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媒體工作中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七日】

尊敬的師尊好!
各位同修好!

今年是師尊傳法的25週年。首先,向長久以來以無量慈悲引導我們的師尊致以深摯的謝意。再次,我為能夠在紀念弘法25週年的盛大法會上,與諸位同修分享我的修煉故事而感到非常榮幸。我是目前在紐約新唐人負責製作和主持節目的韓國大法弟子。

2005年,當時我正在中國大陸留學,母親給我了一本《轉法輪》,從此我與大法結緣。

2007年,神韻藝術團首次來韓國演出,我負責神韻團員的翻譯和陪同,這成為我正式在修煉路上勇猛精進的契機。

2008年夏天,我來到紐約新唐人,從最初負責翻譯、編輯,到擔任策劃助理,再到現在成為編導和主持人,在這9年的歲月中,我一次都沒離開過公司,只是在法中精進、一路趕來。過去9年,我在新唐人送走了自己二十幾歲的青春時代,其中充滿了戲劇性。

這段時間極其艱苦,如果沒有師父的加持和大法的指導,我或許一瞬間都挺不過來。我從2014年開始一直主持一檔節目,這是一個介紹當今韓國文化和人氣明星的娛樂節目。

今天我想交流的主要是負責這個節目之後經歷的修煉心得。

1、不斷放下自己走師父安排的路

2014年初,新唐人迎來了許多變化。當時,我負責製作一個介紹高檔品牌的時尚節目,新總裁上任後,對播了很長時間的節目都提出了新方向。當時內部矛盾和意見衝突頻繁,而讓情況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與我長久合作的主持人因為個人原因不得不長期停職,這讓節目的前途未卜。

有一天,節目的總負責人找到我,建議我嘗試一下主持。他告訴我,韓國人用中文介紹頗受大家歡迎的韓流,一定會很有意思。我連一秒都沒考慮就毫不猶豫的拒絕了。其實,除了這一件事兒,我可以在媒體中擔任任何事情,而我唯一不喜歡做的就是站在攝像機面前。我很怕生,很難與和自己性格不符的人溝通。而且,我還有嚴重的攝像機恐懼症,站在眾人面前表現自己對我來說實在難以想像。

雖然負責人不斷勸我,我也沒有改變自己的主意。同樣是大法弟子的母親對我說:「任何事兒都沒有偶然,不要只是無條件的說‘不喜歡’或者‘我做不了’,你去試一試如何?如果是師父的安排呢?」負責人也表示,試做一個短片,如果反映不理想,不會勉強我。

而我最終用了三週的時間,以自己的視角將人氣韓劇製作成youtube視頻。因為我小事都不喜馬虎,因此從尋找拍攝場地,到編寫稿件,事無巨細,一一作了準備,最後做成視頻。為了克服攝像機恐懼症,在負責人的指導下,我天天練習朗讀約有八分鐘的稿件,將其全部背誦下來。另外,因為電腦反應極慢,常常要編輯到深夜。

當時,我堅信這將是我負責主持的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錄像視頻,因此對結果和反映未抱有任何期待。然而,結果卻與我想像的不一樣,第一天點擊量就相當高,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youtube上就有30多萬人觀看。負責人很高興,電視台內部的反應也挺好。而我本人卻很矛盾,不能喜也不能憂。

負責人想按照事先約定的開始企劃,而我因為沒有完全準備好,陷入苦惱狀態。這期間,另外一名上司認為我的外貌和中文水平等各方面不適合在電視台做主持人。周圍的人對我分歧也很大,還讓其他四位主持試講我在視頻中進行的獨白,積極尋找可以替代我的人。

此事本非我所願,又不顧我個人意願,對我進行評價和討論,對我而言是一個極大的心性考驗。雖然我想將其作為修煉的機會,不去埋怨任何人,但是沒有那麼容易。經過長時間的考慮,我決定暫時離開新唐人,將集中力放在沒有完成的大學學業和個人修煉上。

然而,當時在小組中,如果我不在,將沒有人可以負責製作,公司也不希望我離開。我請求師父的加持,希望在法中找到自己應該走的路,但是因為「不想做」的心太強烈,我未能找到確定的方向,陷入彷徨。此間,小組成立,節目已然開始。電視台找到了新的主持人,但是效果卻不如我用生疏的中文主持的首期節目。

所有的人都希望我再次負責主持,而我感到極度迷茫。我與一個非常了解我情況的同修進行了交流,那次交流直到現在都如在眼前。他說,「你的修煉之路不是你自己安排的,而是師父給安排的。」聽到這句話的一瞬間我醍醐灌頂,我嘴裏一直說「走師父安排的路」,但是卻一直在懷疑、並反問「這真是師父安排的路嗎?」當時我想到,也許就是為了讓我修去這顆「討厭做、害怕做」的心,師父才給我安排了這條路。在悟到的一瞬間,我再也無法否定這件事。

2、不斷努力符合師父的要求 通過採訪救度眾生

目前,節目中最具代表性的部份是採訪韓流明星。因為不是小規模的項目,所有的人都認為會投入大量的人力,不過實際上專業做的只有3、4名基本成員,在拍攝和邀請明星的過程中,還接受韓國分社的幫助,並使用一部份外部人力。

比方說,我不只是負責主持,還要做企劃、寫稿件,拍攝結束後要負責全部的視頻編輯,還要幫助銷售業務。其他的隊員也是一樣,邀請明星、編輯、翻譯、管理網站等等,每個人要負責多種任務,所有的隊員都不分晝夜的奔波。

觀眾往往會對我們說「哇!你們是如何採訪到那麼多高人氣明星的?你們做的事真有意思!」等等。

我們在這期間單獨採訪了30多名國內外的明星和有名人士。來我們節目的大多數韓流明星是韓國國內主流媒體都很難邀請到的A級明星,在韓流鼎盛期2014評選出的「韓流四大天王」中,有三位出演過我們的節目。

但是,也許很多人想像不到,看起來如此有趣、如此華麗的節目,其製作過程是如何的艱苦,這個節目是如何起到救度眾生的作用的。

比方說,攝影場地所有的設施都準備完畢,明星到達之後,在只剩下拍攝的情況下,明星換衣服時,突然舊病復發,被送往醫院……

比方說,因為明星的變卦,到拍攝的前一天一直在不斷的變換地點、尋找場所……

比方說,因為突如其來的颱風,所有的準備面臨著全部取消的危機……

比方說,一些與中國大陸關係密切的大型企劃公司,在拍攝和編輯業已結束,沒幾天就要播出的情況下,毫無明確理由,突然要求取消播出……

所有的瞬間都充滿了考驗。但是我一直銘記「任何情況都不是偶然的,哪怕表面上再不好的事情,只要弟子向內找、提高心性,所有的情況都會轉變成師父安排的、最好的狀態」,這樣一步步提高著自己。

就這樣,與被救護車送往醫院的明星的採訪,最終順利進行,拍攝場所由賭場換成優美的傳統韓屋。

雖然強勁颱風過境,但是採訪當天颱風退去,天氣比任何時候都晴朗、和暢。

娛樂圈的複雜、世俗和混亂超越了我們的想像。在節目的初期,師父托夢讓我清晰的看到了韓國演藝圈「三大惡」,即「毒品、賭博和性服務」的實際情況。那個夢非常恐怖、非常邪惡,以致我現在都難以忘記。但是許多年輕人瘋狂的喜歡娛樂圈製造出的那些不好的節目,並深受這個混亂領域的影響。

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任務就是清理這個地方,救度他們。因此我們的節目與其它常人的娛樂節目不同,沒有虛假和緋聞,最大限度的排除變異的內容,努力弘揚光明、正統的文化。另外,從一開始到現在,真相一直被放在最重要的位置上。對於接觸過的所有企劃公司,都講了大法的真相、新唐人的真相,告知了神韻,並邀請明星。

有一次,在見大型企劃公司之前,一起幫忙的韓國分社的一位記者做了一個夢。在夢中,一個長得像黑幫團伙的男子,將兩位要參加見面會的同修帶到一輛大車上拉走了。車內氛圍十分緊張,這時開車的男子突然打開了音樂,緩緩流淌而出的竟然是《普度》和《濟世》。

做夢的這位同修跟我們交流後,我們認為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要被表面現象迷惑,相信只要大法弟子正念足,所有的人都會被佛性同化,並互相鼓勵。我們按照約定去參加見面會。

這位理事在見面會上一直不專心,他的兩部手機輪流著響。這時,所有參加見面會的同修向內找,發出強大的正念,一位同修在廣告企劃書中講述法輪功的真相時,那位理事像被甚麼完全吸引了一樣,放下手中的手機,用孩童般純真的目光傾聽了真相。

見面會結束後,他給我們安排了當時在亞洲最具影響力的韓流明星之一。

在各種干擾和考驗中,形成整體,用正念和善念講述真相的各位同修,在這裏向你們表示感謝。

3、只有提高自己才能救更多的眾生

雖然面臨種種困難,但明星採訪依然繼續進行著。我一般三個月回韓國一次,採訪之後,再返回紐約,進行編輯等後續工作。節目的人氣在不斷攀升,但是對於我的主持能力大家意見不一,這讓我難拾信心。

在播出的節目中,只看得到我與明星的對話,但實際上拍攝現場擠滿了雙方的工作人員。尤其是一線明星,其助理、形像設計師和其他工作人員會達到幾十名。被幾十個人裏裏外外圍著,在二三十分鐘的短暫時間裏讓明星說出諸多話題絕非易事,每次拍攝我都承受著巨大的壓力。

拍攝前一天因為緊張睡不著覺,變的容易衝動,拍攝後又因為沒有做好一直自責,而出現失誤的地方又像噩夢一樣的徹夜糾纏著我。再加上人手不夠,我要親自編輯採訪時的視頻,看到視頻中自己的樣子,覺的處處不喜歡,真的想找個地方躲起來,就像在接受懲罰一般。

這是因為我過分在乎別人的看法,對自己太執著。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會一邊讀《轉法輪》,一邊去尋找要修去的部份,但是有些想法總是揮之不去。「怎麼看我都不適合做主持人,師父為甚麼要給我安排這樣的事呢?這麼長時間都過去了,也沒有進步,這真是師父的安排嗎?」因為懷疑和埋怨的心太重,心情久久不能平靜,但是面對努力奔波的隊員,我又覺的很愧疚,難以啟齒說出要辭職的話,因此夜夜獨自哭泣。

每當這時,師父都會托夢給我,讓我清晰的看到與我有緣的那些明星的臉,看到他們熱切盼望得救的那顆真心之後,我再也不敢想辭職的事了。一邊哭一邊準備採訪稿,一邊哭一邊熬夜編輯,一邊哭一邊準備拍攝。

雖然克服恐懼和緊張,趕到拍攝現場,但是正念不足時做出的採訪就與其他常人的採訪沒有區別。就在我心神俱疲之際,有一天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在一棟還未完工、只有框架的高層建築上順著樓梯往上爬,不停的爬,T恤都濕透了還在不停的爬。

到了某一層剛想喘口氣、休息休息再走,突然正在施工的這層樓變成了一個幽靜的酒店大廳,兩位製作人突然出現,對我說,「明星就要來了,快換衣服好做準備。」 我目瞪口呆的問他們,「現在為甚麼突然出現說這樣的話?這裏到底是哪兒?」完全搞不清狀況,愣在那裏。那個明星是當今韓國最紅的男演員之一。不一會兒,我已經換好了新衣服,坐在了椅子上,繼續搞不清楚狀況的反問,「我都沒有採訪稿,甚麼都沒準備,這是甚麼情況?」剛說完,那個明星出現在我面前,我非常慌張,一個勁兒的不承認當時的情況。

突然,很多盛裝打扮的人湧進採訪現場,一名、兩名……場內很快就坐滿了人。其中還有我熟知的一位有名的社會主流人士和他的女兒,整個拍攝場所就像一個坐滿觀眾的現場脫口秀。

我從夢中驚醒,冷汗沾濕了後背。「這個夢到底是甚麼意思呢?」我從來都沒有想像過這種畫面。跟隊友交流之後,一位同修說「看來你在工作中一直很艱難」,另一位同修說,「說不定我們以後真的會以這種方式辦節目」。

不過,我確實悟到了一點,就像我在夢中爬樓梯一樣,我只有在修煉中不斷的提高自己層次,才能救更多的人。此後,每當我面對拍攝缺乏正念時,我都會不斷的發出一念:「這些明星是我必須救度的眾生。」而當我正念足時,明星們就會出現如下反應。

「我希望自己去世後,從天上往下看時,可以問心無愧的說一句:我的一生很正直。」

「我人生中最大的毒就是嫉妒心。」

「想到百年之後甚麼也留不下,就感到很傷心。」

「開始相信神的存在」等等,彷彿他們的佛性已出。

而且有觀眾說「採訪太讓人感動了」,「我哭了」等等,在娛樂節目中是難得一見的反應。

尤其是2015年年末,在採訪一位風靡中國的一線韓流明星時,我想救度他的心特別強烈,我都沒有提問,他就開始講述自己的宗教、信念,以及對待人生的心態。

為了布置攝像機,拍攝中斷時,我說在中國,中共的政策禁止信神和宗教活動,問他是否知道,他露出了苦澀的表情,沉默的點頭。我送給他一本書,並且講述了中國國內壓制人權的實際情況。這位明星十分感激,多次向我道謝。

這次採訪讓我對節目的方向和使命有了更加明確的認識,成為大的轉折點。

4、符合師父對媒體提出的要求

隨著經驗的積累,對節目的要求變高,對每個隊員的要求也就變高了。雖然節目的質量在不斷改善,但是在銷售方面卻沒有大的突破,各方面的經濟負擔很重。

師父此前在對媒體的講法中,強調了經營上的突破、講真相救度眾生和恢復傳統文化,並且說應該學習神韻。我認為如果不符合師父所提出的要求,做此節目就毫無意義,覺的應該重新建立基點。

去年夏天,應該去釜山拍攝電影節等,但是因為颱風、電影節被抵制、薩德引發的中國限韓令等原因,邀請明星時困難重重。為邀請明星而赴韓的製片人也連續幾個月未能邀請到明星,十分艱難。

我與這位製片人交流了我最近悟到的關於製作方面的心得體會,談了重建基點的事情。我說,「哪怕我們一位明星都邀請不到,也不能忘記講真相、救度眾生的本份,我們應該在加強個人修煉的同時,符合師父提出的要求。」

不管是否能夠邀請到明星,我們團隊比任何時候都努力講真相。就這樣,長期沒能突破的銷售方面開始出現成果,我們首次在採訪明星時獲得了企業的資金支持。

雖然規模不大,我們也邀請粉絲,以小型現場脫口秀的方式進行了採訪,其實這與幾年前我夢中的場景有些類似。

當時我決心抓緊時間修煉,儘快救度還未得救的無數眾生。

5、必須在剩餘的時間裏救度更多的眾生

2017年預計將發生很多事情。一個生命對大法的態度決定著他的未來,現在速度更快、更清晰了。

去年,神韻首爾演出被取消後,韓國經濟和政治等主要領域出現了各種危機和災難。韓國總統今年被彈劾下台,彈劾判決當天,我們報導了判決的情況,當時我有一種歷史大審判已然開始的感覺。為了在最後的大審判開始時不後悔,我下決心更加精進、趕快完成使命。

那麼,今後我要做甚麼呢?我一邊靜靜的打坐,一邊在內心詢問師父:「師父,我下一步要做的事情是甚麼呢?」此時,我腦子裏不斷出現神韻演出的畫面。幾天後,我夢到很多年輕人被吸入黑暗之中,他們叫喊著救命。

師父在《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我一出生的時候,很多的神就跟著下來了。從那之後年年都有,神就一直在往下下。等到我傳法的時候,那個神來的就像雪花一樣下來。就那麼多。我一算這個年齡啊,從我傳法到現在,二十五歲左右這些年輕人,真的還有很多人沒有得救,都是神來的,他們下到地上來,散布在全世界各地」。

我們這個節目的主要觀眾群是世界各地的年輕人。我再次覺的,如果我們救度的明星對我們的媒體、對神韻、對大法抱著積極的態度,那麼跟隨他們的無數眾生也可以了解到我們的媒體、了解真相、了解大法。我相信這一天不久就會到來。

要做的事情還非常多,今後依舊會做好三件事,凡事向內找,修自己,完成使命。

以上是我個人的認識,不足之處請各位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
謝謝各位同修!

(二零一七年紐約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