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良 走出生命之劫的路標

致公檢法人員的一封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五日】撒哈拉沙漠,又被稱為「死亡之海」。進入沙漠者的命運:有去無回。直到一八一四年,一支考古隊第一次打破了這個死亡魔咒。

當時沙漠中隨處可見逝者的骸骨,隊長總是讓大家停下來,選擇高地挖坑,把骸骨掩埋起來,還用樹枝或石塊為他們樹個簡單的墓碑。但是,沙漠中骸骨實在太多,掩埋工作佔用了大量時間。隊員們抱怨:「我們是來考古的,不是來替死人收屍的。」但隊長固執地說:「每一堆白骨,都曾是我們的同行,怎能忍心讓他們陳屍荒野呢?」約一個星期後,考古隊在沙漠中發現了許多古人遺蹟和足以震驚世界的文物。

但當他們離開時,突然刮起風暴,幾天幾夜不見天日。接著,指南針都失靈了,考古隊完全迷失方向,食物和淡水開始匱乏,他們這才明白了為甚麼從前那些人沒能走出來。危難之時,隊長突然說:「不要絕望,我們來時在路上留下了路標!」於是他們沿著來時一路掩埋骸骨樹起的墓碑,最終走出了死亡之海。

在接受《泰晤士報》記者的採訪時,考古隊的隊員們都感慨:「善良,是我們為自己留下的路標!」

在今天,生活在中國大陸的公檢法人員,也許正面臨著與上面類似的情況,那就是在面對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問題上,該如何選擇。

目前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公檢法人員的情況也有所不同,有一種人是主動參與迫害,這種人正邪不辨,善惡不分,不相信因果報應,即使知道迫害真相,也毫不在意,在利益的驅使下甚麼事情都能幹的出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這些人本來就是中共豢養的流氓打手,在人中是人渣。對這類人實在不想再說甚麼了,只是最後提醒你一句,通往地獄的大門已向你打開,再不停止參與迫害,懸崖勒馬,將功贖罪,那些因迫害法輪功而遭到惡報的人的今天就是你的明天,人幹甚麼就要還甚麼,決不是在嚇唬你,報應是真實不虛的。

與上面這類人不同,有很多公檢法人員是在「工作」中被動的參與了迫害,在江澤民犯罪集團的謊言欺騙下不了解真相,或者即使知道一些真相,但在中共長期的洗腦中已經習慣了用中共的黨文化思維去思考問題,從而認同中共的迫害政策,在利益的驅使下順水推船的參與了迫害。你們已經走進了自己生命中的大劫,處於危險中卻還不自知,還在麻木的往前走著。在生活中你們可能還是親戚朋友認可的好人,你們的本性中還有善良的一面,也正因為此,才希望就江澤民和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問題與你們溝通,幫助你們走出生命的劫難。

一、從做人的角度看

你們不修煉法輪功,也許無法對法輪功有深入的了解和判斷,那麼希望你們針對以下現象思考一下。江澤民犯罪集團在一九九九年七月發動對法輪功修煉團體進行迫害時,全國有一億人在修煉法輪功,在近十八年的迫害中,到目前為止,僅明慧網統計到的被迫害致死的就有4095人,還有大量法輪功學員在非法關押中被活體摘取器官後殺害,被打傷打殘、非法抄家、經濟勒索的,更是不計其數,中共培養出來的流氓打手在迫害中使用的手段極其殘忍、下流,無所不用其極。那請問,這樣大的一個群體,在這麼長的時間內,遭受到這樣慘烈的迫害,你們聽說過一例針對施加迫害者所發生的暴力事件嗎?在當今中共的暴政之下,各地民眾暴力抗暴事件層出不窮,政府動用軍警,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忙於維穩,那對於法輪功學員,中共為甚麼就可以毫無顧忌地進行迫害呢?

是法輪功修煉者懦弱嗎?如果他們懦弱,那面對中共的暴政,面對中共動用強大的國家機器,傾盡全國之力進行打壓,他們能堅持到今天嗎?他們為甚麼不肯放下自己的信仰,苟活於中共暴政的淫威之下?因為他們心中對真善忍的信仰堅如磐石,他們堅信邪不壓正是宇宙永恆的真理,他們知道世人無知中犯下迫害佛法的大罪,將面臨怎樣的天懲,所以他們不顧個人安危告訴世人真相,喚醒世人的正義與良知。這是怎樣的一個群體,難道還不是一目了然嗎?

面對這樣一群善良的好人,那些參與直接迫害的流氓打手卻能下的了毒手,難道他們沒有父母兄弟姐妹兒女嗎?如果他們的親人受到這樣的迫害,他們會是甚麼樣的感受?面對修煉人的慈悲和寬容,他們不但不感到羞愧,反而肆無忌憚、無所顧忌,這還叫人嗎?還會有未來嗎?與這樣一群沒有底線的人同流,難道你們不感到恥辱嗎?!

有道是:人惡人怕,天不怕;人善人欺,天不欺。過去中共要迫害誰,三天就可以打倒,迫害之初,江澤民也曾叫囂要在三個月內消滅法輪功,而事實證明,中共動用全部的宣傳機器、公檢法司,用盡古今中外各種惡毒的辦法,都不能改變修煉者的堅定信念。法輪功不但沒有倒下,反而弘揚到世界一百多個國家。法輪功學員以超越世間的勇氣和善良,創造了和平反迫害的奇蹟。而中共政權卻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瀕臨解體,民意盡失,目前已有2.7億中國民眾認清中共的邪惡,宣布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不願再與邪惡為伍。迫害元凶江澤民在全世界範圍內被起訴,追隨其積極參與迫害的幫兇大量遭遇各種各樣的惡報,這難道還不足以引起你們的深思嗎?

也許你們會問:「既然這法輪功這麼好,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呢?」那我問你:「岳飛那麼好,那秦檜為甚麼要害他呢?──秦檜壞唄。」從根本上說,選擇迫害,是中共的本質決定的。中共講「假惡鬥」,與法輪功講的「真善忍」是根本對立的;法輪功主張講真話,尊重傳統道德,更加反襯出中共的「假惡鬥」和腐敗。這都使得對權力極度偏執的江澤民本能地產生妒嫉和恐懼,於是一意孤行發動了對法輪功長達十八年的迫害。

江澤民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已經騎虎難下,為了維持迫害,就不斷地變換著花樣對法輪功進行污衊、抹黑,把法輪功學員向民眾講清迫害真相,退出中共黨團隊邪惡組織,說成是「搞政治」。說謊、造謠是不對的,而揭露謊言、講清真相是正義的;殺人是犯罪,而制止殺人是正義的。這是普天下都認同的道理,叫做普世價值。但當中共在造謠、殺害好人,有人站出來反對這一切時,卻被說成是搞政治。

法輪功學員是受害者,只是想制止迫害,怎麼是搞政治?搞政治這話恰恰應該對中共自己去說,他們是施暴者,他們是在搞政治迫害。法輪功學員沒有任何政權訴求,只是呼籲停止迫害。反過來說,假如搞政治能制止迫害,政治能幫助人們了解真相,政治能幫助人們遠離邪惡,擁有未來,這樣的政治為甚麼不可以搞呢?人們到底應該譴責政治還是譴責迫害呢?

當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從保護人權的角度指責中共迫害法輪功的惡行時,他們又造謠說法輪功學員被「海外反華勢力」利用,企圖顛覆政府,威脅國家政權。可見迫害已經窮途末路了,沒有辦法維持了,把這麼老套的手法都拿出來使用了。

所謂的「海外反華勢力」不過是中共政權長期以來為了證明其執政合法性,臆造出一個根本不存在的說辭,用來欺騙國內的老百姓而已。試想一下,如果真是這樣,那些中共權貴們為甚麼把自己的家屬都移民到美國等西方民主國家,把貪污的資產也轉移到那裏去,而不是去同是社會主義陣營的北朝鮮呢?可見孰好孰壞,孰優孰劣,他們的心裏是一清二楚,只不過為了維持那搖搖欲墜的邪惡政權,繼續用來壓榨百姓,搜刮民脂民膏而用的一個幌子而已。

在與法輪功學員的接觸中,你們也都感受到了法輪功學員都是一群好人,一群捨己為人、品德高尚的人,對於你們來說,從做人的角度看,你們面臨著這樣的選擇:選擇站在正義與良知的一面,默默的支持和幫助法輪功學員,那你就是一個正直善良的人,一個值得敬重的人;如果你只盯著眼前的蠅頭小利,站在迫害者一邊助紂為虐,那你就與那些流氓打手為伍了,沒有任何的道德底線,當你的所作所為曝光後,你還怎麼面對自己的親朋好友?大家會怎麼看你?

二、從工作的角度看

越來越多的大陸律師為法輪功學員公正辯護,指出信仰法輪功無罪、傳播法輪功真相無罪。律師們擲地有聲的辯護詞令人深思:「除大陸外,沒有任何國家和地區宣布法輪功為邪教和禁止法輪功的傳播,在同屬中國的港、澳,法輪功也能自由生存和發展。到底誰的標準有問題呢?」

作為在公檢法部門工作的人,你們心裏都非常清楚,按照正常思維理解中國現行法律條文,律師們說的確實是對的,信仰法輪功,製作、傳播、持有法輪功真相資料,講述法輪功真相,勸民眾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都是合法的。那為甚麼你們這些公檢法人員卻能夠「依法」迫害法輪功學員呢?逼得律師們不得不發出「到底誰的標準有問題」的感嘆。

眾所周知,現代社會理應是法制社會,法律具有至高無上的地位,任何黨派和個人都不能超越於其上。但在中共這裏,法律充其量不過是它的奴僕和玩偶,是用來掩蓋暴政和鞏固權力的遮羞布。共產黨的所作所為不僅證明了這一點,也證明了其黨自身是一個迫害百姓、為害人類的邪教。

文革中,國家主席劉少奇的遭遇,再典型不過地凸顯了法律在中國的卑微處境。文革結束後,中共高高舉起了所謂「依法治國」的大旗,而且把這個口號寫入了憲法,但「黨比法大」的局面本質上沒有任何改變。中共江澤民集團於一九九九年七月開始迫害法輪功,更是把法律撇在一邊,非法設立專門迫害機構「六一零」,非法宣稱法輪功是「×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是真正的邪教),非法出台「兩高」的所謂司法解釋……

在這樣的現實環境下,許多公檢法人員會自作聰明的主動領會上面的精神,自以為有了尚方寶劍,公然違法,甚至連遮羞布都不要了。四川省西昌市政法委副書記劉某公然對律師稱:「不要跟我講法律,我們不講法律。」 河北省遷安市法院審判長馮小林面對法輪功學員家屬的質疑不得不坦言:法輪功的案子不按照法律。不按法律審判,按甚麼審判呢?湖南省益陽市對法輪功學員張春秋進行判決的法官說:「現在是黨權代法要鎮壓法輪功,我們只能走過場,沒有辦法,這怨不得我們。」

對於上面的事實,作為在中共體制內浸淫多年的你們,想必早已心知肚明。也許你們有人會說:「上面指示的,我只能執行,這是我的工作。」你們可以這麼說,但是我想問你們是否意識到「這份工作」的特殊性呢?

它沒有任何法律依據,完全是違法的;上面的指示沒有書面文件,都是口頭傳達的;出台的規定要你自己承擔責任。

中共一向擅長「卸磨殺驢」的把戲。中共發動的無數次政治運動,都是利用一批人去整另一批人,一旦黨要自保時,被利用的人就會成為替罪羊。文革結束時,全國軍管幹部中有17人、警察793人共810人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為矇騙家屬給一張「因公殉職」的通知單,以隱瞞內幕,殺人滅口。江澤民為了逃避自己的責任,曾經提出:打死多少法輪功學員可以用槍斃多少警察來抵命。江澤民毫不掩飾地把警察作為替罪羊。

看到這裏,你們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吧?你們隨時都可能被中共當作替罪羊拋棄掉。那我再告訴你們海內外人士是怎樣看待這件事的。

美國新澤西州國會眾議員克里斯托夫﹒史密斯說:甚麼樣的政權如此殘忍地迫害以靜坐來尋求真理和健康的法輪功學員?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是過去二十年來最為可恥的事之一。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元凶必須受到法律的懲罰,他們罪責難逃。

「自由之家」全球項目副總裁克洛伊﹒施文克說:中共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案例已經被美國政府記錄下來,被全世界各個人權組織記錄下來。全世界都會記住那些迫害法輪功的兇手。我們呼籲停止踐踏人類尊嚴,停止踐踏人類的基本權利。

近年來,大陸民間聲援法輪功學員、譴責迫害的呼聲越來越高,各地大量出現正義民眾簽字、按手印支持無罪釋放法輪功學員的事例。在法輪功學員徵簽當中,有的市民氣憤地說:「共產黨太壞了,人家法輪功(學員)是多好的人,他們都能下手迫害,真是太沒人性了,我願意簽這個字。」還有的說:「我朋友是煉法輪功的,也被迫害得家破人亡,我支持你們,我願意簽這個字。」還有的說:「我替我的家人也簽上,制止迫害他們也有份。」

面對這洶湧的民意,我想你們也該清醒了。你們也需要工作來養家糊口,這沒有錯,只是江澤民和中共互相利用,把這個社會變得黑白顛倒,逼良為娼,把原本捍衛公平正義的神聖崗位變成迫害善良法輪功學員的犯罪機構,也使你們走入人生的一個大劫。

那麼,該如何走出這個劫難呢?

三、從天理的角度看

法輪功不是普通的健身氣功,而是佛家修煉大法,是對神佛的信仰。古人講善待修煉人是大善的行為,能積大德,而迫害修煉人則是極大的罪孽。所以講,種甚麼因結甚麼果,在大是大非面前如何選擇對一個生命來說就是非常的重要了。

前面一起分析了這麼多,其實並不是簡單的為了減輕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更主要的目的是不忍心看到你們淪為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犧牲品,不忍心看到你們繼續跟中共走下去將要面臨的悲慘結局。法輪功學員修煉真、善、忍,他們的心地都非常的善良,他們堅信善惡有報是天理,不管他們自己遭受怎樣的磨難,都希望能喚醒你們,幫你們走出人生的劫難。

目前,形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現政府已經明顯地開始與江澤民集團的迫害政策進行切割,江澤民集團大勢已去,覆滅的命運已定,這是天意。之所以迫害還依然存在,主要是江澤民集團中那些罪大惡極、血債累累的迫害主犯,不甘覆滅的命運,利用手中還有的權利,故意迫害法輪功挑起事端,綁架現政府持續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以延遲覆滅的命運。天理昭昭,一切都是徒勞的,越瘋狂,越快滅亡。從另一方面說,迫害結束之前的這段時間,恰恰是你們明白真相,自我救贖的機會,待到迫害結束,真相大顯的那一天,甚麼都晚了,珍惜吧,時間真的不多了。

當前明白真相的公檢法人員很多了,儘管表面上中共的迫害政策依然持續,但基層公檢法人員的態度卻發生了根本的轉變。近期明慧網報導了很多各地法輪功學員被無罪釋放的案例,正應了中共自己常說的一句話:「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之所以談這麼多,是因為我們相信你們本性中還有善良的一面,願用我們的善心喚醒你們的善心,在人生的選擇中,如果你們能用自己的善良做出選擇,那一定會走出這生命的大劫,擁有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