道哪天非法開庭,也不給家人任何手續及判決書。

二零一六年九月二十三日早上七點左右,新鄉市法輪功學員徐發領在上班途中,被新鄉市公安局的常廣傑和新鄉市南環派出所的五名警察攔劫綁架,並被非法抄家。警察搶走筆記本電腦、DVD各一台、U盤3個、手機四部、部份大法書籍和真相資料等。徐發領的錢,也被他們偷走,裏面有銀行卡和現金。

據說,此次綁架是因為他們監控到徐發領在用手機給親友的聯繫過程中,有弘揚法輪功和揭露邪黨的言論。徐發領被非法關押在新鄉市拘留所十一天,出來後,多次找南環派出所的責任警察索要所搶財物。目前,被掠走的電腦、DVD和兩部手機、一個讀卡器、一個播放器已經要回來,其餘財物,警察說上面有法輪功的內容不給了。

葉會明多次遭迫害

葉會明,是徐發領的妻子,法輪功學員,四十多歲,一九九四年畢業於西南政法大學,迫害前在位於河南新鄉市的河南司法幹校工作,教師。因患類風濕關節炎,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功,處處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獲得了健康的身體。迫害後,多次被綁架、非法關押,長期遭非法監控,曾經被非法勞教迫害。

二零零零年四月二十五日,葉會明去北京上訪,被單位接回後,被新鄉縣公安局非法關押在縣看守所一個月。在此期間,她吃不飽,還記得一桶稀湯麵條裏面漂了幾片菜葉,一層菜蟲子;睡不好,十幾個人一個大通鋪;讓乾插紙盒的活,每個人都有任務,手指上磨的都是倒皮;限制用自來水,更不用說喝開水了;出來時還收三百多元的生活費和照相費。從二零零零年去北京後,單位沒讓葉會明再上課,一直當勤雜工用。

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偽案後,葉會明因向司法廳廳長寫信揭露真相,被單位三次送往鄭州十八里河女子勞教所關押「轉化」,還美其名曰「出差」,終因放棄修煉而導致舊病復發。

二零零四年起,在正常上班的情況下,葉會明因繼續修煉,被單位長期扣發工資或獎金。年終考核多次被定為不合格或基本合格,不給正常漲工資。

二零零六年六月三十日中午,新鄉牧野分局國保大隊惡警錢霖一夥劫持著葉會明的丈夫徐發領敲門入室搶劫,從葉會明家搶走了電腦,打印機,DVD,錄音機,mp3和大法資料等,價值近萬元,至今對所搶財物未出任何手續。並將葉會明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五天,徐發領被勞教一年半。

二零零八年四月,新鄉司法幹校領導知法犯法,對葉會明實行二十四小時非法監控,並將原來所發的福利費作為迫害費發放,以達到對法輪功人員經濟迫害的目的。每位參與非法監控的職工每年可得到一萬多元的獎金。惡人自知迫害善良不得人心,於是無恥的將迫害費的發放與校領導的年終考核掛鉤。只有他們的年終考核達到百分之一百的「優秀」率,迫害費才百分之一百發放。在這赤裸裸的權錢交易下,個別職工就變得喪心病狂起來,對葉會明實行貼身跟蹤,電話騷擾,上門騷擾等手段,給葉會明身心造成了極大的傷害,這種迫害持續到二零一三年單位併入河南省司法警官學院才停止。

更邪惡的是,新鄉丹陽派出所張保良、董法戰、程衛東、曹國政等人,在非法監控人員馬思貞、趙永海、王繼紅的配合下,於二零零八年九月十七日和二零零九年五月二十七日對葉會明家進行了兩次入室搶劫,先後搶走了大法真相資料,筆記本電腦和mp3等財物,並將葉會明兩次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共計十五天。後來得知他們搶走的財物都交到衛濱分局周志強處。

二零一零年八月二十四日,葉會明的丈夫徐發領在新鄉開往原陽公交車上講真相,被惡人誣告,被公安非法抓捕到原陽看守所非法拘留。葉會明去丈夫單位轉移電腦、打印機等財物被惡人發現,追到放物品的同修處。八月二十五日晚十一點多,新鄉市公安局樊建峰、牧野分局錢霖、朱震、南橋派出所張晉鑫、曹國政等人劫持同修敲門,闖入葉會明家中,搶走現金三百多元、銀行卡三個、U盤五個、手機兩個、衛星接收鍋一個、電腦主機、鍵盤、DVD、存摺、大法資料等,將葉會明劫持到新鄉市拘留所非法關押十一天,並非法罰款五百元,索要體檢費二百元,未出任何手續。

在關押拘留期間,警察將葉會明勞教二年,送往十八里河勞教所,因葉會明不配合體檢返回。九月六日放葉會明回家,警察對單位施壓,單位又扣發葉會明工資二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十五日早上七點四十分,葉會明上早市買菜,有精神障礙的妹妹在家裏。期間,新鄉市公安局和新鄉市衛濱區分局南橋派出所張晉鑫、王翔、於慶軍、高新展、劉傑等分兩伙用開鎖技術,闖入葉會明在新鄉市南環綠都城一處住宅(家裏無人)新鄉司法幹校院內居住處(妹妹在家),掠走筆記本電腦、移動DVD、手機十部、播放器兩個、移動硬盤、U盤、讀卡器兩個、五十元充值卡一張、電子書、全部大法書籍、師父法像及部份真相資料。

八點三十分左右,葉會明走到司法幹校大門口,三個便衣警察攔路搶劫,搶走葉會明隨身攜帶的手提包,(包裏有現金、醫保卡、手機、鑰匙、日常用品等),葉會明不跟他們走,他們用葉會明隨身穿的防曬上衣綁住其雙手,強行將其抬到車裏,劫往衛濱分局將其手腳都銬在鐵椅子上不能動。照相過程中,葉會明不配合,惡警於慶軍罵罵咧咧還卡住葉會明的脖子打了她,打了還不承認,還說:「誰打你了?我打你你哪受傷了?」另有一不知姓名的小警察拽葉會明的頭髮。下午去體檢,葉會明不配合返回。傍晚時分,衛濱分局十幾個人劫持葉會明去醫院,有一壞頭子還說:「兩個人架住她,把她夾在中間。」到醫院不顧葉會明死活強行按住葉會明抽血、做B超體檢,那場面就像日本侵華的七三一部隊再現人間,體檢完還有人恬不知恥的說:「還是人多力量大。」

葉會明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在拘留所裏,葉會明滴水未進,七月十八日晚八點多警察通知單位同事將其接回家。回家後被迫交三千元保證金取保候審,否則不給家門鑰匙和醫保卡。被搶的其它物品至今沒有歸還,未出具任何單據。

警察的貿然闖入,使葉會明的妹妹受到驚嚇,無人照顧的情況下,長了一身痱子,導致其病情加重,整天罵人,自言自語,認為新鄉人太壞,劫道的都劫到家裏頭來了,還說他們是警察,吵著要離開新鄉。

二零一五年一月,王翔、於慶軍將陰謀加害葉會明的案卷移送到衛濱區檢察院起訴,葉會明不得不放棄工作單位,帶著有精神障礙的妹妹離開新鄉,流離失所。

作惡的報應

一直積極迫害法輪功的河南新鄉市政法委書記、市公安局局長孟鋼,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七日被以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為由,停職接受調查。

看似偶然,實則必然。孟鋼被停職調查,是他迫害法輪功,作惡的報應。綁架迫害過好醫生徐發領與好教師葉會明的警察樊建峰、錢霖,因為其多次綁架迫害法輪功學員,也多次在明慧網曝光,但倆人執迷不悟,實在可憐。

前車之鑑,後事之師。停止迫害法輪功,善待法輪功學員,真誠悔罪,才有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