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畫:一個武警的覺醒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六日】

這是遼寧省錦州市的一名曾擔任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現場的持槍警衛的證詞,披露了幾年前目擊的一起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實。

事件回放。2002年,證人為遼寧省公安系統工作,參與了非法抓捕、拷打法輪功學員的行動。其中一位30多歲的女性法輪功學員,經過一個星期的嚴刑拷打、強暴、被強迫灌食,已經是傷痕累累。2002年4月9日,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派來兩名軍醫,一名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軍醫,另一名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軍醫,將該名學員轉移到另一場所(注一),在這名女學員完全清醒的情況下,沒有使用任何麻藥,摘取了她的心臟、腎臟等器官。證人當時持槍擔任警衛,目擊了活體摘取的全過程。

部份談話錄音記錄

證:手術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噴濺出來的,血是噴濺出來的。問:你看到的是男的還是女的?證:女的,女的。問:年輕的麼?證:30多歲吧。問:你說一下她當時是怎麼說的。證:當時,我們經歷了就是,得有一個星期對她的審問,嚴刑拷打,身上已經有無數次傷疤,並且電棍、電,她已經神智不清……神智不清,把她打的,已經就是,反正她又

不吃東西,然後我們強行的給她灌牛奶,往她的胃裏,她不喝就強行的給她灌。你知道那個,把她的鼻子捏上,於是維持著。她7天瘦了將近15斤,經過體重。而這個時候不知道,可能是遼寧省公安廳某辦公室,反正是一個挺保密的部門,派了兩個,一個是解放軍瀋陽陸軍總醫院的一個軍醫,還有一個是第二軍醫大學畢業的,具體反正一個是歲數大的,一個年輕的,在某、某,就是給她送精神病院的一個手術室,然後進行一套東西。不打任何麻藥,刀在胸脯上,他們這個手啊一點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別看我在武警,我端過槍,我也進行過實彈演習。但是,我也見過很多死屍,但是看到他們,我真的佩服他們這些軍醫,手一點也不抖,直接戴著口罩拉出來。當時我們一人拿一把手槍在旁邊站崗,那個女人就嗷……大叫一聲,說法輪大法好。證:說你殺了我一個人,大概意思就是你殺了我一個人,你還能殺了我們好幾億人麼,為了自己真正的信仰被你們迫害的人麼?這個時候,那個醫生、軍醫猶豫了一下,然後看了我一眼,又看了我們的領導一眼,然後領導點了一個頭,他還繼續把血管……先摘的是心臟,還是再摘的腎。當心臟的血管剪動一下,她就進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給你學下聲音,反正我也學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樣式的,然後就啊啊……就一直張著大嘴,睜著兩個眼睛,張著大嘴。哎呀……

我不想再講下去了。……證:當時,這個人身份是一個老師啊,是一

個老師,在中學教書的老師,她的兒子今年可能12歲了吧。她的老公是個沒甚麼能耐的一個,也是一個工人吧。在這之前,她受過的羞辱更大。我們的民警有不少就是變態的那種,給她進行,用鉗子、用窺視器,都是不知道哪來的儀器,反正我都親眼所見,我當時沒照照片就是遺憾,對她進行屬於是猥褻,她長的有點姿色,比較漂亮,對她進行強暴……,太多了。問:就是在你所待過的那個公安局裏面你就親眼看……證:當時我沒在公安局裏做,是在一個就是培訓中心,就在一個賓館的後院,包了十個房間,一個小樓上,就是小別墅那塊兒做的。問:黑監獄。證:差不多。問:你只有對他們逼供一次?還是很多次?證:很多次。當時王立軍,現在的重慶公安局長,下死命令「必須斬盡殺絕」。……注一:在最初交談中,證人為了不暴露自己,沒有明確說出活摘器官的場所。在第二次交談中,證人明確說出活摘器官是在瀋陽軍總醫院15樓的一間手術室內進行。經核實,瀋陽軍區總醫院15至17樓均為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