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私利 參與明慧徵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今天早上發完正念我和丈夫說,我有一件事心裏覺的不踏實,丈夫說,你說說是甚麼事?我說這些年來明慧每一次的徵稿我都積極的在小組上和同修們交流,這麼多年來小組同修們人人都能參加徵稿,可這次我不但沒有交流,我自己都不想寫。眼看就到期了,現在只有個別幾個同修交稿(歷屆都是我給地區及周邊地區的同修整理徵文稿件)。

丈夫問,那你怎麼不交流呢?我說,其實我內心就是有一種狡猾的想法:你們寫我就給你們整理,你們不寫我還省勁了,省的我一到明慧徵稿的時候就忙的不像樣,你們自己要不寫,這可不該我的事兒。

我坦白的告訴丈夫其實我就是陷在利益當中了,想多掙錢,不想佔用我做買賣的時間,不願意給同修們整理稿,也許是我這個非常壞的想法,也導致同修們不想寫,也就不用找我整理稿了,我不但不加持同修們正念寫稿還公開在組上說,年年法會徵稿都得交流,今年不用再交流了,誰都知道應該怎麼做,不能強逼誰去寫。

聽完我的話,丈夫非常難過的反覆說,你怎麼能這麼做呀?你怎麼能這麼做呀?!你知不知道像我這樣不認識字的聽說這事都急甚麼樣呀?!還有誰誰他們都不會寫,他們都能急甚麼樣啊?!你不幫俺們寫,你會寫你還不想寫!你怎麼能就為多掙錢不和大夥交流呢!你在這個地區起甚麼作用你知不知道?你呀!丈夫難過的去衛生間了,一會兒回來急迫的說,我還想說你幾句,你說還剩幾天徵稿結束?我說還有六天。他說你趕緊找同修交流,寫訴江狀那麼多人都能寫,這次也都不能落下他們,你趕緊去,安排一下店裏,你就別管賣多少貨了!師父都急甚麼樣!下午我騎摩托車帶你去溝通,我一會先去和誰誰打個招呼,下午咱倆去。

丈夫一通急迫強調的話,我淚流滿面,這哪是丈夫的話呀(他不認識字,不怎麼學法),這不是師父利用丈夫的嘴在說嗎,我說好、好,我知道了,臨出門時丈夫又強調:你趕緊先把你自己的這個壞想法曝光,跟同修說,讓同修都重視這事,今天把該去的、該做的都做了,跟趟!

我流著悔恨的淚,一路求師父給我安排彌補機會。跟趟、跟趟、一定能跟趟,不能落下一個同修,讓同修們都能以自身的經歷證實大法的美好,讓世人明白大法真相,不能讓師父白等!向師父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