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喚走入佛教的昔日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九日】

曠姐:你好!

我們曾有過一面之緣,那時的你,美麗真誠,落落大方,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近日聽聞你已改信佛教,據說面容有些改變,我聽到之後心裏就一直放不下,所以提筆給你寫信,信中如有不當的地方,請千萬別介意。

我想,既然你信佛教,說明你向善的心一直都在,你肯定一心希望自己的生命能夠得到淨化和昇華,這非常難得。

也許你還有以下的記憶:

法輪大法和佛教,皆為佛家修煉法門,都展現過不少神奇殊勝。佛教故事中講述了當初佛教的不少神跡;而法輪大法的神跡,則是我們親眼見證的,也許你知道的例子比我還多。比如大法修煉者中,癱瘓的,站起來了;高血壓糖尿病,康復了;長蝴蝶斑的,面色勻淨了;文盲能通讀《轉法輪》,各種奇蹟成千上萬,受益者無不感激涕零,這些都是實實在在發生在國內外大法修煉者身上的事實。從這點來看,兩個法門都是正道佛法。

但兩個法門的差別也是很大的。從表面看有一個很大的區別,那就是佛教覺者釋迦牟尼自己沒有留下文字,而我們的大法書全部是師父親口講法並親自定稿的。

我們知道,每一位佛下世度人,高層生命都早有安排。那麼釋迦牟尼來世度人,如果該留下他的法,他就不會不著書的,你說是不是這樣?你可曾想過,為何他不留文字,而是僅由弟子們憑記憶寫成佛經?

你可曾想過,說不定之前來世的眾覺者,比如釋迦佛、耶穌等等,他們的使命只是給人類社會鋪墊修煉的文化,讓世人理解「修煉」一詞的內涵,他們可能就是為了法輪大法的洪傳來做鋪墊呢。這些覺者只講了自己一門的法理,但講不了涵蓋宇宙根本特性的大法,所以,他們誰都沒有留文字,因為他們講不了「大法」! 那麼,真法大道在哪裏,是不是不言而喻?

再說,你看一看現今的佛教還能不能度人?佛教曾經可以度人,但那是針對業力不太大的、相對比較簡單純淨的早期人類。而當今世人,哪一個不是滿身業力?這些人再想憑借佛教,是沒法得到救度的。打個比方,佛教好比一杯淨水,一個人若身上只有很少的污濁,這杯水是可以洗滌乾淨的;但如果這個人滿身是泥,一杯水如何能還其本來的潔淨?所以釋迦佛自己也說,他的法進入末法時期就不行了。而現在正是末法時期,佛教中也是這樣說的,是不是?

你看看如今的人,是不是人品、道德敗壞到了極點?現在的佛教界,是不是也已經混亂不堪,狐黃白柳混雜其間?政客嫖客穿起袈裟當和尚,脫下袈裟比常人還低俗。所以請你再衡量一下,你想通過信奉佛教得到救度,能達到目標嗎?

曠姐,請想想你我此生為甚麼而來,我們幾生幾世在三界內輪迴的目地是甚麼?如果僅因為修大法要歷經風刀霜劍,就躲進一個不用面對風險的廟宇裏進行無望的「修煉」,這樣選擇是否明智?

其實現在大法弟子的修煉環境已經有了很大變化,連警察、法官、檢察官都直接跟我們同修說:你煉功,沒的人管你。

話說回頭,即便修煉環境再不好,我們還是該堅持,因為大法太難得了!因為你我就是為了此生得大法而來的!千萬別因為一時的恐懼或迷糊,痛失了自己千百年來所等待、所期盼的法。

我們能此生為人,又幸遇大法傳世,這才能促成了修煉機緣,而且還是師父親自傳法著書給弟子,你想一想,這是多麼的難得!

曠姐,與其誦讀那些並非佛親自書寫的佛教經書,不如明智的選擇正法大道。即使曾經離開了大法修煉,我們還是可以選擇從新開始啊!

師父在二零一三年的一次講法中表達了對昔日弟子的不捨和期盼,請你找來靜靜的看一看,師父還在等你!

隨信附上《絕處逢生》(三),但願能喚起你對大法的美好記憶。希望你早日回來,和我們同修大法。但願不久就能在同修相聚的場合遇到如往昔一樣神采飛揚的你!

盼你 早回來!

法輪大法同修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