緣份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一日】我每天都按部就班的出去講真相。一次在廣場上看到一位七十歲左右的男士A,就走過去與他搭話,大概嘮了五、六分鐘,他很認可我的觀點,覺的很投機。這時他接了一個電話,我問:是老嫂子來的電話吧?他說是同事、朋友約他去飯店吃飯。接著,他誠懇的說:你也去!

當時我覺的很突然,也很尷尬,一再推辭表示不能去。他說:你怎麼這麼見外呢?走、走、走!我又一想:還沒幫他做三退呢,跟他一起去正好給他做三退,也給他的同事講真相,別顧慮那麼多了,救人要緊。

跟A去的路上,遇到他的兩位熟人,他們問:你們早就認識?我倆都說是剛才認識的。到了飯店,他朋友又邀請兩個人,飯桌上互相寒暄幾句。他們問我多大年齡?我說六十七,他們搖頭說:你有這麼大歲數了?真不像。因我經常在街面講真相,他們都知道我,有時他們也在一旁聽一聽(但我不熟悉他們)。

在坐等菜期間,我抓緊一切時間給他們講真相。首先我想破除他們無神論觀念,就用講故事的形式與他們拉近距離。後來酒菜都上齊了,他們也要給我斟酒,我說我不喝酒。他們說要不給你來啤酒,我說我們煉法輪功的啥酒也不喝。一提到法輪功這三個字,就像水到渠成,大家便很自如的就展開了話題。

一退休校長還不完全了解真相,他說:要不圍攻中南海,共產黨就不會打擊。我說;老哥,我插你的話。我就從天津事件警察非法抓人、到四二五和平上訪、到江澤民發動迫害,又給他們講天安門自焚偽案、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最後我說:我曾有過心臟病,住院花了十多萬也沒治好,最後煉法輪功沒花一分錢倒好了,你們說這麼好的功法是不是應該堅信。他們都不住的點頭。

他們五個人中有從事教師職業的,有的當邪黨書記二十多年,有當鄉長的,還有兩人是當校長的。為進一步揭露中共的邪惡本質,我就從「文革」時期講。因為我們年紀相仿,都有大大小小受害的經歷,他們覺的我講的有道理。我說,其實一切都是有定數的,不是人能說了算的,秦朝時天降隕石,石上刻著「始皇死而地分」,秦始皇大怒,不久,秦始皇死,六國紛紛復國割據回自己的土地。一九七六年,吉林隕石雨夾雜三塊大隕石降落,當年唐山大地震二十四萬人死。毛、周、朱三人也隨後去世。古有「亡秦碑」今現「亡共石」,這都是天意,天意不可違。他們也都說,確實一切都是有定數的。我又給他們講劉伯溫的《燒餅歌》等預言。

最後我說:各位老大哥,你們都聽說三退保平安的事吧,天滅中共那是天意,各位老大哥都是黨員吧,為了我們將來都能平安躲過大劫難,你們一定得退出來,你退出來就不是它一夥的了,大劫難來時和你就沒有關係了。他們五個人都說行,用真名實姓退出中共邪黨組織。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再叮囑他們也要告訴家人。

飯局結束後,我和A、還有那個退休校長有一段同路,我們說說停停,好似久逢的親人一般,那位退休校長多次握著我的手,不住的說:我們真是緣份啊!

這些年的講真相中,有很多類似機緣成熟願意聽真相的世人,但我知道,這都是師父給鋪好的路,我只是在這個過程當中成熟而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